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車禍,為母愛作見證

◆台中 楊于東

  曾經,她懷疑媽媽不是最關心她的人,因為她跟媽媽講話常常沒有被搭理。媽媽,總是很忙;她,很受傷。

  一度,她認為父母養她長大只是盡義務,不見得是打從心底愛她,所以她只有缺錢時才打電話回家問安。她,展翅上騰;爸媽,想不透。

  現在,出了幾乎致命的車禍後,她知道父母是多麼用心的愛她,林韋汝肯定,「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小孩!『家』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功課。」

  參與教育部「培育優質人力促進就業計畫」在台中學苑服務的林韋汝,目前走路還是有點吃力,但卻在去年八月坐著輪椅在「雲科大大專營」分享她的快樂人生。全場為她堅毅的表現及她父母一心守護的過程感動不已,不少學員含淚打電話向爸媽表達感恩。

  那天,離她發生死裡逃生的車禍不到二個月。

 

一場災難的開始

  「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和妹妹共騎機車搬家,因為家當過多重心不穩且車速太快而撞上分隔島,」林韋汝回憶,「倒在地上知道自己還活著,第一個念頭就是『師父,您到底來了沒?』」

  沒多久,一位女士主動叫了救護車,還要她念觀世音菩薩,並拿了一些錢給林韋汝的妹妹表示願意再幫忙,林韋汝就知道「師父到了!自會安排一切。」

  林韋汝骨折傷勢非常嚴重,雙腳跨物撞擊無法合攏,腦筋卻很清醒。當下,她要在旁哭泣的妹妹連絡福智大專班老師及同學,「直覺只要打電話給大專班老師,就沒問題了!」福智相關人等也立即趕往醫院協助相關事宜。

  一到醫院她就進入開刀房,醫生診斷左腳脫臼,右腳兩處粉碎性骨折、撕裂傷,開了八小時刀,「當我醒來時,人已經在加護病房,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爸媽的身影,並看到媽媽擔心的神色。」韋汝還不知道媽媽為什麼這麼憂慮?

  她只覺得呼吸器插在身上很痛,但又沒辦法說話,「媽媽依著我的表情拼命猜,肚子餓嗎?想上廁所?⋯⋯我都搖頭,但媽媽就是想幫我。」後來她發現身上插了六根管子,知道自己傷勢嚴重。

  「媽媽看到我剛開刀完的狀況心痛如絞!強忍淚水不善表達的她,眼裡盡是不捨。」更早之前,林韋汝爸媽在開刀房外不敢擅離,也吃不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那麼重要,那麼被關愛。」韋汝的身體動不了,但心很暖。

  醫院住了將近十七天,她媽媽是全程無休的看護,「我連翻身都很困難,上廁所也只能在床上處理,稍微動一下就很痛。」韋汝媽媽堅強認真地記住護士所教每一個細節,再小心翼翼的幫韋汝翻身、洗澡,「我稍喊痛,媽媽就很心疼。」

 

捨我其誰的母愛

  有一天,韋汝媽媽因為照顧韋汝累到頭痛欲裂,去看醫生近二個小時沒回來。其間韋汝羞澀的請求護士幫忙上廁所,護士卻質疑「那照顧你的人呢?」

  韋汝聽到這話不怪護士,反而想,「為何媽媽不在我身邊?讓我得受這種氣!」她決定不和媽媽說話、賭氣,「誰叫她把我丟下不管,」韋汝忘記媽媽也病了。

  結果韋汝媽媽看病回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她,「要不要上廁所?」她回說:「不用了,護士幫我換過了。」那時候媽媽露出很自責的表情。見此,她內心生起一絲不安,「媽媽生病自己不抱怨,眼裡還是只有我」,她哽咽地想對媽媽說抱歉。

  事後她更知道,媽媽只靠意志力撐過難關。因為韋汝媽媽會認床,在醫院根本睡不著,只能稍事休息致體力不支。但咬緊牙根就是要等韋汝康復,一個單純的、媽媽的願望。

  韋汝細述那段日子,「媽媽幫我處理排泄物時,總是很認真甚至很開心,我從來沒有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絲的不悅或厭煩。」她覺得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媽媽願意做到這種地步,都不曾抱怨?」

  韋汝媽媽回答,「不會啊!從你出生就是這樣照顧你,現在只不過是嬰兒變大而已。」韋汝恍然大悟,「原來父母一切為我著想的心,從未改變過,只是我都看不到,我知道的竟是如此的少。」

 

校園菁英只想飛

  因為,林韋汝的爸媽從她小時就忙著賺錢,家裡三個小孩平時有事只能找阿嬤,「我跟媽媽『沒有很熟』,媽媽下班就累得不太想搭理小孩。」次數一多,她自覺母女關係有代溝,暗暗的對媽媽生氣。

  而且她國小有次久咳不止,看了很多的醫生均告無效,卻聽到媽媽對爸爸表示「要不要考慮不看醫生」,她不明就裡地認為媽媽有意放棄她,甚至從此不太愛跟媽媽說話。

  其實,她的爸媽就如一般的農家沈默含蓄,但對孩子的關愛卻不曾少過。

  長大後離家至逢甲求學,林韋汝是個大忙人,當時身兼七、八個系社任務,從班代、福青社、國際招待到服務性社團陪老人、帶小孩,「忙到很容易爆掉喔!」難得的是,她還能從財稅系第一名畢業。

  她想衝出自己的一片天,原本想當一個企業家,她吃得了苦,能拼命。不過,卻和家裡的想法越行越遠,爸媽希望她考公務員,以後過平穩的生活,不要老是為錢所苦。後來,她計劃進福智,爸媽更是憂心忡忡,怕她理想過高。

  每次返家出門時,韋汝爸媽總是千叮嚀萬交代,但她只覺得煩,怎麼老是在講一樣的話!「我在學校很有勇氣嘗試各種工作,一回家就覺得有些洩氣。」她想飛,練出一身本事,讓愛擔心的爸媽日後對她刮目相看。

 

點滴都是父母恩

  出了車禍,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住院、休養期間,長時間和家人相處互動,她開始去觀察父母的恩德,「爸媽是從生活瑣事去愛我,用心體會我日常需要。」她現在一想到這些事,就很開心。

  有一次,她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天空,她爸媽好大一番折騰才讓坐著輪椅的她下階梯,一前一後的陪韋汝看天空,「我非常的感動,開口向媽媽道謝。」想不到韋汝媽媽回答,「只要你喜歡,每天都可以帶你出來玩!」她感覺,自己的幸福就是父母最大的快樂。

  很愛笑的她,現在比以前更開朗,因為她的思考深度和以前迥然不同。更重要的是,她不再覺得孤單,「不是從此就能完全順從爸媽,而是轉念要求自己思考父母想要什麼。」林韋汝奮力向前,不斷地提升心理境界。

  幸運的是,「休養期間,我感受到來自師友無比的關懷和鼓勵,法師還教我如何和父母互動,如何思惟親子關係,讓我對父母更感恩。」所以林韋汝更清楚自己生命的方向。

  她整理完車禍後的思緒,不假思索地說,「做好自己,再負責把爸媽一起拉到生命的最高點。」林韋汝決意學習逆轉困境,讓父母感受生命的新價值,以更美的心迎接人生。

福智之聲第193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