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況篇》

  電視已經佔領大多數家庭,客廳得騰出一個空間擺;家人的生活被它緊緊控制,幾點看日劇,幾點看影集,就像課表一樣琅琅上口。鬥臚l放學,書包一丟,先向電視報到;父母拖著疲累身子回家,還沒擁抱孩子,就先問候電視。假日,把新鮮空氣關在戶外,一家人圍坐看電視,看似和樂融融,事實上,一天下來,大家沒說過幾句話。偎q視影響力一日大於一日,有人說:「不讓孩子看電視,叫他做什麼?往外跑更危險。」因為父母太忙了,忙著賺錢養孩子,可是卻把管教權送給電視。孩子可以做的事很多,就看父母親有心否?拼圖、下棋、看書、畫畫、孩子的心智正在發展,用心引導,前途無量。陞H下是許多同修的親身經驗,寫出現況,也提出警訊。       

    家有電視兒
         
──假日的一天

竹 君  

   
  周日早上十點半,李玲陪老二讀經,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媽,孔子告訴我們時間非常寶貴,日日夜夜都不可輕忽而過,可是為什麼哥哥睡到現在還不起床?」

  李玲嘆了口氣說:「你哥昨天晚上看電視看太晚了,到現在還爬不起來,記住,你不可以跟他學,知道嗎?」

  老二中平今年小學四年級,乖巧聽話,每周三、六下午都參加讀經班,周日早上就和媽媽複習,許多經典可以琅琅上口。李玲對老二滿意得不得了,但是一提起老大中信,她就只有搖頭的份。她常說:「中信小時候聽媽的話,長大以後聽電視的話。」

  就在子曰、子曰聲中,電視「青少年」起床了。

  中信今年國二,臉上青春痘一顆一顆冒出來,頭髮上噴了黃黃綠綠,他說,現在電視偶像明星的頭髮都流行這樣。「偶像?簡直是嘔氣的對象。」李玲氣得好幾次想趁半夜把他理個精光。

  衣服也一樣,買的時候還好好的,兒子總無緣無故剪得東一個洞、西一個洞,穿得像乞丐,他老是推說電視那一個明星也這麼穿。李玲懷疑:「老師教的話他忘得乾乾淨淨,怎麼電視明星做的事,他倒記得清清楚楚?」

  看見媽媽和弟弟在用功,中信不好意思地說:「昨天晚上連看了幾部影集,亂精彩的,到了兩三點,眼皮實在撐不住了,我才去睡。」

  「兩三點?」李玲聽見兒子的話,心中的那把火又點燃了:「你今年已經國二了,不知用功,你的同學那一個像這樣,不看書只看電視?」

  正在此時,門鈴響了,打開門一看,原來是中信的同學陳清水。

  「伯母好,我家今天停電,我可不可以到你家來看…書?」

  「看書,當然歡迎!」李玲請清水進去。

  「看書?算了吧,你就老實說要到我們家來看電視好了,自首無罪。」中信陶侃地說。

  李玲聽了,心中有數:「引狼入室」。

* * *

  「中午要吃什麼呢?」李玲問問三個孩子。

  中信提議吃披薩,清水接著說:「3939889」,李玲聽了滿頭霧水,中信笑著回答:「電視廣告啦!一家披薩店的電話號碼。兩個大男生不約而同地說:「沒有知識也要有常識,沒有常識也要看電視!」

  李玲笑嘆:「敗給你們了。」於是中餐就決定吃披薩。

  「清水,你不是要來看書嗎?趁披薩還沒來的時間,你們可以去看書啊!」李玲催促兩個大男生進書房。

  「媽,肚子餓看不下書啦!拜託,先讓我們看一下電視,午餐過後,我們一定認真看書。」中信使出苦肉記,而後拿起電視遙控器,漫無目的地一台轉過一台。

  一下是洋片,過一會兒是卡通、然後又是歌唱MTV,自從家中裝了「第四台」以後,電視頻道突然暴增數十台,光看孩子變換頻道,李玲看了就眼花撩亂。老大已經中了電視毒,她也百般無奈,一心只想救老二,就帶著中平進書房:「中信,等下披薩來才來叫媽,我帶著弟弟去看書。」

* * *

  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披薩,還不時灌進可口可樂。就這樣,一頓午餐吃了將近一小時,收拾好餐盤,李玲正想關電視之際,中信大叫:「拜託,等一下有『笑傲江湖』,阿水就是特別來看它的,媽,請你行行好讓我們看嘛!」

  「這種連續劇有什麼好看的?飯前你們說『肚子餓看不下書』,飯後又要看『笑傲江湖』,你們說,什麼時候才要看書?」李玲已經受不了了。

  清水開口:「伯母,你不知道,最近學校同學都被『令狐沖』迷得團團轉,你不知道,連電腦網路都是『給我令狐沖,其餘免談。』,那個男主角武功高強,酷得不得了。好多同學晚上要補習,看不到八點檔,都熬夜到半夜一點看重播,我和中信只有周六、周日下午才可以看重播,每次同學談到劇情有多精彩,我們都插不上嘴,就像『鴨子聽雷』好遜哦!」

  就連安靜的中平也說:「媽,我也要看,同學都在說令狐沖怎麼樣,我都不知道,同學都笑我是『菜鳥』。」

  李玲這下沒轍了,只好投降,和孩子們一起看這部人人叫好的武俠片。

* * *

  兩個鐘頭過去了,下午去掉一半,中信和清水伸伸懶腰,滿足地說:「獨孤九劍真是厲害!」
    
  李玲再度催他們去看書。「看書?媽,我現在眼睛好累,可不可以讓我休息一下?」中信還是使出老法子,他知道老媽愛子心切,一定中計。
  
  「好吧,但是講好了,休息夠了,一定遠離電視,靠近書桌哦!」李玲說完,就帶著中平去睡午覺。
   
  奇怪的是,媽媽去睡覺後,兩個國中生男孩,眼睛突然又亮起來了,清水說:「累了一個星期,好不容易等到假日,怎可浪費在睡覺上,那個電視冠軍秀不是這個時間演嗎,不知道這星期比什麼,我們來看好了!」
   
  「哇!吃辣比賽,真夠啥!」兩人又沈浸在其中。看見電視中參加比賽的人,滿嘴胡椒、辣椒、哇沙米,不知不覺也跟著哇哇大叫,真箇是「演戲的人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

* * *

  李玲一覺醒來,聽見客廳傳來陣陣笑鬧聲,心中一把火突然升起。這時電話鈴響,清水的媽媽打來叫他回家。她連忙下床。
    
  「我的天啊!叫你們去休息,你們當耳邊風。清水,現在也不早了,剛剛你媽打電話來,說你家電來了,趕快回家。」李玲下了逐客令,清水知道情況不妙,拿了包包往外衝。
   
  「中信,你真的很不像話,現在五點多了,一個假日就這樣飛了,趕快去寫功課,不准找理由。」李玲真的火大了。
   
  中信看情形,也知道再不進書房,就有人要倒大楣,悶著頭,就進了書房。可是一想到剛剛電視上那些人,為了贏得獎金,拼著命吃辣椒的樣子,不禁又笑了起來。
   
  好不容易拿出書本,當他想集中精神看書時,感覺眼皮十分沈重,腦袋也一片混沌,中信安慰自己說:「打一下瞌睡好了,反正還早,功課等一下再趕。」趴在桌上,很快就進入甜甜的夢鄉。 

* * *

  「媽,哥哥真的很愛看電視耶,好像他心裡也沒有一定要看的節目,就只愛拿著遙控器轉啊轉的,我最不喜歡和他一起看了。」中平陪著媽媽準備晚餐時,心有所感地說。
   
  「也不能怪哥哥,以前媽媽年輕,不知道如何帶小孩,看見你哥只要盯著螢光幕就不哭不鬧,所以只要我有事就開電視給他看,誰知道後遺症竟然這麼大,現在再不准他看電視已經太慢了。有你哥的經驗後,我才特別注意你的成長,所以會為你報名讀經班。」

  「媽,你別難過了,我想哥長大後,應該會改的。我讀經給你聽好嗎?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後記:
   李玲的苦腦,很多家長都心有戚戚焉。像「中信」一機的孩子,現在多得不得了,電視儼然已成生活導師。

  從看電視與做功課的順序中我們讀到一個警訊:回答:「不一定」的人數隨年級數而增加。低年級的小孩還能受父母約束先做功課再看電視,高年級小孩自主性較大,但抗拒不了誘惑,答:「不一定」的人數幾乎逼近「先做功課再看電視」。我們的下一代是不是漸漸習慣正事擺一邊,娛樂擺第一? 

  另一個看似好事,卻令人省思的是回答:「家人一起看」的小朋友佔一半。看電視已成了家人的共同活動,問題是看什麼節目?綜藝、連續劇及新聞排行前十名。是我們的小孩早熟了?還是他們牽就大人的選擇,而提前接受這些節目污染?這些問題確實值得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