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走入另一個更大的家

◆園區 方佩琴

方佩琴師姐在園區的大家庭主中饋,努力修隨喜。

  九十一年十月底大悲精舍的佛七圓滿時,我和法師站著向遊覽車上的同修揮手道別,當時心裡有個聲音,「我也好想和他們一樣回家。」可是另一個聲音告訴我:「園區是一個更大的家,要留下來護持。」第一個聲音掙扎幾下就放棄了,自此我投入這個大家族的懷抱,一晃三年半就過去了。

  這樣的抉擇只是換個跑道而已,生命的方向早在八十六年從紐西蘭返台投入法人事業就確定了。促成那個決定的,是母親的往生,而母親又深受父親的影響。

  父母晚年虔誠念佛,父親雖罹肝硬化,往生前沒有彌留、沒有痛苦,自己念著佛走的。他的瑞相讓母親更加用功,早晚禮拜,那時她心臟瓣膜不行了,醫生說需要開刀,她說:「不要!我要念佛念到最後一口氣,然後把功德回向給眾生。」老天也真的滿她的願,八十五年中秋,她在大陸做水陸法會,第七天法會圓滿,她皈依佛,拜下去就往生了。

  那時我在紐西蘭過著天人的生活,母親的無常讓我警策「暇滿人身寶,難得而易失」,我一定要回到師長的身邊。當時大兒子已二十歲了,可以照顧弟弟,所以毅然返台。

  八十七年我在台北學苑的法味擔任全職。起初內心也是很煎熬:這麼多單位我去哪都可以,為什麼要進廚房?水深火熱,然後包著頭巾,髮型不好看,說出去也不好聽。

  有一天早上九點鐘,我一個舅舅到台北學苑來看我,我剛好穿著圍裙綁著頭巾,當時覺得很尷尬。舅媽在一次親友聚會當眾宣佈:「佩琴每天在南京東路四段那邊煮飯。」言下之意,好像沒飯吃在那邊煮飯,霎時臉皮整個像被刀剝下來一樣,好痛!後來,我一直在想師父要教我什麼?要我「放下面子」啊!這些面子的東西,死後帶不走,我跟師父造相應的業才是重要的。內心調適過,隨便人家怎麼笑都沒關係,只要我造的業是真實的就好了。

  人家說廚房容不下兩個女人,「法味」裡的志義工,從七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習性各自不同,意見也非常多,隨時要很專心的聽,聽完要幫他們解決苦樂問題,消弭對立。幸好從小母親就不准我頂嘴,在這樣的薰習下,即使事情不順心,我會去思惟而不急著反應。現在一路回想過來,都是母親嚴格的教導,才能集到這個資糧。

  到了園區又是另外一個里程的學習。學生的飲食是我們最大的一個功課,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孩子,在家也許是吃葷的,吃慣了五花八門的東西,可是在園區除了三餐,沒有零食,最低限度一定要讓他吃得下去!

  偏偏我們的材料又是非常有限,要怎樣變化菜色?孩子不像大人,心情不好就不吃了,心情好不但搶光光,還要來廚房再拿。為了要掌握飯菜的量,我們就一直跟老師互動,推敲為什麼會剩飯菜?我們做一個紀錄的本子追蹤,互動三年後才慢慢達成共識。

  這個學期開始,如願法師還帶領我們開一個膳食小組會議,每個禮拜三早上老師和廚房派代表共同開菜單,還有營養師也幫我們分析卡路里,當天下午廚房也參與產銷會議,配合農場的生產開菜單。

園區師生天天享用健康、安全的有機餐。

  園區人數很多,所以蔬果的消費量很大,平均每一餐有九百人,一個月吃的米將近六千公斤,相當於一甲地的收穫。葉菜類六千公斤,根莖類八千公斤,未來等福智高中開辦,這個數目字還會持續增加。麻園慈心農場大面積種植,一採收就是幾千、幾萬公斤,可是每天都是青花椰、高麗菜,青花椰、高麗菜,也真夠傷腦筋,菜色缺乏變化對主廚是個絕大的壓力。但想到師父的慈心理念,我應好好隨喜、護持,而這些菜正是我的資糧!所以就挖空心思,想辦法求變化,而且請老師多引導:每一個人多吃一口,慢慢把這個壓力消耗掉了,這樣一來,大地的恢復才會有希望。

  我們隨喜這些孩子肯吃、幫著吃,他們在這邊造了一份很大很大的善業;而且他們自己也親自農耕,下了課以後就拖著一籃子的菜來了,即使是一條小茄子,孩子們也會大老遠拿來。別看只是一根小茄子,這是他汗水與心血的結晶!隨喜他喜樂的分享。

  我覺得師父真的是非常、非常有眼光,讓我們在這邊,大家在隨喜當中慢慢成長。以前覺得很多事情是很困難的,會覺得很擔心,可是現在覺得困難的事情不要怕,有師父頂著,有三寶頂著。不怕事情難不難,只看你要不要下去承擔,要不要下去做,然後把困難慢慢一步一步地克服,我們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一晃三年,我感覺到「我的家」已經變很大了,我家不是只有四口人,它是幾百口人。我又感覺到變年輕了,恢復到讀高中、讀大學的時候,要住在宿舍,四個人一間,真是不可思議。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全部都從這邊改變,這是師長的功德。

  同時,自己的格局、心量也一直在擴大,廚房裡面境界非常多,很多事情以前會拿自己的尺去量別人,結果回過頭來一定是苦。現在,慢慢反過來會從他的苦樂、他的緣起去看。

  譬如,廚房裡有一位師兄,每個禮拜三都要去爬山,跟他同組的師姐就會覺得很辛苦,其中有人說:「唉!五點半他就要去爬山了,到時候我一個人會搬不動。」我說:「沒關係,試試看,儘量趕趕看,趕不出來,我們再來做。」等到快五點半的時候,我們廚房的婆婆媽媽就開始在念了:「五點半啦!他又要走了⋯⋯」

我們是一群生命成長的好夥伴。

  後來我過去跟他們講:「你可以阻擋得了他去爬山嗎?那是他的苦樂問題啊!而且昨天他還去載運從澎湖來的菜,到晚上十點才回來,他非常的辛苦。我們既然阻擋不了,為什麼不祝福他、隨喜他、關懷他?」這番話讓大家心念一轉,就告訴那位師兄:「你要把早餐帶好喔!好好地爬喔!如果好,以後再帶我們去。」本來這個師兄每次要走都會覺得很卡,閃閃躲躲的,這一次,帶著大家的祝福,他很快樂的、安心地出門了。

  我們就是從這裡面大家互相在成長。這一切都來自師父,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家庭主婦,因為有了師父,平凡裡面做了一點不平凡的事情;一切都來自師父,讓我的生命、價值整個統統都改變了,而且可以帶到生生世世,帶到我成佛。

福智之聲第170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