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

──按《賢愚因緣經》「梵天請法六事品」改編

◆譯作 / 釋如悲
插畫 / 陳致瑋

  我聽佛陀是這麼說的。那個時候佛陀坐印度摩竭陀國的菩提樹下──三千世界的中心金剛座善勝道場,魔王則坐在高二百五十由旬的大象背上,而方圓八萬由旬以內,則是三千三百六十萬魔軍佈陣其中,如同天空被蝗蟲覆蓋般嚴嚴實實,魔王想用這樣的威力踏平金剛座。然而佛陀不費一劍一刀,只是止住在慈心三摩地中,魔王便不戰自潰、不擊自敗。

  才剛剛成道的祂想到一切眾生,不但掉入了迷惑的塵網,陷入痛苦的泥淖而無法自拔,心中更懷著顛倒邪執,實在很難教育和感化。遙望蔚藍的天空,不禁喟然長歎:「我活在這個世上,對這些醉生夢死的眾生,實在幫助不大,無所助益,還倒不如進入永斷有漏的無餘涅槃之中。」

  四面大梵天王──髻冠梵天知道了佛陀的想法,心急如焚,因為佛陀可是茫茫夜海中的燈塔,若是無故倒坍,世界又將重回到過去的一片黑暗啊!於是搭乘著天鵝坐騎,緩緩地從初禪第三天下來,畢恭畢敬地走到菩提樹前。以頭頂禮佛足,雙手合十,長跪在地,語重心長地勸請如來大轉法輪,而不要進入涅槃。

  佛陀微微笑,以堅定又慈悲的眼神看著大梵天王說:「天下眾生被煩惱塵垢所蒙蔽,盡是貪著世間的快樂,沒有明辨善惡的智慧。如果我還是活在人間,也徒勞無功,無法為他們做些什麼。還不如依我的想法,快點離開人間,進入涅槃。」


髻冠梵天雙手合十,長跪在地,語重心長地勸請如來大轉法輪,不要進入涅槃。佛陀微微笑,以堅定又慈悲的眼神看著大梵天王,在菩提樹旁伺機進攻的波旬聯軍露出詭異的微笑!

  「涅槃」二字一出──在菩提樹旁早已落荒而逃,卻又伺機進攻的波旬聯軍立即露出詭異的微笑,莫不歡聲雷動、撫掌稱好。而三界善神們卻驚駭萬狀、愁容滿面。大梵天王一聽更加心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不禁撲倒身子向佛陀祈求說:「世尊,如今您佛法的證量大海已充沛盈滿,佛法的幢幡正高高樹立起來,正是滋潤群生、救濟有情、開導眾生的最佳時機。普天之下,蒙佛救度而且可以被救度的人,也為數不少,為什麼世尊您要在這關鍵時刻進入涅槃呢?這樣會使萬類有情眾生,永遠失去依怙啊!」

  梵天王運用神通,穿越時空,清晰目睹了世尊過去六世中為利有情、艱辛求法的感人事蹟。為勸佛住世,梵天王便如數家珍般講述給佛陀聽:「世尊,您過去無數劫中,曾經時常地為眾生採集佛法的藥草。甚至只為求得一個佛法偈子,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妻子、子女做為代價。世尊,為何不回想當時的場景,就想捨棄眾生,獨自進入涅槃呢?」

 

為求一偈 捨妻棄子

  過去久遠以前,在閻浮提有一位名叫修樓婆的大國王,軍火強大,佔有八萬四千座城池;幅員遼闊,擁有六萬個山川;人口眾多,管著八千億個村落;身邊還有兩萬個妃子和一萬個大臣。所謂「率土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當時鄰國有位妙色王,品德高尚,威力無窮,所向披靡。他關心百姓,教育人民,人人豐衣足食、快樂極了,雖非淨土,也相去不遠了。

  妙色王的巍巍功德,老早就從四面八方湧進修樓婆國王的耳裡,他心想:「我只用錢財來滿足人民,而沒有用佛法來教化,使人民安身立命,這是我的錯,多麼痛心啊!現在應當尋求堅固不壞的法財,使人民從無知中走出來。」於是便立刻頒佈聖旨、昭告全國:「有誰懂得佛法,並且能向國王講說的,一定滿足他的需求,絕不違背。」

  然而,旨令有如石子拋進了深不見底的無底洞中,一點著地的噗通聲音也沒有,竟然沒有一個前來應募講法的人。修樓婆國王倚在窗邊,盼啊盼,望啊望。只見夕陽西下,感到憂愁悲傷,內心淒涼無比,真可謂斷腸人在天涯。

  毗沙門王見到國王如此憂傷,就想前往試探。於是他搖身一變,變成面貌青黑、眼紅如血、獠牙外露、毛髮豎直、口吐火龍的恐怖夜叉。大咧咧地來到國王的宮門前,猛扯嗓門,血盆大口中噴出飛鳥聽了都震耳欲墜的沙啞聲音:「誰要聽法啊?我說給他聽。」已經百般絕望、山窮水盡的國王聽到宮外如此一吼,其興奮的心情豈是柳暗花明所能比擬。便親自出宮迎接。卑躬屈膝,向夜叉行禮,然後敷設高座,迎請上坐。並召集文武百官,前後圍繞,準備聽他講法。


修樓婆國王頒佈聖旨、昭告全國。                             

毗沙門王搖身一變,變成面貌青黑、眼紅如血、獠牙外露、毛髮豎直、口吐火龍的恐怖夜叉。

  這時夜叉面帶嚴肅地告訴國王:「學法很難,不簡單啊!哪有那麼直接就聽得到法?」國王退了半步,拱手恭敬地說:「你有什麼需求,一切我都滿足你,絕不違背。」夜叉居然開了一個常人無法接受的殘忍條件,笑嘻嘻地說:「如果大王能將最可愛的妻子和孩子給我吃,我就將佛法告訴你。」於是,國王便在眾多的妃子太子當中,精挑細選了最深愛的妻小,毫無吝惜地供給了夜叉。

  夜叉得到之後,便在高座上,當著文武百官的眾目睽睽之下,津津有味品嘗著國王的妻子和兒子。這時臣子們眼睜睜看著國王將自己的嬌妻和愛子供給夜叉,無不懊惱萬分,放聲痛哭,紛紛趴倒在地,勸請國王放棄此事。然而國王說:「朕為求法,心意已決!」其心堅如磐石,猶如三生石上鐫刻的血紅誓言,誰都無法挽回。

  過了一會兒,夜叉將國王的嬌妻愛子吃完後,擦擦嘴角,舔舔嘴唇,心滿意足地說了一偈:「萬事萬物都是變化無常的,生存意謂著充滿了痛苦,五蘊之身的本質是空虛、無有形相的,因此沒有我及屬於我的東西。」

  夜叉說完這一偈後,國王歡喜踴躍,如毛髮般大小的悔恨一點也沒有生起。立即揮筆書寫此偈,並派人張貼於閻浮提境內,街頭巷尾處處可見此偈,令百姓們反覆吟誦。如「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一般流傳於世。


修樓婆國王立即揮筆書寫偈頌,並派人張貼於閻浮提境內,街頭巷尾處處可見此偈。

 

  這時,夜叉終於現出毗沙門王的原形,身呈綠色,上著黃袍,右持寶幡,左捧神鼠,全場驚愕無比。毗沙門王連聲稱讚國王說:「真是太好了,太稀有、太珍貴了!」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早已屍骨無存的國王的嬌妻愛子,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居然又完好如故。

  那時候的國王,便是今日的佛陀您呀!世尊,過去您為求佛法尚且如此,為何現在不救拔有情眾生,反而捨棄他們而欲入涅槃呢?(待續)


早已屍骨無存的國王的嬌妻愛子,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居然又完好如故。

福智之聲第229期


賢愚經卷第一 

一、梵天請法六事品

元魏涼州沙門慧覺等在高昌郡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國善勝道場。初始得佛。念諸眾生。迷網邪倒。難可教化。若我住世。於事無益。不如遷逝無餘涅槃。爾時梵天。知佛所念。即從天下。前詣佛所。頭面禮足。長跪合掌勸請。世尊。轉于法輪莫般涅槃。佛答梵天。眾生之類。塵垢所弊。樂著世樂。無有慧心。若我住世。唐勞其功。如吾所念。唯滅為快。爾時梵天。復更傾倒而白佛言。世尊。今日法海已滿。法幢已立。潤濟開導。今正是時。又諸眾生應可度者。亦甚眾多。云何世尊。欲入涅槃。使此萌類。永失覆護。世尊。往昔無數劫時。恒為眾生採集法藥。乃至一偈。以身妻子。而用募求。云何不念便欲孤棄。過去久遠。於閻浮提有大國王。號修樓婆。領此世界八萬四千諸小國邑。六萬山川。八千億聚落。王有二萬夫人一萬大臣。時妙色王。德力無比。覆育民物。豐樂無極。王心念曰。如我今者。唯以財寶資給一切。無有道教而安立之。此是我咎。何其苦哉。今當推求堅實法財普令得脫。即時宣令閻浮提內。誰能有法與我說者。恣其所須。不敢違逆。募出周遍。無有應者。時王憂愁酸切懇惻。毘沙門王。見其如是。欲往試之。輒自變身化作夜叉。色貌青黑。眼赤如血。狗牙上出。頭髮悉竪。火從口出。來詣宮門。口自宣言。誰欲聞法。我當為說。王聞是語。喜不自勝。躬自出迎。前為作禮。敷施高座。請令就坐。即集羣僚。前後圍遶。欲得聽聞。爾時夜叉復告王曰。學法事難。云何直爾欲得聞知。王叉手曰。一切所須不敢有逆。夜叉報曰。若以大王可愛妻子與我食者。乃與汝法。爾時大王以所愛夫人及兒中勝者供養夜叉。夜叉得已。於高座上眾會之中取而食之。爾時諸王百官羣臣見王如是。啼哭懊惱。宛轉在地。勸請大王令捨此事。王為法故。心堅不迴。時夜叉鬼食妻子盡。為說一偈

一切行無常 生者皆有苦 五陰空無相 無有我我所

說是偈已。王大歡喜。心無悔恨大如毛髮。即便書寫。遣使頒示閻浮提內。咸使誦習。時毘沙門王還復本形。讚言。善哉甚奇甚特。夫人太子。猶存如故。爾時王者今佛身是。世尊。昔日為法尚爾。云何今欲便捨眾生早入涅槃而不救濟。(待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