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莫將梅樹容易看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終身學習園區工地的東北角,三十多棵老梅樹矗立著。它們來自遙遠的南投信義鄉,離開山巒疊翠的山林,轉戰溼熱的平地,對蒼勁的梅樹而言就是不小的考驗,七個搬遷義工更是遭受黑尾蜂猛烈攻擊,人、樹才平安歸來,謹以此文向在外奔波的移樹義工致最高敬意,也向老梅樹寄予祝福。

  蔡先生在南投信義鄉山坡地種植了數百棵梅樹,四十多年來,這些梅樹冬天綻放雪白的花朵,春天結出青澀的果子,採收後作成蜜餞,隨著一年四季的更迭,克盡天職。

  去年(2003年)底,梅樹依存一輩子的山坡地,將租給農人轉種薑了,彰化的廣論同修陳樹聰師兄得知鄰居的決定,徵求他把梅樹捐贈給福智教育園區,讓這批梅樹有更大的貢獻,蔡先生欣然答應捐贈三十棵。

  園區景觀股的義工在五個月前斷根後,10月6日至8日三天驅車前往移樹,沒想到才一上工就遭遇黑尾蜂(虎頭蜂的一種)猛烈襲擊。其實梅園裡並沒有蜂窩,黑尾蜂不知從何聞風而來,鑽進義工的頭髮裡猛螫一針,許萬財師兄第一個被叮。

  許師兄為了自衛,打了黑尾蜂一巴掌,沒想到黑尾蜂躺在地上不動,許師兄反而擔心起來,心裡暗暗祈求:「你千萬不要死啊!」還好,黑尾蜂生命力強韌,只是一時昏厥,甦醒後又轉往螫咬其他義工。

  黃茂林師兄緊接著「中鏢」,而且是在眉心,黃師兄心地善良,被螫到的一剎那他發願:「願代眾生受苦,願眾生受諸大樂!」黑尾蜂的毒性頗強,被螫到以後一定會紅、腫、痛,但黃師兄出奇地竟沒有出現症狀,而發動攻擊的黑尾蜂,一位師兄看到牠掉在地上「吐白沫」!

  接著是園區人稱「阿媽」的王瑞霞師姐被螫到手部,怕疼的阿霞師姐一路尖叫著往山下衝,手背腫得就像「紅龜粿」一樣。隨後林清泉師兄、葉澤鴻師兄、張文圖師兄陸續遭到攻擊,其中林師兄接連著被螫到頭部、手部,傷勢最重,但他仍提起心力工作。

  當大多數師兄們抱持著息事寧「蜂」的態度,消極抵抗黑尾蜂的攻擊時,李啟聰師兄想到師父曾說過:「背對敵人只有死路一條。」他決定正向面對,雙腳站穩,緊盯著黑尾蜂的飛行方向再因應,李師兄的確安然無恙,不過他打趣說:「可能是自己瞋心比較重,黑尾蜂也不敢招惹。」

  才剛上工就有五個義工受傷,嚴重損兵折將,移樹進度緩慢。移樹的義工們思考著怎麼樣才不會被叮,但是不論置之不理、正面迎擊、塗尿、塗面速立達母,都還是會被螫,師兄姐們想到,「祈求」是最好的方法,於是葉澤鴻師兄一邊鋸樹,一面持「六字大明咒」、「密集嘛」。

  經過第一天的猛烈攻擊,黑尾蜂稍微偃兵息鼓,第三天又恢復戰力,戰術改為集中螫一個人,第一天倖免的陳榮三師兄也接連被螫到三次:耳後、頭頂、眉心,當場痛得跌坐在地上;阿霞師姐及林清泉師兄又二度中鏢!連怪手司機的手也挨了一針,只剩邱東明師兄、曾榮滿師兄、黃麗華師姐、包逸春師姐倖免。

  雖然皮肉很痛,但工作還是要進行,師兄姐們一邊挖樹、一邊運送,過程中考驗不斷,所幸三寶加持,都能化險為夷。例如曾經一度因為梅樹太重了,繩索支撐力不足,直到怪手把梅樹調至卡車上方時,才「啪」一聲斷裂。

  更意外的是,同修們奮力挖到天色昏暗時,正慶幸移樹工作圓滿之際,怪手在下山的途中履帶竟然掉了出來,怪手司機與三位師兄幾經折騰到天黑,仍無法重組回去,師兄們考慮到若請來吊車,怪手司機可能要賠本,於是臨時決定再留下一晚,隔天再協助怪手司機修護。

  虔心祈求下,三位師兄一大早高高興興上山,終於把履帶裝回怪手!怪手司機看了很感動,他發願說:「如果梅樹種活了,佛祖真的有保佑,他也要來園區當義工。」

  師兄姐們不斷祈求,終於完成了移樹任務:鋸掉多餘枝葉、挖起樹根、以稻草包裹土球。但怎麼運送又是個難題,由於梅樹長在偏遠山區,產業道路非常狹窄,夾道的樹木、電線、居民的山泉水管都可能被梅樹的枝幹卡住。為了順利通行,景觀股義工們必須分工合作,一人開車,另一個人負責看路。

  遇到前方空中有水管、電線,看路的義工就爬到卡車頭上方的頂棚趴著,一手抓著車頂,一手撐起管線,以免被車上的梅樹扯斷;若路旁樹枝太低卡住梅樹,則停車鋸掉雜樹枝,再無法解決,就只能鋸梅樹了。運送過程驚心動魄,走走停停就像是一場歷險。

  三十多棵老梅樹從清晨到深夜,陸續運回了園區,是終身學習園區的第一批樹木,景觀股的師兄姐們很愛惜老梅樹,暫時以河沙掩覆在根部,以利排水及透氣,每天固定澆水一至二次,就像呵護小嬰兒一樣細心。

  老梅樹長年生長於高山,習慣了冰涼的氣候,為了幫它們適應,景觀股師兄姐特地為梅樹穿起稻草衣,並且在上方拉起黑網防曬,義工們的用心沒有白費,老梅樹適應得很好,每一棵無論大小,最近都從稻草衣縫中吐露出了新芽,有幾棵竟還開了白花兒呢!想必是怪手司機所言的:「佛祖真的有保佑!」

 

後記:

  黑尾虎頭蜂(簡稱「黑尾蜂」)蜂體長2.5至3.2公分,最大特徵是腹部後半段為黑色。台灣有七種虎頭蜂,以黑尾蜂最兇,如果不小心連續被螫到靜脈血管三次,可能會導致心臟麻痺,為了搶救學童而被虎頭蜂螫咬殉職的陳益興老師,就是遭黑尾蜂攻擊。

  秋天時,由於虎頭蜂必須準備冬眠的食物,加上后蜂產下最後一批卵,這是種族延續與否的關鍵季節,因此防衛蜂巢不能有任何差池,虎頭蜂變得敏感又兇猛,更把防衛圈子拉大,稍有越界的立刻加以攻擊驅離。

  野外活動時,為避免虎頭蜂攻擊,最好盡量不穿黑色或深色衣服,虎頭蜂最易對黑色產生反應,所以他們攻擊時,總是衝向頭髮的地方。當虎頭蜂接近時,立刻靜止不動,並觀察牠飛行的方向,是否在頭上盤旋,如果有盤旋就要慢慢蹲下,若是一次飛來兩隻,表示你的位置離蜂巢相當靠近了,這是一種警示訊號,最好慢慢退回。

  若虎頭蜂展開猛烈攻擊,趕快把頭縮入衣服中,然後快跑離去,不要揮動衣服,這會更激怒虎頭蜂,並引來更多虎頭蜂。若被螫咬了,最好方法就是冰敷,可以解決大部分的疼痛,使用尿液、氨、醋都不是正確的方法;另外,虎頭蜂的刺不可直接往後拉,如此會讓毒液更進一步注入身體,擦拭法會比較安全。

福智之聲第14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