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驗證生涯 無限感恩

◆高雄 靖媄

  1990年,徐福松正式受命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南區第一位驗證人員。他,以朋友的立場關懷農友,輔導種植有機;他,也扮演警察的角色,執行有機農耕的規範,樹立起慈心有機驗證的招牌。既要當朋友,又要當驗證員,截然不同的角色扮演,甚至有點矛盾的身分,一向嚴守紀律的他,如何用法調柔,接引農友?且讓我們聽聽他當驗證員的心路歷程。

  「當初賴學長要我承擔驗證工作時,我請教學長,該怎麼做?學長要我以悲天憫人的信念,去培養對土地的愛,成為大地的守護神。」秉持這樣的理想拜訪農場,徐福松挑起為有機農作物把關的責任,和不少有機農友相識、相知、相惜。

 

門外漢虛心求教 使命感策勵承擔

  軍人出身的門外漢,承擔南區第一位驗證員,除了專業的培訓外,技術上僅止種過二期水稻和蔬菜的經驗,一切幾乎都要從零開始。沒人可以帶路,農場多在沒有住址的產業道路上;歷年來的農友資料尚未詳實,他整整花上三個月時間統整,才稍微了解農友和農場;由於對農務的了解有限,要迸出一句話和農友交談都十足傷透腦筋。有農友揶揄他說:「你對農作物的生長情形都不了解,還要我教你,乾脆我來當驗證員。」他誠懇地回答:「不好意思,請你教教我,我接觸的農友多,可以幫助更多的人,走出有機農業的一片天,那你也功德無量。」就是這樣的直率坦誠,不以驗證員在上位自居,而是承認自己的不足,虛心向農友學習,加上勤快地參加研習、請教專家、閱讀書籍⋯⋯從傾聽農友心聲,到漸漸可以和農友對上幾句,如今可以與之溝通交流,這一切改變全因一顆想學的心。

  短短三年半的光陰,單槍匹馬跑了十萬里路,花東、高屏、嘉南、澎湖都有他的足跡。他喜歡走不同的路、別人想不到的路,看看美麗寶島萬種風情的地貌,踏遍生氣蓬勃的有機農場而歡欣鼓舞,也踩過寂靜無聲的土壤而黯然神傷。行經南橫,見識到高山種植高冷蔬菜,導致童山濯濯;陣陣農藥的惡臭撲鼻,無法計數的昆蟲死於藥下,三隻腳青蛙的出現,環境污染已直接侵襲到動物體內的荷爾蒙。大地孕育萬物,也能摧毀一切,若人類不善待它,今天是青蛙,來日就是我們的子孫。拜訪農友的過程中,更加堅信有機農耕這條道路,「也許,這是農友這輩子唯一可以接觸到師長、三寶的因緣,所以無論農場裡有形無形的眾生,我都要成為他們的橋樑,如果我不努力,斷了這條線,那就是我的過失。」

 

遇強則強硬碰硬 身段放軟修慈心

  一位高學歷的農友在耕者研習會中所提的問題都非常尖銳,對自己經營有機農耕的方式亦展現十足的信心,然而徐福松到了他的農場,農地上幾乎蓋滿塑膠布,農友認為這樣就可以防止雜草滋生,可是有些地方景觀很凌亂,一點生機也沒有,他不願意割草,徐福松莫可奈何,他使用塑膠布,也不能制止,因為慈心有機規範裡並沒有禁止使用塑膠布,僅提及減少非自然資源的使用,所以只能要求他太凌亂的地方整理乾淨。農友覺得自己懂得有機,也很實在地做,他說:「你們有你們的理念,我也有我有機的想法,你們驗證你們的,我做我的⋯⋯」他要申請慈心驗證,又不依慈心的方式,幾次互動下來,農場的管理一直沒有明顯的進步。徐福松就說:「你要找我們驗證,就要照我們的標準,若要照你的,那你就去找其他家驗證單位吧!」農友很難接受這個答覆。

  有同行跟徐福松說:你破壞了驗證制度。理由是面對農友時要心懷慈心,雖然這不是驗證員守則,卻是慈心之所以名為「慈心」的緣起。徐福松反省往後的日子,該怎麼和這類的農友相處呢?他不斷地省思,無限生機的願景、拯救大地的使命感推動著他,正是因為農友達不到慈心有機農業的規範,所以我更要幫助他、改善不足,幫助他符合標準;正是因為名為「慈心」,所以更應該好好關顧農友,代他著想。想明白了,徐福松遇強則強的性格轉個彎,原則不放鬆,但身段要放軟,要成就佛道,創造和合增上的團隊,不是急著要農友按規定來做,而是要從農友的緣起點上幫他走上來。

  2001年,四個有機米產銷班提出驗證的申請,將驗證事業推向另一個舞台。產銷班大多只有班長了解有機理念,班員通常半信半疑,輔導班員是件吃重的工作,徐福松負責花蓮銀川米產銷班,那時有 八十甲 土地,四十五位農友,驗證的規定三個月複勘一次,幾年下來他幾乎一個月去一趟,農忙時更是一個月要跑三回,最高紀錄一次出勤行駛一千多公里,整整開了三十個鐘頭的車。

 

重巒阻隔路追追 皈依祈求提心力

  高雄到花東,山路迂迴,長途奔波下來,每逢熬不過辛勞、身心交瘁的時候,他就向師父祈求:「請賜予我力量,我一定要把慈心事業推展下去,就是因為這件事情眼前沒有接班人,所以我不能放手不管;就是因為這件事太辛苦,所以我願意生生世世在師父您的事業體下做開路先鋒。」他告訴自己:「我今天這一關過不了,不能突破生命的瓶頸,那麼要等到何時才能突破呢?」「花東這麼大的後花園裡面,有形無形的眾生可以得到師長攝受,我為什麼不去積極創造這樣的機會呢?只要我能幫他們和師長連上線,眼前是許多眾生得救與大地的光復,未來是我佛國淨土裡的和合眷屬與增上環境。」腦海中勾勒成佛淨土,想著往後無量有情因緣際會時對他的歡喜,不覺笑了,再怎麼累都要熬下去!

  有一次,往花蓮的途中,真的疲憊不堪,在台東太麻里停車小憩一下,醒來時已經一個小時後了。到了產銷班,歡迎他的不是古道熱腸的農友,他聞到一絲戰戰兢兢的氣息;這是由於慈心驗證的稽核標準嚴格,和昔日農委會輔導時大不相同,所以最初農友把驗證人員當成糾察隊,只要徐福松一出現,班員就會很緊張地通風報信:「呷『菜』的擱來啊!」

 

突擊檢查負責任 真心贏得誠信友

  班員對徐福松每次突如其來地從不同地方冒出也很納悶:「奇怪!你到底從哪個路口出來的,怎麼每次都不一樣?」其實徐福松精靈得很,他非常注意地理環境,某農友去看牙醫,他見他從何方回來,就知道那地方有出路,自己就摸路走走看,所以到銀川米產銷班,他有三條路可以進入,台東東河、花蓮池上、花蓮富里,來個「突擊檢查」。表面上看來是突擊檢查,骨子裡則是希望真實地了解農友的處境,同理苦樂,建立友誼,一步一步引導農友認識有機,接受有機,策發做一位「有機農夫」的神聖使命。

  徐福松勤快地跑了幾個月,不知不覺建立了彼此的情誼和信心,有位班員的水稻田遭遇慘不忍睹的病蟲害,眼看不噴藥所有收成將付諸流水, 班長 夫人怕他撐不下去,不忍心地勸他放棄驗證,噴點農藥保住收成,下一季再重新申請。農友搖搖頭說:「不行啦!慈心的朋友對我那麼好,我若放棄的話,對不起他們!」驗證工作是個方法,最終的希望是農友以「良心」自我監督,農友沒收入也不噴藥,徐福松又何必走迂迴遠路呢!

  不過這段日子的辛苦,還帶來意外的收穫,形形色色的地貌令他大開眼界,識路的能力愈來愈強。每當慈心義工遇到迷路的窘境時,就會說:「去找『土地公』,他對這裡的路再熟悉不過了。」產銷 班班長 夫人也說:「徐福松比富里鄉的每一個鄉民更清楚我們的土地,他比富里人更像富里人,他可以出來選鄉長。」

  並不是每一個案都能輔導成功。有一位農友噴農藥,當場被徐福松逮個正著,已有過去的前科,這次又是現行犯,徐福松即使沒發作,內心還是難免嘀咕兩句。農友到底是鄉下老實人,心中很是愧疚。雖然因此被取消了驗證,徐福松每次到花蓮,仍不忘去探望他,期待他有一天能夠回頭。是「警察」,所以按規定執法,取消驗證;是「朋友」,所以給予關懷和鼓勵,希望他們不要傷害自己的業,真實為他們的無限生命著想,這才是真正的好朋友啊!

  愈接觸農友,親近大自然,就愈能從中得到許多啟示。「老農教我學會很多事:田埂邊長了青苔,就知道雨季即將來臨;蜻蜓、燕子低低飛,就知道快下雨了。花東夜晚的星空,沒有光害的威脅,若是萬里無雲,星空閃爍,準是一星期左右就有颱風來襲了。」這些經驗,徐福松屢試不爽。老農還有許多生命經驗讓徐福松感慨萬千,一位老農和徐福松去看稻田,臨出門時,老農說稍等一下,進門十來分鐘,原來他去向亡妻說明行蹤,徐福松打從心坎佩服他們的真純。

  台灣的這塊後花園,靠著這群農友的善心善念,一齊實踐慈心理念,多少的土地因而清淨無染,多少的生命因而生生不息!回顧這三年半的驗證生涯,心中無限感恩師長三寶,不僅給他行善利他的機會,學習如何長養慈悲、調柔身段,並且訓練自己對善業的堅持,更結交了一群同心同願的朋友,實踐賴學長常說的:「樹立慈心驗證的公信力,做為末法不倒的旗竿。」

福智之聲第153-154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