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感恩饗宴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2003年福智教育園區算是豐收的一年-教室及宿舍準時完工、國中、小開學了、義工人次突破三萬⋯⋯。過去的三百六十五天,園區成辦了很多事,義工的心情、學習又是如何?2004年1月15日農曆過年前,園區的近百位同修在淨遠法師、陳耀輝學長、三組組長率領下,在臨時餐廳圍「桌」談心,共有施景智、林新煜、陳耀棋、郭國棟、邱幼梅、林崇奇、鄭人友、鄭雅馨、黃麗美、陳坤鴻等人上台分享。

  在法師、學長善巧的引導下,上台的同修都供養了感人的心得,隨喜自己成長,反省以往的過失,雖然每人僅簡短的七分鐘分享,已讓聆聽的同修彷彿參與了一場滿漢全席的心靈饗宴,連陳學長也「跳出來」描述自己十年來的心路歷程,氣氛熱絡而溫馨。

 

淨遠法師開示

  今天我們在鐵皮屋這裡做回顧,應該是別有一番滋味,也許明年就不在這裡了。最初來的那群同學,的確很不容易,憑著對師長的信心,什麼都沒有,就來到園區開始建設。從零開始,連水都沒得喝,靠著台糖的同學,每天送水過來,就這樣一點一滴把園區建立起來了,可以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才兩年多,我們的校舍有了,也開學了,這麼多人投入,累積了這麼強的共業。整個硬體建設、軟體籌備過程,也發生了很多奇蹟,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得到,也不是一般人想要蓋,就能蓋得出來,想要辦這種學校就能辦得出來。

  在師父的引導之下,我們這一群同學憑著強大的信心與實踐,感得一個現世的現法業、現法受。就像幾年前,我們沒有有機的蔬果可以吃,靠著一群農友與同學的護持,有機農業竟然變得這麼興盛,這就是現法受,「不可能」變得「可能」了。同樣地,我們看園區軟、硬體的表現,就是靠著大家對師長的不共信心、增上意樂而感得這種現法受,所以師父以前常講,真正的修學是不會講感應的,可是真正去修行,沒有感應是不可能的,我們能夠說這不是一種感應嗎?

  從過去走過來的路,世間的確有一種很強大的往下共業,但我們憑著對三寶、師長的信心還有實踐,我們創造出了一個增上的共業,在共業中走出了別業。而這些是很明顯在我們眼前可以看得到的,這就是增上生,就是我們的希望,不用等到下輩子,這一生我們就看到了這種業的改變。所以這一年來,園區可以說是努力後豐收的一年,至少硬體設備完成了,學校也開學了。並不是我們開始了或完成之後就沒事了,當然事情會越來越多,可是至少這是一個里程碑。

  透過一年回顧可以更多幾個角度來看看,我們在師長加持之下,我們為師長做了些什麼事情。等一下分享心得的時候,分享者的每一個心得都是很珍貴的,你都有一份功德,他講的功德就是你的,並不是他的功德獨自呈現出來的,這是共業。所以,當我們講的時候會盡情地講,講完之後會知道:「我的功德是大家促成的。」而聽的人要知道:「他的功德有我一份。」所以他講得越精采,你的功德越多。若我們能這樣做一年回顧,可能會有很大很大的幫助。

 

陳耀輝學長

  我這一生的命運幾乎都是淨遠法師決定的。幾年前,我讀了《廣論》,但還沒有進到法人來工作,那時師父到台北,常住在我家四樓,幾次以後,有一天早上,淨遠法師跟我講:「走!」我問:「走到哪裡去?」「到法人上班!」我內心想,我從二十四歲開始做生意,做了將近二十年,差不多事業安定了,內心想到的是舒服過著下半生。他告訴我:「走!」我內心裡面實在非常矛盾與痛苦。答應他嗎?感覺剎那間,我這一生的想法都要破滅了。雖然心裡這樣想,但嘴巴上講:「喔!好啊!」就去啦!開始進到法人。

  一直到園區硬體工程開始籌建了,剛開始謝文寬等人來了,學長多少會從台北下來指導。淨遠法師當時在大悲精舍,看到園區的興建已經開始,好像我們幾位學長都沒有關心。我們幾位學長本來就很忙,都在台北,淨遠法師非常憂心這件事情。有一天淨智營晚上,淨遠法師跟我講:「是否你能夠來?」我還是一樣的嘴巴上講:「好!」我心裡想:「我在管理部忙了兩年,已經很安定了,每天上下班,正好可以輕鬆一點了。到園區這麼熱,又離鄉背井⋯⋯」我感覺到,未來將要面臨這麼龐大的工程建設⋯⋯但嘴巴上還是講:「好!」

  剛到園區時是八、九月,正是水深火熱的時候,天氣熱,心裡也熱,每個人心裡面都是熱滾滾的,隨便一個工程提出來,就有很多意見。過了一年多,發現很多地方漸漸上軌道了,不管人事、營建都安定了,我從台北下來都是抱著愉快的心情。雖然我在園區裡,但軟體(學校方面)我是比較少參與的,因為這部分有解學長在負責。

  有一天晚上,淨遠法師又跟我講,叫我到軟體來,我嘴巴上講:「好。」可是內心裡面是百般的不喜歡來,因為我對學校校務實在搞不清楚,做做工、經經商還可以,做老師對我實在很陌生。開學沒多久,我又換了跑道,到了軟體。過程中,我感覺一路上如果走得不好也就算了,如果走得順了,就會停留在相應的那個點,才感受到增上生這條道路,如果沒有一位善知識推著你、推著你,不太容易!今天我們在這樣的共業當中,如果就每一個人來講,仔細去看並不很精采,可是當你回到北、中、南三區,似乎都頂著「園區的光彩」,這是師父的加持力。在這裡,大家好好的珍惜,如何在這樣難得的生命中,有這麼好的環境,我們能夠參與在這裡,好好的努力下去。

 

陳耀棋(園區義工股股長)

  去年中時,遇到了SARS,每一個團體都幾乎停止了運作,在我們這裡卻變成了一種轉折,製造了讓義工到這裡來的機會,我覺得這是師長及護法特別、不共的加持。那時義工反而增加到了一倍以上,以往每個月約一千多人,那時候幾乎都將近三千人。

  承擔義工股的工作對我來講也是很大的加持,因為如果不是有義工們推著我,我可能會懈怠,做我高興做的事,因為看到他們的付出,我知道自己應該更加努力。以前去參加精七結束,就會想趕快回家休息,現在在這裡,幾乎每一個禮拜都在精七,這次結束了,下個禮拜又來了,心裡實在很害怕,因為每個禮拜都有四、五百人,甚至七、八百人來園區當義工,幾乎沒有喘息的時候,自然心裡就會很怯弱。

  有時候也會想得到組長、學長的安慰、鼓勵,但回饋回來的不一定是如此,有時反而被責怪,以前會想要回話,這一年來就開始轉變了:「他講我是他的事,我想回答就是一種排斥,若以排斥的心理回答,那就有問題了。我寧可學習接受,我的確還沒有圓滿,那我就安忍一下。」結果,就這樣過去了,過去了也不會怎麼樣,慢慢的覺得這一種對自己的觀待是非常必要的。還有,有時反省被責怪的部分,發覺自己的確慢心很重,以自我為中心,沒有代人著想,這些是我以後要改善的。

 

陳坤鴻師兄(陳師兄原本是鐵工廠老闆,在園區負責鐵工)

  我長期與鐵在一塊,人跟鐵也沒什麼兩樣。雖然鐵硬梆梆,但鐵在我手裡,我要它變成什麼樣子,它就變成什麼樣子,但跟人在一起就不同了:「奇怪!我要他這樣,他怎麼不這樣?」覺得不知道怎麼去搞。如果鐵不彎,我用機器壓就彎了,但是人呢?好像用什麼都壓不住,連我都受傷了。

  剛開始是觀過的心,一直想:「佛法這麼美妙清涼,但看到這一群人好像不是這樣,看起來很不舒服。」後來發現,不是,不是,是自己的問題,其實大家都是很可愛的,給我學習環境,是我學習的很好對象,所以不再玩鐵了,也不再像鐵一樣冷冰冰、硬梆梆的,我發現我應該學的是我不會的地方、大家有的東西。

  我以前真的很貧窮,一直要求別人給我什麼、說什麼話給我聽、做什麼事給我看、別人要怎麼對待我,都是要求、要求、要求,一直乞求,我覺得我像個乞丐,但是我現在要開始學不要再當乞丐,我要做個能施給別人、給別人快樂的人,不是一直要求別人給我,我希望我能朝這方面來努力學習。

  這是一個長遠的課程,在這當中很感恩大家對我的容忍,我一直覺得生命如果沒有成長,其實什麼都不用談,再什麼樣的享受都不是實在的,沒有什麼意義的。在這當中,我希望大家繼續幫忙我、容忍我、包容我、支持我,希望我在這當中給人家的,不是痛苦的、壓力的,而是舒服的、快樂的。水能養育眾生,也能洗淨一切污垢,我想學到水那樣柔軟及所有功德,這是我的願望,這無非都是三寶、大家的功德。

 

林新煜(福智中小學生活輔導老師)

  剛來的時候,因為習性緣故,喜歡緣自己,所以第一年來的時候,煩惱很重,調了一段時期,學生來了以後,變成要緣在學生身上,觀察到自己的煩惱減輕很多。師父開學第一天對學生講:「你們是最了不起、最幸運的一群」,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事實上,學生一開始也是不乖、不聽話,就會覺得:「他們哪有什麼了不起?」後來透由帶他們的過程中,才感受到為什麼他們最幸運與最了不起,光是有那麼多老師、義工,還有硬體(工程方面)的同修會來照顧他們睡覺,所受用的都是最好的,有那麼多人照顧、引導,看到他們的樣子真的感受到什麼是「增上生」,我也會很羨慕他們,就會想:「他們為什麼會具有這種特質?」我感受到他們具有幾種我身上沒有的特質,例如:很聽父母的話、很容易親近師、友,很能互助合作、反省力很強,這些都是我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我來這邊與學生互動,雖然自己可能沒有什麼能力教孩子,但在師父、法師、學長的引導下,還有很多老師透由共業引導,把學生引導到「知見的建立」與「行為改善」,感覺做這件事情很殊勝、有意義,因為只有觀念改變才能改變生命,這時候心裡就會提起更強的心力來做。以前談「建立教法」好像在呼口號,現在就比較知道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與責任。

  一年下來最大的感受是園區的重要,我們在這裡做的是教育,教育就是根本。例如,常觀察到學生很容易為一點小事或一句話而吵架,我們老師看他們的時候就會覺得:「小孩子嘛,怎麼那麼可笑!」反觀我自己,雖然我不會跟人家吵架,但卻會因為一句話,心裡放很久,為了一點小事情而心情不開朗,就可以觀察到什麼是「無明」。

 

黃麗美師姐(施工管理課全職人員)

  我來園區已經一年半,但最近半年內就換了四個單位,所以來園區除了要適應環境之外,人跟人的互動也是我一直要調整的地方。因為我以前的工作是研究助理,跟人的互動比較少,來到這邊人跟人的互動就很多,同行之間做事都很急,每件事都很急,覺得自己好像被「喊來喊去」,覺得自己沒有被尊重。我曾經苦到回家哭了兩天,第三天就繼續請假,心想:「我不想來了!」事後,我想:「我到園區到底要幹什麼?我當初發的願到哪裡去了?難道還要隨順世間、隨著自己的習氣去轉嗎?難道就這樣子過下去,我就回去了嗎?我不甘心。」後來,我看到其實是同行幫助我看到我的習氣,那時很歡喜,下午就立即回到園區了。我看到──這其實就是我來園區要學習的點。

  我後來到了施工管理課。我們那一課都在工地打拚,只有我一個人在電腦前打拚,前三個月都是埋首電腦前,所以那時候文志師兄要叫我做什麼事,我都會想:「你沒看到我這麼忙嗎?」心裡就很不耐煩。那時候就看到:高興也要做,不高興也要做,不如很歡喜的接受它。後來覺得每一件事都在幫我打開格局。

  這一年來我都在做估驗的事情,每逢初一、十五,監工就會提出想要請款的項目,我就要去做一些電腦的彙整,再送到採購發包課。可是每次一到採購發包課就被退回來,要我稍作修改。就是一直退件,退到後來我都想:「好吧!你要怎麼改,我就隨順你。」但是我也不想問:「到底為什麼?要怎麼改?」每次他退我件的時候,我就想:「這傢伙,又來找我麻煩了。」就形成很對立的心。後來我就想,不對,師父是要我們來這邊學習的,不是要來做事。如果我的心沒有轉,下次還是會碰到同樣的問題。我就開始想:「他有什麼功德?」我要怎樣跟他學習?果然真的看到他補我很多的不足、粗心的地方。以前我都比較被動,他叫我改什麼,我就改給他,到最後也不想互動了。但後來覺得事情好像不應該這樣,我就主動去問他為什麼要這樣改,當我把自己放下,也覺得:「某某人好可愛!」那幾天就很歡喜,體會到佛法真的很美,可是隔沒幾天,我又破功了。師父說我們要把佛法的精髓一次一次的用上,我現在知道雖然我沒有辦法馬上做到,但我願意一次一次的學習。以前都是在外相上去求,其實真正要改的是我自己。從這當中,我更感覺到,唯有佛法住世、正法建立,才能利益更多的有情。

福智之聲第14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