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人的故事

高雄 淳善

  到同事家聚會時,聽到某位同事提及他家在這麽酷熱的天氣停水,所以無法沐浴,可真痛苦啊!於是我就問她:「你家爲何停水呢?」她以訝異的口氣問我:「難道妳不知道高屏溪水源被不肖廠商傾倒甲苯等有毒的廢棄物嗎?整個高屏地區的飲用水都已被污染了,所以水公司實施分區停水啊!」由於我家並沒有停水,所以根本不覺得此訊息跟我有任何切身關係。

  直到隔天晚上洗澡時,水龍頭流出的水好象有一股嗆鼻汽油味,我以爲是受同事影響而産生疑心病,於是再裝一杯自來水靠近鼻子聞一聞,雖然味道沒有剛才的撲鼻,可是就是怪怪的,洗?不洗?我才感受到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水資源的重要性,我真的不敢想象用這個水源沐浴後,是否會造成皮膚的病變,可是不用行嗎?越想越痛心,眼淚都快流下來。我不停地自問,爲何有這麽自私、這麽狠心的人,只爲了個人的利益,卻將自己工廠排放的廢油,不經正常管道處理,卻要讓無辜的高屏地區的人民來承擔呢?心埵乎有太多的無奈與埋怨,卻不知如何化爲行動,來捍衛我們休戚與共的水源。真的好可悲啊!

  *  *  *   

  當天晚上約七點時,有兩位老伯伯來我家買米,其中一位穿著乾淨、頭髮鬢白的老伯伯走進來,笑咪咪地說要買半鬥的在來米,並大聲地用台語向站在店外的那位穿著污穢的老伯說:「在來米顧胃腸,好嗎?」店外的老伯瞇著眼睛,很歡喜的點頭示意,我一臉狐疑告訴他們:「其實在來米中所含糯米的成份高,較不易消化哦!反而是蓬萊米較不傷胃,而且較便宜呢!」聽了我一番解釋,店內的老伯再詢問店外的老伯改買蓬萊米好嗎?外面的老伯仍是點點頭認同。於是老伯就轉過頭來反問我蓬萊米的價錢,我雖然知道半鬥米的價格是一百二十五元,心堣]明白一鬥米的利潤頂多二十到三十元,但是爸爸一向樂善好施,對老人家都很尊重,知道他們沒有收入,所以都會給他們小小的優惠,於是我就問正在廚房整理東西的父親:「老伯問半鬥米多少錢?」父親探頭一看,是兩位老伯伯,於是就回答:「收一百二十元就好。」我轉達給店內老伯:「原價一百二十五元,收您一百二十元。」雖然只是少收他五元,老伯似乎也很高興,匆忙從右邊口袋掏出一疊雜亂的東西,但卻沒有找到鈔票,從左邊口袋也依然掏不到鈔票,不急不緩地,他再一次掏出右邊口袋的東西,結果一張統一發票不小心地飄到地上,我馬上蹲下來幫老伯揀起來,並還給他。心想老人家的眼力差,於是我就很用心地幫老伯過濾他手上那一疊東西,當我發現紅色百元鈔票時,就指給老伯看,錢就在這堙A老伯也以和善的笑容回應,找零錢給老伯,順便幫他提起半鬥米,跟他道聲謝謝後,店內的老伯卻將米遞給店外的老伯,並且一再提醒他:「米吃完了,要記得再來找我,我再買給你喲!」店外的老伯,仍不改他的習慣動作,笑笑地點點頭,並且說一聲:「多謝!」就離開了。當我看到這一幕時,不禁用很好奇的眼光問店內的老伯:「阿伯,你買米送給他哦?」老伯回答:「是啊!」我用很欽佩、很讚賞的語氣對老伯說:「阿伯,你做人好好喲!好有愛心。」老伯聽了我這番話,也興高采烈地離開米店。

  老伯離開之後,我馬上把這件善行與父親分享,我告訴父親剛才那位老伯買米是要送給另一位老伯,還不斷提醒他米吃完再來找他,好有愛心哦!父親就回答我:「早知道如此,就不要跟老伯收米錢。」我跟父親說:「這樣行不通的,老伯爲了表達他的愛心,所以願意花錢買米送給他人,他不可能讓你拒收米錢的,不過至少你因爲他們是老人家,而少收了五塊錢,也充分表達你的愛心了!」父親用很期盼的心情告訴我:「下次他們再來買米,記得提醒我,我可以再算他們便宜一點,表示我們支援他的善行。」

  雖然這只是社會上一件微乎其微的善事,但與在高屏溪下毒的人相比較,卻讓我對社會再度燃起一線希望,經過深思熟慮,相信負面抱怨、無奈、批評都是無助益的,唯一要先自我要求,以行動推己及人,就像這位老者善行感染我的心一樣,策動我願意隨分隨力將愛散佈給需要的人,只要我們願意攜手向上提升一步,相信往下沈淪的大環境將會慢慢地改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