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告別賭局的新生命

◆園區 張德成

  「出門就像丟掉,回家就像撿到」和「以賭為生」是張德成師兄學《廣論》前的生命相狀,為了滿女兒進福智國中讀書的心願,他「被迫」走進《廣論》的世界,團體推動的三界護生計畫,與他對師父的發願,更使他展開學習做人的旅程。今年二月因緣成熟,張師兄順利進入園區成為全職人員,負責全校飲食,他是怎麼走過來的?且讓他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我早年曾做過電器馬達,也賣過有機肥和便當,工作起來很拚命,也有不少朋友。但對家人來說,我一直是個不負責任的人,因為我有個不良嗜好──賭博。二十幾年來,打麻將、進賭場是我生活的重心;父親長年生病,都是太太在照料,既不知道要孝順,更別提教育孩子。有時賺了錢就拿一點回家,輸太多就跟太太爸媽騙錢來還債,或乾脆躲起來等他們幫忙還清再出現。

  對這樣的人生,我一直不以為意,反正自己高興就好。直到孩子逐漸懂事後,把我當成只會回家吃飯睡覺的人,不尊敬我,也不理睬我,才讓我有所警覺。我向太太抱怨:「你怎麼把孩子教成這樣?」她就回我一句:「那你有沒有做爸爸的樣子?」惡性循環下我更不喜歡待在家,寧願窩在賭場,眼不見心不煩。

 

慈父離世──振作的開始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九十二年,父親因病往生。母親告訴我:「你爸爸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太太也說:「先前你用買車當藉口騙媽媽的錢去還債,爸爸知道你想買車,過世前還說要買吉普車給你!」原來父親到病重還那麼愛護我,但後悔又有什麼用?這才體會到什麼叫「子欲養而親不待」!我開始會去想賭博的過患,想想它快讓這個家散掉了,而且母親沒有父親陪伴,如果我繼續浪蕩,妻兒都可能離我而去,母親也會無依無靠,一種強烈恐懼從心底生起,於是我暗自發願,今後要重新振作,要做母親的依靠。

  該怎麼振作?感謝家人又推又拉地讓我讀《廣論》。我太太是《廣論》「福妙班」學員,母親在「長青班」,小女兒自國小就跟著媽媽上研討班,後來想進園區讀國中。由於雙親都學《廣論》的話入學機會較大,所以她問媽媽:「爸爸可不可以為了我讀《廣論》?」我自忖沒為孩子做過什麼,現在孩子想讀書,應該成全她,所以就在九十三年四月十八日加入豐原教室的智圓春季班。我不清楚學佛的人應該怎樣,但至少不應該抽煙、喝酒、嚼檳榔和賭博,於是我就決定把這些惡習戒掉。遇到牌友、酒友相招,我就跟他們說:「我現在要學佛,不行再這樣了!」拒絕多次,他們也識趣地不再找我。

  我不愛讀書,剛開始讀《廣論》和聽錄音帶實在不相應。偏偏每次到園區看女兒,她都勸我好好讀《廣論》,而且我媽媽最擔心的也是我不上《廣論》,為了不辜負她們的期望,我索性叫太太幫我準備功課,有時候她沒有來得及幫我準備消文內容,我就只好翹課了。多虧豐原教室的師兄姐常常關懷我,有什麼活動都找我當義工,給我機會集資糧,次數多了覺得當義工滿愉快的,對團體的信心也加深了。

 

發善願,善緣來

  師父的圓寂加速我生命的轉彎,因為我想發一個承擔師長志業的願,發什麼願好呢?想起自己賣的葷便當:除了青菜是現炒,主菜肉類都是買現成的,口感好、美觀又耐放,要賣時只要稍微炸滷就行了。但哪有這麼好的事?難免放了一些化學添加物吧,所以我平日都不敢吃自己賣的便當。「我要賣清淨健康素便當!」就這樣,我對師父許下心願,沒想到太太跟我發一樣的願,兩個人就開始想辦法轉業⋯⋯

  我們曾聽法師講過北樂園餐廳推出素食西餐的事,也曾在《福智之聲》看到北樂園的師兄姐歡迎大家來學素菜,所以我們四處打聽北樂園的電話,問他們可不可以讓我去學,「好呀!你來呀!」他們很爽快地答應了。豐原教室的師兄姐知道後也很高興,邀我學成回來合夥開素食店。他們的鼓勵很有行動力,因為不久我們一行九人就開車到台北拜訪北樂園。

  「牛排餐廳做得出好吃的素餐嗎?」我是打著這樣的疑問來的,沒想到試吃的結果讓大家都很滿意,「德成師兄,你就留下來好好學吧!」同行這樣鼓勵我。

  餐廳主人黃明美師姐跟陳信宏師兄熱忱地招呼我留下學習,為了讓我省錢,他們讓我在店裡免費吃住。說實在他們很慷慨也很大膽,因為他們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我的背景,只因為我是《廣論》同修,就讓我住進去。據說直到一個多月後,黃師姐才知道我叫張德成,而陳師兄知道我的名字則是半年後的事了。

 

觀功念恩,小心我愛執

  在北樂園的一年三個月讓我真正學習到做人的道理,也開始體會到《廣論》的內涵。我本來想,學三個月應該就差不多了吧!沒想到前半年都在做雜役,洗碗就洗了兩個月。每次回豐原,大家問我學得怎樣,我的回答都是:「除了洗碗筷,什麼都不會!」我太太跟媽媽怕我會待不下去,我就安慰他們說:「放心!有逆境才可以學習啊!」

  半年後大廚莊先生讓我炒菜,他對品質的要求很嚴,比如客人預定一份餐,但是餐點準備好,人卻遲到了,他就會堅持重做一份,即使先前做的那份還是熱的都不行。有的同事覺得這是他的缺點,太執著,但我卻看成是他的優點,因為「堅持客人來十次,都給一樣的東西」絕不馬虎的精神,這正是我應該學的。

  不過後來我還是起了一些煩惱,因為當我已經會做素餐時,對口味的拿捏自認有把握,客人也很滿意,他還是堅持每次試吃我做的東西,然後說:「這不行,那不行,這要改,那要改。」剛開始我聽到還蠻高興的,因為可以精益求精,後來就耐不住性子了,心裡忍不住嘀咕:「我已經會了,你還這麼囉唆⋯⋯」回到豐原跟太太提起,她告訴我一個故事,有位義工剛承擔時因為什麼都不會,學什麼都很歡喜,後來有自己一套了,就開始挑別人的毛病,越做越生氣。我想這不就是在說我嗎?難怪師父說外行人做事很好,因為外行人做事會虛心認真啊!都是這個我愛執讓我起了慢心跟瞋心,我一定不能被它騙了!

  廚房的工作很多很雜,特別是素餐配料多又要手工做,有時候客人在外面催,大廚在裡頭趕,我的脾氣也會上來。苦了一陣子,我改變想法了:「大廚他們三十年經驗,當然可以又快又準,我好好串習也可以做到,現在不要急要穩住。」平時則多想想自己為何而來,還有同事的功德,比如廚房很忙,他們卻願意護持我出來上《廣論》、參與法人活動,而且細心教我,所以我絕不能用以前的習性做事。

  後來我才從明美師姐的口中得知,原來前半年叫我洗碗洗菜,都是大廚要試煉我、磨我的心。「每天洗洗刷刷還可以這樣平靜用心,學習態度不錯!」她笑著告訴我,莊大廚是觀察我很久,才決定教我做菜的。

 

原來我也可以讓家人快樂

  在台北上《廣論》班,沒有太太幫忙準備功課,一切都要靠自己,還好有師兄姐的關懷讓我越讀越有興趣。比如上「業果」時讓我想起過去造的惡業,覺得現在一定要好好為自己的無限生命努力;道前基礎講到孝子心,則正是我現在的下手處,為了不使對父親來不及盡孝的遺憾重演,現在只要能讓我母親高興,什麼事我都願意做!再說,如果連孝都做不到,學佛不是白學了?至於孝順的方法,對我來說,首先就是不讓母親操心,過去以為孝順就是讓父母吃好穿好,但是自己天天賭錢躲債,父母怎麼可能安心?這真是一大錯誤。過去我人在家,心在外,上台北以後反而變成人在外,心在家了,回到家哪裡也不去,只想多陪陪母親和家人。

  北樂園的歷練,也讓我變得比較沉穩,有一次在家找不到東西,問太太有沒有拿,她說沒有,一旁的女兒看了就小聲跟太太說:「媽!你要小心,爸等一下一定會發脾氣!」可是那天我卻沒生氣,只是一直想:「是不是我把東西忘在台北了?」又有一天出去玩,我看攤子上的荔枝很好吃,問過價錢覺得太貴,想想不吃也無妨,所以沒買。一旁的太太看了很驚訝,因為我以前只要看上的東西,再貴都買。

  前些日子為了丈母娘生病後如何安頓,讓太太對娘家起了煩惱。依我以前的個性,一定會馬上找對方理論,可是想到「業決定一切」,別人怎麼做是他的業,我們何必再造違緣?重點應該是想辦法幫助丈母娘才對!她聽了我的想法非常驚訝,過去她對我的脾氣瞭若指掌,可是現在卻感覺無法預測了!我的母親也說:「我兒子現在不衝動也不暴躁,還能抓住事情的重點!」

  我以前常讓家人擔心,弟弟卻會替父母著想,所以親友常叫我多學他。不過最近我卻聽到母親跟弟弟說:「你要多學學你哥,他做錯事說改就改!」我在旁聽了,心裡真的很高興。又有一天我回家,妹妹跟弟媳居然幫我買了一個生日蛋糕幫我過生日,我好驚訝他們會來祝福我。連原本不太諒解我的大女兒也告訴我:「爸爸,我內心已經慢慢接納你了!」原來我也可以讓家人快樂,原來學佛可以讓家庭變得這麼融洽!

 

為無限生命努力──全家的約定

張德成師兄在教育園區餐廳施展手藝。

  太太很鼓勵我去園區當義工,特別是知道廚房需要人手後,她更希望我的手藝可以貢獻給園區。我也喜歡園區,因為在那邊可以看到小朋友的成長跟未來的希望。不過我愛吃美食,更喜歡跟家人朋友一起泡茶聊天的感覺,想想自己剛學《廣論》不久,待在草創階段的園區,難保不起退心,而且孩子上學也要花費,所以心裡很猶豫。我的太太卻反向思考:「就是因為園區還在建設,你才有機會學到東西,現在加入成長空間最大!」讓我的心再度由被動變成主動。可是經濟問題很現實,我進園區以後,女兒的學費該怎麼辦?正是心轉業就轉,當我決定投入園區時,媽媽知道我的苦衷,馬上告訴我,小孩的學費由她出,原來她準備了一筆錢要給我回台中開素菜館,現在我要進園區,她心上的石頭終於可以落下來了,這筆錢就給孫女做學費吧!

 

謝謝師法友

  以前我賣有機肥,就知道有機很難做,農友要花很多心血跟金錢改良鹽化、酸化的土壤,還要防止被鄰田污染,師父創辦慈心事業真了不起。辦園區更不簡單,我每次去看女兒都會掉眼淚,因為我看見她在師法友的環境下很勇敢地突破和成長。今年春節後,我正式進園區,學習的機會更多了,我和母親妻兒互相勉勵,要在各自的緣起點上為無限生命努力!

  師父說,《廣論》不是三、五生的善根可以遇到的。的確,《廣論》對我來說已不再是應付女兒的工具,而是很實用、可以改變生命的珍寶。孩子說:「謝謝師父,把壞爸爸找回來了!」我以前聽到「師長功德」四個字都很心虛,不過現在我也敢大聲說出口,因為我真的看見師長功德,也領受到師長對我的恩德。感恩師父,如果沒有師父,我不可能有這樣完整的家,也不可能有充滿希望的人生。我希望可以緊緊抓住師長的手,永遠不離開,也謝謝所有陪伴我成長的同修、黃明美師姐、陳信宏師兄以及莊大廚為我進園區做最好的前行;更感謝我的太太,因為十幾年來她一直在為這個家庭付出,幫我孝順父母,也一直包容我、等待我成長。

福智之聲第16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