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春風化雨

◆台南支苑長 曾輝煌

師父教我做善行

  早期到學苑,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煩惱也很粗猛,慢心很高,因為過去當憲兵隊隊長,到處都被人家捧,養成貢高我慢的習性。

  平常跟人家互動,老是用世間那一種想法、看法。人家有法我沒法,卻又覺得自己很行,所以就處處碰壁,動輒得咎,感覺自己好像被「繳械」了,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行,到最後一點信心都沒有。這種感覺憋在心裡面,卻又處處要表現出很有修行的樣子,這樣憋在心裡面很苦,到最後就想回去,不想幹了。

  後來這件事情好像師父也知道了,師父來到學苑時,就把我叫去,告訴我:「曾居士,我告訴你,你為什麼會苦你知道嗎?你每次都是拿你最弱的去對人家最強的!當然是你會輸啊,當然是你會苦啊!你剛來這裡,要調整、調整;就像你們學校數學老師馬上叫他去教英文,或是英文老師叫他去教化學,他是不是要調整,要準備?」我就跟師父說:「我想回去照顧媽媽。」我拿出這個最有力的藉口。

  師父說:「你不要急啦!你慢慢地學、慢慢調整,媽媽一定是要照顧,但是不是這樣辭職回去照顧?」那時候我有領錢,我就說:「要不然,我就不要領錢,我有空就來當義工。」師父說:「你領這個錢是很不容易的喔!這個不是薪水喔!以後你就會知道,領這筆錢是非常非常殊勝的,這個不是薪水!」然後他說:「如果你不領錢的話,你有空就會來;但是你心情不好,你就不會來了啦!你一定要領,不能不領!」我那時候也不懂,第一次辭職,就這樣不了了之。

  第二次我得了肝病,陳學長叫我請假三個月,留職停薪。休息的時候,每天在家裡看天花板,就覺得沒有力量,也不能做事。三個月以後回來,師父剛好來沙崙,蔡榮瑞師兄跑去跟師父報告:「師父,那個曾教官好像不行了,他可能會退,不想幹了。」師父跟他講:「你不要亂講!他現在在谷底,他會爬起來的!你回去好好安慰他就好了。」蔡榮瑞跟我轉達師父的話:「他現在在谷底,他會爬起來的!」我聽到這句話,馬上又活了!我要繼續、繼續。

* * *

  以前我去台北三個月期間,師父碰到我都問兩件事,第一件事情:「你的善行有沒有繼續做?不進則退,你現在只要一停就退了,所以你不能停。」第二件事情:「你的太太對你護持法人事業,最近狀況怎麼樣?」幾乎每次碰到都問這個,我都非常感動!

  善行這件事,我一有困難就去請教師父。有一次颱風剛過,從屏東要到高雄,經過屏東大橋時,看到一個蓋煤碳的大蓬布,黑漆漆的,被颱風刮在路旁邊,兩車道變成一車道,造成塞車。我就把車停到旁邊,把蓬布捲到路邊去,然後就走了。但是我內心一直緣著那件事,覺得應該把它帶到車上,把它帶走;但我又怕弄髒車子,我一直罣礙這件事情,就請教師父這種事情要怎麼辦。

  師父說:「做善行,要量力而為,你做到這樣子已經可以了。你只能挑三十公斤的話,你就挑三十公斤;你如果要挑五十公斤、六十公斤,超過你的能力範圍,一挑就受傷了,以後你都不會做了。」受到這個教誡的影響,後來我做善行都不會硬撐。後來體會到廣論上說:「在剛開始要短時間、慢慢加長,否則到最後會作嘔。」我就把這道理連起來,原來是這樣子。

* * *

  有一次因為有個同學很需要幫忙,我就利用載師父的機會,請教師父該怎麼幫助這個同學?師父叫我轉達兩件事:「第一件事情,你告訴他,學廣論的人要有格;第二件事情,自己放棄自己,佛來都沒辦法。」這兩句話我一直深記在腦海裡,覺得實在受用無窮,到現在我還是牢牢記住這兩句話──學廣論的人要有格,格的內涵雖然我不太了解,但我一直在揣摩這句話;自己放棄自己,佛來也沒辦法!這是師父的教誡。

 

要當樹,不要當雜草

  最早我在成大護持大專的廣論研討班。有一次師父來成大開示,我去接他,並且陪他去榕園參觀大榕樹。當師父看到大榕樹時,很驚訝地說:「哇!這棵榕樹真的好大!」他接著說:「你們看!大樹底下真的沒草,真的沒有草!」

  師父說:「當我們在修行,或是在護持法人事業的過程中,都會跟人家互動,互動的時候會有很多煩惱,這時,我們要把自己當一棵樹,不要當雜草。樹從一開始就跟雜草一起成長,雜草常會打擾它,甚至於搶養分障礙它,如果小樹就這樣被小草叢淹沒了,那也就沒什麼;但小樹不一樣的地方,它不理那些小草,它很清楚自己要成長,把那些雜草通通擱一旁,自己努力地向上成長,成長到一段時間以後,小草再來打擾你,但是,你已經冒出來了;它還是會繼續打擾你,沒關係,你再繼續成長,成長到一段時間以後,你已經比它高了,它也障礙不了你了,甚至於到最後,就像這棵大榕樹一樣,雜草統統沒有了。」

 

要接近不同習氣的人

  師父教誡弟子,真的是在你最需要提醒的時候,他就會找機會提醒你。我有一次在鳳山寺參加精七,小參時,師父問我有什麼問題?我說:「師父,我最近拜佛時,一拜下去,眼前就出現一部車子。」師父說:「為什麼?」我說:「我來的時候訂了一部車子,但倒底要不要買,還是很煩惱。」

  師父當下非常嚴厲地給我一些教誡,他說:「你為什麼要買車子?你下決心要買車子,就去買;像你今天來精七,就要專心拜佛,那些小事情就不要去理它;你往往都是在這種小地方花很多時間煩惱,放掉!」我心裡想:「如果那麼容易就好了,不去想它實在很難。」師父看我還在那兒支支吾吾,馬上就很大聲地跟我說:「你還有一個毛病,就是專門接近那些習氣相同的人,習氣不同的人你都不願意接近,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你要學習接近習氣不同的人,你在學苑裡,聽說就是這個樣子。」

  被師父告誡一陣,我以為沒事了,沒想到──「還有!你最近做善行,聽說做得很得心應手。我告訴你,不是你做得好喔,是因為沒有人做,你要搞清楚。你以為你做得很好,是嗎?」接著又一句:「你每次做事情都不會去緣整體,都看小部份,格局太小!」我那時候感覺只是小參講幾句,卻被師父教誡那麼多,而且幾個上座都在那邊,我就很難為情、很難過。後來師父說:「回去好好思惟一下我剛剛講的那些話。」

  師父這幾句話對我往後的生命影響很大。我慢慢體會師父當時所以示現那麼嚴厲的面貌,實在是因為太關心我了!他老人家看著我正走在一條錯誤的路上,多麼希望能及時拉我一把!直到今天,師父這一席話仍常常浮現腦際,提醒我:「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我非常感謝師父對我的這些指正。

 

學敗

  我目前對「學敗」這兩個字還弄不太清楚,內心仍耿耿於懷!精十的一天晚上,在大仁藥專(後來改制為科技大學)的操場,師父要去開示,時間還沒有到,我就陪他在操場走。當時我好想要師父誇獎,就跟師父報告:「師父,這次法會在大仁辦得怎麼樣?」師父想一想,講了幾句話:「事相上還可以啦!但是,你要學敗!」「我要學敗?」這句話我就聽不懂。師父說:「我在精十對老師的開示,你有沒有聽?」我說:「那天剛好去辦一些事!」「對啊!你沒有聽啊!所以你不知道!回去把錄音帶拿出來好好聽!」那時候也沒有注意,只知道「學敗」這兩個字我不懂!心想:大家都怕失敗,都想要成功,如果我負責一件事情,結果失敗了,人家還要用我嗎?這很現實的!那為什麼失敗還要學呢?我一直想不通這件事情。

  有一天載陳學長去機場,我跟陳學長請示。陳學長說:「以後你問問題,不是這樣問的!你這樣子問,好像要表示你做得很好啊!那師父還有甚麼話講呢?」陳學長說:「為什麼叫你學敗呢?據我揣摩,我們學佛從初發心到成佛,這中間做得再好都不算成功,只有成佛才算成功!」我好像知道了,沒有成佛,其他都算失敗!但是學敗,我至今還是搞不清楚?但是,我覺得只要跟師父在一起,都會得到饒益!

 

說謊怎麼辦

  有一次師父到南海寺開示,見慈法師告訴我說:「師父要來耶!」我說:「可是我值班耶!」她說:「你看看呀,看能不能出來。」我就跟我們舍監,也是軍中退伍的中校說:「老大哥,今天我值班,但是我一個老朋友來。」我騙他,我沒有說我要聽法。他說:「好好好,你去吧。」我就很快開車到南海寺去了。師父開示完了以後問:「各位同學,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我很快舉手:「師父,我今天是偷跑來的,為了聽法我說謊,怎麼辦?」我就把經過講給師父聽。

  師父很慈悲地告訴我:「我告訴你,說謊絕對是錯的,但是你的意樂是要來聽師父開示、聽法,這跟你騙人家跑出去玩是不一樣的。我不是鼓勵你說謊,但是我現在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如果你今天說謊跑出來,要被扣五萬塊的話;但是你來聽法,可以賺五億,你覺得怎麼樣?」我說:「賺呀,賺很多!」師父說:「就是這樣子!但是你要記著,說謊是不對的!」

 

如何關懷病人

  另外,我要說的是師父關懷的功力。有一次,我載師父去台南關懷盧總幹事的二哥,因為他二哥罹患舌癌,總幹事請師父去關懷。那一次,總幹事也坐在車上。我記得很清楚,總幹事在車上跟師父說:「師父,你不要跟我哥哥談無限生命,他聽不進去。」師父沒講話。

  抵達後,大家在客廳就坐,師父打完招呼,第一句話就對總幹事的哥哥說:「我告訴你,生命是無限的喔!」我那時有點驚訝──總幹事不是說不要講這件事情嗎?但是師父繼續說下去:「生命是無限的!你身體如果會好,當然很好;如果不會好的話,就要努力去作善行。你現在生病,沒有辦法親自去做善行,來!我教你怎麼做善行。」

  我在一旁聽師父教他怎麼做善行,師父告訴他:「你沒辦法做,但是你可以發願,當我身體好的時候,我要學廣論,然後我還要去當義工!」師父繼續說:「你要發願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這些魚池統統要變成放生池,不要再殺了;還有我這片養羊的地方統統要變成有機農場。」

  我聽到這些話時,心裡想:原來沒有出去,也可以這樣做善行!師父說:「你就發願以後要怎樣、怎樣!來生要怎樣、怎樣!這些都是善行!」後來我去關懷一些重病、沒有辦法起來做善行的人,我就拿師父的教誡去幫助他們。

 

香蕉多久會熟

  有一次載師父去美濃朝元寺。路上看到很多香蕉,師父問我:「曾居士,香蕉種下去,多長時間可以吃啊?」我家裡也種很多香蕉,但是從來也沒想到這件事情,我想起文教組長郭基瑞,就說:「郭基瑞一定知道,他家種香蕉。」師父說:「好好好,回去你幫我問看看。」我回去就趕快找郭主任,他說:「一年。」後來我就跟師父報告:「師父,香蕉種下去到成熟,要一年。」

 

陪師父走路

  有一次跟師父還有禪聞法師從台北學苑要到松山機場,師父問我說:「曾居士!從松山機場到我們學苑,你知道要幾分鐘嗎?」「我不知道。」「來!我們今天走,告訴你,走到什麼路的時候,二十三分鐘,超過那裡,到機場二分鐘,總共二十五分鐘。」於是我們就開始走。禪聞法師走後面,我跟師父走前面,走到快到那條路的紅綠燈時,「來!你看!是不是二十三分鐘?」師父拿表給我看。「真的耶!」然後再過去,師父說:「差不多二十五分鐘。」我說:「喔!師父實在厲害。」晚上從松山機場走回學苑,碰到紅燈停下來,四周車聲很大聲,我說:「師父!你會不會覺得很吵?」師父說:「很吵嗎?我不覺得。」

* * *

  還有一次,我載師父從南海寺要去機場,師父說:「以後我們不必到高雄坐飛機,到屏東機場就可以了。」我說:「師父,屏東機場飛機很小。」師父就笑了:「唉呀!已經很大了呀,更小的飛機我都坐過,沒關係、沒關係。」於是我就送他去屏東機場,路上師父問我:「從屏東機場到南海寺走路要走多遠?」我說:「我不知道。」結果那次去台北回到屏東第一件事情,我就拉著我太太一起到南海寺。車停了,剛好下雨,一人拿一支傘,我告訴她:「師父走路很快,都不講話,我們也要走很快!」我們就開始走向機場,走很快,她就問:「為什麼要走那麼快?」「等一下我再告訴你。」我就一直看表!走到機場,三十五分鐘!後來師父因為身體不好,來屏東的機會也很少了,就一直沒有走過。

 

利益他的無限生命

  大仁藥專副校長有意邀請師父到學校辦教師營,為此我到學苑找師父,師父問:「他有沒有學廣論?」我說:「沒有。」「叫他學廣論再來吧!」就這樣子簡單幾句話!一段時間以後,副校長第二次請師父到校辦教師營。師父又問:「學廣論了沒有?」我說:「還沒有!」師父說:「叫他學!叫他學!學了以後我再去看看!」後來副校長參加廣論班,讀了三個月吧,沒想到胃出血,他太太就不讓他出來學;第二次再學,又是胃出血!

  後來副校長第三次叫我去請師父來辦教師營。那個時候師父的寮房在三樓,師父就拿出拜墊,要我坐在他對面,門關起來。師父問:「他學廣論了嗎?」我說:「有學了!然後就胃出血!」「好!這樣可以去了!以後叫他去參加教師營!讓他了解我們在做什麼!」師父很嚴肅的跟我說:「曾居士,你知道為什麼我要這麼慎重嗎?」師父說:「辦教師營功德很大!以後這個學校名聲會愈來愈大,學生會愈來愈多,校舍會愈蓋愈大,如果那個董事長的兒子〈就是副校長〉沒有學廣論的話,對他的無限生命沒有幫助,只有這一生會比較好!對人家無限生命沒有幫助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我當時就想:「我們的師父真的很不一樣!我沒有跟錯人!一般人,人家要把學校借給我們辦營隊,我們高興都來不及了!但是呢,我們的師父卻要利益到他的無限生命,他才要去做!」

 

把幸災樂禍的心拿掉

  早期借大仁科技大學辦教師營,剛開始的時候有很多障礙。比較嚴重的,就是有一個科主任,跟他借場地,他就是不借,藉口很多,說我們的同學去打掃,掉了什麼東西⋯⋯我很清楚是自己的問題,所以就非常低調的去跟他拜託。有一次去跟他借的時候,在他的辦公室,有很多人在那邊,他當場非常激烈地反對我們:「你不要開口,我就是不借你們,講再多也沒用!」

  我當時的煩惱也很粗猛,但是我想到,活動需要要研討、要心靈對話,如果沒有借到這個地方的話,影響很大,我就忍耐下來。但是想到這些人統統認識我,尤其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也是很驕慢的⋯⋯想到我都這麼老了,還要在這裡被人家羞辱,到底為了什麼?愈想愈委屈,竟然私底下流眼淚。再一次想回去拜託,走到門口,又轉回來,就這樣好幾次,到門口、到教室就轉彎,那次讓我覺得非常非常難過。

  到第三年的時候,我就去跟副校長說:「你幫我講講,叫他借我們。」副校長說:「我去也沒什麼用,他也不甩我。」不過他還是有去幫我講,等我自己再去拜託的時候,他就說:「你拿副校長壓我。」態度更兇,我不曉得怎麼辦。

  直到後來,有一年他那一科招不到學生,沒有學生,那個系就要被撤掉了,他這個科主任就幹不成了,我那時現起幸災樂禍的感覺。科主任跑去要求副校長不要撤系,再給他機會。副校長說:「這樣子吧,你去找曾教官,參加他們的教師營,我就不要撤。」我也不曉得他會用這招。科主任就來找我說:「我沒有辦法參加全程,我要去美國。」我就去請示師父:「這個要怎麼做?學生都招不到,以後怎麼幫助他?」師父很嚴肅的跟我說:「正法的力量,正法的力量!」就這句話我也聽不懂。

  我就去問禪聞法師,法師說:「你心裡面,先把幸災樂禍的心拿掉!」我嚇一跳,那是在鳳山寺的大教室,他說:「你真的要誠誠懇懇的幫助他,你幸災樂禍的心沒有拿掉的話,很不好。」那時候我真的是很緊張,我想,我們的師父、法師都很慈悲,當別人有困難的時候,我們自己要先誠誠懇懇的幫助他。那時候我就知道要怎麼做了,我就帶餅乾去看他,告訴他,如果可以的話,就來參加幾天;後來他也參加了。

  從那次以後,第二年開始,他每一次場地都借我們,那時候我想到「師長的功德!」後來他的系主任也沒有被撤掉,我們碰面的時候,彼此都很客氣,互動也都很好。後來回想,如果不是師父這樣子引導,我哪會想到這些,搞不好掉頭就走了!

 

做人的原則

  早期的時候,有一次在大仁,我帶師父去男生宿舍。那裡很亂,有很多蒼蠅,我看了就很不好意思:「師父!對不起!這地方蒼蠅很多。」師父東看看、西看看,就說:「喔,蒼蠅很多,倒是實在的!但是我沒有發現蚊子耶!師父這個觀功念恩,我覺得非常高明,讓我整個心都放下來,那一天本來很擔心的,結果讓我感到很輕鬆,沒有壓力,這個對我以後觀功念恩幫助也很大。

  另外我印象很深刻的,有一次教師營要結束的時候,我就跟大家說:「各位同修,我們明年還要借場地,希望各位把它歸定位,不要讓人家下次不想借我們。」結果當場師父就教誡:「不是這樣子,做人不是這樣做的!不是為了明年再借我們、不借我們的問題,這是我們做人本來就應該這樣做的,借不借都是這樣!明年,我們如果不在這裡辦教師營,我們就可以扯爛污了嗎?」

 

師父的心力

  有一年,我要去印度請法,我問師父:「師父,要去印度了,你有沒有練身體啊?去過的人都叫我要跑操場練身體,因為去那裡要走山路,體力要很好,我每天都跑操場⋯⋯」師父說:「我沒有練身體,但是我告訴你,我愈接近達蘭薩拉,我的精神就愈來愈好,不必練身體!」那時候我聽不懂這句話,為什麼會這樣子?這是師父跟我看法不一樣的地方,我要練身體,他卻不必。

 

科技的過患

  另外有一次去印度,在曼谷機場等待轉機,師父看到我,叫我坐旁邊談一些事情。我看到外面好多的飛機,而且一下子一班,好多、好大。有一架特別大,可能是貨機,我就很讚歎的、像小孩般的說:「師父!你看!那麼大、那麼重的東西,居然可以這樣飛上去!」師父說:「就是這樣才能騙人!」很嚴厲地突然翻臉,不再講話。我不曉得什麼原因,心裡很緊張!

  一段時間以後,陳學長跟我說:「曾教官,師父開策略會議的時候,想到一件事情,要我轉告你。師父說他那天對你講話太嚴厲了,你一定聽不懂!其實,師父當時是想到科技的過患,你只看到科技好的一面,對科技的過患卻不清楚,比如說,為了開發飛機用油,得破壞多少環境,傷害多少眾生,我們都看不到。」我沒想到師父還會想到這件事情,這件事也讓我有所學習。

 

滿弟子的願

  有一年去印度請法,我是副總護持,跟著師父走在最後面。我看師父帶了包包,心想:今天山路不好走,我一定要幫師父提包包。走到山路時,我就跑過去說:「師父!我幫你提包包!」師父看看我,笑一笑說:「我還可以。」我們繼續走,走到要爬樓梯時,我再說:「師父!我幫你提!」師父笑一笑說:「還可以,還可以。」兩次都沒有成功,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堅持:「今天一定要幫師父提包包!」

  走到靠近大昭寺時,禪聞法師正在幫師父找一個房間休息,我看師父上樓梯時滿吃力的,我想機會來了,我再跑過去:「師父!我幫你提包包!」師父看看我:「好好好!給你提。」就給我提了,哇!我就很高興地提上去。上去以後,寢室很窄,師父坐床上,我站在旁邊,師父對我說:「來、來,曾居士,把包包放這裡就可以了,你找個地方坐。」那一次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師父真的很慈悲,他會滿弟子的願。記得以前有機會載師父時,人家都提醒我:「你載師父的時候,師父沒有找你講話,你不要講話。」我就想,每次都是師父找我講話,一談就談很久。所以我覺得跟師父在一起,滿輕鬆的,他都不會讓我覺得有很大的壓力。

福智之聲第175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