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生死無懼 只因有您

──李山河師兄的生命故事

◆福智教育園區採訪組

  三摩地王經云:「清淨身語意,常讚佛勝德,如是修心續,晝夜見世依。若時病不安,受其至苦死,不退失念佛,苦受莫能奪。」在病榻上飽受病痛折磨的李山河師兄,正為我們展現著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大威德力──專心依仰,必無不救!

  罹癌十年,開刀、化療、電療、復發⋯⋯受盡病苦,但越靠近生命終點,年屆七旬,形容枯槁的李山河卻越意氣風發,滿懷感恩、努力用功的過每一天,這一切,用李山河常掛在嘴上的話:「都是師父三寶加持。」臨終前,很多同修去關懷,可是出了病房,大家咸有同感──反倒是李師兄在關懷我們!他勸大家一定要好好學《廣論》,對師父要有信心,這樣的生命才有意義。李師兄於2013年6月9日往生。

 

  家住雲林台西的李山河,以養殖、買賣魚產為業,是當地風光的商賈,菸酒不離,飲食無度。2000年、五十九歲的李山河被口腔癌擄獲,舌頭切除三分之二,難以與人溝通,加上化療、電療,連續的治療,身形逐漸憔悴,體力也大不如前。昔日商場上的好友都不見了蹤影,生活從原本的絢麗,瞬間轉為孤寂。朋友的疏離,對病症的無奈,對死亡的害怕,讓他的日子備極艱辛;甚至住院期間,當臨床病患往生時,他害怕得立即逃離病房,深怕臨床的惡業會傳染給他。

  後來,學《廣論》的女兒李珮甄師姐為他申請關懷,關懷班一次次帶來關懷,為他孤寂的心,注入師父、佛菩薩的溫暖。不曾有過如此經驗的他很好奇:「怎麼會有這一群人,願意花時間、花精力去關懷一個陌生人?」

  有了這層好感為基礎,當珮甄師姐邀請他到古坑園區當義工時,他二話不說,跟著女兒、孫子在溽暑中拔草、種菜、洗甘蔗、榨甘蔗⋯⋯身體開始靠近佛菩薩,心田也開始注入佛菩薩的慈悲。

 

遇到師父 人生六十才開始

  很幸運的,病症獲得控制,李山河接受女兒的建議,2004年初開始到大悲精舍上長青班,同年底參加皈依法會,正式皈依為佛弟子。沒讀書的李山河很重視長青班的學習,每次從台西到斗六上課得開車一個小時,但他常常是最早到教室的班員。他也開始誦經念佛號,積極參加法人活動或法會。

  他經常感慨的說:「活到六十幾歲才開始學會做人,這都是師父教的;以前不知道、都隨便做。」原本自以為是的他,開始對父親懺悔過去的不孝順,在父親墓前痛哭流涕。

  本來性子急、脾氣大的李山河發脾氣的次數變少了。他說:「每次脾氣快爆發時,想到常師父,脾氣自然就沒了。」他並且開始關心陌生人,臨床中風的病人兒子往生,女兒、女婿無法隨侍在側,經常痛苦呻吟卻無人理會,大小便也沒人處理,非常狼狽。李山河心生不忍,經常誦經回向給他,希望他早日得佛菩薩攝受,像他一樣,身心靈獲得寄託與安頓。

  後來臨床病人在醫院往生時,李山河不再落荒而逃,而是為他誦經、祈福,因為「他很可憐,死的時候,孩子們都不在身邊。」李山河說。 

 

深信業果 勸鄉親莫再殺生
 

  罹癌七年後,李山河開始上廣論班,並且充當司機,載送弟媳、姪女、姪媳等親友一起上課。不識字的他不會消文,也聽不懂師父的開示,但就是非常歡喜去上課,因為他載了一群親友會消文,賺隨喜功德。

  2011年,癌症復發,復發點在舌頭深處,影響範圍極大,若要積極治療,勢必得動大刀。評估後覺得他太虛弱,再加上他見很多口腔癌患者一再開刀之後,臉部畸形,令人望而生畏。他希望往生時能以完整的容顏去見師父,因此決定不開刀。

  病中的李山河不斷祈求師父做最好的安排,四十五天化療、電療期間,開始認真聽《廣論》,莊雪椒師姐特別為他錄製台語版《廣論》,方便他學習。知道供養的殊勝後,他經常供養,一天,為買蘭花供養佛菩薩而外出,卻不慎跌傷而血流滿地,路人叫來救護車緊急送醫,事後他寬慰的說:「還好是因供佛而跌倒。」

  年底因發燒、咳嗽不癒,住進醫院治療十天都沒退燒,差一點引發敗血症。昏沉中見到往生的父親,他訝異的問:「怎麼是你來,不是觀世音菩薩來接我?」對佛菩薩依仰的心續溢於言表。

  還有一次昏迷中,李山河見到四週圍繞著無量無邊的魚、蝦、貝類……那些他過去養殖、販賣、食用的有情紛紛向他討債,讓他非常害怕,只能一直稱念阿彌陀佛聖號。稱誦一段時間後,平日供奉的度母降臨為眾生說法,然後帶著這些眾生離去,他才得以安下心來。即使是在昏迷中,這個驚心動魄的景象,依然讓他體會到「業果不虛」的道理。再見養殖、捕魚、畜養等職業的鄉親,都會殷重勸請不要繼續造殺生的惡業。

 
 
解冤釋結 所有善願皆成辦
 

  第二年九月癌細胞擴散,決定不再治療,只用嗎啡止痛。雖然病體孱弱,但他好希望能再參加一次「憶師恩法會」和隔年的「朝禮法會」。於是殷重的誦經、供養,努力淨罪集資,因此皆得滿願。朝禮法會上如證和尚開示的「祈求」,讓他知道可以透過祈求跟師父、佛菩薩溝通,對未來的方向更為篤定。漸漸的,對死,不再畏懼。他說:「再換個身體,童貞出家。」

  此後,呼吸困難、痰卡住、身體疼痛⋯⋯他都會殷重祈求師長加持他順利度過。他更以殷重恭敬的心聽師父的《廣論》開示,即使聽不懂,也一遍一遍重複的聽。說也奇怪,一段時間後,他忽然聽懂了師父的口音和詮釋的內容。內心直接跟師父相應後,他常常讚嘆:「這一生還有這麼好的東西!」當家人前往探病,他會將耳機拿給對方聽。豪氣的發下新的心願:「不管少年、老年,都可以讀這麼好的《廣論》,還有吃有機。」他總是語重心長的說:「師父真了不起,用這本《廣論》帶大家成佛。」

  有了這層信心,李山河整天歡喜如小孩,家人對他的轉變都覺得是奇蹟降臨。已經不良於行的他每天坐在輪椅上繞客廳一圈,當成繞佛;他也趴在供奉師父、度母法照的佛桌前念佛半小時;還經常勸導其他子女要信受三寶。他說:「你們看我生病,可能會覺得我很痛苦,可是我自己並沒有覺得不舒服。」

  知所取捨後,他想起過去做了很多對不起太太的事,造成夫妻反目,很希望能在今生與太太和好,因此經常向師父祈求;他也希望能化解子女因對他的治療意見分歧而心存芥蒂;他還希望不要像其他口腔癌患者一般發出惡臭。

  師父一一滿他的願──年久失和的太太在女兒珮甄的勸說下,終於到醫院探視。身體極為虛弱的李山河欣喜若狂的奮力坐起,為過去的荒唐慎重道歉,也表達希望太太幫忙處理後事的心願,得到太太應允後,才安下心來。

  5月17日,器官逐漸衰竭,醫生判斷時候到了,全家人齊聚身旁,李山河要家人圍著他念佛,念佛功德大,慢慢來。有親屬忍不住哭泣,他立即揮手要子女止住悲傷,一心念佛。後來他沒有走成,子女卻因虔誠助念,過往的心結竟神奇的消弭於無形,主動輪流排班照顧他。 

 

念佛往生 祈求回園區讀書

  「師父把我留下來,是要大家在我身上看到三寶的功德。」他體會到生命可以這樣走來,是師父的恩賜,是許多同行善友的關懷與引導,他希望能將師長這麼勝妙的法傳揚給其他病友,讓其他為病苦折磨的病患,也都能獲得師長三寶的救怙。往生前兩天請外傭推動輪椅到每間病房去探視病患,去當病友與師父的橋梁。

  6月7日清晨自拔鼻胃管時,李山河告訴照顧他的外傭:「我要讓你輕鬆點。」他也告訴堂弟,再三天就要「回去了」。勸勉女兒珮甄:「這一年來讓你如此辛苦的陪伴是常師父在培植你,因為你還年輕,你要全心全意為師父的法人事業努力,報師恩。」

  臨終前兩天,他非常認真念佛,愉悅的心唱誦著自己編的台語讚佛曲「南無釋迦牟尼佛、南無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救苦救難度眾生離苦得樂喔」,臉色漸趨白嫩,越來越像純真稚氣的孩童。

  山河師兄一心一意希望來生能回到園區讀書。6月9日往生當天下午,園區的許錦志師兄來到病房探望,雖已彌留,但聽到錦志師兄鼓勵他要回園區讀書,他也張開眼睛凝視,口中還是念著佛號。晚上九點五十分很聽話的回到家中平躺後才告別人間。清晨六點半助念結束,天際出現一道彩虹。

  李山河完成了他的生命畫冊,而他臨命終時因虔誠皈依、信受佛法,命運得以整個翻轉的感人故事,成為家人及諸多同行增長對師長三寶信心的泉源。

福智之聲第210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