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大寮啟示錄

◆鳳山寺學僧

  師父圓寂後,一年的時間,我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接下來我要怎麼走下去?

  跟師父學習九年,主要是因為看到師父的行誼,如今師父圓寂了,接下來我要怎麼走下去?這過程是滿徬徨的,但是最近感覺自己慢慢有些突破。以前聽師父錄音帶,聽過是記得師父講什麼,但是沒什麼感覺。最近聽師父錄音帶,慢慢感受到師父錄音帶裡裝的是師父的心,不只是一個磁帶而已。有時聽一聽,覺得師父原來是這麼有趣的人,因此而哈哈大笑;有時聽到師父鼓勵別人的話時,心也會被鼓舞起來;師父破斥一些邪見時,又會感受到師父的悲心。

  當我真正認真聽的時候,我會感受到師父字句中的真誠,有時聽一聽會和師父對話起來:「是的,弟子錯了,弟子會去做!」有時候則會痛哭流涕。隨著聽師父錄音帶的受用,生活也變得比較多采多姿,也就是說,我能夠把聽到的東西應用在生活裡,包括今天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的廣論學習經驗。

  其實我本來不知道要說什麼,但因昨天聽師父的錄音帶,師父講到廣論二二九頁第七行:「諸聲聞等果報下劣,是由未能廣行利他,諸佛獲得究竟果位,是由廣利有情而生。應思此理,不應剎那貪著自利。」師父說,這些聲聞乘的行者,他們果報下劣,是因為沒辦法廣行利他。二乘行者也會利他,可是他不會很廣泛地利益很多人。佛陀能夠得到這究竟果位,是因為廣利有情而生的。師父要我們常常思惟這些道理,不應剎那貪著自利。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太好了,我應該幫助更多人;事實上我對要緣廣泛的東西,是沒什麼興趣的,比如說面對一個新的境界,我不會很好樂。但仔細想想:透過這場分享剛好可以接觸一些新的同學,那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所以剛剛走過來的時候,對你們就很有感覺,這種感受就跑出來。像這種觸動,在生活中常常發生,有時聽到那裡就觸動到那裡,對我的幫助非常大。

  我回顧為什麼最近聽法能夠比較聽得進去?推想:我是怎麼走過來的?最主要關鍵是靠著對師父的「修信念恩」及「凈罪集資」。

  我出家到現在五年,這五年的總結,我只有三個字──「做大寮」!大寮就是廚房,在廚房中承事大眾,一天的生活相當忙碌,早上四點就起來煮飯菜,吃完早飯又準備中午的,下午又要準備一些法會的或有些人的晚餐。大多數時間都在做事。剛出家時我被派進大寮,我常抱怨這些事情為什麼都是我做呢?做起來很累,有些法又聽不到;好的東西又沒有我份──比如說可以出去說法!在大寮裡面,一開始就是抱怨、觀過,內心不平。

  在最初的二年裡面,多少也有聽到師父的教授,到了第三年,感覺就不太一樣,抱怨的心慢慢減少。為什麼會這樣呢?最主要是因為師父常講:「你們讀書人啊!不要當兩腳書櫥,不要讀書讀成書呆子!不要只是鸚鵡學語呀!」回想自己以前讀那麼多書,可是生活上卻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內心真的是很痛!讀了十幾年的書,結果事情一點都不會做,煮飯不是煮到焦掉,就煮成稀飯,非常離譜。當自己看到這問題後,就很想改。加上很多法師的指導,讓我體會到在大寮的境界,有很多法可以用得上,自己的抱怨心也就慢慢減低。

  廣論一四一頁倒數第五行:「於其三緣,心清靜中待自有二,謂修彼因所有眾善,將用回向無上菩提,不希異熟,由純厚意,修行諸因勢力猛利。待他有二,謂見同法者,上中下座,遠離嫉姤、比較、輕毀,勤修隨喜。」這裡講的是,若具足這三個緣,將來會感得最好的果報。因為修習這些因、這些善,回向到無上菩提,而不希求異熟,由純厚意樂「修習成佛的因」勢力猛利,回向到成佛,不希求眼前一些物質上的受用,例如好的地位或好的機會。我在那段期間慢慢能夠認識這點,知道自己來這邊的目的是為了要成佛,而成佛是為了離苦得樂。現在這問題把我卡住了,我不懂得在境界中用法,我不會做事情,這應該是我要改的部分,既然在這境界之下,慢慢能改正我的問題,且有這麼多練習的機會,那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因此在做事情的時候,我可以慢慢把所學的東西用上,學習對境思惟觀察,內心的目標就越來越清楚。我的目標是要讓生命改變,不是要來這兒得到什麼好的機會,所以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愈來愈篤定,面對境界抱怨的心相對的就不見了,在「閃亮感」跑了出來──「田清淨」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有好的意樂、加行,不管你在哪個地方,這個田都等同妙田,那時才覺得大寮真是太好了!最好能繼續做個幾年。當這種對目標篤定的心跑出來後,對同行也就不會比較、輕毀。慢慢改善以後,看到別人的成就會隨喜,且願意去護持別人。

  也從這邊感受到師父對我的恩德,師父透過善巧方便,改變了我的生命。以前我總會覺得:為什麼我出了家,不能多學點經論呢?為什麼要做這麼多事情?可是我真的就這樣做了。感謝師父透過讓我做很多事情的過程中,調整我那種「佛法是佛法、生活是生活」的認知,能將所學運用在生活中。

  這些年,我覺得非常值得,這些都是淨罪集資的過程,讓我點點滴滴的知道:學了法,就是要在生活中用上。師父的遺教中提到,如果整天辯論,結果自己用不上,那叫什麼佛法?我覺得這五年不斷結合心續的練習,對於未來廣學經論將有最大的幫助。反之,如果我學了很多的經論,卻不會運用,那對我的生命到底有何價值?同時我也看到很多大寮的義工,他們的生命也是因師父的法而有所提升,而且改變得非常的大。

  有一段時間,我對《般若經》裡面的一段文,感受很深。這段經文是說:佛陀放光的時候,能夠使得盲者得視;聾者得聽;啞者得言;病者得癒;醜者得莊嚴。一切有情能夠相視如父母親,如兄弟。我發現,當師父法的光芒照耀出來的時候,在他的攝受之下,你會發現,你本來就是盲的(盲不是說眼睛瞎掉才叫盲,是說我們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師父有正知見,啟開我們的眼睛,很多人會看到生命的希望。我們有這麼好的學習環境,可以把生命的痛苦真心講出來,在外面怎能跟人家講?反之我們平時講的東西,對我們生命到底有無幫助?在外面我們常常是跟人家對立;到這邊,心卻能夠凝聚起來,這不就是佛陀的功德?讓一切有情能夠像父母兄弟一樣。思惟至此,對師父的恩德感受真的很深。

  我透過這樣一點一滴的念恩,淨罪集資,慢慢地去認識到師父錄音帶的種種功德。尤其是師父圓寂後這一年,對師父念恩的心更切,因為師父晚年的時候,他講的每個字句,每個開示,都是在一呼一吸間,把最珍貴的法吐出來。例如師父有一次對海外團開示:「無限生命跟業果決定是最重要的。」他就是這樣一句一句吐出來的;師父曾說他身體是苦不堪言,但內心卻是樂不可支。他說佛法的價值是無與倫比的。他又講一遍說:「我再說一次,聽清楚了,佛法的價值是無與倫比的。你們聽清楚了沒有?」現在才知道當時自己真是沒聽懂!透過這樣不斷對師長修信念恩,覺得自己跟師父的距離愈拉愈近。當你願意去這樣做的時候,只要打開錄音帶無論在海外或者在哪裡,師父就在面前加持你。真的!

  最後鼓勵大家可多參與法人事業,透過參與法人事業之中,一定能夠把法用在身心上面。多多聽師父錄音帶,並且好好思惟如何將所學的東西運用在生活上,這樣反覆輾轉,必定會有很好的效果。

福智之聲第167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