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動員

編輯室

期待相逢

  望著一件件郵寄來的報名表,1001、1002、1003……,早就遠超過原預定的600位名額,遙如美國、香港都有十多位同學報名,不知該高興還是憂愁,總是希望每個人都能躬逢其盛,但場地畢竟容不下這麼多人,報名報到組可真難為極了。

  好不容易從近1650人中擇800個幸運兒,誠摯地寄出錄取通知單,約有650人應允暑假相逢於雲科大。報名報到組一顆心七上八下,期待大家都能如期赴約,又恐有人變卦,讓座位白白空等,於是又發出備取意願調查表,以遞補臨時不能參加者的缺額。義工們盡最大的努力,總是希望讓最多的人一起在心靈之路上相逢。

有備而來

  炎熱的夏天,稍一動全身就黏答答的,但是有一群人,不畏酷夏,在廚房火堥茪鐒堨h。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承受這烈焰猛火旁的體力大考驗。

  義工甲平常有午睡習慣,為了適應餐飲組作息,半年前開始戒掉午睡習慣,為的是能突破體力,全力投入工作。

  義工乙去年在廚房工作三天後,因體力不勝負荷而累倒,今年他決定捲土重來,所以天天早起運動,調整睡眠時間,要打完這場勝戰。

扛起千斤筆

  茶水組小組長去年是副小組長,他頭大的說,去年只要聽候組長的安排和調度,非常樂在工作,今年組長剛生了小寶寶,不能來參加了。一聽到自己要升小組長時,剎時真的傻眼了!為了留下更詳盡的資料給後人參考,組長要負責寫計劃書;平常再粗重的活兒,要搬要扛,對他都是小CASE啦!可是這隻短短小小的筆,卻似有千斤重,很難動的咧!

  但是,只有國小畢業的他,還是很勇敢的扛起這份工作,硬著頭皮,四處向人請教,把去年的計畫書逐項逐字弄懂了,再慢慢修正調整。據說他半夜夢到計畫書的癥結所在,趕忙爬起來挑燈夜戰,直到迎接清晨的曙光。

共襄盛舉

  在雲科大的一位職員,對現在社會價值觀每況愈下很是憂心,當聽到福智文教基金會將於七月六日至十一日舉辦大專成長營,發現目前仍有一群人願意為社會注入清流,內心覺得非常高興。他特別撥空主動幫忙場地的打掃和布置工作,同時還樂捐十幾公斤白米,希望自己也能為營隊貢獻一份力量,用實際行動認同這個團體,共同為教育、為社會而努力。

幸運的考生

  六月底到雲科大清掃場地,在文科大樓打掃的時候,有一個班級正在考期末考,每個學生全力以赴求個好成績,這群義工也全力以赴求個好環境,大家都期待七月六日的到來。一位監考老師告訴義工說七月五日學校有二技聯招,大家一聽心都涼了一截,想到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弄整潔的場地很有可能會前功盡棄,實在令人有點沮喪。突然,有位義工說了一句:「今年來雲科大的考生很幸運哦,說不定他們會覺得雲科大環境真好而都跑來念,也說不定下次這些人都會來參加大專營哦!」說得大家重展歡顏,做得更起勁,因為可以服務到更多的人,也很幸運呢!

全體總動員

  超過預定的報到時間許久了,眼看二點鐘「始業式」就要開始了,卻仍苦等不到從台北載滿大專營學員的四輛遊覽車。終於在下午一點四十分獲知遊覽車剛下斗南交流道,此時只剩二十分鐘,若先到宿舍報到,恐怕來不及參加始業式。幾個義工幹部商量後,立刻決定讓學員先參加始業式。

  在這個關鍵時刻,用對講機卻聯絡不上交通組與報到組,有位義工馬上自告奮勇開車去通知「交通組」改變原來的引導路線,指揮遊覽車直接到活動中心報到;同時另一位義工火速跑到學員宿舍請「報到組」撤至活動中心來受理學員報到;聽到消息的「輔導組」也立刻請「課務組」調整活動中心前的場地安排,讓學員安置行李。短短十幾分鐘,各組無間的搭配與合作,終於在一點五十八分,學員坐定,大專營「正•式•開•始!」

終於如願

  輔導員張蘭香,第一次參加營隊義工,以前為了支持先生當義工,自己必須在家照顧小孩,而學校請長假也不方便,所以只能參加單日的打掃義工。今年終於如願了!因為學校只需請二天假,國中二年級的女兒也很貼心地對她說:「很高興媽媽可以去當義工,我自己那幾天可以去住奶奶家。」

  蘭香老師常覺得自己說得多,做得少。她希望藉著當義工的機會,讓自己的心量打開、格局放大,多去學習,提升自己。

甜蜜的話筒

  華燈初上,輔導員鄭志中老師便展開追蹤遊戲,忙不更迭地打電話,希望在大專營來臨前完成和學員的第三次線上接觸。

  似乎,大家都喜好玩捉迷藏的遊戲,讓鄭老師累壞了。

  非得到晚上九點過後,電話那一頭才傳來青春的消息。

  一回,電話找不到某同學,鄭老師索性撥對方的大哥大,孰料該名同學熱情不減,足足和老師談了半個多小時,老師也樂於傾聽。

  又有一次,鄭老師撥了某同學留的高雄電話,接電話的是其母,因未接獲錄取通知單,便告知其父在台北的電話,奈何亦沒收到,其父詳告孩兒台中的電話,幾番折騰下,終於尋獲行蹤。

  問起鄭老師這幾個月下來的電話費,五月份的金額竟是四位數,從高雄打到台北,對住在屏東的鄭老師而言,「通通」都是長途電話。但他的喜悅高過於心疼,只因衷心企盼這一群可愛的大專朋友能夠找到生命的方向,承接未來時代的使命。

誰最辛苦

  展覽組的解說員聚在一起談心得。

  A說:「為了二十分鐘的解說內容,已經討論兩個半月了,現在又增加十分鐘和六分鐘的版本,實在不知如何拿捏,內心堶捧P覺很苦。」

  B說:「自己是LKK了,面對這群年輕的學員,又不會用他們新時代的語言,只得重新學習,也是很苦。」

  C說:「稿子背不起來,真的苦得不得了。只好去想今天晚餐要吃什麼?讓自己重燃活力。」

  D說:「這次營隊,我媽媽在餐飲組當義工,看她年歲這麼大,依然從早忙到晚,我們吃飽了,他們還要收拾洗滌。媽媽雖然懂得道理不多,可是卻做得很歡喜!」

  此話一出,叫苦之聲,自此絕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