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篇註訓證選輯

善惡到頭終有報

編輯室整理
 


一、原文:


  汴郵卒,單騎巡警,出都門甚早,至棘野中,有早行賚(1)輕貲(2)者,見卒來,疑有他志,匿棘叢中。卒亦暗不辨也,但聞途左有行步聲,近身不見,恐是虎豹,因以鎗遍刺叢中,中之,拽(3)而出,則死矣,方知其誤,遂取其囊金,棄尸於棘,人莫知也。卒由是富,娶妻,久無子,止育一女。
  晨坐於門,見所刺之人前來,亟(4)闔戶,潛窺之,竟入對門皮匠家,俟晏(5)問之,則匠昨夜生子矣,卒既知其因緣,了不敢言,第(6)厚遇匠,並憐其子,許以女妻之,匠大喜過望,令其子事卒如父。
  一日盛暑,卒飲酒醉臥,汗湧出,適匠子侍側,微以刀刮其汗,卒醉中不辨何物,以手擊之,刀遂入腹,將絕,亟呼家人言其故,女卒歸之,並家私盡授焉。   


二、注釋:

1.賚:音ㄌㄞˋ,持也。

2.輕貲:指貴重物品。

3.拽:音ㄓㄨㄞˋ,拖也。

4.亟:急切。

5.晏:晚也。

6.第:音ㄊㄧˊ瓷A同第,次第也,在此指漸漸地。

三、譯文:

  汴郵地方的一個守衛,某日清早單獨騎馬出城巡邏,到了荒野中,有個攜帶貴重物品早起趕路的人,一看見守衛前來,懷疑他別有企圖,於是就藏匿在草叢中。守衛也因天色陰暗無法看清,只聽到路旁有腳步聲,走近一看卻不見身影,恐怕虎豹出來傷人,於是用鎗遍刺草叢,果然擊中了,拖出來一看,竟然是個死屍。這時守衛發現自己已鑄成大錯,但並未後悔,反而拿走路人囊中的金錢,並將屍體棄於荒野之中。後來,就因此而富有,並且娶了個太太,只是許久未能得子,只生了個女兒。

  有一天早晨他坐在門口,見到被他刺死的人前來,守衛急忙的關上門,躲起來偷看,發現對方走入對門的皮匠家中。稍晚請問皮匠,才知道皮匠家昨夜生了個兒子,這時守衛已經知道此中因緣,卻有口難言,不敢說出來,只是日漸厚待皮匠,並且特別憐愛他的兒子,答應把女兒嫁給他。皮匠非常歡喜,命令兒子要以父親之禮來侍奉守衛。

  有一天,天氣炎熱,守衛喝醉酒睡倒在床,汗水直流,此時正好皮匠的兒子在旁侍候,他輕輕用刀子刮去守衛身上的汗水,然而,守衛在醉夢中不能分辨是什麼東西,竟用手來打擊,一不小心,刀就刺進腹部。

  臨死前,守衛急忙招來家人說明來龍去脈,最後把女兒嫁給皮匠之子,也將家中的財產全都贈送給他。

四、我讀我思:

(一)如果我是故事中的汴郵卒,我會怎麼做?

(二)反省自己在人我互動中,雖然沒有殺人,但曾經傷害過別人嗎?我有察覺到嗎?

  1. 雖然有傷害別人,但都是無心之過,況且別人也傷害我啊,所以無所謂。
  2. 發現自己煩惱強盛,所以以後儘量減少與人接觸。
  3. 用心在人我互動中逐漸改善、提升自己。

(三)汴郵卒想以恩解怨,善待皮匠父子,似乎是相信因果的人,為什麼當初會一再犯錯,招致惡果?

  1. 平時對因果概念輕忽,沒有深思、強化,所以臨場會見財起貪。
  2. 不慎殺人後又沒有為對方著想,採取補救措施。
  3. 最後善待皮匠父子,只是遇緣引發不安後的補救行為,並沒有探討、深思問題根本原因,在內心做提升、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