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永難忘懷的星期五

蕭宏真師兄劫後餘生記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九十五年九月卅日晚上,蕭宏真在嘉義和一群同修促膝長談,劈口就是一句:「昨天是我的第六個七,下個禮拜五(十月六日)是七七;如果那天我福報不夠、沒有生起皈依的心,今天就不會在這邊跟各位講話啦!」

  知情的人默默頷首,不明就裡者一下被震懾住,心想:一定是篇「驚魂記」。隨後,長長的兩個小時,在居家型的民宿客廳裡,眾人屏氣凝神,只有蕭宏真時而低旋感慨、時而高亢緊迫的說話聲,在阿里山山腳下梅山鄉間靜靜的夜裡迴盪,幾度把人揪得透不過氣來。

 

雖生猶死 活著做七

  那是一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奇特經驗,這樣的經驗,改變了蕭宏真很多想法和做法。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星期五:「每次一到禮拜五,就會想到那件事。」

  意外發生在九十五年八月十八日,星期五,下午兩點鐘,「那次車禍照道理說,應該是要死掉的,即使不死也要殘廢,結果我沒有事。」

  事情要從前一天晚上講起。十七日晚上,蕭宏真夫妻向大兒子「訓話」。這孩子很優秀,小六時曾在鳳山寺待過一年,後來回家,讀完國中、高中,去年剛考上大學。這六年來,蕭宏真一直希望孩子能有機會再回到僧團,因此平常總是殷殷告誡「世間無常,要好好珍惜」等等。孩子雖然聽話,但國中喜歡上網路,高中愛上打球,老是著在世間事上。這天晚上,蕭宏真又把兒子念到半夜十二點。

  十八日早上,蕭宏真要送有機肥料到奮起湖給一位李師兄。李師兄在山裡種茶和種薑,剛從慣行轉有機不久,做得很辛苦,蕭宏真好幾個月前曾送過一次貨,大卡車滿載六噸有機肥,山路驚險,但沒事。這次除了要先送到第一次送貨的地方,還希望直接把肥料下到茶園。後面這段路蕭宏真沒走過,但還是答應了,「我大卡車一趟就OK,他用廂型車,要搬好幾趟」。

  由於前一天晚上跟兒子講得不是很愉快,蕭宏真很掙扎,最後還是決定帶兒子一起去,因為他想讓兒子體會到:有人相應師父的法,一個人在山裡孤軍奮鬥,推廣有機農業。

 

煞車失靈 山路翻車

  這輛大卡車,平常是放在福智教育園區供園區使用的,園區師兄反映煞車系統不是很好,蕭宏真送修過,園區師兄說情況OK,所以他放心開上山。可是一上山路,就覺得不太順,他硬撐著,越開越擔心。

  到了從阿里山十八號公路要轉進奮起湖那段,路小車多,偏偏又開始下大雨,蕭宏真在車子滿載、車況不是很好而他開車技術又沒特別好的情況下,開始祈求。山路繞來繞去,最後總算到了第一個指定地點。蕭宏真叫醒睡著了的兒子,搬了三十包下車,一包三十公斤。

  現在卡車上還有五噸的有機肥,蕭宏真要再往山裡走,把它們送到李師兄的茶園。這段路,蕭宏真沒走過,由李師兄騎車在前頭導引,途中還去看了李師兄的有機薑田。

  看過薑田,繼續開,從大路要轉小路。那地方是太和(梅山鄉),很陡,蕭宏真根據經驗,打二檔,再慢慢踩煞車下去。好不容易走完那段,眼前情景卻讓蕭宏真嚇一跳:「下面那一段更長,太斜了,又很深。」他開始緊張,擔心再繼續踩下去,煞車系統會失靈,車子就會往下衝。

  蕭宏真直覺反應「要換一檔」,但一踩下,變成空檔!(一群人聽到這裡,不約而同驚呼!)「這是生死門,」蕭宏真的聲調不自覺地拔高:「空檔,卡車又滿載,衝得更快。那時我很緊張,越要入檔越軋不進去。」他瞬間現起一念:「啊,一定死!」腦中浮現出車頭扁掉、玻璃碎掉的畫面。

 

死難當頭 非自自在

  儘管緊張,蕭宏真還是本能地順著又陡又彎的山路轉彎,但失速的大卡車哪堪如此操弄,一彎,整個卡車翻覆。他當下心想,「啊,一定死」,沒有第二念。他要兒子趕快念「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鏗鏘有力的六字大明咒在民宿客廳響起,蕭宏真如實地呈現在車禍發生的第一時間,他是如何地用力持咒,「這輩子念嗡嘛呢唄咪吽從來沒有這麼用力過!」那是一種吶喊。記憶中,大概沒有超過五聲,他就沒有知覺了。

  說到這裡,蕭宏真語調轉趨平和但又略帶憂傷:「面對死亡,我會恐懼。」在那短短的瞬間,他強烈地感受他只有幾秒鐘就要離開人世間了!他不要這樣,他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完啊!那種感覺,很恐懼,不自在。廣論裡說人在死亡時「非自自在,以是諸業他自在」,蕭宏真要到這時才有感覺,「平常講的是理論」。

  車禍發生後,有幾秒鐘的時間,蕭宏真整個人被卡在車內,失去知覺,醒來時,以為孩子已死了,想要掉淚,覺得對不起孩子,「我帶他上來,不是要責備他」;後來發覺兒子在拉他,想把他拉出來,因為他被方向盤夾住了。蕭宏真先嘗試把全身每個地方動一動,發現沒事,就慢慢先抽出左腳,讓身體能夠挪動,再抽出右腳,最後整個人出來。

 

三寶庇佑 感謝龍天

  劫後餘生,蕭宏真先想到三寶,要兒子幫他找出車裡的綠度母和廣論書包,安置一旁,才開始善後。他查看車況:大卡車撞到電線桿,擠壓到車頭,導致車門變形;再細看車禍現場,他不禁感恩三寶及龍天護法:「一切都發生得剛剛好,只要任何地方差一點點,就完了。」

  蕭宏真思惟觀察每個緣起:如果當時沒有翻車,卡車往下衝,撞上山壁,後果更慘;還好有翻車,而且在那個地方翻車,翻得恰到好處!「真的是這樣。而且,還好有那根電線桿。」

  這話怎麼說呢?蕭宏真解釋,由於在彎道翻車,卡車上的有機肥料袋先掉落路面,接著車子翻覆,卡車上的吊桿「正好」插入肥料袋中,穩住車身;至於蕭宏真,他在翻車後被卡在車內,身體被方向盤夾住,只要稍稍再夾緊一點,他的心臟和內臟就會被壓碎,非死即傷。整個情況可說是「間不容髮」。

  那根電線桿又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它的前面就停了一輛油罐車,如果沒有它,蕭宏真的卡車在轉彎時就會撞上油罐車,後果如何,可想而知。

  這麼嚴重的車禍,蕭宏真只有額頭上撞腫了一個包,當晚很快就消掉了;肋骨有被撞擊到,隔天去醫院照X光,沒事,痛兩星期也就好了。他的兒子,從座位上掉下來,沒有壓到他,也沒有受傷。他萬千感慨與感恩:「到底要累積多少福報才能車禍不死,我體會不出,我只知道佛菩薩太厲害了!」

 

死時除法 餘皆無益

  在派出所做筆錄時,還發生了幾件讓蕭宏真深思的事。他先是接到太太的電話,「問我到了沒有啊,什麼時候回來啊,聲音聽起來很高興」,蕭宏真扮起太太噓寒問暖的樣子。他一邊講電話,內心突然有很深的感觸和體會:「就在幾分鐘前,我跟妳的兒子可能都已經不在了,妳卻沒有一點感覺!妳最親愛的人離開人世間了,妳還那麼高興!」當下他感覺到:這就是世間的真相。

  不久,又有兩位同修來電話,為了不讓他們擔心,蕭宏真沒有說起翻車的事,電話裡大家聊得很愉快,一如往常。他再度體會到:幾分鐘前,蕭宏真死了,對方也不知道,「這就是世間的真相」。

  一連說了兩次「這就是世間的真相」,蕭宏真要說的是:「最親愛的人死了,我們感覺不到;一起打拼的同行善友死了,我們也一無所知,因為我們都在無明當中!只有師父、只有三寶、佛菩薩知道,我們父子二人是如何在這個重大事故中被救護而毫髮無傷。只有他們清楚整個來龍去脈。」

  蕭宏真在派出所時的另一層體會是:「無常」什麼時候會來,真的不知道;而死亡的當下,果真一切都帶不走。他不禁想起自己平日很認真的在護持法人事業,也帶廣論研討班⋯⋯,然而,這一切,在死亡當下,統統沒有意義。他不是否認因果,而是想表達:一旦死了,就無法跟人互動了,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與世間脫離了關係,而沒有了這個身體,想要造善業、修行,都沒辦法了!

 

暇滿難得 人身珍貴

  想到這裡,無奈之餘,他突然強烈感覺到──原來人身是如此珍貴,「還好我沒有死!」

  在做筆錄的兩個多鐘頭裡,蕭宏真不斷湧現對法的深刻體會,因此在外人看來他雖然顯得很狼狽,可是他內心的法喜,卻是難以言喻。他內心甚至感恩李師兄沒有事先跟他講山路的狀況,他才能經由此一重大意外,體會到,原來一切帶不走。

  做完筆錄,蕭宏真請人來拖吊撞毀的卡車,本來約好五點鐘,竟然拖到晚上八點半才來。但他事後發現,這又是三寶的加持,因為晚上才是適當的拖吊時間。原來出事地點旁邊河谷正好有個砂石場,白天砂石車往返頻繁,而翻車處是在很陡的斜坡中間,如果拖吊時有車子衝下來又煞不住,很難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大難不死」的經驗不是人人都會有,蕭宏真「幸運地」經歷到了,認真學佛的他,除了因此體會到很多「法」的內涵,也改變了很多想法和做法。

  就從車禍發生後的那晚說起吧。凌晨一點多處理完車子的事,蕭宏真回到家已是半夜兩點多,進門第一件事,是對著仍不知情的太太微笑,「一切等明天起床再講,以免她輾轉反側,一夜難眠」。

 

矢志不懈 藉境提升

  一天折騰下來早已狼狽不堪,蕭宏真先去洗澡,然後到佛堂,跪在佛前感恩並且發願:「既然今天我沒有死,今後應該在法上好好用功;我和同行累積很多福報,但是不夠,我還要在境界中提升。」他甚至發下重誓:「如果我再懈怠放逸,那就讓我死吧,不然把我救回來就沒有意義啦!」

  這個重誓,蕭宏真是真正的「有感而發」。在車禍發生當下,他真的體會到必死,且死時什麼也帶不走,能夠死裡逃生,還有什麼好執著的呢?因此,他決定「藉境練捨」,並且,在境界中提升。他認為這是師長要藉由此次事件教他的功課。

  他以自己為例說,他可能累積了很多福報,所以這一次免於死殘;但是當面對死亡,他是恐懼的,強烈的希望不要死,「那是一種貪著色身的心」,所以事後他要從這個境界去練捨,「因為我帶不走啊!」

 

捨棄自我 真心為他

  說來令人不可置信,就因為這樣的「覺醒」,長年為法人事業努力付出、熱心對待同行善友的蕭宏真,此刻卻說:「我是很慳貪的人喔,真的啊,我希望以後對錢財方面要慢慢地捨掉,隨分隨力。」

  他說做就做。像有一天去園區,碰到認養一甲兩分地種花要作為憶師恩法會之用的柯進源師兄,蕭宏真立即主動表示要提供肥料和粗糠。粗糠固然是不用錢的,但肥料還是要成本的,蕭宏真說,以前自己沒有這麼捨得,「頂多就是不賺你錢,不會不拿錢」;現在心境不一樣了,「在我能力範圍內,能夠捨的就捨掉」。他連這次車禍的修車費也都不要李師兄分擔。

  甚至有一天有位法師來買有機肥料,不讓他供養,蕭宏真只好說起這件車禍的故事,然後請求法師,「我福報已用盡,現在一無所有,我最窮了,要趕快集資」,法師才讓他供養。

  這還不夠。蕭宏真反省,師長教我們要把惡業改為善業,然後要進一步淨化,但他還做不到,「我造善業的時候大部分是配合我的胃口,以我為中心,不是以別人為中心。」他下定決心,今後要努力拿掉這個「我」。

 

親子關係 意外改善

  這件意外也「意外」地改善了蕭宏真和孩子的關係。過去他常跟兒子講世間無常,人身難得,埋怨兒子都體會不到;這次意外發生,蕭宏真暗自歡喜,心想兒子這下子總該對「無常」會有很深切的體驗了吧!不料孩子一點體會都沒有。蕭宏真失望之餘,也體會到:沒有正知見去思惟,對境就不會有感受。

  蕭宏真這才恍然大悟自己以往的教育方式是多麼錯誤:「我總要他聽我的話,照我話做,不曾用他的角度想。」此後,他改變自己,多多觀察兒子的條件再耐心地循序引導,親子觀係因此明顯改善。

  蕭宏真的太太黃銀絲師姐印證了蕭宏真的改變。她說,未出事前,蕭宏真因對修行一事認真,所以對自己和別人的要求都很嚴謹,「常常讓人受不了」,現在就變得比較善巧,不會強迫別人非要照他的要求去做不可。

  黃銀絲也看到了一個「重生」的蕭宏真。她說,蕭宏真以前因為工作關係,加上耳鳴,所以經常覺得疲累,往往早上睡到員工八點來上工了,才不得不起床;現在體會到暇身的重要與可貴,開始早起、禮佛,接著讀廣論,「只要哪一天睡晚一點,就覺得自己又在浪費生命了」。

 

當下一念 即是來生

  這一路走在修行路上,蕭宏真一直希望來生較今生更增上;而此次車禍讓他看清楚一件事:「我的下一念就是我的來生,我的下一念沒有改變,來生要改變,很困難。」他舉例,他在出車禍時就開始念六字大明咒,「萬一死了,來生就是繼續念咒;但回來後我並沒有繼續念啊,常常就是懈怠放逸。」

  人的習氣確實難改,蕭宏真說,只要沒有想到這些內涵,稍微一放鬆,習氣就又來了。因此,他每個星期五「做七」,在這一天再次向佛菩薩殷重誓願:「只要有放逸懈怠,就讓我死吧!」

  可不是嗎?意外發生那一天,過去的那個蕭宏真,早已經死了。現下的蕭宏真,是個重生。

福智之聲第172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