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人類談電視

慧 軒


  安安:班會要口頭報告,談「電視的優缺點」。我們這一組要怎麼說?
 
  愷愷:我覺得看電視學東西很生動有趣。像探索、Discovery和國家地理雜誌等頻道提供很豐富的生物、歷史、地理知識。我小時候看的「大陸尋奇」也讓我在讀地理時有更具體的概念。如果每節課都像電視教學這麼生動,我們就可以學得又快又好。

  小榆:拜託,對你有效而已;每次電視教學我常看著看著就昏昏欲睡,即便沒睡著,要做報告也抓不住重點。還是在課堂上有問有答,頭腦比較會轉動,反而學得比較清楚。

  安安:言歸正傳,我們要說的是一般性的電視節目,比如新聞、影集或綜藝節目。

  小榆:說起綜藝節目,我一定不錯過「××星期天」,裡面比手劃腳、名星臉,各單元比反應、耍逗趣,帥呆了!
   
  安安:我最愛看「超級任務」這個單元。它讓我體會到每個成功的背後有很多互助的感人故事。每次看完會覺得畢竟人間還有溫情,苦難總會過去。
     
  愷愷:說真的,我對綜藝節目很感冒。暑假時,我表妹來住一陣子,我陪她看一堆很難苟同的綜藝節目。什麼「超級朋友」,搞一堆八卦讓人在茶餘飯後閒嗑牙。「××紅不讓」裡有一個單元叫做「一句話」,那些明星打電話給不知情的朋友,要對方在交談中說出這句話。這個朋友可能在毫無心防的情況下把隱私暴露在電視觀眾前,這樣濫用朋友的信任,我真不齒。還有個單元叫「恐怖箱」,一些想打知名度的影歌星在摸出恐怖的蛇、蟲後,嚇得尖叫哭嚎,真不懂這樣「被虐狂」與「虐待狂」的節目組合,輿論怎麼不制止?
       
  安安:我有同感。暑假裡無聊,看「×兄×弟」,裡面有反串秀,實在噁心。我那教心理學的叔叔說小孩子看多了,要性別錯亂的。
      
  小榆:說到小孩,最近也常有小孩子扮得像大人模樣,上綜藝節目唱愛情歌、跳交際舞。這些孩子的父母真虛榮,這樣的童年就泡湯了。
       
  秉陞:來,奏樂頒獎給我們的「兒童守護神」。對了,告訴我最近「××小丸子」演什麼,我連著兩週補習調課都沒空看了。
    
  小榆:你以為我也閒著?不過我最記得「送別音樂老師」那一集,小丸子班分組做紀念品送老師,獨獨有一個同學沒人要和她同組,因為大家都氣她愛搶風頭。小丸子藉故喝水,上洗手間去和她聊聊,提供意見給她,讓她很順利地完成作品。我實在愛死她不犯眾怒,又能表達善意的聰慧。
     
  愷愷:如果所有的卡通都這麼溫馨感人就好了。我弟弟看的卡通老是充斥暴力與噪音,煩透了。說來奇怪,剛剛我還說電視是學習的好幫手,現在想起來,還真不少垃圾。靈異節目只講風水、鬼怪,校園美女選拔好像把女人物化為三圍數字而已。
        
  秉陞:看開一點吧!你不看總還有人要看,這些節目能做下去,自然有它的觀眾。我們男生比較愛看新聞節目,這一次選舉就很有看頭。不知是選舉捧紅了電視主播,還是電視炒熱了選舉。從倒數六十天開始到選情之夜,各台是各有立場,Call烹n的觀眾也是各自有話要說,講到最後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擁護心目中的英雄,重傷對方就夠了。
       
  安安:你是看得過癮?還是一頭霧水?
      
  秉陞:都有吧!電視台為討好觀眾,迎合觀眾的口味,最後觀眾被電視台耍得分不清是非黑白。我爸爸就好氣××台。他們擁護A黨,便把一些不利B黨的鏡頭反覆播放,這種惡意中傷太明顯了!
     
  愷愷:我阿媽看了這些節目直喊「阿彌陀佛,造口業哦!」

  秉陞拍拍小榆的肩說:「你家也有一個!」安安和愷愷齊聲問道:「喂,賣什麼關子?」
      
  小榆(有點不好意思):他在說我媽啦!上禮拜他來我家看電視,聊起廣告的創意,他最推崇「××打」的三則,我媽正好切了水果,坐下來聽我們聊天,結果她卻潑了我們一桶冷水。     

  安安(拉拉耳朵):怎麼了?        

  小榆:秉陞說三個流氓勒索的那一則,受威脅的那個因為輕鬆打(手機)叫了一堆助手,而流氓的大哥大卻不靈了(因為忘了交月租費),而輕鬆打卻可以免繳月費。他最後說:「給我輕鬆打」,一語雙關,我們覺得很機智。可是我媽說這是「叢林法則」,暗示拳頭大的,人多勢眾的就可以弱肉強食。小孩子看多了,就有暴力傾向。
              
  秉陞:這個也就罷了,另兩則就更……(看了一眼小榆,把話吞進去)
       
  愷愷:說啦!說啦!
       
  秉陞:那一則「不是我有一套,是『××打』有一套。」他媽媽說如果她是男生才不要這種女生。拜託,這只是藉劇情烘托「××打」棋高一著,而小榆媽媽把它看成那個女生在耍兩個男人,她說廣告一天播放好幾次,怕教壞了一堆小女生。另一則「我那個不會來了!」她媽媽直說低俗。唉!她實在有夠骨董!
      
  安安:或許我們拜升學之賜,看電視的時間少,對節目較有選擇。可是小孩子在不明是非,大人各忙各的情況下,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耳濡目染、價值混淆。所以小榆的媽媽是多慮、還是遠慮,還很難說喔!明天究竟怎麼上台報告呢?

  愷愷:或許電視和錢一樣,沒有好壞,看我們怎麼用吧!可是怎麼談著談著,顯得缺點一籮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