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開啟生命嶄新的一頁

◆台中 楊于東

  十六歲的慘綠少年,繼承家業進了屠宰場,日賺萬元,依舊得為蠅頭小利和成人爭執不休;年歲漸長,滿口商業經,一心想要賺大錢,投資觸角擴及百業,但到處興訟。雖然得意自己的小聰明,卻不免「常常聽到自己心臟擠壓的聲音」而隱隱不安。

  二十幾年後,故事急轉直下,殺過八十萬頭豬的少年,不再於市場汲汲營營,也未集結可觀的財富,反而在四十歲那年賣起了有機茶,淚流滿面地離開「企業營」後開始茹素,決心研讀佛法,希望透過生意能讓更多人探求生命的真相。他是楊程安,O'Life台中烏日店的負責人。

 

屠宰生涯進厚金

  楊程安生長在一個傳統家庭,經營屠宰場的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採放任態度,會讀書的姐姐當了小學老師,不愛讀書的哥哥小六即在屠宰場工作。老么的他只管要錢鬼混,要不到,就偷爸媽的錢;一得手,就跑去和大人賭博。那時,他才國小。

  數年後,國中剛畢業的楊程安因故頂替老哥在屠宰場的工作。伶牙利齒的他除了殺豬之外,還得在菜市場收錢;其實收錢並不容易,每回面對這些人,「四、五十歲的人,一出口就用髒話來壓你,幾塊錢到幾百塊都想佔便宜,處處陰險狡詐。」他開始有了「為什麼我要生長在這個環境」的想法。

  不過,每日豐厚的現金,根本讓這位年輕人難有機會深思、改造,反而效法庖丁解牛,想要殺得更快、更輕鬆,刀法俐落。出手闊綽和豪爽的家族習性,讓他在同輩間獲得極好的人緣。

  即使每日深夜十二點到凌晨五點都在屠宰場工作,他仍然未放棄學業,從私校轉到公立高中,而且讀的還是高中的日間部,「只要用功,成績馬上衝到前幾名,校內運動比賽也屢創佳績,讓我覺得自己很OK!」他不掩得意地說。

 

東山再起不認輸

  就這樣,他對學習起了懷疑,開始認為自己什麼都可以獨力完成。於是楊程安一邊殺豬,也開始投資各種行業,甚至看了報紙就捧錢去經銷,「賺錢就好,賠錢就興訟、就『拗』對方,想辦法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愈挫愈勇的他不氣餒,甚至自己寫訴狀到處告,連建設公司大老闆都被他告到和解收場。

  家人很擔心他,他想飛的翅膀卻愈展愈開,二十六歲已在股市翻騰數千萬元,離成功似乎愈來愈近,「二年後,輸光了老本,才想到自己連一部車都沒有,只是愛賭而已。」這時的楊程安,夢想灰飛煙滅,但仍沒有認輸的打算。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震垮了楊家的屠宰場,隔年楊家終止了三十多年的屠豬生涯,「殺過八十萬頭豬,當然是大惡業,但若不是一邊殺豬,讓我難以專心投入其他投機行業,我可能無法活到現在。」楊程安不斷地搖頭苦笑,語重心長地道出他的省思。

  失業後,楊程安靠麻將和卡債過了一年半,研習《廣論》的姐姐認為不是長久之計,不但幫他還清三十萬的卡債,又介紹他到越南某台商的五金工廠當幹部。

  「台幹的日子最難熬,推諉卸責、亂罵人,曾被其他台商罵過十八個字的髒話。」苦守越南近二年,終於讓老闆和廠商認同他對家具五金的專業能力。不過,他再也受不了失眠和壓力,加上付出和報酬又不成比率,他毅然回台。

  經歷過越南的考驗及成長,他將商場一切的變局都視為平常,「認為自己更無所不能,回台後從事陌生的營造和砂石場投資也平穩獲利。」

 

有機人生新起點

  他重拾學業,進入亞洲大學國企系,內心又開始空虛起來,想參加「社會企業家創意大賽」未果,經和姐姐聊起社會責任,決定讓幫過他好幾次的姐姐歡喜,2008年2月底投入O'Life有機茶的加盟體系。

  當時分析有機茶是個獨佔行業,一片看好,可是烏日店卻問題叢生,遂再開了逢甲店試試市場接受度,不料虧損反而加大。他又開始了能拗就拗的求生本能,也打定主意結束營業。

  可是O'Life的董事長張文瑲卻勸楊程安不要急,還要他先去讀《廣論》,並幫他報名2008年7月由福智基金會舉辦的「企業營」。當時楊程安穿著海灘鞋和大花襯衫去參加,誤以為是夏令營,迄看到穿著黃背心的義工唱著歡迎歌時,他不禁一路臉紅,「所幸戴著太陽眼鏡,別人看不見。」

 

業果法則興動力

  「我真的不虛此行!」後面三天的課程讓他內心悸動不已,尤其是影片「生命的吶喊」中屠夫殺豬的畫面,讓他回憶從前鐵棒擊昏、長刀大刀齊飛、血流滿地的場景,「當下我淚流滿面,不行!不能再這麼愚癡!」

  四十年來最強烈的生命震撼,讓楊程安決定吃方便素,從此不再夾一塊肉,「天哪!已經殺了那麼多隻豬,怎忍心再吃牠們的肉?」他高興地向老婆報告,家人的反應卻十分冷淡,還故意以魚、蛤蜊等葷食考驗他,他的兒子還認為,過兩天爸爸就「正常」了。

  脾氣一向暴燥的楊程安,此刻卻異常平靜,不似從前般向家人咒罵反擊,而是以實際的行動證明不再吃肉的決心,也不再要求滿桌美食,「吃飽就好。」面對友人也不遮遮掩掩,「就是要克服這些困難,讓別人看得起自己,怕什麼!」他吸了吸鼻子,愈說愈坦然。

  在商場江湖中飽經歷練、敢以小搏大的膽識,在現實生活中的夢境卻老被鬼壓、蛇追,擺不脫的夢魘,充滿無力感,「現在念了《廣論》,夢境中竟想對鬼說法,可能是對佛法不精進,說不出口!」楊程安愧疚自己對佛法的認識還不夠,要更努力的追尋,「目前只要是福智的活動都抽空參加。」

  而二家O'Life有機茶棧,他改以環保、生態和生命學習的慈心理念來看待,對日常老和尚推動「三界六道有情護生計畫」感受深刻。「世俗成功的價值觀就像眼罩般蒙蔽我的雙眼,現在有幸不再一心只想錢,」楊程安強調,善法行業遇難不應退,這才是無限生命最好的投資。

  雖然業績還是不振,「但我不得不做,從頭來過吧,不做善法行業,下輩子也不光采!」他從降低成本做起,改善和員工的相處模式,不再動輒粗口向人,還安慰員工「好好做,一同想辦法找出成功獲利模式。」

  張文瑲則認為楊程安的善根在「企業營」被啟發後,變心力大,「根本不用和他說明太多理念,他對日常師父有強大信心,說起業果法則更是滔滔不絕,概念堅固,形成他強大的動力來源。」張文瑲不疾不徐地評論。

 

下半生積極造善

  「投入有機茶這件事,我是很認真的,因為我覺得我做得到,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社會責任,這都是學《廣論》而來。」楊程安殷切的自我期許並鼓舞員工面對經營困境。

  「老闆是人性化管理,員工的想法他都會尊重,大家如同一家人般的互相關心。」店長張淑貞朝氣蓬勃地想著如何推廣有機茶,提升營業額,決意和老闆並肩作戰,為有機茶打開一條永續經營的生機。

  烏日店的對面就是明道中學,楊程安常和同學、客戶分享好書或生命成長過程,「我不單單是做生意,而是從中學習佛法的意涵。」見到面有愁色的孩子,更積極把愛傳出去。

  對自己的兩個兒子也從非吼即罵,改讓他們默背《心經》,並以自己學習《廣論》和O'Life有機茶的經驗進行親子互動,讓他們以爸爸為榮。還曾到國小講述生涯改變的經過,因而,孩子的同學特別要媽媽載來店裡買一杯有機茶,楊程安十分窩心。

  附近的有機店老闆陳芬娥也稱讚楊程安的改變是發自內心去做,「冬天落葉紛飛,他很歡喜的撿,還直說『撿鈔票、撿鈔票』。」這一年來,從店務經營和為人,「楊程安是一點一滴的努力,有很強的使命感。」

  回顧自己上半場的人生,隨著家族環境造下殺生的重業,下半場的人生,幸逢貴人提攜得機會造善業,而慈心有機事業是日常師父利益大眾的事業,楊程安秉持對佛法的初體驗,選擇師長所承許的大道,面對每一個無常與橫逆,終究會寬廣無涯。但,也在在試煉他能否琢磨天生的野性能量,在師長的祝福帶領下,真正開啟嶄新的另一頁。

福智之聲第187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