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2012年提升營心得回饋

誓願隨師 走過千生萬世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如證和尚原本預計四月要出國,
後來接到消息,上師要他留在台灣帶提升營。
學員們聽到上師非常關心大家的學習,
而特別請如證法師留下來,都非常的感動!
 
  二○一二年提升營,四月二十八日於園區宗仰樓揭開序幕,至六月十七日圓滿。第一期三個梯次總計三二四二人,第二期兩個梯次三二○八人,大家在盛夏來臨前,齊聚涼風徐徐的宗仰大樓,天時地利人和,深深感恩師長給予如此歡喜、震撼的學習機會。
 
  首次參加提升營的學員,聽到上師闡述師父的功德,都非常震撼與感恩上師的法音,解決他們多年來思念師父之情,眾多學習上的疑惑也煙消雲散,生命因此有了翻轉性的成長。有些從來沒見過師父的同學,聽聞到上師美妙的法音,都深深被安慰了。
 
  而參加第二期提升營的學員,更因為上師犀利的理路,破除多年來學習廣論諸多的過失,身心有種洗滌後的清淨之感,都發願回去之後要用正確的方法認真學習廣論。但是學員感到最可惜的是,提升營只有兩期,參加完兩期後,深怕以後沒有第三期的提升營,可以這麼完整的學習上師教誡。所以學員紛紛祈請能否再續辦第三期提升營,乃至第四期、第五期……,有更多的上師教誡可以學習。
 
  幾梯的提升營下來,同學們內心最深切的渴望就是──祈請上師速速來台灣教導我們!
 
  兩期提升營,同學受用頗多,特摘錄同學心得如下:
 
 
第一期心得回饋
 

  ◆ 南區增上班:這幾天沈浸在上師的美麗教言,溫婉而堅定的法語下,感受到無比的幸福,而且珍貴難得。在之前,「上師」對我而言,遙遠而陌生,偶爾從班長那兒或擔任義工時,有幸抄寫到隻字片語,而在今年的祈願法會與大專冬令生命成長營有兩次的錯過,就心生慚愧──是自己資糧未具足。終於,在幾個月前因為護持青少年班級安寧關懷,終於聽到上師的聲音,好歡喜!
 
 而這幾天可以很貪心地聽聞上師流淌的心續,心中更是升起一種仰望與崇敬。聽著法師們講著(分享)您的一切,於是心中對您不斷地勾勒出菩薩的容顏,心中一直縈繞著:「哇!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位上師啊!」
 
  這一次的提升營,能在受戒的情況下,心無旁騖地聽法,感謝師父與上師的慈悲。自己對於「修信念恩」的法類升起更堅定的信念,而才深深體會到,原來「信」的質量、強度,也是必須數數修習的。對師長的恩,也是一次又一次念來的。而「關愛教育」更是一次又一次地打著我的心,凡夫的我,思惟的方向竟然與菩薩的心天差地遠,當下懺悔不已,在心中不斷地吶喊:「我要學好關愛教育、我要學好關愛教育!」祈求上師的加持。而法師講著讚頌的許多小故事,覺得既溫馨又美麗,當然心中又不斷發出讚嘆聲。
 
  好感恩師父,幫我們找了一位教量具足的上師,我們好幸福!
 
  ◆南區增上班:這五天的上師教誡,讓我對親近善知識,對善知識要修信念恩有了更深、更明確的了解。很慚愧的是,這些年對廣論的學習一點兒也不精進,面對境界,實在無法將師父及上師教我的法拿出來對境修,只能任由一切境拖著我轉,轉得暈頭轉向,苦不堪言,這一切都是自找的!
 

  上師啊!您與師父對我們的心都一樣堅定,師父不只對學員的未來著想,連學員的眷屬也沒忘,而您呢!不只關照我們對法的學習,更是擔心學員們為了學法精進而忽略家人,教誡我們與家人相處的方法,實在是非常感恩上師對我們的恩澤,讓我們不致於為了學習而與家人疏遠,不致於為了學習而造就學習的障礙而不自知,您與師父如此堅定地守護我們,我怎麼能忍心讓您們為我流下擔心的淚?
 
  上師您放心!弟子一定會堅持讀廣論,努力地讓您要教弟子的法在心中流竄,利益身邊的有情,弟子一定不會忘記要拉緊師父、上師的手,珍惜每一次與諸佛菩薩在法會上的相遇,以及在任何時處的學習,讓自己早日具足弟子相,迎接師父、上師的到來!
 
 ◆馬來西亞○八秋:在上這個課程之前,我很愚昧,很少能洞悉上師您及師父的恩德。我只知道我的班長很棒、很好,很肯付出時間,百哩路之遠來帶領我們上課。每每心中都想到:世上怎會有如此好的人,完全不求回報的?

  聽了和尚的開示後,我的眼淚蹦出來,原來師父上師您們早在無始劫來都在照顧著我們,規勸我們,一步一腳印的引導我走上菩提道,遠離生死輪迴大苦!這個恩德,太令我感動涕流。這世上竟然有佛菩薩對我如此之好,我是何等幸福、何等幸福!太美好了!太美好了!
 
  今後弟子將盡我所能,努力學習,努力修信念恩,直到與身心相續!好好的學「廣論」,精勤的學習「廣論」,並努力的把「廣論」介紹與他人。
 
  ◆北區增上班:平日對善知識──師父的修信念恩,總覺得做得不錯,自從二○○六年進入讀廣論,雖沒見過師父,但對於師父也不曾有過觀過的心,總是依止著班長或學苑的指示去執行。做義工時會從法師或其他同修的口中聽到一些有關師父的行誼,總是感動再感動!希望能效學師父。研討班裡班長也會將他們所看到以前師父和他們的一點互動對我們說。
 
  但上了這四天的提升營才真正感覺到,對團體和師父以及上師認識太少了,上師如數家珍的宣說師父的精勤、師父的十德相、師父的悲憫。廣論裡面全沒有提到因師父是德增上的善知識,他教我們廣論,怕我們走遠路,告訴我們他走過的錯誤行相,教我們依教奉行,鼓勵我們向上。但師父從未教導我們如何依止他!真的非常感謝上師您對我們宣說這些,您教導我們如何依止善知識,也感恩上師能將師父的功德與廣論內容結合,真是精采呀!
 
  ◆北區增上班:透由提升營的學習,重新再再的看見師父對自己多生多劫的呵護、關愛如獨一愛子,如慈母的呵護,陪伴守護是如此的長時間,千生萬世。若不是您的引導,我總是沒辦法看見自己生命中這位上師對自己無限生命中無限的饒益。原來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可以受用上師為自己說法,可以有解脫生命輪迴的道路,有上師不斷不斷一次又一次的陪伴自己,引導自己如何在解脫生死的道路上學習。
 
  當自己懈怠、心力低落之時,您用種種善行方便引領著弟子不想學的心,一次又一次的等候著我,為我加油,告訴我如何邁眼前的一小步,縱然自己不肯、不願意,再次又陷落在三毒的無明大病之中,您仍救拔著我,不辭辛勞。
 
  您那種悲智圓滿的菩提心是如此的深邃,弟子真心發願要承擔您的志業,認真學習、認真讀廣論、唱讚頌、背書,因為我知道您會很歡喜,作師父所歡喜的事,就是我所能報答您深恩的最好方式,自己覺得能在福智的大家庭裡學習,倘佯在您的佛光裡學習,是這一生、生生世世最幸福洋溢不過的一件事情了。
 
  ◆中區增上班:感恩師父、上師,經由和尚引領弟子研讀上師教授修信念恩,才稍許明白,什麼才是真實如法地修信念恩,弟子心剎那開廣,覺得好歡喜。一直以來,弟子很樂於學習這件事,能學就去學、能做就去做,長時下來,內心怎麼越來越沒有學而時習,不亦樂乎?反而有負荷,一段時間好苦,也沒法確實說苦的地方,想不出來,最後身心都生病、很辛苦。在提升營這五天,弟子找到一些跡象,弟子內心懺悔,原來自己在學習中,根本因就把握不住,當境風來時,吹一下、叭一聲,弟子就倒了,還觀過,真是要不得啊!
 
  原來障礙是自己擺上去的,還以為別人對我如何又如何……我已經努力、很認真……委屈、受傷的魔障一下子全部茁壯,非常辛苦。感恩上師讓弟子明白內心的行相,應勵力斷除偷心,老老實實地修,立定腳步,堅固修信念恩;感恩上師帶來善妙的法語,感恩師父在生死大海救護我,始終如一,為弟子舖好走上大乘成佛大道,也為弟子建立生命最高宗旨,為弟子堅固學習、學正法,安排大慈大悲的善知識上師為弟子所做種種示現,都是在利益大家,饒益弟子們。
 
  ◆中區增上班:我開始思念上師了!這是這次提升營帶給自己最大的轉變吧,以前儘管很相應讚頌、背書和祈願法會,但每次提到要觀想上師、祈求上師的加持,弟子就會有一種很提不起來的感覺。甚至會希望上面主帶的人儘快略過這一節,也不要來問我對上師的想法;所以總是避開或者隱藏;總是不敢表露自己的這種心情。
 

  但是透過和尚和如英法師數數宣講上師功德,自己也有向師父祈求,不知不覺從一種排斥的心轉為歡喜,現在已經轉為比較相信的狀態。
 
  因為上師在開示裡講的師父功德都是弟子聞所未聞,弟子很想多了解一些師父的功德,也很想知道這麼明白師父功德的上師是怎樣的人。是師父,讓弟子相信世上有佛菩薩;是上師,讓弟子體會到佛菩薩從來不曾離開過我們。
 
 ◆中區增上班:上師教誡,有如甘露法雨,滋潤了蒙塵許久的弟子,字字句句都深入心靈,這是弟子第一次聆聽您對園區老師說關愛教育,讓弟子好受用,不僅指出我的現行,且開示我們該如何去引導一顆心。最近弟子也和孩子有些衝突,一直想關心他、了解他,可是我用錯了方法,我常讓自己的情緒如同上師說的是用憤怒和摧殘的方式表達,結果適得其反,反而讓孩子離我更遠,更害怕和我親近。
 
  上師您的開示,弟子有了很深的體悟,也深深懺悔,我真的有關顧到他的心嗎?上師您說每個人的心靈像一本書,要去發現被東西覆蓋住那些潛在的美,他生命中美好的東西我卻不曾認真注意,更不常鼓勵他,上師,我真的錯得離譜。
 
  上師,我了解引導一顆心是很不容易的,陪伴更需要有耐心,回家後,我會記住您的開示,不管他如何對我,我對他始終如一,我知道成長是需要時間等待的,弟子願意照您的話去做,也感恩師父上師在多生多劫以來等我成長,對我的心始終如一,不會因為弟子無明大病如此嚴重而捨棄弟子。
 
  ◆南區善行班:「提升營」顧名思義就是對於不認識的能夠認識,已認識的要加深堅固,弟子這次從不太認識上師的功德,到對上師生起無比的崇敬和景仰,進而願生生世世跟隨上師,這樣依止上師的心,應該是此次法會最殊勝的收穫也是最大的提升。
 
  和尚開示說:上師對我們講依止法,其實是在宣說師父的功德,但是我們應該也可以從上師的開示裡看見上師的功德。的確,唯佛能測知佛智,除了佛,任何人包括阿羅漢、緣覺,是無法測量佛的功德的,而上師再再讚嘆師父的功德,從善知識十德跟大家分析,事實也正印證了上師也是一個具悲憫、具精勤又離厭患的大善知識。
 
  這次提升營,弟子覺得最幸福的就是全天都能沐浴在上師的法音裡,真是所謂「一切聲中最為勝,如大梵響震雷音」。上師說話時而輕鬆,時而端嚴,時而堅定時而溫婉,真是太吸引人了,看著螢幕上度母的法照,聆聽著上師清涼的法語,弟子整個心都沈醉了,覺得五天的提升營實在過得太匆促了。
 
  ◆南區善行班:打開心裡的窗,讀一讀自己,雖然修學佛法多年,但心裡總是對師長那一份純信的心生不太起來,教誡別人可以,但面對自己煩惱現行的時候,總是有著別人都對不起我、誤解我、不了解我的那種苦主思想,雖然每次聽師父的帶子,都覺得師父講的都是對的,但過不了多久再來煩惱時,往往還是被煩惱帶著走,投降了,然後再來懊悔,然後就是早知道等等,每次都是輪迴一次,真苦!
 
  但是今天參加了提升營以後,我總算找到了一個總因了,師父的法都是調伏心續的法寶,但是如果我沒有對師長生起那種純信,是無法將師父的法與上師的教誡相結合的,法是法,我還是我,這樣下去我還要走多少辛苦路啊!
 
  非常非常感恩師父、上師,為了我們的法身慧命,做了這麼多的努力。
 
 
第二期心得回饋
 
  ◆北區備覽班:這次提升營我經歷了火燒、水洗。因為我走過了「師父在帶子裡講了對我調伏現行的切要理路」,到「讓理路在心中建立」的旅程。
 
  來學習前,我聽廣論都是為了備課,雖然前行時一定會做大乘發心,但從師父的聲音一出來,就開始豎起耳朵找:師父這一段的理路是什麼?我該如何引導學員呢?此外,我完全贊成如大法師第二十二則提問的內涵,當然要先掌握文字架構呀!
 
  上師說:「磁帶一打開就開始修行,定義是顯示真理,消文是消化真理」。這個宗我非常崇仰,但有很多疑惑,上師舉了喪事、喜氣洋洋、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喻,證成文字代表內涵,我念的當下就會有感覺,但我覺得這些喻太顯而易見了,豈能跟艱澀的中士道、上士道內涵相提並論?搞清楚理路就很吃力了,哪來的感覺?
 
  上師說這是源自前行做得不好,聽廣論就要很笨地一遍一遍的聽,是要這樣的,但我哪來那麼多時間?
 
  一直到上師說:「認真的每個字聽聽聽聽,聽熟時扼要和中心自己會浮出來,不是你這麼動腦筋,那麼……這是一個不現前的事情,事情熟了當然就是現觀」,我徹底地心服口服了,主要問題是,到底我是要成佛還是要帶班?要成佛就要用能成佛的方法修行,要成佛沒時間也要找出時間,很簡單,不這麼聽,業力不夠,道次第急到看不出來,沒有建立佛陀的宗,就是保留自己只會輪迴生死的宗。
 
  或許我還沒有完全讓自己的宗成為佛陀的宗,但至少已感覺撥雲見日。
 
  ◆北區善行班:懷著興奮的心情來參加第二期的提升營,從第一堂課開始,就覺得太晚來,去年沒能來,耗損一年的生命,沒能從去年開始依著上師的教誡好好學,實在是很大的損失,也很慶幸這次來了。
 
  一直覺得自己有好好聽帶子,好好學,心力卻也不是非常猛,到提升營來被上師一一破斥,原來自己從發心就錯了,所以一直黏在這個好心情的感受中,沉醉在現世安樂,得少為足的泥潭中而不自知,對法希求不熾熱、不廣大……唉!就是愛生死,不愛師父啊!
 
  感恩師父、感恩上師不棄捨,讓弟子有機會學習,有機會翻轉,每一堂課,每一遍聽完上師的開示,心中都是無比的感動,無比的歡喜,上師的法鏡照出我鄙惡行影,非常非常慚愧,非常非常懺悔。感恩上師一步步帶我從發心到一遍遍結合心續,不漏一句一字的扣緊原文,貼緊師父的心去聽去想,為脫離痛苦不堪的輪迴而努力,為生生世世追隨師父、上師學習利他而努力。
 
  ◆北區善行班:上師您是否也跟師父一樣孤獨,是否也有人能與您交流,雖然您身邊圍了眾多小的大的法師們,熱鬧非凡,但因為師父把您愛好當個小學生、到處學習的習氣暫時的終止,轉而必須馬上變成一個巨人,肩負弘法利生的重大責任,因為師父歡喜,您總是不畏艱難,那顆依師及勇悍的心,陪著我們走過遺孤的傷痛。
 
  上師您辛苦了!為了僧俗您為我們走過多少千山萬水,擋住了多少的風雨,背負了我們眾生的業障,把您青春的生命磨得病苦不斷,但弟子知道這都不是您的本尊,上師您是勇猛不屈的菩薩,智慧悲心圓滿,與師父無二無別,得到弟子眾的恭敬,弟子何其有幸,此生值遇兩尊佛菩薩攝受,怎不為自己喝采呢!
 
  提升營這幾天弟子受用很多,但您甚深的法義都是弟子心續沒有的東西,一下要消化成為自宗有困難,只因弟子愚鈍,還須時間來反芻琢磨,弟子懺悔跟不上上師的腳步,弟子會努力再加油!
 
  上師您知道我們台灣的弟子們,每個人都是渴盼著您早日回來,弟子皈依您的心如同師父一般,我們衷心的祈求您能早一秒來也不要晚一秒來,因為山河大地會變動,無常何時來不知,弟子希望有生之年能得到上師親臨的攝受、授記。
 
  ◆北區增上班:親愛的上師,弟子原是一個不喜歡聽廣論的人,或者說自己對很多事物都興趣缺缺,就是一個心難以轉動的人,但是又很想學,也願意認真學,但一直都難以找到轉變心意的關鍵。慢慢地,透由您的指引,讓我去感覺廣論上每一個字,師父在帶子裡的話,弟子開始練習用自己的心去體會宗大師的心、師父的心,彷彿祂們真的存在,祂們的願力也一直存在著,守護在我們身邊。聽著帶子,也漸能感覺到師父在對我說法,對師父殷重祈求後去聽,自己世間的習氣和煩惱稍微退去,才發現師父在廣論帶子裡給我許多指引。
 
  這次再聽聞您的開示,更加發現自己的學習不能沒有善知識,沒有善知識告訴我,弟子根本不知道怎麼發現師父留給我們的是無價珍寶,殊勝圓滿教法,更不知道怎麼學習。師父和佛陀要給我們的是整個宇宙,唯有上師您的指引,我才能真實獲得這珍寶,才能擁有佛陀圓滿的功德。
 
  ◆中區備覽班:弟子學廣論至今已經十四年有餘了,但是能夠比較知道如何研討學習廣論,就唯有這次的提升營了,反省自己從發心一開始就有問題,嘴巴上說我要為利有情願成佛,心裡面相應的還是現世安樂,覺得自己目前日子還可以過,雖然表相上有一點點放棄世間五子登科的想法,內心其實大有問題,沒有上師您的法語點醒了我,真的連最基本的發心都不會。
 
  其次上師您慈悲的教誡我們法要有受用,除發心外就是前行很重要,弟子反省,每次在聽帶及備課時都沒有真正做好聽聞軌理,加上上班的關係,每次下班匆匆趕到研討班上課時間已經開始了,用這個上班雜染的心,一下子要趣入師父深邃靜謐的心,所流淌出來的智慧法音,根本是不能體會,以前我覺得可能是自己資糧不足吧!所以努力做義工,努力參加廣供,每天持誦大般若經,可是進步實在有限。
 
  我透由本次的提升營,讓我深深的了解,原來,是我最重要的聽聞前行沒有做好,沒有以虔誠敬意去做好前行,所以當下就體會不到師父一片不能言說的眷顧之心。寫到這裡我滿懷的感恩,上師啊!我整個生命的宗旨及未來的方向努力的目標透由您慈悲的為我宣說,令我就像浴火鳳凰一樣,改變了生命,改變了我努力的方向,上師您好偉大、好慈悲,謝謝您。
 
  ◆中區備覽班:這五天是多麼的珍貴啊!要等待多久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每每在上課時又昏沉了,下課後就趕緊去懺悔,努力的供燈、供香,祈請上師您安住我頭頂,叫我別再昏沉散亂了。
 
  如您說的,師父的帶子都是講我調伏現行,切要的一個理路,您也是這樣教我。本來很想努力抄下您教誡的內容,但聽到您說:「即使把師父的法原原本本抄起來,甚至於完整背給別人聽,那是否能進入師父講這些法的心境,是否接到他心續要傳遞給我的東西?」答案是:不。所以我不再努力去抄,而是想用我的心試著去貼緊您的心。這幾天,我學到了:要學法的態度,從原本不莊嚴的態度,朝向虔誠、敬重。
 
  您對眾生的心,連我讀福智小學三年級的女兒都知道,再放假回家時、被我罵時,她衝口而出:「只有上師對我最好、最懂我!」無比的感恩您。
 
  ◆中區增上班:弟子感恩上師說法恩,上師具佛功德饒益有情生命,不管身語意業,弟子都想著上師救拔我於生死苦海中,今生得暇身,可以得到師父、上師直接教授、教導弟子學廣論、發菩提心、成佛之道。區區一個凡夫對生命有恢弘的目標,都是師父、上師您們不知千萬劫的救拔,弟子今生值遇善法,真的非無因生,弟子生命因教法變得美麗,變得有方向可以依循。
 
  上師您開示的如何學習廣論、忍辱度,弟子雖曾共學過,但對法的覺受與領悟力不高,是師父和上師您慈悲的攝受,知道弟子要多串習、聽聞,所以再再地為弟子宣說,弟子於長夜無明中,是您為弟子高舉明燈,指引通向解脫之路的方向,可以數數串習您的法音,領納您用法滋潤弟子身心的關注,弟子內心無比感恩。
 
  上師您美麗文字的背後,字字句句都蘊藏著通向解脫真理的路徑,您擔心弟子們的心被愚癡障蔽,不了解善淨之法的樂趣,是真正可以通諸佛心語的諄諄教誨,您就是不忍弟子受苦,再再要將弟子救出輪迴之中的無畏心,就只希望聽聞師父法音,必得救護,上師,您的恩德,弟子發願生生世世皆成為您教法中,成辦諸佛心願事業的第一名將士,誓願要宣揚宗大師教法,在法界中高舉您的戰幟和明燈,照亮眾生無明的黑暗世界。
 
  ◆園區備覽班:講到師長要給我的是可以解脫生死的法,為什麼常常會耽於「為了心情好而解決問題」,及黏在「現世安樂」中?覺得上師太厲害了,指出了我的問題、相狀。想一想,我在學習佛法的過程中,最常用到的就是遇到境界(苦境),知道自己煩惱現起,很苦,趕快從廣論、從所學的法中找解藥,如果真的找到方法了,減緩了苦受,心就滿足了,有時還會覺得自己修行得力。
 
  但與眼前的苦樂問題無關時,例如下一生會不會到三惡趣,生老病死苦、輪迴苦等,眼下沒感覺的,就不會想到要去修,往往得靠著法會、聽法上課時,經師長的再再提策,才稍稍現起,略略思惟。想想師父、上師想解決我的生死大苦,想帶我成佛,我卻得少為足,只在乎眼前的現世安樂,真的,發心太小了。難怪學廣論總無法深入。很高興上師讓我看到了我的問題。
 
  師父竭盡生命地講述廣論、備覽……上師抱病地為我們開示了許多精湛的法要。師長要將最好的給我們,我具弟子相嗎?可以體會到師長的心嗎?謝謝上師教我們如何去體會師父那深邃的心,聽懂師父要教給我們的法。
 
  ◆園區增上班:聽上師的法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次提升營著實讓弟子有種「哇!」這到底是什麼啊!上師的話,弟子努力用自己凡夫的經驗來貼,就是貼不起來,心情很複雜。但是今日的感受不一樣了,上師把廣論裡對於法的大希求心,這麼生動、立體地呈現在弟子面前,原來這樣叫做修行人!原來這樣叫做修依止法!什麼是真實的發心!上師用生命的熱情向弟子傳達了這一切,修行是這樣的快樂,這樣的修行,師長、佛陀永恆不變、眷顧的心,弟子透過上師的言教真實地感受到了,上師一定聽到弟子無助的呼喚,所以告訴弟子要不斷用師長的心來比對自心,用虔誠、精進、禮拜的心來禮敬師長的每一個字,修行怎麼會沒有所成呢?弟子很歡喜領受上師的加持。
 
  弟子好想見您,萬一無常來了,弟子還沒見到您該怎麼辦?雖然您遍十方法界,弟子需要您的心,有可能隨時光而向下或向上,弟子是如此的愚昧,請您一定要來台灣,救拔弟子,弟子會努力淨罪集資,認真聽廣論,請您一定要來!
 
  ◆嘉義善行班:弟子從來沒有想過對聽聞廣論如何結合心續,可以有這麼細緻的了解,弟子原來只領略到二個步驟:(一)認真正確地認識宗大師及師父的宗(或理路),(二)將自己錯誤的邪宗轉成宗大師及師父的宗。雖然知道有這二個步驟,但是做起來非常模糊,非常不踏實,這次透過上師的開示及和尚的引導,覺得自己這次的學習已經超過多少年(生)的學習,自己也很清楚,沒有上師的開示,自己是永遠不可能學習到這種程度。
 
  上師對發心的開示也是一棒驚醒我這個安於現世安樂的弟子,啟發弟子非常非常想要隨著上師一起飛翔到真理甚深不可見的高處,弟子真的非常非常地嚮往,祈求上師慈悲攝受!上師對聽聞師父開示一字一字的虔誠深深地、劇烈地震撼著我!您那一段描述您如何懷著朝禮的心、禮拜的心在聽師父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字的段落!您的每一個字都敲進我的內心!雖然在量上,我無法完全體會您的心境,但是您對師父、對法的虔誠真的傳遞到我的心上,讓我感動不已!我會好好珍惜這樣的傳遞,要努力將這樣的虔誠在我內心不斷地增上,直至和您一樣!每一期的提升營都帶我到生命的一個高峰!感恩師父!感恩上師!
 
  ◆嘉義增上班:錯!錯!錯!一錯錯八年,無論是自己研讀廣論的方法或備課的動機,全盤皆錯。感恩上師用生命、熱誠、虔誠,甚而拚了小命來指引弟子盲點。上師心思的靈敏、細膩、睿智,處處點醒弟子心中的迷惘,這份大恩大德,豈是文字所能形容。「依教奉行,作師所喜」是弟子惕厲自己回饋師恩的起步。
 

  因種種的苦迫而進「廣論」研討班,最大的受用是心調柔了,對境不再是怨天尤人,然誠如上師所言,就「黏」在這現時短暫的安寧,感謝上師的提醒,弟子知道該如何調整了。
 
  聽聞當下即是修行,真是當頭棒喝。八年來期待孩子快快長大,家裡事事如意,即是我修行的時刻,真是愚癡!
 
  「消文」就在「消化真理本身」。「脈絡」是「通向解脫」的路徑,字字珠璣,句句警醒,過去卯盡力氣背科判,只為讓自己理路更清楚,上網搜尋資料,只為帶班更精采,真是錯得離譜。
 
  五天的研習是心靈的饗宴,內心深處好幸福,好感動,好感恩,每天一早在蟲鳴鳥叫中快樂睜開雙眼,再享用有機無毒的豐富早餐,聆聽上師殷殷教誨的法音,如證和尚幽默的開示,如英法師對讚頌的指導,弟子真的「黏」在這境裡,不希望研習就如此迅速結束,祈請上師速速來台,此地弟子殷殷期盼等待,最後祈請上師法體安康,長久住世。
 
  ◆南區宗行班:弟子很慚愧,以前聽廣論聽了幾遍之後就會覺得都一樣,嗯!重點就是這些了,然後就志得意滿地去帶班,完全沒有聽出師父深邃細緻的內涵,體會不到師父的心意,師父所引的喻,也知道即是師父修行的經驗,卻無法理解師父想要傳達的意涵。唯有依靠著上師的詮釋、法師的引導,才能有一絲絲的體會。哦!原來我們入寶山,挖出的不是金沙(師父的聖言),而是夾雜著自己煩惱的泥沙。
 
  上師還教導我們發心要高遠。原來廣論學不深入,就是我們發心不夠高遠的緣故。我學法的目標原來只停在解決現世的安樂,好像只要在生死裡快快樂樂就覺得滿足了。上師一下就揪出弟子的現行,勸發弟子要追求心靈裡更恢弘的目標,對高遠的目標要有強勢的希求、廣大的希求、甚深的希求,才能帶著我們的心飛到真理不可見的高度。
 
  上師舉了想見師父的熾熱心情,每分每秒、每日每月想著我要見我的上師,這樣的情境,令人無比感動,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啊!我雖然無法體會,但十分景仰也想效學。感謝和尚教導我們不斷不斷地發願、祈求:「我要跟師父相應,我要跟上師相應。」上師祈請您快快來台,弟子想念您。
 
  ◆南區備覽班:上師,弟子學廣論已十一年,直到這次提升營才知道要深入廣論內涵是有方法的,您以大悲大智的菩提心,為愚痴的弟子不厭其煩、鉅細靡遺的開示這麼殊勝的方法,讓原本已學到快疲掉的我,開始改掉聽法的惡習,發願照您所開示的方法,重新好好聽師父的帶子。上師,弟子以往的惡習,讓弟子學法無法深入,因而至今一身煩惱習氣,常常損惱有情,自己還無慚無愧,認為是別人瞋心太大。這次提升營,因著您的加持,弟子第一次深深懺悔自己的無明,是自己愚痴深重,身等三業染污太重,才讓眾生起煩惱,原來罪魁禍首是自己啊!
 
  上師,聽您一段開示,勝過弟子十幾年的學習,因為以前學習的發心、方法都錯,都是染污相揉的發心,都是輕忽的態度,更是馬虎、不恭敬啊!
 
  上師,您快快來台灣為我們講廣論好嗎?弟子已年過半百,急需上師快快來台帶領弟子學好廣論,上師,弟子知道您體力不夠,真希望分一些體力給您,只要上師您再為弟子們開示,為了這個願望,弟子每天誦三卷大般若經回向上師法體康泰、長久住世。
 
  ◆南區備覽班:弟子懷著最歉意的心來寫這份回饋單,曾經一陣子時間,弟子因為自己業不清淨,被一些對您接班的流言所干擾,但經過這麼多的日子,在全球廣論共學上,因為有您立的這個學習機會,發現自己對師父要給廣論涵意,比以前更能結合心續,又從諸多您的開示教誡中,無論忍辱度或其他聽法的前行動機如何安立等等的音檔中,發現上師您很用心、很有智慧想把師父這群弟子帶到金字塔頂端。
 
  您的依止法是弟子要效學的,您很了解師父的心,所闡述的法義很能入弟子的心,許多次聽您說法都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您那顆純真的心有師父的影子,說法是那麼的細緻,很能打動弟子的心,說不盡的歡喜想聽您的法音,這一切的感受弟子說明的是蒙受您在法上對我的饒益,所謂的流言已不存在弟子的心中,對您只能懷著無比的敬意和感恩。上師!弟子對您深深的表達歉意,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南區增上班:這幾天聽了開示之後,我就開始想有什麼點是我馬上就可以努力的點?好像所有的開示都是我應該努力的點,但是一想到要增加那麼多用功的時間,要花那麼多心力在法上,剛想就覺得累了,有些不太想做。還好這個時候忍辱度第一講的「不解無其樂欲」發揮功效,如果我停止了對法的希求,甚至忘了身為一個修行人應該做什麼,那將來大概會很慘。所以我再怎麼想,都沒有不照著上師的話努力學習的理由,也就只能乖乖地按照上師所講的話做。雖然有點無奈,但也有點輕鬆的感覺。
 
  在這麼多的方法中,唯一一個我覺得以我現在的程度來說,絕對做不到的點,就是當下轉心。當下轉心太難了吧!那可不是我努力、努力,然後就可以馬上做到的點耶!我連聽聞都有很大的問題,怎麼可能當下就轉得出來呢?但是仔細想想,上師會讓我去做我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嗎?應該是有點難度,但是絕對不可能叫我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才對,那我為什麼不能去試試看呢?
 
  所以晚上共學的時候,我就觀察了一下,我發現說如果我真的用恭敬的心去聽,心裡真的會升起「哇塞!佛的智功德也太神奇了吧!我也想跟祂一樣!」雖然只是那麼一點點,不過我的心還是轉了,代表我的確有能力,只是沒開發。如果我真的有照著上師的話去做,怎麼可能不會有進步呢?想到這邊就很開心!覺得我還是多少有救。
 
  ◆南區增上班:弟子過去總是將「遠大的目標」當成口號,對聽法相應的部分也都滿足於「生活過得去就好!」以為日子過得順利,還以為自己還「滿有修行的」!當看到您指出學法動機中滿足於現世安樂的相狀時,才對比出自己對未來增上生一點都沒希求心!才發現說對!我就是愛生死!我就是打從心裡覺得在生死中過得快快樂樂地也不錯!
 
  對不起。親愛的上師,弟子要向您懺悔,其實弟子的心和您好陌生,都說要常常想您,其實真正想的也沒幾次,對於這樣的我,可能是一個傷心的弟子,還是不放棄的繼續教導著。對不起,我的上師,在這次聽法,有特別針對一些錯誤的現行或自宗做思惟,並修改照著您的宗去做!如聽廣論如何貼緊原文、結合心續,原來在一開始把每個字聽清楚、不昏沈、不睡眠、不散亂,就是在結合心續!因此弟子在聽帶時非常認真!前行也非常認真做!在看文時也一遍一遍的看,一直想著究竟您想告訴弟子什麼?想叫弟子學什麼?很認真很認真的讀、很認真的揣摩,才體會出一些些您的心意。親愛的上師,很抱歉弟子還是不能在當下就將自宗換掉,但我承諾!我一定努力的先將您的理路記著!努力在有一天,能夠成為我的自宗!
 
  ◆南區備覽班:沒聽過上師您所教導如何學廣論,我不算會學廣論。所以我既慚愧又歡喜:慚愧自己的愚昧,竟將師父、宗大師要教我調伏現行、解脫輪迴的秘笈當作一般的學問;欣喜的是從上師言教中,對廣論、對師父所講的帶子,流淌的那份虔誠、熱愛,深深讚嘆您的功德,原來廣論要這樣學才能入心,才能調伏煩惱,解脫苦難。謝謝您讓弟子們更珍視師父所留下的法藥;謝謝您教導弟子學習的方法,您是毫無保留地希望我們學會受用法,生命得以快樂、得以增上;祈請您能為眾生再度說廣論,說大師、師父的法。
 
  這幾天,和尚很認真帶領我們學習,他說他生命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回向:我一定要跟師父、上師相應!我也要效學,希望我爾後每一剎那的心念,都要與您、與師父、與宗大師、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相應,做師所喜,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學廣論。上師啊!您說法在在透露您對廣論、對師父虔誠的信仰,彷彿每個細胞都在對師父、對廣論禮敬,我好希望像您一樣。
 
  ◆南區備覽班:讀了十年的廣論,也護持班級,可是我沒有辦法消文,因為我對廣論的內涵體會不深,我是沒有辦法說出口,所以進步不大。
 
  有時我想到底修行是什麼?廣論的理路一直無法讓我進入更深的意境,更不知如何讀它,甚至都不知要找到修行的路。這次提升營從第一頁開始上師的每一句教誡都聽到內心裏,內心裏的悸動好深好深,我知道這才是讀廣論的方法,這才真的是法和自心相結合,透由心續理路的建立和承許,才能真正落實在調伏自心煩惱,進而利益有情。
 
  在學習過程看到上師對師父的依止,那份全然以師父的心為依歸,反觀我對上師和師父的信仰實在一點都談不上,我跑到宗仰大樓九樓佛堂每天三次供燈、供香、拜佛、繞塔,再再祈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定要讓我領受比珍寶還珍貴的法,改變我流轉生死的生命,我想效學上師依止師父的心,努力學好廣論,依著上師教我們方法,一步一步走向大乘佛法內。
 
  一遍又一遍看著上師對我們的教誡,一遍又一遍唱著讚頌,憶念師長的情,真的很感恩師長對我的眷顧心。
 
  ◆新加坡○五春:弟子聽了您的教誡後,感到無比的歡喜,希望得到上師的再再加持、攝受。
 
  小時候家裡很窮,別人有的東西,幾乎我都沒有,可是現在一般人沒有的,我卻有了,因為有師父、有上師兩位菩薩在傳遞甚深微妙法,讓弟子常能飽餐甘露味。
 
  以前在痛苦時,常說做人沒意思,那是因為沒有善知識的引導,生命失去了方向,像無頭蒼蠅在瓶子亂轉,轉不出去。有了師父上師的引導,生命朝向了光明,雖然學得不怎樣,但絕不放棄,到最後那一刻都不放棄。
 
  弟子殷重地祈求跟上師學法的順緣增長、違緣消除,生生世世跟您學。
 
  ◆新加坡○八秋:弟子非常感恩您所開示的每一段理路、心意以及給予我的所有方式,來正確的聽聞、發心和檢討自己的現行。上師您的法,因為透過音檔有很不同的加持力,能夠打進我固執下劣的心裡,清除了一些些的邪見,也喚醒了我來學佛的原意。
 
  現在弟子忙著工作,還有法人的活動、帶班,都是很馬虎的準備功課,只是一直記著上師在去年憶師恩法會的叮嚀,要以什麼心態和如何準備自己的母班,所以比以前勤勞一些,備課也都要花上三個小時的時間來準備一頁,還覺得很用心了,原來我還是在原地踏步,聽師父的開示和仔細看廣論突然在這提升課之後,給我帶來很大的啟示,是我從來都沒想過或學過的,這令我感到無比欣喜,我會好好照著去做,而且不可以再是維持一個星期、兩個星期的熱度,因為我要從不同角度的發心去聽每一個師父的開示和看宗大師的廣論,不能再侷限於現世安樂的小圈圈,其實我也沒想到準備功課或聽卡帶時,要發心和做前行,以前為了節省時間,我都是在車上和飛機上聽師父的廣論,真是太不恭敬了!對此我已懺悔數次,不曉得會不會種下不好的因。
福智之聲第204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