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孝經講記(九)

開宗明義章第一

◆日常師父開示  
(1994年12月08日)

  那麼目前對你們諸位來說,我們希望能夠學最圓滿的、最好的佛法,所以要使用很多運用的工具,那個時候才談到要學⋯⋯,但是我們的究竟目標在這個地方。這一點,第一步我們要認識的。認識了以後,進一步來說,對啊,那也許我們說:「那我們到那時候學會了⋯⋯,學會了佛法,那到那時候改不就很好嗎?」可是在這裡有一些問題來了。如果說你不現在一步一步改過來,你隨順著習氣,養成功這樣的習氣,到那天,一天你改得過來嗎?改不過來。這是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我昨天跟你們說的,我在某講堂那個事情,這花了兩年多的時候,那段時候我一直住在某講堂,儘管我到美國去,去不了幾個月一定回來。在他們的心目當中──喔,那個師父去了也沒多久要回來了,誰也不敢動,不能動。那不是我訂的,如果我訂的,那個沒什麼用。反正我到哪裡都是依佛,既然我們學佛,佛告訴我們一個共同的特徵,要嘛你不學佛,既然學佛的話,那個原則我們誰都不能動。所以我那段時候在某講堂,都不會改;後來離開了,離開了沒多久,那我也不再去了,喔,完全恢復老樣子,哇,煮好多菜!有很多人比較自愛一點的,他平均地每樣東西吃;有很多人不自愛的──喔,我要吃的我拼命吃,我不要吃的不管它!那這種人跑到哪個地方叫人人討厭,就是這樣。所以如果說一、兩個人還可以,如果在這個團體當中,大家都是一樣的,那你怎麼辦哪?我們這個地方不是打架了?說起來是修行的。所以這個習慣一旦養成功了,不容易改,這是吃。

  然後呢,睡,那譬如說,這個也是。那個睡午睡啊,世界上大概像我們台灣這樣的很少,台灣是明文規定的,鼓勵大家從小學生念書的時候要睡午睡。我那天不曉得聽誰講的,這樣,說這裡還有一個午睡的。那個的確在其他的國家大概很少,我不敢說沒有啊,至少我所看見的那些地方。譬如說跑到香港去,我在那個香港,喏,那這裡有兩位法師香港來的,香港有沒有午睡啊?對啊,香港就是沒有午睡的。通常我們在那裡他們忙,欸,吃過了午飯了,中間休息一下,他馬上去辦事情。日本人,日本人來了以後說:「什麼?還有午睡啊?」他根本不曉得午睡是怎麼一件事情。到美國,同樣地這麼大的地方,到加拿大,我所曉得的歐洲,然後呢我也到過印度,我也到過曼谷。我在那些地方都沒看見人家是講還有個午睡。

  那麼現在不管了,這個習慣,儘管現在世界上面的很少人有午睡,可是你們養成功了習慣了,是中午逼著你們只好不睡,再不然有興趣的時候不睡,如果放下來一睡,睡在那裡的話,哇!那怎麼叫也叫不起來。你們有沒有感覺得很辛苦啊?那也就是說,一旦養成功習慣,要改過那個習慣很難。它並不是天生就是如此的,假如天生如此的話,世界上面四十幾億人口,我們台灣的人口只有兩千多萬哪,那四十幾億人口他怎麼過日子啊?那不是不合理嗎?你說對不對?那事實告訴我們,一旦那個習氣養成功了,你再要改,你很難了。

  再說我們現在講話。其實這個講話還不是習氣啊?假定說我們從小長得印度人、長得西藏人的話,我們不會說我們這裡的中國話,我們習慣的就是我們的話,要想講他的話就是改不過來。你們有沒有感覺得這個特點哪?所以平常的時候,我們在生活當中都養成功生死輪迴當中的惡的東西。所以原則上面,最好的是從小的時候開始要去改,要去改一定要什麼?要有正確的方法去引導,所以這個「教之所由生也」。

  我們無始以來的這個習氣都是跟「德」相反的,都是失,不是得。看起來表面上面好像是,實際上真正的就是最大的損失、最痛苦的事情,或者佛法裡乾脆叫惡業、染業、輪迴生死之業。真正的德,一定是善的,一定是淨的,那麼這個東西沒人教,學不會的。但是別人要教,如果你不聽,人家能不能教你啊?要教你,我就根本不理他,這樣。那天下只有一種人可以──父母,父母的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如此。還有,世間再找不到了,世間當然父母找的師長,那師長覺得:「欸,那受了父母的委託,我願意教。」可是如果這個學生很調皮的話,他要教也教不來。那最後就:「哎喲!我這個事情不能,我就不幹了。」那出世間的──佛法、菩薩,這個了不起,他在真正的心目當中就要救我們,所以不管你怎麼樣,他就是用種種的方法來教我們。

  但是假定說老師來教我們,我們不聽,也沒辦法教,那必須要聽。所以從小在家庭當中要養成功孝、悌,啊,自己總是隨順。而且孝悌還有一個特徵──處處地方代別人著想,所以這個仁的真正中心就是這樣。這儒家真正的基本精神,佛法更是在這個基礎上面,才能夠談得到更深、更廣。

  所以《孝經》上面講「德之本」、「教之所由生」。這個理念,諸位不要把它看成講一個道理,如果講一個道理,你就錯了,我也在這兒白浪費時間。你可以不愛惜你的時間,馬馬虎虎的一輩子過一個畜生,我不願意。我哪有這麼閒工夫來跟你們說這些事情!這個,我在這裡要跟諸位同學說,所以你們以後要小心,自己要自愛,最後真正受用的還是你自己的。那麼在這裡呢,就是我們以後真正學的重點,我在這裡提醒大家的,溫習這個《孝經》。所以早一陣子本來我們講這個《淨心誡觀法》。那個《淨心誡觀法》沒有別的,實際上就是講佛菩薩告訴我們的道理,怎麼樣拿這個道理來淨化我們的內心。從它的這一點來看是一樣的,不過程度深淺不同而已,這樣。

  那麼,這個說完了呢,有幾點我在這裡告訴大家。因為你們來了已經兩個月多了,剛開始的時候,有很多生活的規範什麼等等也沒有仔細地細講,而後在這裡要稍微注意一下。所以我把我所注意到的、我所看見的,在這裡隨分隨力地跟你們講一下。最重要的,你們要⋯⋯有幾個同學非常好,有幾個同學的確好,我看了非常讚歎,那我像你們這個年齡沒那麼好。至於說另外一些呢,我也記不得了,這樣,我也記不得了,不過可以想像得到,年輕人總是大概的狀態這樣,我們就不斷地想辦法把它改善,這是我們共同的。是因為你們諸位願意跑來學,那時候我才願意告訴你們,這個特點你們要把握得準。如果你不願意學,你可以不到這地方來,這很簡單,你回家去,我不會留你的。你說你要回家去,我馬上打個電話告訴你父母:「他想回去。」我可以先告訴你們這個,你們清楚不清楚?這樣。這是每個人自願的,就是你們父母也願意我相信你們也願意;就像我當年一樣,我是願意去學,只是自己的確想學而學不好,那時候靠著老師、同學互相地策勵,漸漸、漸漸地改。

  所以下面我就告訴你們,你改得慢不怕啊,沒關係,我絕對不會說今天講完了,你明天要學聖人喔,不!如果你真的我講完了,你明天做了聖人的話,這個情況會完全不一樣,我會請你坐到我這裡,然後我高高興興地坐在下面聽你的,或者把你送到達隆沙拉去,⋯⋯因為你今天學會了明天就會啊!然後呢,⋯⋯你像個聖人一樣來教我們。所以我主要地在這地方給大家說的,不是說我講完了以後你們馬上做到。我們是中人,中人以上之資,一般人。就是講完了以後曉得:「我要改了,要去做了。」所以漸次、漸次的話,不斷地去改善。⋯⋯(註:此處音檔似有遺漏。)重要而且很實質上的內涵,現在大家聽清楚了沒有?那現在你們了解了,我提出幾點來你們要稍微注意的。

  那麼在這裡呢,就是我們從生活上面,這個叫「灑掃應對」,生活上面來講。第一個我要講的就是,像你們跟那個原來的法師一樣,大家有工作的輪流,那我把那個工作的輪流跟生活的習慣講一講。假定說你輪流在大殿,那就是我們伺候佛。那注意喔!這個是我們最好的集聚資糧的機會,你千萬不要說:「欸,今天輪到我,我跑得去馬馬虎虎,做一下算。如果人家看不見,我根本也不管。」那是我們最大的損失。我們伺候佛,就是我們最好的集聚資糧,我們要很認真,盡心盡力去做。

  剛才某法師來告訴我,不曉得說哪一個人跑得禪堂去做,他跑去那個窗子在那兒擦,我們沒擦,我聽了好讚歎!沒人去看他,他居然跑去做這種工作,我心裡好歡喜、好讚歎!對,但願我們每一個同學,凡是到佛殿這種地方去做的話呢,我們總是很認真:這是佛菩薩。今天如果忙了,我說:「欸,忙,比較簡單一點。」可以。要是平常我們做的時候,大家要認真。所以不要做的時候像秀才一樣,那個衣服嘛還就這麼穿了長長的,拿了一個掃把,然後就隨便那麼撥幾下,這樣。把那個精神打起來,必要時候把衣服脫掉,那袖子捲起來,然後掃地的時候掃地,抹桌子的是抹桌子。不要等一下,手上拿了個抹布,眼睛看了個別的,那嘴巴上面唱那些東西,東抹一塊,西抹一塊,抹完了,那個桌子上面像畫那個山水畫一樣;垃圾東留一塊,西留一塊,叫人家一看⋯⋯那個都是對自己最不好的事情。

  那同樣,人家來供什麼東西,譬如說我前兩天跟你們講的那個玉蘭花,人家送來的那個紙袋,你往那邊一丟,等一下看見完全髒了,就把它丟入垃圾筒裡面,自己也最省事;這種事情千萬做不得。拿來花來,你就很隨喜他:「啊,他好!」然後呢,我們把那花把它撥開來,玉蘭花外面那個東西撥掉,弄一個盆,裝一點水。那玉蘭花不是有一個柄嗎?那個柄的部分把它沾在水裡面,希望它能夠久一點。就是我們能夠盡多少心去做這件事,盡心盡力地願意伺候,這也沒有一定的定則。所以不管是你供佛的也好,然後要放的時候也不是搬上去往上面一放,要兩面很對稱的,譬如說佛像在中間,那這地方一個盤,這地方一個盤,不要一個盤放在那裡,一個盤放在這裡,那這個放著靠著那個兩邊,前後對稱,很恭敬地,就像我們伺候最、最尊敬的師長、佛菩薩,那都是同一個內涵。

  那如果掃地等等,還有進出佛堂的時候,因為到了佛堂裡面啊,不要嘻嘻哈哈。一進入佛堂,比較嚴肅一點;你可以不進去,進去了比較嚴肅一點,然後坐、站、繞,這個是大殿裡邊的原則。

  那麼平常呢,如果說在這個地方,每個人輪到我們自己的工作,工作都是要自己認真地去做好那份工作。那麼這工作有兩種作法:有一種,譬如說限制時間的,譬如出坡啦,這樣,平常我們說出坡半小時、一小時,那反正一小時我盡心盡力做。還有一種,就那工作的內涵來做的,交給你做,你快一點你可以早一點結束,慢一點慢一點,那是看你個人自己。那麼還有呢?做要一句話:「公事先來,私事後行。」所以我們剛剛出家的時候,我們進到廟裡面打鼓,那個打鼓的鼓詞,有一個鼓詞是這樣的,叫:「公事辦,公事辦,公事辦了辦私事。」就是這樣。意思就是說,我們做什麼事,先做公家的事情;公家的事情做好了,再做私人的事情。

  像我們常常有一個情況,自己的事情哪,花了好多的時間做,公家的事情不管,這樣。如果這樣的話,大家只管你自己的,公家的事情不管,請問那個學校誰來維持?誰願意來教你?眼前看是這樣,這個業是什麼業呢?就畜生業。畜生,牠沒公家的,就是將來這一生。有人宿生造了很大的善業,所以感得這個人身,但是他不懂得增長他的功德,下一世墮落,好一點的是畜生,壞一點的是餓鬼、地獄,這種我們都應該了解的。所以將來我們可以或者你們自己看,或者我在這地方,像《歷史感應統紀》啊、《德育古鑑》哪、《因果輪迴錄》啊,都無非是說明,那他這個人前生並不了解這個,造了惡業,這一生墮落了,如果造了善業,那他將來就增上了。現在我們豈但要造善業,而且要造善淨之業,這是我們應該注意的。

  那麼除了這些應該做的事情以外,其他的注意還有譬如說上課。我上課的時候,我要求嚴,你們各位很認真。我有的時候偶然看看哪,師長來上課,當然師長的方式他也比較輕鬆──他可以輕鬆,可是做同學的時候你們千萬不要放肆。懂不懂「放肆」啊?恭敬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昨天跟你們說千萬不要開玩笑,一開玩笑,那恭敬心就消失掉了。所以傳統中國的儒家也好,佛法更是把恭敬看得絕端重要。恭敬是什麼?誠。自己內心當中,「行己也恭」。(註:出自《論語》〈公冶長第五〉第十六章。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他自己內心當中:「我要做一個最重要的人、最好的人。」所以不要那個馬虎。所以師長來上課,有的時候大家踢踢突突的什麼,他上他的課,然後你看你的書,然後趴在桌子上面睡的,然後跑出去隨便地就要上洗手間⋯⋯。你們注意,如果說要上課的時候去洗手間的話,你們在上課之前,下課了,有二十分鐘主要地給大家,你們那時候趕快去上洗手間。除非你有病,有很多特殊的病,一般來說,這個年輕人這種現象很少的,老年人他不一樣,老年人攝護腺腫大了以後,他那個頻尿,可是年輕人不應該的。所以你們只要注意一下,不要上課的時候隨便出去,你們規規矩矩地在那兒,恭恭敬敬地好好地聽跟學,那麼這個自己⋯⋯。

  除了這個以外,零零碎碎的小事情,那麼以前沒有告訴大家也就算了,現在給大家說了以後,你們走路,這個反正我們走啊,這個當佛堂前面走過去,大家不要嗒嗒嗒嗒嗒嗒──跑過去,不要這樣走,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走。當然有的時候我們去出坡啊,後面難得的也是輕鬆一下,那個可以。反正是繞著大殿的四周,你們特別地小心。然後進入房間裡,也不要這樣蹦蹦蹦蹦蹦蹦衝過去。你這樣想:你坐在房間裡面很安靜地看書什麼,人家乒拎乓啷過來的話,對你會不會有一種干擾?這是我們要小心一點的。處處地方要是從這地方著想,那個情況就不一樣了。那麼還有呢,走路要小心,講話要小聲。當出坡的時候,每天有一段時候輕鬆的,譬如說傍晚哪,那很高興,你們跑到後山哪什麼,那輕鬆一下,那個可以。

  還有一件事情,這個寺院裡邊跟別地方不太一樣的──洗手間。現在這一點將來你們⋯⋯這個佛制啊,反正解完了手以後,上了洗手間,不管是上大號也好,上小號也好,一定要認真地洗手,就這樣。那麼當然這個古人,尤其是印度人哪,印度人的習慣很有意思,印度人右手是吃飯的,你們有沒有看見印度人的習慣哪?那左手呢?擦屁股的。所以印度人那個左右手很重要,反正是供養人家什麼東西,他一定用右手,絕對不能用左手的,這樣。其實兩個手都分不開的,將來你們都有機會到印度去,帶你們去看,你們就知道了。像那個印度店裡邊哪,我也去過,他就是把那個什麼,抓、抓、抓,抓了以後,廚房裡一來,那吃起來好方便。吃完了以後啊,用點布這樣抹一抹,然後用這手巾。所以他們印度人用那個水,不是我們現在供佛有供兩杯水嗎?(註:師謂八供。)水、水──有一個水就是喝的,有一個水就是洗滌用的。

  雖然我們現在有衛生紙什麼等等,不過一定的,進洗手間哪,用完了以後一定要洗一下手。還有進洗手間一定要換鞋,這個你們注意啊,這一點特別要注意!所以我們這個洗手間的門口都有一雙鞋,那是專門進洗手間,這雙鞋子不到別的地方去的。否則的話,我們把洗手間的髒東西帶到佛殿,然後帶到我們房間,帶到哪裡,這樣。這個佛門禁地,通常人家說。這一點你們現在聽清楚了沒有?我每一位同學都告訴你們,下一次再來的時候,生活的規範第一天我們就要告訴他們這個事情。下批,那將來又再有人來的時候,給他們說一下那個事情。

  那麼還有呢,我也有好幾次看見,那個洗手間常常有的人進去了以後,出來的時候門沒有關,我想像這個人鞋子大概也不會換,他洗不洗手我就不知道了。我今天我告訴你們,如果下次我再看見這種事情,我會給他處罰。第一次看見,我會告訴他:「你忘記掉了,把它關起來。」就是這扇廁所門,我就關了好幾次了,我也看見別人去關那個門。以前這個情況,在我們這裡絕無僅有,很偶然,急的話,沒帶上,會鬆開來,很難得看見這種情況。偶然的失誤,這個會有,那麼這個今天告訴你們,所以洗手間你們要注意一下。

  我重說一遍,進洗手間要換鞋,換鞋。然後呢大小便完了以後要洗手,擦擦乾淨。出來的時候把門帶上,再換了鞋,離開。

  那麼還有呢,就是我們那個燈,現在那個樓梯間什麼的都有個小燈,既然有一個小燈,以前剛開始的時候沒有的,最近這兩天哪,我看見那個樓梯間那個燈,大燈都打開,這樣,不要過去把那個燈打開。這是我們要注意的──習勞、惜福,兩件事情,習勞跟惜福。這個,自己的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積累的。習勞呢?一方面說勞動當中,「勞則思善,逸則思淫」,如果真的要修行,你不習勞的話,所有的修行都是空話。那個將來真正要走上去的話,啊,要有很大的能耐,擋得住很大的苦難!否則的話,學了這些文字,都是一點用場都沒有,都是人家說「無行文人」,嘴巴上面講得比什麼都好,行為是一無是處,最叫人家看不起的就是這些人。我們現在不是,我們學那些東西,為什麼?要學了去照著去做的。所以一開頭的時候,我們要開始練習。

福智之聲第189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