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永遠的皈依

◆高雄 淑惠

  2003年2月我的眼睛開始不舒服,看東西模糊不清,直到六月照了斷層掃瞄才知腦幹上長了一顆瘤,而且已經影響到視神經,初聽這消息,內心有些震撼,但還不致於不能接受;甚至認為《廣論》讀了這麼多年,也透過行持,淨罪集資這麼久了,換一個身體,來生不見得會不好。

 

生命本無保障 唯師才是真依怙

  發病期間,一直做惡夢,夢境相當詭異,此時我開始懷疑我的來生是否有保障?也體會到三惡趣只在一呼一吸之間,一點都沒錯。幸好有《廣論》知見的薰習,知道害怕沒有用,只有造更大的善業才有辦法扭轉,因為「業是隨重、近、串習,隨先作而感果」的。此時我寫了一封信給師父,師父請法師轉達我三個教誡:一、相信醫師的專業。二、用心體會哪一種方法對我最好。三、要殷重祈求觀世音菩薩。我如獲至寶,每天無時無刻都在緣唸「南無觀世音菩薩」,當死亡的恐懼湧上心頭,令我手腳發軟時,我發現思惟到生命是無限時,恐懼會隨即降低,接著皈依,內心會漸漸恢復平靜,然後再去幫助別人,內心會產生很強的喜樂。

  想到來日無多,我每天都找機會做善事、幫助他人,以淨罪集資。SARS期間,有一天我到奇美醫院,每個人都要戴口罩,剛好有一人沒戴,我看她很尷尬,於是立刻遞給她一個口罩,當時她很感動的向我說聲謝謝,我也很感恩的向她道謝,因為她施捨利他的機會給我;當家人和不認識的親人來看我,我會請他們為我唸「觀世音菩薩」聖號,因為這是師父的教誡,我也可以藉由生病跟他們結善緣;每當早上醒來,看到陽光的時候我就好高興,表示我還活著,我還會再想想自己叫啥名字,表示意識還清楚⋯⋯接著下來想想該如何令這天過得有意義。

  直到有一天頭痛難忍,又不斷嘔吐,心想:真正的大考到了嗎?我拼命地唸「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心裡一直呼喊著師父,唸完後,身體似乎輕鬆許多。到了急診室,醫生幫我打止痛藥,不久,病苦不見,身心舒服,想到如清法師開示廣大供養的意義,於是馬上把這種快樂、舒服的感覺供養佛菩薩及一切眾生,希望眾生也能無災無難,無病無惱。住院當晚,我夢見仁波切和他的隨從告訴我,到時他會來接我,醒來時,內心好高興,因為惡夢不見了,信心大增,又繼續念觀世音菩薩,隔天又夢見,我腳踏一條小船,海浪波濤洶湧,狂浪一直襲捲著我,我一點畏懼的感覺都沒有,心中一直持著六字大明咒,最後海上風平浪靜,五彩繽紛的光芒現在海中,非常漂亮。

  出院後,我參加七天的自修營,最後一天求見師父,我問師父:「我還能回得來嗎?」師父說:「不要想能不能回來,重點在皈依。」想起這幾天,淨遠法師講師長的功德時,說:「遇到這麼有功德的師長,不即刻皈依,還等到什麼時候?」也讓我體會到自己過去的驕傲和無明,《廣論》雖然學了九年,卻從來沒有一念現起真正皈依之心,想到此生已經快結束了,而無限生命又沒有保障,唯有師長才是真正的依怙,我跪著求師父,祈求師父慈悲加持我,只要有師父,無限生命就有保障。接著師父又說:「不要害怕死亡,否則會扭曲。」我雖然不明白會「扭曲」什麼,但我記住了「不要害怕死亡」這句話,臨走時,師父再次叮嚀我要「依教奉行」,把廣論的法好好運用。回家時,內心不自覺的充滿著利益他人無限生命的那種喜悅。

 

病苦莫加心苦 謹遵師教求加持

  自修營回來的路上,心想反正快死了,在死之前我要好好累積資糧,於是報名大悲精舍精七義工,當義工期間我一直祈求佛菩薩,有天心中突然現起「林口長庚」四字,也許是佛菩薩的加持,要我到那裡治療吧?剛好得知先生的表嫂也在林口長庚醫院服務,而且是腦神經外科的護理長,透由她的介紹,醫生幫我做了一連串的檢查,最後決定動手術,抽出腫瘤的積水。手術前三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二哥,他把我頸椎的二條血管切開,抽出黑色的血塊後,又接回去。我叫他,他不理我,我知道那不是二哥而是佛菩薩,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在印度請法的同修,正在為我回向。手術之前,必須做立體定位,頭部釘螺絲,把像頭盔的東西釘在頭上,我一直緣念六字大明咒,內心很平靜,似乎不覺得有苦受,在手術檯上我還跟醫生說:「我從頭到尾都把它當成我的好朋友!」醫生訝異的說:「好朋友?」「頭上的瘤啊!」「喔!原來妳把它當成妳身體的一部分。」手術過程非常的順利。在住院期間,我也學到很多,感覺醫院就像是個大雜院,有一群人相互關心,讓我覺得人生充滿光明,而且也看到各式各樣的病苦,相較之下,自己的苦實在不算什麼。當他們出院時,都告訴我要勇敢一點,事實上我真的並不覺得有什麼病苦,因為我心中有佛菩薩和眾生。

  手術後,我再次去見師父,師父給我的教誡是:「不要執著,不要想它一定會好,重點在無限生命是否增上?如果身體壞了,頂多換一個再來,若有病苦,還加上心苦,那是苦上加苦。」師父的教誡,讓我對陶醉在手術順利的感覺,生起警惕之心,所以,我不敢掉以輕心,繼續努力持誦「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努力的祈求皈依,做師所喜,就因為這樣焦慮到睡不著覺,醫生說:「妳到底有沒有吃抗壓力的藥?」別人的焦慮是想雜七雜八的事,我想的卻是師父。

  檢驗報告出來了,雖然是良性的瘤,但因為長在腦幹上,所以等同惡性的,醫生希望我電療,因為我這麼年輕,也許電療以後,生活品質會比較好,我開始再度思惟師父的話:「不要執著,不要想它一定會好,重點在無限生命是否增上⋯⋯」感恩師父一再地提醒我該把握的方向。我知道我將會面對人生的第二大考,它不再那麼簡單,不知道什麼時候病會再復發,腫瘤會再長大,眼睛又會模糊不清,手拿碗將有困難,走路也會有困難,且將頭暈目眩不能自主。但有了無限生命的概念,加上殷重的皈依祈求,以及多緣念眾生的苦,內心篤定多了。

 

歷經生命大考 利他報師恩

  我一直試著把腦幹上的腫瘤當成朋友,感恩它讓我更深刻的思惟業果,感恩它讓我觀察到自己的等流習氣,因為我的思慮很周密,本身又相應大型法會,喜歡面對群眾的感覺,假若我有權勢加上強盛的企圖心及瞋心,將令許多人無處可逃,那造就的惡業一定很可怕;如同腦瘤的位置竟然在中腦,瘤被所有腦組織包在中間,在病理上這是很罕見的病例(星狀細胞神經瘤),我深信這一定是過去世造了傷害眾生的業所感得的果報。想到這裡內心很懺悔,所以常對它說:「對不起,請原諒我!」我也告訴它:「我們一起來學習大乘佛法,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心中不斷的現起:「生命的意義就是不斷的利他!」因此只要有利他的機會,我一定不放過。過了不久再回診的時候,醫生說腫瘤已經縮小了,先不要電療,以後再說⋯⋯這更令我真實體會到,佛所說的法都是真實不虛的,照著《廣論》去做準沒錯。當身體稍好時,我又繼續護持大型法會,例如:精七、八戒、教師營⋯⋯平常就護持研討班⋯⋯等法人事業,心想只要能多做一天就算賺一天,因為無常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到。當師父提三界有情護生計畫時,我的眼睛又似乎開始出狀況,無常的警訊又再度現起,時間來不及了,於是我快馬加鞭,見縫插針,把健康的觀念傳出去,心裡只有一種想法,只要是師父提出的理念,我一定要盡力去實踐,當師父的見證人。沒想到身體又漸漸回穩,困擾我十多年的膽結石也居然不見了。今年(2005年)2月,鳳山寺祈願法會,我在鳳山寺當義工,請假到醫院回診,醫生宣布我的腦瘤不見了。

  經過這場生命的大考,我很感恩同修及家人的幫忙,陪我度過低潮的日子,也深感人生就如同演戲一樣,我只是在戲碼當中扮演生病的角色,透由這個角色讓法在內心現起,去體會生命真正的意義,多行利他之事,或許我這條命並不屬於我個人,而是屬於眾人的。我更感恩師父的攝受,否則不會有今天的我。正因為如此,我更要如法依教奉行 ,去利益眾生,方能報師長的恩於萬一。

福智之聲第162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