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火爆化紅蓮

◆雲林 黃一馨
 
  黃一馨師兄是雲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庭長,這些年總是存著助人之心,努力協調爭訟雙方正向處理。很難想像經歷豐富的黃師兄原本就是個火爆浪子──後來,為了要踢館而上廣論班,他說:「還好我沒教訓到別人,反而有機會改變自己的生命……」
 
 
  我從小就很叛逆,不聽老師、父母的話,喜歡挑戰權威。尤其到青少年期,一天到晚在家裡鬧革命,爸爸講東,我就偏偏要往西,到後來幾乎只要一開口就吵架。家裡有八個小孩,我是老么,哥哥姊姊沒人念大學,所以爸爸希望我好好念書,將來考大學。雖然我也認同,但我就是不想讓爸爸如願,於是去保送念軍校,經過一番激烈的爭吵,父母也沒辦法。不過,我的個性也很難在軍中待下去,最後還是老爸幫我善後,賠錢了事。
 
  爸爸要我去補習,我補了幾個月就去流浪,想要自己養活自己。我在工廠當作業員、在建築工地做鐵工、在貨運行當捆工,也當過船員出海捕魚,卻碰到船被印尼政府扣留,被關了好幾個月。那時工作都靠勞力,還有生命危險,但是脾氣一點都沒改。有一次我問路:「先生,某地方怎麼走?」對方回答:「我怎麼知道,你問我,我問誰呀!」脾氣跟我一樣不好,我就走了,但是我越想越生氣,就又走回去把他痛打一頓!
 
  我從印尼被關回來不久就去當兵,想到在印尼受到的屈辱,覺得國家需要我,於是簽約轉服四年半領導士官班,父母當然反對,但我就是不聽他們的。服役時我還是老脾氣,有一次打靶,因為不服教育班長,我拿著上膛的槍轉身對著他,幸好沒有把扳機扣下去!
 
  二十八歲那年,高中畢業十年了,爸爸已經對我徹底失望,媽媽希望我趕快結婚。我想到念大學的願望都還沒努力過,可能遺憾一輩子,於是認真準備考大學,要給自己一個交代。運氣不錯,我考上台大法律系夜間部,每天規律的念書、運動、上課,滿幸福的。不過,每次打電話或放假回家,和老爸還是一開口就吵架,我一生氣就讀不下書,所以我也很懊惱,開始想改變;但是,等到我可以聽完話不頂嘴,已經是大學畢業了。
 
  畢業後很幸運通過考試,分發到雲林地院服務。但我還是到處看人不順眼、斤斤計較,像刺蝟一樣刺傷別人,還會罵訴訟當事人,像個恐龍法官。九二一地震後,同事蕭守田庭長介紹我上廣論研討班,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但我剛開始是要來踢館的,自以為已經了解佛法,想要來教訓這些人,還好我沒教訓到別人,反而有機會改變自己的生命。
 
  師父教導「無限生命」、「業果」、「觀功念恩」、「代人著想」等寶貴的概念,我在生活中去觀察、去思惟,覺得都很有道理。例如承辦少年審判業務時,發現不同的孩子碰到同樣的困難,有的會自暴自棄,有的反而努力向上,可見不同的想法和個性會決定我們生命的方向。我也反省到自己很容易觀過,結果是一連串的不幸和痛苦等著我,這樣生活太辛苦了;希望我的下半生、我的來生,不要再這樣承受很多無謂的痛苦,我要去改!
 
  後來,我大哥檢查出是鼻咽癌末期,他很懊惱、很無助,對未來也很不安。我想,如果換成是我的生命就要結束,什麼事我會讓我懊悔?細細檢視後發現:「我曾經亂發脾氣傷害別人,有能力幫助別人卻沒有去努力,這讓我很懊悔。」我又想,假如生命能夠重來,我的命運會不會有所改變?我發現:「不會!因為我的內心根本沒有改變!我雖然學到很好的概念,但僅僅是認識而已,並沒有認真去實踐。所以,下一生再來的時候,以前的生命軌跡又會再來一次,但不一定能像這生這麼幸運,還回得來。」這一點讓我很震驚!才開始比較認真依著師父的教導,改變自己的想法與習性。
 
  有一次司法院要我們辦一個連結相關資源的全國性少年輔導業務觀摩會,那時我不是庭長,這不是我的業務,但我發現事情比較繁雜,很可能會來不及,就主動問庭長是否需要幫忙。並建議請相關人員一起開會,我分享了在福智學到的辦活動經驗,經過大家集思廣益、互相幫忙,終於如期圓滿成辦。我很高興能突破自己的生命格局,感受生命成長的喜悅。
 
  我對於所承辦案件的當事人,以前都是排斥心理,學佛後則轉為心存警惕和感恩,覺得他們都是我的善知識,讓我練習實踐佛法。記得有個女孩犯下很離譜的刑事案,公設辯護人多次勸她要認錯,可重新量刑,但她防衛心強,始終不肯認錯。開庭時,我希望能幫助她生命成長,便問她為何這樣做,然後靜靜聽她陳述理由,最後告訴她這樣的行為還是不對的,這個女孩當場流下眼淚,或許是因為少了指責,多了同理,喚起她的悔意。
 
  又有一次承辦一件分割共有物的申訴案,整個村莊百餘人數代共同持有土地,當有人想開發而申請分割,全村反彈,也無人能提出分割方案。我去輿堪現場,和村民們互動,曉訖之後,化解因不了解而反對的情緒,並幾乎是做村莊重劃般從中協調,經八、九個月定案,眾人接受。書記官覺得很不容易,通常這種案件都會纏訟數年,抱怨連連。我很感謝能有機會為這麼多人服務,並學到許多善巧,增長利他能力。
 
  我和父母關係也漸漸改善,後來說服他們到雲林同住,讓我照顧。我把他們帶到師父身邊,在長青班學習,心裡有所依託;我每天帶他們供燈、供香,用客語誦經、念感應故事給他們聽。當他們更加老邁,我祈求、觀察、學習去揣摩他們的需求,例如假日會幫爸爸洗澡,爸爸似乎覺得欣慰。很感恩還有機會彌補少不更事的荒唐,感恩師父教導:不會做人,怎麼可能學佛、成佛?
 
  我深深感受到,家庭、職場或法庭上的氣氛,是所有參與者的共業呈現,只要有一個人改變,原本的互動軌跡就會跟著改變。而改變就從自己開始,所以我願盡己之力往良性互動發展,也堅持推動法院的研討班,和大家一起努力。我覺得萬般慶幸,能在團體學習,我很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生命成長機會,祈願生生世世都能跟師父以及同行善友一起學習,早日具足師父、佛菩薩的功德,利益眾生。
 
福智之聲第213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