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第228期  

 勇士柔腸 千古輝耀

 長夜破曉,心光燦燦

 尊勝塔,朗耀乾坤

2016年10月出版

電子書下載

 

 

師父法語-第228期

「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明明是一個過錯,能夠改過的話──不但是善,而且善莫大焉,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反之,「過而不改,是謂過矣!」有了過錯而不能改,那真的是過了。

虔誠是路,心光為燈

比丘比丘紹佛種,有你在處正法隆!如倫法師這一期的肉身,已在火焰中化為白骨,開出朵朵茉莉色的絢爛舍利花。許多親近過法師的人,流下感動、欽佩、不捨、遺憾、慚愧的眼淚;未曾見過法師的人,盼望著多認識法師一點。

學佛次第十二講(二)──科學迷思(5-2)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科學的特性是什麼?科學特性,我願意很簡單地來說,它實事求是的這個精神,它是重實踐的,這種精神本身是很可貴的。它不會是以訛傳訛,然後聽從權威,它一定要究那個事實的真相。

珠璣集-第228期

就像生了病,感受到病的痛苦,要曉得這個病因從哪裡?要斷除病因,那個時候要找藥,才能依這個藥。同樣地,由於苦而跟著找到苦因──集諦;從因上面見到這個因可以消滅──滅諦;如何滅是道諦。

勇士柔腸,千古輝耀

曾因憂憤時局投考軍校,不喜安逸請調前線,以最優成績參與戰機研發⋯⋯今日站在靈堂前悼念的我們,本來可能會看到一張剛毅威嚴的軍官容顏。但,屈膝長跪,拈香禱祝,卻見一賢聖僧滿臉燦笑,慈悲眼神與一身金黃色袈裟相得益彰──敬悼永遠颯爽英姿的如倫法師。

那就是他!穿越生死的耀眼特質

我相信我自己和他、師父和他,還有我們所有在座的出家人、很多居士,和他不是一個短暫的今生今世的緣分,我們在來生還要更好、更久遠地走在一起。所以我滿心地期待他能夠快一點回來,再回來的話,只要看到一個拚命三郎,那就是他,因為那是不能掩蓋的特質,生生世世都會在他的心續裡邊,非常耀眼的一個特質。

依師,大樂行!

七月四日清晨,如倫法師安詳坐化的消息驟然傳開,像在許多法師與居士平凡普通的生活裡,突然投下一顆原子彈,炸得大眾從黃粱一夢驚醒,反思此生的價值與意義。

讚你戰旗飄

淨遠法師:我和如倫法師住在同一個寮房,每天看到他的所作所為,真的很難以相信,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出現在我們當中。因為大家都知道他的身體在2005年就已經非常不好,但他未曾在臉上或是言談中表達過他是個病人,只是全力以赴地想將他認為該做的事情完成!

輝煌的一程

2016年七月十六號,八點,告別了,湖山。莊嚴肅穆的壇城前,簇簇的白色花海,極視線之所及,我泛著淚水的眼角看去,認不清是蘭花的鮮白,還是哀慟的淚光?蘭花的海中,它們壯闊地盛開,其燦爛多彩的笑意,怎能比如倫法師綻開的笑容?看著大家在靈堂前拈香時哀榮的神情,抬頭,卻見法照裡法師充滿希望的眼睛。這是一場難過的相遇嗎?還是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奇蹟!

悠遠的囑咐

原本計劃回台時,還可以見如倫法師一面。但從多倫多起飛,抵達香港後,禪聞法師、如行法師的手機馬上傳來「如倫法師六點四十九分往生」的消息!

真實的大考

今天預科班十二屆二班的辯論大考結束了,散場後,大家輕鬆地聊著方才考試的狀況,似乎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見難發心 而發其心

霏霏陰雨的清晨,放眼門前的那片大草坪,前方楓樹的顏色已開始轉變,憶起最後一次與如倫法師見面約莫在一年前的此處,景物依舊。那天凌晨三點多他就要出發搭機回台接受肝臟切除手術,我特別起了個大早為他送行。前一天還臉色凝重的他變得容光煥發,在昏暗的門燈下仍可清楚看到他發亮的眼神。

法師,我不是來談公事的

在如倫法師最後一次住院的幾天之後,身為湖山分院重要執事之一的性健法師才在六月二十四日中午接獲消息,更糟的是,看護還在簡訊中提及:那天早上,如倫法師出現頭暈目眩,精神恍惚的症狀,情況看來似乎不甚樂觀。

寶劍贈英雄

2015年秋,當時尚在醫療組出坡的我,接獲一個通知:開完刀的如倫法師想回寺裡休養,我可以幫他事先打掃一下房間。而如倫法師應該下午就會順利抵達大悲精舍。

一對厚實的肩膀

老師說:「要在沒路的地方找出路來。」法師答:「因為上師三寶加持,所以找得到路。」老師說:「虔誠,就是你的路。」最初認識如倫法師是我九歲的時候,他是我第一位寮房法師。

浩然行

氣灑江天行浩然 漢開艱虞何足言 君闢無路一壯舉 誓奉師命闖疆邊

「虔誠,就是我的路!」

今年三月,有一次,醫師交代看護要煮根莖類的湯,每天給如倫法師喝。煮出來的湯只有1000cc,但煮剩的根莖量卻占一個超大臉盆。

風骨

「為什麼法師要這麼辛苦地端坐在椅子上,而不躺下呢?」圓寂前一天,也就是大限將至前二十一小時,有位醫師帶著一行九人來湖山幫法師修法,十點修到將近十二點。看護心裡很不忍地這麼想:以法師如此孱弱的身體,理應可以躺在床上,為什麼要折磨自己,盤坐兩個小時呢?

幽幽清香在人間

一位美術系出身的看護,看到法師病痛,在自己用功、煮菜、照顧之餘,會想盡辦法逗法師開心,讓法師的身心壓力得以紓解。

孤燈只為教弘盛

君不見三有紅塵惡浪洶 凌雲志士信難逢 棄絕家業了罣礙 恩師歡悅頂髮落 廿載風霜清苦日 鐵骨冰心無少融

英姿颯爽的背後⋯⋯

2016年七月四日,驚聞如倫法師安詳坐化之消息,並請大眾、法師誦《般若經》回向。一時,我難整理自己的心情,趕緊祈求,把心放在念誦《般若》。下了座,一直縈繞和如倫法師的幾次互動,法師對我的恩,對我學習「依止法」的幫助,真的很深刻。

永遠的教務法師

十年前,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進僧團,離開溫暖的家,與眾多僧人一同梵修,晨鐘暮鼓;僧團裡每個變化、每個行程、每個人,對初來乍到的我都太過新鮮。有一天,如倫法師走上講台,面帶微笑地自我介紹:「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的教務法師,我會督促你們的學習,有問題可以盡量找法師,我會盡力幫忙。」

勇士星

信心鑄成臂膀 虔誠化作眼睛 沸騰佛脈的熱血 燃燒勇者的天性 多劫勝潔相約 今成建教將領 祈禱就是利劍 精進生出甲兵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從宗大師以迄師父、老師,末世弟子的我們可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於菩提之路無畏前行,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如倫法師應該當之無愧。他的示現將感動並啟發無數格魯的後繼者,再仆再起,於不能下腳處,下腳;不可企及處,企及。(謹以本文禮敬師父、老師功德,並追思如倫法師於無盡) 

望之儼然 即之也溫

弟子是中區班培二的學員(現在更名為班儲),因名額有限,很多人是經過層層篩選才進來的,弟子卻是莫名其妙被叫來培訓。班培二時,第一次知道有如倫法師,但那時法師在加拿大,都是透由視訊跟大家上課,久久才回來一次,所以我上得並不認真(老實說大多在補眠),所以培了半天也搞不清楚班培在上什麼。

擊大法鼓 宣說四諦

第一次遇見如倫法師,是在2009年的中區廣論半日營,法師親臨文英館為我們這群學《廣論》不到一年的學員開示。法師一開場就告訴我們,能值遇《廣論》這樣殊勝的教法,絕對不是這一生才遇到,法師說:「過去在清朝只有王公貴族才可以學《廣論》,所以你們上輩子一定不是王爺就是格格。」聽眾莫不喜得心花怒放。

至心皈依 難行能行

第一次知道鳳山寺有位如倫法師,是在佛七法會上。如倫法師莊嚴的容止儀態,令我很想效學,同時也感受到師父、上師的功德。我們這些俗家弟子,有這麼出色的法師作學佛助伴,何等幸福!我們的生命是有希望的。

菩薩心腸 捨己布施

2008年,工作壓力加上種種因素,爆肝住進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二十一天。出乎意料地,法師親自到醫院探視。

訂閱此RS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