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篇註訓證選輯

嚴以律己的宰相  

編輯室整理
 

   
一、原文:
 
  李文節公廷機,有仲弟,布衣(1)也。公既相,弟入都候公,方巾鮮衣(2)以見,公詢家事及寒暄慰勞後,訝其巾服,因(3)詰(4)以所自(5),曰:「游泮(6)乎?納粟(7)乎?三考(8)乎?」弟皆曰:「否否。」公曰:「既不出此,則誰不知李九我弟為布衣,而乃易冠服乎?」詰以原帽何在,曰:「在袖中。」公曰:「仍冠此,無徇俗(9)也。」弟隨易之,了無難色。 

  元老(10)之弟,即屬布衣,何嫌儒服,而文節繩以守分,弟輒奉命唯謹,如此古風,令人神悚。


二、注釋:
 
1.布衣:平民百姓。

2.方巾鮮衣:方巾,相傳明初服,此取四方平定之意。鮮衣,潔明鮮艷的衣服。借指文人讀書人所穿的衣服。

3.因:於是。

4.詰:音ㄐㄧㄝˊ,問也。

5.所自:來由。

6.游泮:泮音ㄆㄢˋ,古代的學宮。

7.納粟:古時捐納粟米得官或入國子監,故曰買官為納粟。

8.三考:「三」是虛數,表示多次,三考指經過多次考試成功取得功名。 

9.徇俗:徇音ㄒㄩㄣˊ,順也,徇俗,順從風俗。 

10.元老:資望厚重的老臣。  


三、譯文: 

  明朝李文節先生,有個弟弟是平民百姓。文節公做了宰相後,弟弟就到京城去探望他,身穿潔明鮮艷的衣服,頭戴著四角巾,一副讀書人的模樣。文節公問完家中的近況,又經過一番寒暄後,很驚訝弟弟竟然這副打扮,就問他原因:「您是否在太學讀書?或是捐糧換得官位了?還是通過考試做了官呢?」弟弟都回答說:「不是,不是。」 

  文節公說:「如果都不是,那麼誰不知道我弟弟李九只是一個平民,你為何要穿上這種與身分不配的衣帽呢?」於是就問弟弟原來的帽子在那裡,弟回答:「在袖子裡。」公又說:「還是戴上這頂帽子吧!不可違逆風俗。」弟聽完後,隨即換上,完全沒有為難的臉色。

  像文節公這樣德高望重的老臣,其弟就算只是個平民,又何必計較他穿戴書生的衣帽呢?然而文節公潔身自愛,守法守分,弟弟也能謹奉兄長的指示,如此完美的古人風範,實在是令人戒慎警惕,讚嘆神往。 


四、我讀我思:  

李文節公為何如此在意其弟穿著?如果你是文節公,又會如何?

  1. 兄長身為宰相,弟弟總要沾點光,不穿體面的衣服,會讓人瞧不起。
  2. 自己人,何必計較。弟弟喜歡這麼穿,就隨他去! 
  3. 就因為兄長是宰相,更要約束自家人,上行下效,全國百姓便能各安其份。

試想,如果你是文節公之弟,面對兄長的指責,會有何反應? 

  1. 大人有大量,兄長是宰相,肚內好撐船,何必為了如此小事動怒呢?
  2. 宰相管理天下大事,穿著只是芝麻小事,睜隻眼,閉隻眼,不就沒事?何必傷了兄弟情。
  3. 兄長是宰相,行事皆為天下人的準則,上樑正,不怕下樑歪,感謝兄長指點,我的言行舉止更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