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在無垠的星空下

◆盧克宙

一、難忘之旅

 

  「總幹事⋯⋯」

  2000年的某一天,師父突然對我說:

  「從今天起,你把所有工作都移交給陳學長。」

  我有點愕然,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我問師父「那...那我以後做什麼?」

  師父說:「你什麼都不用做。」

  說真的,當福智團體的「總幹事」是滿辛苦的,如今「無官一身輕」,每天準時下班外,還可以聽帶、看書,大小事都有陳學長扛著,實在太愜意、太幸福了。但身為師父弟子的我,可沒偷到太多的「浮生之閒」,師父很快來電說要去內地,還要我訂機票隨行。

  起初不知道師父以高齡與病軀,為何因緣遠赴內地。後來才了解,對鳳山寺和福智團體的歷史和未來,師父那一次遠行,那真是非同小可,原來,師父要帶我去見一個人,一個師父寄以無限厚望的人,而他老人家當時的健康情形,已非當年隻身赴印度求法所能比,為法忘軀的師父肯定比誰都清楚,他正在跟時間拔河,而且「比賽」已經進入倒數計時了。一向高瞻遠矚的師父,只要事關團體與教法的未來,即使再病再累再苦,都無法不綢繆於將雨、預計於未然。

 

二、最特別的學員

  師父很看重、很看重的人,我終於見到了。由於師父並沒有「特別」介紹,所以我也就沒有「特別」的留下印象,以為只是一般學員求見自己的師長而已。不料第二天,師父竟然要為這位學員,特地舉辦一場法會傳授「上師相應法」。這個不得了,我們跟師父整整九年,師父都沒說傳上師相應法,我不得不對這位「正所化機」的白衣居士充滿敬意與好奇,心裡一直犯思量:

  「她到底是誰?」

  為什麼師父對她這麼特別?結果,法都傳一半了,我還沒想通。

  「不傷腦筋了,我就修隨喜吧。」於是一心諦聽師父傳法。

  上半場結束休息時,師父跟我說:

  「你剛剛這樣想就對了。」

  咦?我都沒開口呢,師父怎麼知道我的心事?以上,是我生平首次見到接班人真如上師的經過。

 

三、把她看成功我

  2000年以後,我開始負責安排師父的公私行程,師父交代說,除了在台灣的例行或重大事項必須出席之外,其餘所有時間,統統安排與真如上師見面。除了傳承法要,師父必須讓上師在最短時間內,認識鳳山寺四眾弟子的學修情形,園區的建設與成長,廣論班及各種營隊的發展狀況以及福智各種事業的推廣等,並了解法人組織如何運作,甚至各級主管的個性特質。我也安排學長、主任等核心幹部,晉見接班上師。

  上師偶爾也會交辦事項,事後我會跟師父報告,心裡卻現起一個念頭,有一次我問師父:

  「師父,我聽您的話,您也要我聽接班人的話,如果有一天,您們想法不一樣,那時候我該聽誰的話?」

  師父很鄭重的回答說:「以後你把她看成與我無二無別就對了。」

  於是,從2000年到2004年這五年間,師父一直指導我怎樣去了解、依止這樣一位善知識。有一次師父站在窗前,指著窗外一大片草原問我:

  「你看到什麼?」

  「我只看到一片泥巴。」我實話實說。

  師父說:「這個世界上卻有這麼一個人,是看到泥土,會想把所有泥土都化為佛菩薩的塑像,你想這是一種甚麼樣的心胸格局。」

  連師父自己都謙虛說,一輩子都在學歸依,那麼,他形容的「這個人」的心裡,那種任運而起的對三寶的依止,我簡直不敢望其項背。

 

四、以心印心

  2004年10月,我再次隨師父去內地。出門前,他囑咐我準備一小包東西,小心用紙包好。見到接班上師時,師父把那包東西交到接班上師手中說:

  「這包東西只是象徵,意味我把一切都託付給你了。」

  當時在場的還有如俊法師、如起法師等人。上師立刻把準備好的念珠供養師父。

  「師父,弟子供養您這串念珠。」

  師父接過念珠,加持後,將念珠掛到上師的脖子上,再次殷重說:

  「我已經說過了,從此刻起,我把一切都託付給你了。」

 

五、高舉法炬照蒼生

  師父說:

  「如果我們學五部大論,不能跟心續結合,那算學什麼五部大論呢?」

  所以,師父開許五部大論的學習,堅持一定要上師親自帶領僧眾學習。我起初不懂為什麼要上師親自帶領?後來才了解師父真有遠見。原來,五大論的師資多數在藏地,優秀的老師尤其被各寺院視為至寶,當然以培養自己寺院的僧才為主,我們老遠能把老師請來就已經千難萬難,只有利用對方放寒假,老師才能出外教學,所以,我們等於僅用兩三個月的時間,就要學完藏地一整年的課程,再說,藏文不是我們的母語,不但上課全用藏文,更用藏文辯論,辯論則須熟誦課文,學僧常忙到深夜兩三點。

  每當他們因壓力和困難,覺得「無以為繼」時,上師就會出來打氣、安慰,可能只是送一點餅乾,說一點鼓勵的話,大家就非常歡喜,心力又再度提起來。難怪師父說:

  「有你陪著他們學習,我才能放心。」

  原來師父早已預見學習的困難,從上師的善巧和引導,讓我們看見師長真實的功德。

 

六、十年磨一劍

  師父示寂已十年於茲了。福智的正理之劍,不但沒有因「哲人其萎」而隱沒,反而在穩定中不斷揚昇,不管是僧俗的道業,還是師父的志業,在大開大閤的真如上師的未來的鴻圖中,弟子只怕跟不上您偉岸的腳步。因為值遇您和師父,我的生命乃得以轉彎,朝無限的希望和未來快樂前行。

 

七、以您的讚頌──讚頌您

  如果師父是春日,您就是秋月,弟子們願化為依偎您們的星星,永遠永遠。

福智之聲第223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