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學習度過人生冰風暴

◆台北 曹華貴

  首先在此,我要感謝一年來協助我學習佛法的班長、副班長、輔導員及師兄師姐們,尤其是陳仁光師兄,是他,在我困於人生風暴時安排、領航,讓我進入福智港區歇息,得以整補再發。

  那是一段艱難困頓的時期,也是我回應內心吶喊改變的時機。

  二○○八年全球經濟蕭條如冰風暴般狂亂而至,逼迫著所有汲汲營營的事業與人們,使得原本已經緊繃的工作壓力、狀況更加惡劣;情緒的痛苦指數急速飆高。我尤其不能倖免,原來自以為周全的價值體系,結構上隨即出現了許多裂縫及缺口,產生了許多令我焦慮的問題。這是順境中看不見也不會去想的,所有的防火牆均在無常中裂解而失去功能,使自己暴露於未知的恐怖中。

 

孤軍獨戰

  我幼年成長時深埋的創傷、工作環境染著的貪瞋爭奪習性、強悍掩飾下的自卑、剛毅遮蓋下的畏縮心態,加上觀過念怨、得理不饒人的操作模式,早已在多年前將自己的習性造作得滿是執著、貪愛、瞋恨、敵意、多疑、嫉妒、孤立、抗拒、刻薄、慳吝、謊言等等不淨雜染的元素。在權力的推波助瀾下,我不自覺的變成木頭心,也不自覺的失去「人者仁也」慈悲喜捨的人性。像炭火會燒灼自己一樣,我被憂鬱、躁鬱、恐慌、焦慮、強迫、緊張⋯⋯等精神官能症輪番焚燒著。痛苦得失去了反省的理智及智慧,用更多的造業煽火加柴,使梗在內心的煎熬更加不可收拾。那是又哭、又笑、又茫然,類似瘋狂的狀態。我用各種運動、嗜好:菸、酒、音樂、影片、書籍、蒐集等等蓋上一層又一層,又敗露,沒用,問題只是被延緩沒有解決。

  那痛苦的重量隨年齡增加而增加未曾稍滅。它也會隨著脆弱的裂口宣洩而出。那瘋狂的身、口、意造作惡行難以筆墨形容,就如狼人發狂般先是一個月一次、再來兩次、再來三次;後來便常處於病態而不自知,那是對人對己都有攻擊性、破壞性,很危險。朋友、同事的善意都因自己固執惡狀而漸行漸遠,最後職場上只剩我一個人孤軍獨戰了。

  一個人能承受多少、能撐多久?我不知道。但最後一根稻草總是會隨死性不改而來,那是肯定的,它終究決堤了。我被所有負面情緒所淹沒,黑壓壓的沒有一丁點正向心理,我陷入極度恐懼及極度狂亂中,乾號而無淚、求助而無門,精神耗弱到影響生理層面,偏頭痛、胃痛、心悸、肩腰及血壓都強烈地發出了警訊,情緒極度不穩已到危及生命之虞。

  我結束了工作,帶著所有難題回家。苦了我的妻子和女兒,他們因為愛我而承擔了一切,千方百計想協助我解套。但我像一頭受傷的牛般頑固、莽動,使得他們的耐心受到極限的考驗,為此吃盡苦頭備嘗委屈。然而可悲的是我並未在無明重創之後醒悟或看見實相,我不承認自己的病症,不接受醫學治療,只是一味地怪外界的乖戾及上蒼的不公平。

 

自我放逐

  一個人背著包到大陸放逐自己,漫無目的到那遙遠的地方。如伊犁、喀什、拉薩、西雙版納、桂林、海口、麗江⋯⋯孤獨地翻找著各個角落,還是沒能平靜及得到答案。我回到家裡不出門、不接電話、不見人,只是呆坐呆坐、昏睡昏睡,差不多三個月自憐自艾、滿心怨懟、沒有方向、沒有目標、沒有笑容、沒有自信,連最強悍的個性都萎縮了。憂鬱症如無盡的高燒般一波又一波地炸煮著。那段日子真的是艱難困頓呀!

  一天,福智陳仁光師兄如神差般地來電詢問近況,我起初還很ㄍㄧㄥ地說:「還好!」他又問:「有何計畫?」我不知所云。他又問:「對佛法排斥嗎?」這時我意識中亮起SOS回答:「請您度我一程。」他說:「知道了,我來安排。」不久我就參加了企業班,開始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至今一年,受益匪淺,非常感恩。

  然而初到班上學習時,我的盔甲武裝未卸,有師兄說我眼神懾人,真是罪過。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上課,聽著、看著、學著、想著,課堂上安詳的氛圍及每一位師兄及師姐善良的教化,我的心開始軟化了,尤其是那班上常有歡愉的笑聲、智慧的言語,我緊縮的拳鬆開了,可以伸手去探索承接佛法的意涵。當我一再聽到及體會到「外在是內在創造的顯像」、「要改變的是內在不是外在」、「快樂的追尋是向內不是向外」及「自己要為自己的業完全負責」時,我驚覺到自己過去的方向是如何的偏差。在學會以「觀功念恩」審視周遭的人事物後,我有如到了不同於過去的新世界,很多人事物變美了,可以接受了,好運來了,我也常笑了,那是一個胃部、肩部、頸部全部鬆開的笑,很快樂。

  在我學會觀功念恩的思惟方式後,我也學會了隨喜他人的功德。少了比較、少了批判,我開始請求我曾經傷害過的人原諒,尤其是多年吃苦的妻子、女兒,我誠心地跪下禮敬感謝並請求原諒,我也原諒那些曾經傷過我的人,誠摯地祝願所有的人能快樂、安詳、解脫。

  由於感念在企業班學習廣論的利益,去年企業營籌備時我申請參加義工學習新的面向。誰知有此願力發心的師兄師姐更多,以致額滿未果,只能轉而申請正行班學習。

 

快樂加碼

  企業營裡,我鎮日沉浸在歡愉中,額頭舒鬆,內心不斷升起快樂的煙火。後來幾天依舊而且快樂加碼。在如此安詳幸福的環境裡,誰受得了不溶化成慈悲流淌。不用提示不用規定,每個人都關心著別人,禮貌地對待他人,也隨喜感恩所有人。當然,笑是每個人說得最多的話語,很自然地每個人都已深刻地體驗了「觀功念恩」的課題,整個「生命成長營」因著這股安詳、慈愛的念力匯集而形成一個富含療癒能量的醫療團隊,使得置身其中的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心靈的撫慰,對於哀傷均有淨化、救贖的效果。每個人精神亢奮而有活力,可以修習更多的生命功課。但與其說是課程,毋寧稱為知性之旅,或靈性饗宴。每個單元的授課內容均是極其豐盛,我極餓極渴地對每一位善知識所傳遞的語文細心品味、信受,讓頭腦吃得飽飽的,至今仍在反芻,笑意中回味不已。

  課程中幾句話使我深切思考:

  劇中人吶喊著:「我就這樣過了一生,我要的是什麼?」

  如俊法師問:「無限生命中你做得了主嗎?」「當無限生命是無限的痛苦時,你要嗎?」「五官看不到的就不存在嗎?你就放棄了嗎?還是會用更精細的方法去觀察?」

  我那LKK#286的腦子也額外思考著:

  什麼業力使一個擁有幾百億的人痛苦地過世時,骨瘦如柴,胃中沒有食物?
  什麼業力使一個擁有幾百億的人痛苦地獨自一人到澎湖淹死自己?
  什麼業力使兩位漂亮的王妃長處生命空虛、抑鬱、不快樂?
  什麼業力使兩位前總統鋃鐺入獄,甚至有痛苦跳崖自殺的?
  什麼業力使我及許多人常處狂亂、痛苦、癡迷,尋無解套之路?

 

往者已矣

  我曾經碰觸過地獄的邊緣,很感恩覺知福報使我得以折返、安然存在。我曾經在瘋狂中傷害別人,也受到對方猛烈地反擊,感恩學習佛法,了解一切無常及如來自性的不垢不淨,只要覺醒便可救贖。

  我內心回應著:我已來到不能逃避的點,我不要就這樣地過一生,往者已矣;生命無限,希望也無限。我想改變、我要改變、我願改變,即使困難,我也要不斷地學習及練習,探索徹知生命的實相。我會傾全力及運用所有資源,來保持覺醒修行菩提道,這是離苦得樂的機會,而觀功念恩則是找到快樂、安詳和解脫的光。

福智之聲第190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