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仁為美》

澀中含法味

台北 慧軒

  還記得大學時到室友家作客,在院子堬嶀悎氶A柿子樹「咚」地一聲掉下一顆黃中帶紅的柿子,我好奇撿起來,掰開來、舔一下,滿口苦澀,舌頭好似一下子腫脹好幾公分,喉頭發燒。過了一陣子,伯母請吃新港飴才解圍。什麼是「澀」的滋味,我一直沒有忘記。

  可是蔬果倉的義工,為了挑出去澀失敗的柿子,每一個柿子洗淨,切一小片試試看,不澀的繼續削,澀的擺一邊。五、六個人輪番上陣,吃到舌頭無法辨識的人則一邊削柿子,一邊吃點甘蔗、西瓜或葡萄乾希望味蕾趕快恢復功能,等一下輪到她時,可別把瑕疵品漏到市場上去啦!就這樣反覆一下午,一袋二十公斤的柿子,去掉爛的剩十八公斤多,削出來可上架的只有八點五公斤。可想而知,收工時這些義工當然一肚子澀水,喉頭腫脹,味蕾罷工,連晚餐都免了呢!當我聽到這個消息,胃縮得差點起痙攣,熱淚盈眶,我何德何能消受她們這樣忍苦耐勞所換得的脆甜?

  里仁銷售有機柿子也有幾年的歷史了,今年為何會有這個問題呢?起因是里仁得到興大洪教授的技術指導,用酒精催熟去澀。想起去年用龍眼葉煮沸放涼,加上刨成細絲的柿子去發酵,製成去澀液,不但耗時費工,還搞得滿屋子溼漉漉的。照洪教授的去澀法,一公斤對四西西酒精的比例,一起燜在袋裡置於三十度C的室溫內三、四天即告完成。大家都想離苦得樂,所以勇於嘗試。二十公斤的柿子一袋,碗裡擺八十西西葯用酒精,袋口一封,七百五十公斤很快就處理好了。

  不料這幾天天氣轉涼,無法達到三十度的皕禳A這就好比一鍋水沒燒到沸點又把它熄火,煮再多次也不開。而且柿子一送來台北就習慣性地往冷藏室送,恐怕有的已經凍「啞」了,再怎麼催也催不熟了。想到這是謝美妹師姐發心供養的,哪敢暴殄天物?可是在去蕪存菁的過程當中或許有些疏漏,居然讓消費者吃到澀柿子退貨,里仁歹勢地退錢,基於誠信,全部下架。盧嘉東師兄把柿子用推車送到辦公室說明緣由,一邊告訴大家:「吃到好吃的自行供養(到櫃台交護持基金),不好吃的幫我們處理掉。」不一會兒,一大籃的柿子都護持完了。

  消息傳回蔬果倉,義工有感於同行的功德,做得更仔細、更賣力,而且努力去想:這個境究竟在教什麼?有人感謝師長創造這個環境,讓我們不斷地學,敢嘗試,勇於面對,出紕漏了,一群人一起想法子解決。大家彼此觀功念恩,互提心力,一邊苦中作樂,腦力激盪,想像有個「舌套」來保護舌頭。此外,義工更深刻體認到外在環境的重要。這次所做,一切皆依洪教授的方法,但環境不配合,失敗率仍高。修行何嘗不是如此?即令有法,如果沒有環境的保護,也很容易出岔。而他們藉去澀失敗的境,正在種增上共業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