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覽五〉

有機,有生機


  二次世界大戰後,賀柏.史密斯在美國佛羅里達種柳橙,他最頭痛的是蟲害的問題。當DDT時代來臨時,人們當它是天賜恩物,輕輕一灑蟲子死光光,每種害蟲都有它的剋星藥,像馬拉松、巴拉刈、飛佈達、地特靈、阿特靈……史密斯簡直樂歪了。曾在佛州大學念過化學的他,這下子更深信有了這些殺蟲劑,他一定可以種出完美的莊稼!他對科技充滿信心,甚至等不及農藥公司新產品上市,就到店媔R材料自己配藥,他發現自己的獨家農藥,把樹上每片葉子噴得濕淋淋的,什麼蟲子都別想沾上來。

  他立志要當偉大的農夫,餵飽大眾,要種出全佛羅里達最棒的柳橙,並將果園傳給下一代。但他在四十歲時,突然病倒,他的肝和腎急性衰竭,就這麼走了!沒人知道他是被什麼害死的!(摘自福智之友 第二期)

  美國農藥已污染了三十八州的地下水,自從歐洲白人進駐北美後,北美大平原表土已流失了一半!台灣呢?農藥問題不下於美國、歐洲或其他亞洲地區,二、三十年來,農藥已使得這塊美麗的寶島蒙上「寂靜春天」的陰影。可耕種農地減少,水源污染,環境也遭到破壞;農藥的單位面積使用量居亞洲榜首,每一位國民每年平均分配到近二公斤的農藥,國民的醫療費大大提高。農藥的毒性,不僅影響大地,更威脅人類的健康。

  師父有鑑於此,提出「光復大地,光復人心」的理念,帶領弟子推動有機無農藥事業,並於民國八十六年三月正式向農委會申請,成立「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希望為人類健康及留給子孫一片淨土而努力,並期望互助互信的善良社會能在世間重現。

  鳳山寺/大悲精舍皆有此站,現場並有農友和大眾對話。憫農詩上說:「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有機蔬果耕種更是苦上加苦,所以師父一直鼓勵我們:買一把菜,也是護持法人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