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大雄大力尊 為我多少回(二)

──按《賢愚因緣經》「梵天請法六事品」改編

◆譯作 / 釋如悲
插畫 / 陳致瑋

身剜千孔 點燃千燈

  梵天王又接著說第二個感人故事:世尊,在很久很久以前,閻浮提有一位大國王,名叫「虔闍尼婆梨」。他統領八萬四千個聚落,宮中有兩萬個妃子、侍女,率有一萬個大臣。國王悲天憫人,對民間疾苦關懷備至,連年豐收,因此人民感恩戴德,將國王視為慈父。

  這時,國王心想:「我現在大受人民尊敬,地位也至高無上。人民在我的領導之下,個個安居樂業。儘管如此,我仍然覺得未盡到我的責任,我應該尋求更珍貴的法財,給人民謀取更大的福祉。」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便派遣大臣頒布命令,詔告天下:「誰有殊勝妙善的佛法,能說給我聽的,就會獎賞他生活所需,並且允許他一切想要做的事。」

  有一位叫「勞度差」的人,風度翩翩,衣冠楚楚,儼然是一位名門貴胄出身的婆羅門。這時,他來到宮外,輕扣宮門,自稱懂得佛法。國王聽說以後,喜出望外,馬上出門迎接。宮內鋪設了一條長數百尺的繡邊紅毯,直達金鸞殿。夾道盡是股肱大臣、輔弼大將,兩旁站著嬪妃宮女、京城禁衛。國王向他深深鞠躬行禮後,鋪好黃金獅子寶座,請勞度差上座。國王偕同文武官員,合掌恭敬地向勞度差說:「希望大師憐憫我們愚昧無知,開導我們,將殊妙神奇的佛法告訴我們,讓我們知道。」

  遠道而來的勞度差鄭重地跟國王說:「我所掌握的智慧,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學來的,很不容易學到的。你們哪能那麼快捷地就聽聞得到?」國王知道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便落落大方地說:「我們真想知道佛法。至於你所需的一切,告示上已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都會給你。」勞度差竟然強人所難,以典獄長懲治犯人的要求說:「大王,您今天如果能在身上挖開一千個洞後,點燃一千盞燈用做供養的話,我就告訴你。」

  國王聽他這麼一說,心花怒放,喜不可遏,立即派遣差役,乘坐能日行八萬里的神象,在大街小巷丟滿了傳單,遍告閻浮提內的一切百姓:「號外,號外!虔闍尼婆梨國王,為了尋求佛法的緣故,七天之後會在自己身上挖一千個洞,點燃一千盞燈。屆時請諸位共襄盛舉!」


勞度差說:「大王,您今天如果能在身上挖開一千個洞後, 點燃一千盞燈用做供養的話,我就告訴你。」

  這時,各小國的國王和人民,聽到這些超乎常理、令人心碎的話後,都淚流滿面,悲傷不已,紛紛來勸諫國王。他們向國王行禮後,異口同聲地稟告:「今天在這個世界上,凡有生命的眾生,仰賴您就像盲人倚靠嚮導,像孩兒仰賴母親一樣。一旦大王駕崩了以後,眾生要依靠誰呢?何況在身上點燃一千盞燈,也並不一定能救濟天下蒼生,為何要聽信這個婆羅門的話,而捨棄世界一切有情呢?」

  在比六月飛雪更讓人傷痛的這個季節,宮中國王的兩萬個妃子、五百個孩子、一萬個大臣,強忍著淚水,向國王合掌行禮,再三勸請國王不要做這樣損人不利己的無義苦行。國王卻說:「諸位,你們千萬不要阻止我追求至高無上的佛法的決心。我要追求佛法,立志成佛。成佛以後,一定先濟度你們。」這時候,所有的人見國王心意堅定,便撲倒在地上,傷痛欲絕,但國王依然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動」的神情,絲毫不為所動。

  第七天了,對所有人來講是個蕭瑟的一天,這天格外的淒冷。大家靜靜地等候,在眾人看來是枉赴刑場的國王,他的嘴角上卻泛著歡喜赴宴的一抹微笑。時候到了,國王對勞度差說:「今天可以挖我的身體,以點燃千燈。」勞度差迅速地在國王身上挖了一千個洞,注上燈油和燈炷,以點燃一千盞燈。眾人看到後,一時氣絕,久久才蘇醒過來,然後大家像巨山砰然崩坍一樣,身體匍伏在地。

  國王請求勞度差說:「希望大師能憐愍憐愍我,先說佛法,然後再點燈。因為我如果死了,就來不及聽到你講的佛法。」這時勞度差便以婉轉透窗之音,開始宣講無常之法:「常住不變的東西總會消失,在高處的東西必然會掉下來,大家會合在一起也總會分離,活著的人終究是要面對死亡的。」勞度差說完這一偈之後,便開始點火。

  這一燒可不是簡單的一回事,能想像在千瘡百孔上、點燃一盞盞嘎啦作響的千燈燈籠嗎?那種熱油沾著脂肪所產生出的刺鼻焦煙,加上千顆燈炷插在骨頭上的入髓之痛,真是「千錘百鍊出深山,烈火焚燒莫等閒」。圍觀者莫不哭爹喊娘,不忍卒睹。


那種熱油沾著脂肪所產生出的刺鼻焦煙,加上千顆燈炷 插在骨頭上的入髓之痛。令圍觀者莫不哭爹喊娘,不忍卒睹。

 

  這時候,國王非常歡喜,毫無悔恨之意,並立下誓言:「我今捨身追求佛法,是為了成就佛道,未來一旦成佛後,我將以智慧之光,照亮眾生的心田,讓眾生都得到感悟,而從黑暗、愚昧裡解脫出來,永獲光明。」國王立下這個誓言後,天地猛烈地震動,乃至色界最高處的五重天,其宮殿也搖動不已。五重天各天王天臣,全都紛紛朝下看。

  他們被眼前的奇異景象給嚇呆了──國王菩薩為了求得佛法,毀壞了自己的身體,點燃千燈,甚至連生命都全然不顧。於是天人們都從五重天下來,充滿整個虛空當中,悲傷之情更是洋溢在空中。放聲痛哭的淚水,有如瓢潑大雨。又灑下五彩繽紛、絢麗奪目的花雨,來供養恍若置身萬佛窟的國王。

  這時,忉利天的天主帝釋,乘著「地護子」神象下凡,來到國王面前,不斷地表示讚揚和欽佩。帝釋心底明白,自己身上的千顆眼睛,已夠驚人了,但相對於國王的千佛洞,那更是感天動地泣鬼神的驚人壯舉啊!祂問國王:「大王,你今天痛苦至極,心中不會感到悔恨嗎?」國王目光如炬地立即回答說:「我心裡沒有絲毫悔恨!」


忉利天的天主帝釋,乘著「地護子」神象下凡,來到國王面 前,不斷地表示讚揚和欽佩。

 

  帝釋見國王的身軀已被千燭燃燒得不成人形,無法想像世上居然會有「粉身碎骨都無怨,留得清白在人間」這樣一個奇人,便疑惑地問:「今天看到大王你的身體顫抖不已,你自己說沒有悔恨,誰知道呢?」國王瞬間挺立身子,再次發誓:「如果我從一開始到現在,心裡都沒有悔恨的話,身上點燃千燈的所有瘡傷,就立即消失,並恢復到原先的狀態。」國王立完這個誓後,身上的傷痕,立刻不見,身體回到原來的樣子。

  那時候的國王,便是今日的佛陀您啊!世尊您過去忍著痛苦追求佛法,都是為了普度天下蒼生。世尊,今日您圓滿成佛了,為何就要捨棄眾生而想入涅槃,而使天下眾生永遠失去光明呢? (待續)


「如果我從一開始到現在,心裡都沒有悔恨的話,身上點燃 千燈的所有瘡傷,就立即消失,並恢復到原先的狀態。」國王立 完這個誓後,身上的傷痕,立刻不見,身體回到原來的樣子。

 


賢愚經卷第一 

一、梵天請法六事品(二)

元魏涼州沙門慧覺等在高昌郡譯

又復世尊。過去久遠阿僧祇劫。於閻浮提作大國王。名虔闍尼婆梨。典領諸國八萬四千聚落。二萬夫人婇女。一萬大臣。王有慈悲。矜及一切。人民蒙賴。穀米豐賤。感佩王恩。猶視慈父。時王心念。我今最尊。位居豪首。人民於我各各安樂。雖復有是。未盡我心。今當推求妙寶法財以利益之。思惟是已。遣臣宣令。遍告一切。誰有妙法。與我說者當給所須。隨其所欲。時有婆羅門。名勞度差。來詣宮門。云我有法。王聞之喜。即出奉迎。前為作禮。敷好床褥。請令就座。王與左右。合掌白言。唯願大師。垂矜愚鄙。開闡妙法。令得聞知。時勞度差復報王曰。我之智慧。追求遐方。積學不易。云何直爾。便欲得聞。王復報曰。一切所須。悉見告敕。皆當供給。勞度差曰。大王今日。能於身上剜燃千燈用供養者。乃與汝說。王聞此語。倍用歡喜。即時遣人乘八萬里象。告語一切閻浮提內。虔闍婆梨大國王者。卻後七日。為於法故。當剜其身以燃千燈。時諸小王。一切人民。聞此語已。各懷愁毒。悉來詣王。到作禮畢。共白之言。今此世界有命之類。依恃大王。如盲依導。孩兒仰母。王薨之後。當何所怙。若於身上剜千燈者。必不全濟。云何為此一婆羅門棄此世界一切眾生。是時宮中。二萬夫人。五百太子。一萬大臣。合掌勸請。亦皆如是。時王報曰。汝等諸人。慎勿卻我無上道心。吾為是事誓求作佛。後成佛時。必先度汝。是時眾人。見王意正。啼哭懊惱。自投於地王意不改。語婆羅門。今可剜身而燃千燈。尋為剜之。各著脂炷。眾會見已。絕而復穌。以身投地。如大山崩。王復白言。唯願大師。垂哀矜採。先為說法。然後燃燈。我命儻斷。不及聞法。時勞度差。便唱法言

常者皆盡 高者必墮 合會有離 生者皆死

說是偈已。而便燃火。當此之時。王大歡喜。心無悔恨。自立誓願。我今求法。為成佛道。後得佛時。當以智慧光明照悟眾生結縛黑闇。作是誓已。天地大動。乃至淨居諸天。宮殿動搖。咸各下視。見於菩薩作法供養。毀壞身體。不顧軀命。僉然俱下。側塞虛空。啼哭之淚。猶如盛雨。又雨天華而以供養。時天帝釋。下至王前。種種讚歎。復問之曰。大王。今者苦痛極理。心中頗有悔恨事不。王即言無。帝釋復白。今觀王身。戰掉不寧。自言無悔。誰當知之。王復立誓。若我從始乃至於今。心不悔者。身上眾瘡。即當平復。作是語已。尋時平復。時彼王者今佛是也。世尊。往昔苦毒求法。皆為眾生。今者滿足。云何捨棄欲入涅槃。永使一切失大法明。

福智之聲第230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