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視盲心不盲

◆台北 德建

  德建師兄是專業心理醫生,他不因自己的視盲而放棄承擔義工的機會,透過讚頌,廣論中法理的知見,終於漸漸碰觸到內心,並對師法友功德的體會更上層樓。

  參加廣論研討班多年,也擔任過研討班執事,雖說也許是因為視力障礙的關係,所以當義工比較困難,但在師父(日常老和尚)、多位上座法師的引導下,我試著將關心自己的焦點,轉移向其他盲人朋友。三年前的祈願法會,我向六臂怙主許下了三個願望:第一,祈願我可以找到盲人參與福智法人事業的更多緣起,並由我本身做起;第二,祈願我可以消除對三寶的違緣惡業,去除視力上的障礙,得以跟隨師法友向仁波切請法;第三,祈願我的父親能具足資糧,開始學《菩提道次地廣論》。日常生活中我也開始改變,很多事儘量學著自己親自來做,以作為加行。感謝上師怙主的加持,這三個願望,三年來都一一實現了。

 

讚頌是內心的覺受

  在福智法人,我護持過很多義工,每個地方都有學習的特點,但就讚頌而言,是最能直接碰觸我內心的,因為我串習較多的是法理,而讚頌則是內心覺受的呈現。記得有一次,如清法師到讚頌班來指導,也趁機認識指導老師,我們唱了四首合唱曲給法師聽,法師很明白的指出每首讚頌的表現意趣,並且給了很重要的修改方向以符合原讚頌的意趣。當法師對我所唱的「梵文四皈依」說:「皈依是自己內心的事,要再多些感情。不是如你所表現的,成為一個宣敘調,不是要告訴所有的聽眾說,『大家請注意!讓我們一起來皈依吧!』」我聽後非常的佩服,因為那正是我內心的寫照,先前練習時,我的心相的確是這樣的;我原本認為,作為舞台上第一聲的唱頌,作用就是要讓整個場面安靜下來,專注到台上的演出,好讓大家提起皈依的心。換句話說,即使我的法理背得再怎麼熟,在法師聽來,都只是道理或是旋律乃至音色的呈現,而非直接內心感受的心弦。

  在讚頌班裡,我是唯一不用拿譜的,每次我都會在練習後便將讚頌的曲與詞記熟,不然我就會覺得這次的練習浪費了。記得我剛車禍失明時,一位在小兒科當醫生的醫學院同學,為了鼓勵我,曾介紹一篇讀者文摘報導過的一位盲人律師的故事──「雲破日出」,文中描述,有一次男主角參加一場兒童管弦樂團演出,突然燈光出了問題,全場暗了下來,於是,全場只能聽到男主角的小提琴聲,因為唯有他不會受到黑暗的影響,他的內心充滿著意外的歡喜。在讚頌抽背時,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有位師姐就曾說過很羨慕我,因為我不用臨時猛記詞曲。

 

成就是同修的恩德

  在讚頌班裡從事法人事業,真的體會到團體的功德。譬如我之所以能夠事先背下詞曲,是很多師兄姊的協助,特別是幫我錄下單音的珈儀,她還一邊打拍子、一邊唸頌辭;有時也會有其他同修幫忙對應著旋律與節拍念頌辭,我便趕緊用錄音機錄下來,回家後立刻迫不急待的重聽好幾遍,直到記得有些把握了,才捨得洗澡,並在餘音繞樑中入眠。

  另外,讚頌班練習唱誦前做軟身體操時;或是老師以手勢、表情教學時,好多位師兄姐犧牲自己多練習的機會來幫我,有的拉著我的手放在正確的位置,有的還在旁殷殷說明,有的更要我摸他的肢體與嘴臉,切身感受與體會。當老師或指揮有特別的手勢,例如終止某首曲目時,旁邊的師兄就會碰我一下,避免我與大家的拍子不同。其中如松師兄護持我的機會最多,他還說有一次作夢,夢到在讚頌法會上,他站在第一或是第二排,當他有事要暫離時,還特別請旁邊的同行幫忙多留一個位置給我。感恩與隨喜他與我造下的相應之業。

 

歷事練心學低頭

  雖然我的眼睛看不到,但是對於「我」的執取,絲毫不會比較少,反而更多。老師常告訴我,我有兩大毛病:唱歌時身體會搖動;頭會不知不覺的向上仰。第一個問題,在老師多次的提醒下,加上兩旁師兄的協助鎮壓,雖然內心還是會搖動,但身體總算逐漸穩定下來。但第二個問題,當老師告訴我時,那是在師父(日常老和尚)示現圓寂後不久的一次錄音,我還曾經向老師解釋說,我不是只在唱歌時才會這樣,說話與走路的時候也會如此,那已是我從小幾十年不知不覺的習慣了。我記得老師回答的是:「那很好啊!你可以再維持幾十年。」當時我聽不懂這句話的涵義,老師是說我可以再活幾十年嗎?

  接下來,我以為我已經注意到頭向上仰的問題了,直到另一位老師來指導我們時,同樣地也是要調整我頭的位置,加上當場有多位師兄姐因為聽從老師的指導有了明顯的進步,我相對有了苦受,於是才肯「低」下頭來,想想這是怎麼回事。

  我想,不但聲音反應了內心的行相,我們的姿態也是。廣論上說:「我慢高坵,不出德水。」表面上我似乎聽了老師的指導,但實際上壓根兒也沒有聽入心,否則我為什麼要解釋呢?目的只是在替自己找理由,說明自己雖然有錯,但是有原因的,也藉此沖淡自己在合唱這個領域不足的挫折感,為自己找一個一時改不了的下台階。其實我根本用不著解釋什麼,只要改過來不就行了嗎!我在極端的保護「我」,並沒有下定決心要好好改過。甚至誇張到連老師的話都聽成了長命百歲的祝福哩!若非自己有了苦受,稍微降低了慢心,否則怎麼會聽懂老師的話呢?

 

依師學法得增上

  我開始較為虛心的學習改變,結果我竟然發現有好多師兄姐樂意幫助我,有的將手放在我的後腦,讓我覺知自己是否又「抬頭挺胸」了;有的指出我最容易抬頭的時機,以便讓我集中火力觀察;有的親身示範,並告訴我──改變後老師會如何高興、老師也曾鼓勵我說改變後,聲音會更好聽等諸多勝利──來堅定我改變的意願,並常常提醒我,從日常生活的說話、走路就要開始注意。後來,我逐漸體會出,頭不向上仰唱歌有多麼的輕鬆,我好高興!但讓我更高興的,是對於師法友功德的體會。

  於是我更確信,雖然師父的色身示現了圓寂,但法身遍一切處,包括了讚頌班;師父的加持從未離開過我,他沒有間斷地透過法人事業讓我們在顯密道次上分分減過,分分增德,透過我個人的學習機緣,他讓我體會到「依師先從依僧起」的教授。我相信,經由師長的教授與法人事業,我們都有希望成為師長的心子。

  在讚頌班,透過獨唱、一組、兩組⋯⋯唱,位在前排唱、調到後排唱等各種善巧方便的交替安排,我知道我正在學習如何將原本的不敢承擔(卑劣慢),以及將師長功德竊為己有(我慢)的這一顆雜染無比的心逐步淨化。

福智之聲第163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