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臨終苦受不能奪

◆福智教育園園區 李喜美

  一個參加廣論研討班已經四年多,但連心經都不會背誦的罹癌同修,透過到園區當義工,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在師法友的環境裡薰習,臨終時竟然一心皈依,誦經不斷,正念不失。他就是劉增彩師兄。劉師兄已於今年七月往生,生前,尤其是臨終前所展現之依師精神,堪供同修學習,且聽劉師兄的同修李喜美師姐娓娓道來。

 

發病初期不會誦經祈求

 先生於九十五年十月底出現髖關節疼痛的現象,原以為是運動傷害造成神經壓迫,想不到是癌症末期轉移到骨頭了,連開刀切除的機會都沒有。無常示現,死主來了,而我們卻毫無準備,錯愕、驚慌、六神無主⋯⋯再多的形容詞都無法描述我們當時的心情。

  九十六年四月初他因腰椎劇烈疼痛住進醫院,開始使用嗎啡止痛及電療以減除疼痛。治療初期藥效還沒發揮,骨頭的劇痛無法言喻,再加上藥物的副作用造成食慾不振、噁心、嘔吐。當時就有一批批的同修紛紛前來關懷,並引導先生唱讚誦、念誦咒語、佛號。更有同修分享自己的經驗,教他如何用功。

  看見先生在痛苦中煎熬呻吟,我鼓勵他持誦心經,向師父祈求,當時他已經參加廣論研討班四年多了,可是平日都忙在工作及其他事務上,要用時才發現平日串習太少,竟然連心經都不會背誦,也不知道如何向師父祈求。

 

尋求增上環境來到園區

  住院一個月接受治療後,狀況慢慢好轉,經藥物控制後可以過一般品質的生活。醫師預測他只剩兩三年的時間,當他得知餘日不多,一心只想好好把握剩下的生命,創造未來的生命。

  我們早已嚮往園區清靜的環境,所以出院後就想辦法到園區安住下來學習。感恩師父為我們打造了園區這塊淨土,也感恩同修們,尤其是景觀股的同修,鼓勵他到景觀股做義工,在割草、澆水、移樹、種樹中集資淨罪。園區有良好的修學環境,法師、學長密切的關懷指導、同行的切磋琢磨,法會的參與、共學等等讓他累積了許多資糧。來園區一年多後,有一天他很高興地舉起拇指說:「你看!你看!我的關節已經可以伸直了。」承事師故,讓他因生病而彎曲僵硬的指關節、微跛的左腳得以恢復正常。

 

成為同修「甜蜜的包袱」

  九十九年六月,到園區還不滿三年,癌症指數悄悄上升,疼痛又出現了。做過第一線化療仍不見效,當得知第二線化療副作用很大、可能只延長半年到一年的壽命時,我們放棄了。病況持續惡化,九月無法再到園區當義工,還陸續住院接受八次緩和醫療照護(俗稱安寧治療)。

  為讓他能親眼看到大兒子完成終身大事,雖然他病得很嚴重,我們仍在九十八年光復節為兒子舉辦婚禮。同修們就像自家辦喜事一樣,有人自願承擔總護持,下設交通組、服務組、接待組、關懷組、節目組、財務組、餐飲組、場地組⋯⋯同修們煞有介事地在各自承擔的組別策劃、運作,甚至婚禮前還來個打掃法會,幫我們打掃新房、親友房;為避免娶親隊伍南北奔波,前一日準新娘及其家人南下住在我們家附近的民宿,同修還替我們送點心、水果去關懷他們;連忙著排演須達長者舞台劇的杜滿生夫婦及業務繁忙的賴素媚師姐也兩肋插刀,抽出時間來當婚禮主持人。何其有幸!在師父的傘蓋下,我們被照顧的如此周到。

 

醫護團隊眼中的好病人

  先生住院期間,雖然呈現噁心、嘔吐、疼痛、帶狀皰疹感染、腹脹不適、甚至是下半身癱瘓等不適狀況,但還是努力誦經做功課、聽師父音檔開示,醫院的醫護團隊、宗教師普安法師、還有志工們,公推他是一個極合作的病人,從不抱怨、很會代人著想,他們很想了解是什麼力量讓一個癌末病人表現如此堅強、正向,所以除了訪問我們之外,還到我們住的社區──菩提新村、福智教育園區採訪錄影,希望製成影片幫助其他病患。先生很高興有機會宣揚師父不可思議的功德,希望自己不要白白生病受苦,祈願一切苦痛都能夠變成饒益眾生的資糧。

  在家養病期間,園區組長、副組長們隔一段時間就來探視他,帶來大家的關懷,並為他提心力。景觀組的「戰友」更是常客,除了共學廣論,他們也告訴他:他之前所種的扶桑樹已經開花了,可以供養師父了;矮仙丹也長高了,趕快好起來去照顧它們吧!

 

客廳變成廣論研討教室

  尤其是同住菩提新村的鄭充閭股長,一得空閒就抱著廣論手抄稿來家裡找他共學,為他開設「個別班」;菩提新村的同修們還組成「周三晚上廣論共學班」,教室就設在我家。善行班班長許瑞麟師兄,年底結行時帶著全班來家裡上課;另外增上班鐘淑蘭班長也帶著同修到家裡來上課,讓他也能跟同學一起做善行總結。大家都沒忘記他,要帶著他一起跟師父、上師走菩提大道。

  有一段時間他心情低落,覺得師父似乎沒有收到他的祈求,當見到同修一波又一波的關懷之後,他說:「師父聽到我的祈求了,他多次的派風、派雨、派水滴來澆灌我這棵幼苗。」

  師父說;「只要你不放棄,我願意陪你走完最後一程。」這句話給了他極大的信心。師父充滿了悲、智、力的法音,是他最好的法藥。不論是住院或是在家療養,他都努力的聽師父的開示,除了廣論之外,大般若經、利器之輪、孝經、論語等,他都如饑似渴、一卷又一卷地聽,他發願生生世世都要在師父的座下,修學顯密圓滿教法,隨著師父建立教法、饒益一切有情。

  除此之外,每天早課他都靜靜地聆聽著淨遠法師唱誦的密集嘛,瞻仰著師父、佛菩薩的聖像,然後輕聲地誦持心經、普門品、大般若經⋯⋯他的神情肅穆、平靜,彷彿從中得到許多安定的力量。

  九十八年十一月底,腫瘤壓迫神經造成他下半身癱瘓,要靠輪椅才能活動,這時他不太敢見到同修,因為他已瘦骨嶙峋,還帶著導尿管。到園區見到同修會有點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同修們仍然不放棄,有放生法會、浴佛法會、廣供、法師上課,都再三鼓勵他、帶著他去集資、領受加持;尊貴的仁波切來園區關懷,學長還特地領著仁波切到他輪椅前為他加持。

  當他癱瘓住進病房時,他把孩子喚到床邊交代遺言,其中最重要的是叮嚀他們,一定要進入研討班好好學廣論。因為他知道當死主來臨時,能靠的只有師法友。生命無限,只要緊緊的依靠著師父就不怕了。

 

迴光返照 心繫師法友

  九十九年七月底,他連著兩天昏睡不吃不喝,接著右邊頸部出現硬塊,送入醫院治療。第二天早上他清醒了,急著下床要梳洗、做早課。聆聽淨遠法師唱誦密集嘛錄音帶時,他一反平日靜靜聆聽的常態,而是大聲唱誦;持誦普門品的聲音也大而清晰。還叮囑我不要隨便離開他的身邊,「因為事情可能會有變化」。

  此外他還很慎重地叮嚀我幾件事:把普門品擺在他身邊,他今天要多誦幾遍;要找一句包含「緣起、性空」的偈頌;叫我請鄭股長下班時繞到醫院,他要見見園區同修,因為「要請他們來提一提我的心力。」並叮嚀我叫兒子、媳婦回來;還要見他的哥哥、姐姐等,在在顯出迴光返照的跡象。

  菩提新村的同修下班後紛紛趕來看他,他們很認真地做晚課。他要求大家說說最近在忙的工作,他要隨喜。神情是如此的殷重渴盼,我過去從沒見過他這樣的神情。接下幾天,他的體力漸漸衰退,醫院告訴我們可以帶他回家,準備往生。連續幾天,同修們都紛紛前來助念並幫他提心力,八月四日晚,他終於在大家的祝福聲中順利的跟著師父佛菩薩去了。

  上師說:「每天能夠認真地聽聞的話,就決定我們在老死的時候,能夠無所畏懼,能夠以歡喜的心情,面對著死亡,迎接更美的來生」。這一切都是師父、上師的加持,讓劉師兄用生命來教導我們,只要對師父修信努力聽聞師父的開示苦受莫能奪!

福智之聲第194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