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濃濃的母愛

◆台中 洪瑞娟

  看見媽媽走向學苑大門的背影,內心湧起無限欣慰,視線卻不自主的因為淚水而模糊了起來。

  媽媽從小是個養女,十二歲就開始在空襲的威脅下,為承擔一家人的溫飽,每天扛著麻布袋,挨家挨戶的敲門問:「要買青菜嗎?」「要買青菜嗎?」

  在工廠做了幾年平車女工,只要看到哪一家工廠月薪多個一兩塊錢,便立刻跳槽,為的是讓養父母及祖母、妹妹多一分溫飽。偶然的機會,透由收音機聽到當時的「黑貓歌舞團」徵求歌手的消息,便瞞著家人偷偷去試唱,沒想到憑著天生的音感和好嗓子,一下就錄取了,不顧家人的反對,跟隨歌舞團浪跡天涯,並按時寄錢回家。

  二十歲時,遇見同一個歌舞團裡,性格帥氣的薩克斯風手,意亂情迷之下,很快的生下了第一個孩子──我的大哥。同時也開始了一生的辛酸歲月。

  爸爸是祖母與三○年代的日本軍伕生下的私生子,因從小受人嘲諷,造就了自卑又自大的性格,除工作外,整日沈迷牌桌,明明夫妻倆都是團裡薪水最高的人,卻因為「賭」字,常常寅吃卯糧,舉債度日。

  根據媽媽的形容,當時傻呼呼的,什麼都不懂,只要能每天看到丈夫,就心滿意足,孩子接連生了四個,我是家裡的老么,也是最愛跟媽媽撒嬌的一個。

  有很多年的時間,媽媽都是在酒家唱「那卡西」維持家計,每天到了下午三、四點,就是媽媽準備出門的時候,我總是賴在媽媽身旁,看著她化妝、梳頭、換衣服,一刻都捨不得離開,一直要等到媽媽打扮妥當,對我說:「kiss bye!」我也會用手摀住嘴巴再翻開,對媽媽說:「kiss bye!」才心滿意足的目送媽媽離開。有一次,午覺睡過了頭,醒來時,錯過了「kiss bye!」媽媽已經上班去了,當時的我,非常傷心,蹲在門邊哭了好久硬是不肯停,直到祖母把一根長玉米切成四等分,遞給我一份,並告訴我:「不准哭了!再哭,玉米就不給妳了!」我只好接過那一小塊心愛的玉米,吸吸鼻子不敢哭了。

  小時候,我們四個孩子,都是跟祖母睡,印象很深刻的是,媽媽常在深夜下班後,把我從祖母的身邊抱到爸媽的房間睡,那種被抱著上樓的溫暖感受,現在還是很鮮明,當時,我還會吵著要睡爸媽中間,或者張大眼睛不肯再入睡,媽媽只好做鬼臉,讓我嚇得不敢張開眼睛,只能昏昏的睡去。

  媽媽當時領的是日薪,每天半夜,除了留下第二天的車資及簡單的零用外,悉數將所得塞在祖母的枕頭下。有時媽媽也會在半夜買些好吃的東西,把我們四個孩子叫起來吃,雖然個個睡眼惺忪,但沒有人捨得不吃,東西的滋味早已忘記,美好的感受卻常留心頭。

  媽媽常常帶著我出去訪友,走累了,媽媽會把我背在背上,還得空出兩個指頭,幫我拎著新買的拖鞋,事過四十多個年頭,我記憶猶新。

 

賣金戒指籌學費

  家裡難得有大魚大肉,有一次過端午節,我正好拉肚子,面對滿桌的魚、肉,媽媽實在捨不得我沒吃,悄悄的在我的手上倒了一堆「征露丸」,至少是平常的兩倍數量,還在我的耳邊告訴我:「吞下去,就可以吃肉了。」我聽話的照辦,現在想起來雖覺好笑,當時的感覺卻是濃濃的母愛。

  國中畢業後,雖已考上省立高中,卻不知第一學期的學費在哪兒,媽媽當時也在失業狀態,家裡沒有一點錢,只好跟祖母借她手上一錢的金戒指去銀樓賣了,母女兩人各自在職業介紹所找到一份工作,我因為在一家台北的石頭火鍋餐廳擔任小妹,高中的學費有了著落。媽媽也在領到第一個月的薪水時,買了一包「人蔘片」,叫我一天至少要含兩片,媽媽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卻總是用她認知裡最好的東西來給我,現在我只要回憶起來,喉嚨都是哽住的。

  小時候,媽媽常說:「這輩子什麼都沒存到,就是存了你們這四個孩子。」然而,大我三歲的姊姊,卻在十九歲時因為一場車禍走了,當時的媽媽幾乎哭瞎了眼睛,不知所措的我,只能不斷的對老天說、對媽媽說:「將來,我一定會承擔起兩個女兒的責任,希望媽媽不要難過。」

 

引領母親學廣論

  這麼多年來,只要有可能,我儘量把媽媽帶在身邊彼此照應,然而我對媽媽做的很有限,媽媽卻幫了我很多的忙,甚至陪伴我走過兩次重大的人生低潮,尤其是我學廣論後,媽媽做我堅強的後盾,在精神上和家事上幫了我很大的忙,我內心常常覺得虧欠。初學廣論時,有一次問賴學長如何報母恩?學長告訴我:「帶著媽媽來學廣論,就是最好的報母恩。」我也聽話的照辦。非常隨喜媽媽的善根,媽媽現在是增上七十六班的學員,雖然聽不太懂師父的鄉音,卻規定自己每天要聽半個鐘頭的錄音帶,每週有三、四天,七點從家裡出發走四十分鐘到學苑的大寮做義工,數年如一日,做出歡喜心,也做出對師父的信心。

  媽媽年輕時,是一個貼心的孫媳婦,常常幫我的「阿祖」切豬菜、餵豬,有時也會偷塞一點錢給她的阿嬤(婆婆的媽媽)老人家特別喜歡她,臨終時,還握著她的手說:「素雲!妳以後會好老運⋯⋯」

 

值遇師父最幸運

  媽媽因為一生都很辛苦,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好運」,甚至常懷疑自己活著有什麼價值?但是這幾年來,她終於體會到自己的「好老運」是什麼了。有一次,我問她:「您願意一生過著富裕快樂的日子,但是沒有遇到師父,沒有遇到佛法;還是寧可一生困頓,但老時遇到師父,遇到佛法?」她毫不遲疑的回答我:「當然是要遇到師父囉!」

  媽媽說:「我每天四、五點起來做早課,除了回向給兒孫外,希望回向給法界所有的有情,還有回向給所有還在吃苦的人,最重要的是回向下一生能做師父的弟子,童貞出家,要成佛利益一切有情。」

  媽媽是我這一生極重要的助伴,我非常愛她,也非常感謝她,在母親節的前夕特別為文感恩媽媽,祝福媽媽身體健康,精神快樂!成佛的心願早日成辦。也祝福天下的媽媽母親節快樂!一切如母有情都能得師攝受,得到究竟的快樂!

福智之聲第181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