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海內外廣論第一班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師父用研討班的方式帶領大家學習廣論,開漢地風氣之先。師父當年的高瞻遠矚,造就今天濁世中六萬多株清淨的蓮花。師父想在各地成立研討班的想法甫出現,海內外弟子們作師所喜,便在各自的緣起點上努力成辦。今天,廣論研討班在全世界開枝展葉,全是師長功德的展現!

 

〈北區〉
華藏講堂班

  一九八四年師父應淨空法師邀請,回台共創「華藏講堂」,成立佛陀教育基金會,擔任董事。師父在華藏講堂以《廣論》內涵講述念佛方法,幫助一些念佛的人有所突破。

  一九八九年之前,師父就在華藏講堂開始為信徒講授廣論,並成立了全台第一個廣論研討班,當時班員有淨超法師、如修法師等。

  一九九◯年,華藏班進入第二輪,如證法師、禪聞法師於此時加入研討班,即是一般人所熟知的華藏講堂班,此班現多已出家在男女眾僧團。

 

湖山班

  早年和師父相識的一些弟子散在各處,各自聽著師父的錄音帶,照著自己的方式學習。師父對其中的陳耀輝學長勸說:「你們做生意交的都是生意上的朋友,要每周至少撥出兩小時去認識學佛的朋友。」

  有一次師父提到因緣成熟,有位居士發心提供台北東湖的場地,可以好好開一個研討班。於是福智法人第一個辦公室──湖山精舍成立,一九九◯年三月十八日湖山班也正式開班,由幾位成員輪流當班長。原訂每周日晚上七點到十點,但往往都討論到十一點。有位同修對每字每句都很認真解釋,影響所及,大家都會將含糊處研究清楚,若看法不同,多會據理表達。於是,對文字義理的深入討論,便成為湖山班的特色。

  師父則指出學佛的根本原則:「義理和心相不可偏廢。」例如研討時,各講各的道理,大家都以為在講法,實際上是瞋心講法,會瞋心先感果。本來文字義理所講的就是心裡的現行,如果不認識心裡的現行,那就只是講道理。反之,如果一直講心相,這裡看到一點、那裡看到一點,整體理路不能完整建立,支離破碎,不成格局。

 

松山班

  一九九一年四月,盧克宙總幹事和陳靜香師姐經人介紹,帶著一位重病的親戚,至師父座下請求授予皈依,師父慈悲,同時幫他們一起授皈依,並說皈依後回家還要做功課,也就是要開研討班。總幹事夫婦回家後隨即清理地下室,並邀請附近鄰居來學《廣論》,學佛朋友看了覺得不妥,認為地下室不宜設置佛堂,於是研討班便改到巷口的一家佛教文物店,一九九一年八月松山班於焉開班。

  師父派有經驗者來當班長,一年研討完下士道,漸漸改由班員輪流帶班。師父曾多次來關懷,師父說,要自己獨立起來,不要當孵豆芽班,軟軟癱癱的,要長成喬木,高高頂立,這樣才能成材。師父的心願,是希望大家要去帶研討班,讓更多人可以學《廣論》。

  一九九一年九月師父開示《法華經》對學佛人的重要意義,並召集華藏、湖山、松山班代表開會,研擬出版《福智之聲》雜誌。十一月《福智之聲》創刊,以「廣論為度越苦海之舟航,效善財龍女一生圓滿取辦」為發刊詞,師父親自將「福智之聲出版社」招牌釘在松山班教室門口。

 

台北郵局班

  一九九◯年春,清水台中港佛教蓮社舉辦的一個教師營,師父開示《菩提道次第廣論》,趙秋陽師姐應大學同學顏彩滿的邀約南下參加,聽法時非常相應,眼淚忍不住流下來,結束時,師父發給每位學員一本《菩提道次第廣論》。當時還有一些同學都很喜歡聽師父開示,師父去哪裡,一群人就跟著去,如基隆海會寺、嘉義香光寺、屏東南海寺⋯⋯因為經常隨師父四處聽講《廣論》,有一次師父當面教誡趙秋陽:「不要只是跟著,你要去幫忙推廣《廣論》。」

  那時趙秋陽師姐在台北郵局上班,有天看見郵局同事林幸真手上拿著廣論錄音帶,就迎向前去,直接邀請她參加研討班。剛開始利用午休時間,把郵局大廳連排的顧客座椅轉個方向,讓彼此可以對坐研討,不久之後,覺得被往來的人看得很不自在,決定換場地,就移到倉庫研討。

  坐在摺疊的紙箱上,以裝儲匯單的麻布袋作研討桌,大概四、五個人一起研討,就在這麼克難的環境繼續學下去。初期趙秋陽是班長,後來幾個人輪流主持,而研討的場地也逐漸改善。郵局一班成立之後,後來也繼續開二班。

 

〈中區〉
台中火力發電廠班

  台中火力發電廠學佛風氣盛,並成立佛學社,主要是以念佛為主,但是一段時間後,許多人漸漸愈念愈茫然,總覺得很不踏實,好像少了什麼。那時已有不少人在聽師父所開示的廣論錄音帶,故而師父有次到台中榮總開示,電廠同仁就到榮總拜見師父,並禮聘師父為佛學社指導法師,師父一口答應。

  一九九一年春,知道師父想在台中成立廣論研討班,每個星期有固定的時間共學,收到這個訊息後,台中火力發電廠同仁就結伴到台中上課。

  剛開始這個班參加的人還滿多的,漸漸因為各種因緣變化,一個月後留下來的學員只剩電廠的同事。大家將此一現象稟告師父,師父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中般,鼓勵大家不要氣餒,繼續好好研討《廣論》,並建議在台電辦公室找個場地,方便同修下班後來上課。因此一九九一年五月成立了火力發電廠第一班。

  隨後兩年,台中研討班相繼成立,例如向上國中、台中一中、中興大學⋯⋯當時沒有固定的班長,就由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同仁輪流當主席,帶領大家消文、討論,主席也就是現在研討班班長的前身。

 

清水班

  一九九◯年春,清水台中港佛教蓮社舉辦七天的教師營,迎請師父主講,師父每天開示《廣論》,課後由梵因法師、淨明法師帶領大家一起研討。大家學了都非常相應,最後一天向師父請益,顏彩滿師姐提問有關念佛、修行上的種種問題,師父鼓勵:「好好學習《廣論》,以後這些答案你就會知道。」

  那時一起參加聽講的還有趙秋陽師姐,之後趙師姐鼓勵顏彩滿師姐開廣論研討班,但是什麼是研討班?聞所未聞!當時大甲永光寺尼師希望更多知識份子學佛,顏彩滿師姐就建議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於是就在永光寺所屬的清水佈教所聽師父開示的錄音帶。起初不知道要如何研討,後經趙秋陽師姐安排到台北觀摩盧總幹事及湖山班的研討方式,從台北回來後,就正式用消文的方式研討。

  一九九一年初,師父至清水關懷,彩滿師姐跟師父報告清泉國中有很多老師也很想學《廣論》,師父說:「很好!」於是一九九一年十月成立了清泉國中班。清泉國中班的同學持續到現在,很多人都成為清水教室重要幹部。

 

東勢班

  一九九◯年師父應「勢至念佛會」之邀到東勢開示念死無常,並鼓勵大家皈依三寶,劉春珠師姐也隨眾人當場皈依。之後,她常想起師父,就打電話到南普陀佛學院,經淨明法師安排,春珠師姐帶著一群人去見師父,並第二次皈依。

  以後逢年過節都會供養師父,有問題也會請問淨明法師。一九九一年初,淨明法師轉達師父的話,跟春珠師姐說:「如果學佛想要快速進步,可以跟一群好朋友一起學習⋯⋯」學什麼?如何學?淨明法師講:「可以學《廣論》!」春珠師姐聽到很高興,但是苦無錄音帶,延宕到一九九二年五月,邀集三十幾位朋友一起學習,並至福智精舍向師父請益。

  師父說:「《廣論》是有字天書不好讀。」但大家都很歡喜,更堅持要讀《廣論》的決心。一九九二年七月七日在周瑞宜師姐家正式開班,第二次上課,師父特別開車翻山越嶺到東勢關懷。師父期勉大家耐心學下去,如果能夠持之以恆,一定會有很大的受用。十一月成立東勢第二班。

  後來師父特別交代春珠師姐要好好照顧這一批同學,春珠師姐初期不理解箇中深意,直到師父開創慈心事業,這批人都是護持主力,無論是東勢農場或學員的體驗活動,都由這一群人承擔重責。

 

嘉義成功一班

  一九八八年師父在埔里圓通寺講《菩提道次第廣論》,當時室內已坐滿,陳吉昇師兄不放棄,就趴在窗外聽法,感覺整個上午師父都在看他。奇妙的是,結束後即被告知師父召見,師父慈悲詢問求學經過、家中狀況,並表示南下時必到嘉義探望。

  不久,師父真的南下探訪陳家。此次師父慎重介紹《廣論》,因為當時師父手邊沒有多餘的書,就善巧地影印部分內容──業果、親近善士給他,並謹慎地提醒:「學佛如果沒有善知識引導,容易走上岔路。」那年年底,師父有意出版《廣論》,陳師兄把握機會助印。隔年出版,師父特別交給陳師兄二十本,並再次囑咐他好好讀業果、親近善士。

  一九九二年春節,到福智精舍向師父拜年,師父問起何時可以成立嘉義研討班?回家後,便和嘉義同修討論成立研討班一事,幸得賢內助蔡慧瓊師姐大力幫忙,終於預計三月二十五日開班,師父聽了很高興說:「好,我一定去,我一定去!」

  開班那天師父帶著幾位法師,到吉昇師兄家舉辦開班座談會。師父親自介紹《廣論》,並講宗大師功德,分享佛菩薩功德,大家聽了都很高興。後來,陳家陸續開班,一週多達五班!

 

〈南區〉
正義班、五常班

  一九八八年有一群人想學《廣論》,就在正義街一位居士家共學。師父曾多次提及「研討」是最好學習的方式,於是有人想按照師父講的方式來學習,而另外一組人則覺得沒辦法,因為他講不出來。兩組人的思想不同,於是就分成兩班,前者就到五常街王居士家研討。

  後來跟師父報告緣起,並提到:「如果師父不要分,我們就併回去;如果師父同意,我們就分兩個班。」師父聽了之後說:「這樣分兩個班很好,每次來我就分兩邊跑。」所以五常A班就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正式成立。五常A班非常精進,一週研討兩天,風雨無阻,颱風天甚至點蠟燭研討。

  師父真心希望將教法傳承下來,也希望所有人得到利益,如果看到弟子哪個地方不如法,就會馬上點出來。例如,有一次師父在講話,某位同修直接把錄音機放在師父旁邊,師父說:「以後須先徵得同意再錄音。」

  師父曾說:「用餐簡單就好,否則會增長我的貪心,也沒辦法真實利益到你們,下次我就不要來了⋯⋯如果你們想學法,吃便當啃饅頭,我都陪你們。」這個教誡給弟子很大的警惕。

 

中鋼一班

  一九九二年黃俊明師兄擔任中鋼的副廠長,有次去見師父,師父問:「中鋼有何特殊之處?」黃俊明師兄回答:「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男生!」師父聽了瞪大眼睛,當時並不知道師父的想法,後來才明了,原來師父希望在中鋼成立廣論研討班。黃俊明師兄得知師父的想法,第一個念頭現起:「怎麼可能!」因為煉鋼的人長期在高溫、高壓之中工作,相當辛苦繁忙,心思較不細緻,開廣論班談何容易?

  沒想到該年十二月師父蒞臨中鋼,開示「人生何去何從」,會場座無虛席,連走道都坐滿了人,內涵深遠,大眾聽了如痴如醉,法喜充滿。開示完畢,當場報名廣論研討班者達八十幾人,便組成了中鋼一班。

  師父提到:「企業界人士事實上是很苦的,應該用佛陀的教法幫助他們。」師父請淨明法師、學長們擔任班長,每次一大早從台北搭長途客運到高雄,下午一點半開始上課,四點結束後再搭車返回台北。班長們這種依師的勇悍精神,感動大家。從此中鋼每年開一班新研討班,至今中鋼已開了二十個研討班。

 

〈海外〉
南加
 

  一九八二年,師父在大覺蓮社靜修,期間師父參訪藏系四大教派善知識,並慈悲帶領大家學習《廣論》,但弟子資糧不足,聽不懂《廣論》,師父乃為弟子宣講《略論》,當時主要弟子為沈乃宣師兄夫婦、談金財師兄夫婦等人。

  一九八九年,應沈叔棟師兄等人祈請,再度為弟子眾講解《廣論》。一九九◯年,正式於法印寺成立廣論研討班,攝受一群年輕學員,並於大覺蓮社授予皈依。後來出家的如泉法師、融光法師、起演法師,都是這一班的學員。

 

北加矽谷

  一九九◯年秋,師父抵美,於Sunnyvale華僑文教中心向大家介紹《菩提道次第廣論》;師父除介紹《廣論》,並建議大家向LA大覺蓮社的沈乃宣師兄請整套的廣論錄音帶和《廣論》課本。

  一九九二年,師父遠來北加,鼓勵當時的學員推動成立廣論研討班。同年六月,研討班成立,輪流在四位同修家共修。每隔週的星期三晚上聚會一次,每次研習二卷。

 

新加坡

  一九九三年底,黃義哲師兄獲得師父三十卷廣論錄音帶,一九九四年五月,召集七位學員於自家客廳開始研討《廣論》。一九九五年三月參加印度請法團時向師父報告此事,師父很歡喜,鼓勵黃師兄堅持初發心,並交代淨遠法師前來關懷大家。當時的學員有李慧玉、陳雅蕊、蔡細蕊師姐等人。

 

香港

  一九九二年以前,師父即指示兩位法師在沙田普明苑弘揚《廣論》。後來兩位廣論學員相繼在普明苑出家(即慧進、慧達法師),普明苑住持德儀法師看見大家到處尋找地方開班,特別同意借用普明苑作為廣論班之基地,遂於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在普明苑成立第二個廣論班,師父策勉本班,好好學習《廣論》,佛法是唯一真正可以幫助我們離苦得樂的方法,堅持學習下去,不要退。師父要同學學好國語,才能聽懂廣論錄音帶。之後,師父常來香港,關懷、指導大家學習《廣論》。

 

福智團體第一個義工班
婦女義工班

  許多女眾平常只能利用白天,小孩上學、先生上班之際抽空學習或當義工,晚間則因顧全家人,往往無法再深入其他班研討進修。為讓女眾修福也能修慧,在師父的應允下,一九九四年一月於湖山精舍成立了婦女義工班,由賴錫源學長和陳耀輝學長兩位護持帶班。

  這是法人正式成立的第一個義工班。上課方式分為兩部分,一是聽師父開示《論語》的錄音帶,並背誦《論語》;二是以業果公案,分享觀照自身三業的心得,策發就善去惡,以達增上生、決定勝的旨趣。

  婦女義工班並護持長青班,教案以業果為主,輔以學員現身說法。初期為了讓學員歡喜上課,還加入佛曲教唱,因為有些佛曲是國語歌詞或台語歌詞,但是長青班有國、台語兩班,婦女義工班同時還兼「翻譯」──國語翻成台語,或台語翻成國語。

  平日婦女義工還要關懷老人家的身心狀況,由於婦女義工有為人女、為人媳之經驗,所以容易和長輩互動,故而後來婦女義工班就轉型為長青班護持義工。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長青班
 

  長青班,是師父為了廣論同修父母而設立,旨在幫助同修有更殊勝的增上因緣。因為師父考慮到學習佛法不能單方面,若家庭不照顧好,我們想要全心全力學習佛法是不可能的。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九日南海寺第一次開課,這是南海永興僧團在南部地區首創之舉。見慈法師的妙語開示,大部分的時間說了最常遇到的婆媳問題,長者們在不知不覺中熏習佛法,得到師父的攝受。

  北區長青班則在同年七月跨出第一步,分別代表老、中、青三代的長青班、媽媽班及青少年班,在台北市龍山國小展開為期八週的學佛夏令營,實踐三代同堂學佛的理念。長青班由婦女義工班護持,分國、台語兩組上課。

 

關懷班

  為使增上生道走得更確實,經過一年多的義工培訓,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日北區正式成立臨終關懷班,分為關懷和助念兩大部分。二◯◯二年更名為安寧關懷班,二◯一四年元月和長青班併為長青關懷組。

  師父開示:「關懷班是對整體的規畫,重點即在增上生道。諸業於生死,隨重、近、串習,臨終時的提念和助念,有助亡者心識趨向增上生。更重要的,是義工透由關懷和助念過程,面對老病死強境,更加體會《廣論》內涵,所以不是我去關懷他,而是他來策勵我,珍惜暇滿,好好修行!」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青少年班 

  早期湖山班同修多為夫妻檔,都有子女,而子女管教在現代社會是一大難題,有人建議也開設青少年的廣論班。師父則指示,中國文化是佛法的基礎,青少年班應有中國文化、佛法概念及因果課程。一九九二 年便於湖山精舍成立青少年班,從小學到高中混齡上課,一九九三年七月擴大辦理,分為國小、國中、高中三個班,法人增上共業團體開始往下紮根。

  師父期勉,青少年是團體和僧才的接棒人,透過青少年班可培養優秀的學法人才;而我們在為下一代努力時,就在種自己未來增上之因,感得年幼即學習圓滿教法的殊勝機會。

 

妙慧童子園、培根班、培德班

  很多家長對於青少年班一週上課一次深感不足,加上愈來愈體認環境的重要,於是成立幼兒園、課後輔導班的想法漸漸浮現。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妙慧童子園、培根班(國小生課後輔導)、培德班(國中生課後輔導)於台北學苑八樓舉行聯合開班。

  師父曾為此開示:「我們願意盡心盡力去做,但經驗有限,在這裡帶小朋友的方式和眼前世間傳統的方式不同,這是新的理念,我們在嘗試⋯⋯」培根、培德班的師資來源為廣論同修之國小、國中老師,並有很多大專生協助。課後輔導內容主要是學習善行點滴和讀經;寒暑假則是全日上課,舉辦主題式營隊、戲劇表演、戶外教學等。

福智之聲第21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