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悼星、馬賴觀福、梁財師兄意外往生

生命無限 死亡是必經過程

◆福智之聲編輯室 整理

  師父示寂以來,海外同修為推動教法不遺餘力,許多當地的老同學為了讓大師圓滿教法利益更多鄉親朋友,除了努力修學廣論外,更是不計辛勞,付出廣大心力與體力護持法人事業。在法師、學長的指導之下,海外地區也逐漸開枝展葉,呈現一片欣欣向榮。尤其星、馬地區,師父於九十一年底新加坡成立支苑時,在當地開示後,學員由二百多人增加到現在一千多人。

  今年五月二日晚上,台北法人接獲新加坡賴觀福師兄和馬來西亞梁財師兄在前往所帶的研討班途中,發生車禍,意外往生。法人上下聞訊,莫不驚慟!立刻通知各研討班為賴、梁兩位師兄回向。法人的關懷團隊很快就成軍了,僧團由淨超、如瑞法師陪同賴觀福出家的兒子性海師;梁財在園區讀書的小兒子則由園區生活輔導老師許雪瓊師姐陪伴回去。還有陳耀輝學長、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總關懷人楊雪師姐,以及福智安寧關懷班資深義工曾玉翠師姐,一行八人帶著如證法師對星、馬同修的開示錄音,先後於五月三日搭機飛抵新加坡。

賴觀福(圖右)、梁財(圖左)兩位師兄一起浴佛留影。

  新加坡自成立支苑四年多以來,法人事業已逐漸開展起來,賴觀福師兄兩年前開始承擔馬來西亞研討班的業務,他每週從新加坡開車到馬來西亞帶班,總要花去兩三天的時間。五月二日,賴觀福師兄和住在馬來西亞新山的梁財師兄下午去居鑾帶研討班,由於研討得很熱烈,下課比平常晚了,他們用過晚餐大約六點左右,就立刻從居鑾趕到豐盛港帶晚上的研討班,車程大概需要一、二個小時,途中經過彎曲的山路,由梁財師兄開車(星、馬駕駛座在右邊)。不知什麼原因,他們的車子衝向另一車道,被迎面而來的吉普車撞個正著,吉普車撞上車身左側,坐在梁財旁邊的賴觀福首當其衝,由於撞擊力太強了,賴師兄當場往生,他們的車子受到嚴重擠壓而車頂凸出,賴師兄的座椅也被擠扁了,車窗、車門玻璃幾乎都碎了。梁財師兄被救出時,因大量內出血也往生了。車禍現場有人發現《廣論》、《廣論淺釋》以及居鑾研討班的學員通訊,這場死亡車禍的消息才傳了出去。第一位到達現場的是住在豐盛港的黃衍鑫師兄,他是如旭法師的父親,黃師兄目睹現場的狀況,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雖然車毀人亡,但是兩位師兄居然遺體完整,佛菩薩的加持不可思議。

  正值中年的賴觀福、梁財兩位師兄車禍往生的事件,使得整個星、馬同修動了起來,每天都有同修來守靈,協助喪家處理許多事情。賴觀福師兄的遺孀鄭佩兒師姐看到這群人像在忙自家的事一樣,深受感動。雖然突如其來的喪夫之痛,令她不知所措,但她沒有一點怨言。佩兒師姐心目中的先生一天到晚都在忙法人事業,她回憶有一次賴師兄帶她去馬來西亞護持研討班,因為離上課時間還早,外面海邊的夕陽景色很美,鄭師姐便邀觀福師兄出去走走,散散心。賴師兄的回答竟是:「散心,散什麼心!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妳有沒有抓到重點?我們是來建立教法,我們是來研討的,應該坐下來好好研討如何帶他們。」佩兒師姐當時很難理解,這個先生一點情調都沒有,內心還一直嘀咕著。直到這次事件,她才相信他的所作所為是有意義的。

法師於告別法會中領眾誦經。

  台北的關懷團隊五月四日到賴師兄家關懷,五日一大早抵馬來西亞,關懷梁財師兄的眷屬,參加晚上的誦經法會後又趕回新加坡,準備參加六日賴觀福師兄的告別法會。法師、學長在兩地關懷時,如證法師的開示內涵也發揮撫慰這群內心傷痛的海外弟子的心。如證法師說:「生命無限,死亡是必經的過程,賴觀福、梁財兩位居士的死亡,告訴我們無常的道理,無常隨時來,我們做好準備了嗎?這是給我們最大的警惕。死亡不須悲傷,該悲傷的是沒有造善業,年輕造善業往生,比老年造惡業往生有價值。兩位居士發生意外,是因為護持研討班的善心而去,他們為了承擔教法而捐軀,是很有價值的。生命並沒有消失,心識仍然在,我們要多為他們做功德,僧團都在誦經,可以用穩定的心情幫助他們、憶念他們下一生男根童貞出家。若相應密集嘛,可以多持誦,會得到不可思議的加持。他們後半生為承擔教法而努力,若能幫助他們完成心願,他們兩個會很歡喜地去投胎,換個更好的身體再回來。」參加誦經的同修,無論認不認識賴觀福師兄,聽到法師的開示,都很深刻體會到無常迅速,暇滿難得,當好好把握此暇身,努力修學佛法。

  賴師兄的告別式全由同修承辦,新加坡的關懷班成立不久,大家並沒什麼實務經驗,法會程序或儀軌進行卻都由這一群外行人發心籌備。曾玉翠師姐發現這次的學習不同於往昔,她必須收斂有經驗人的心態。陳學長、楊雪師姐提醒她:「來此地,一定要跳出(我有經驗、我行),我們不是主導者,一切應配合緣起。」她跟隨在學長身邊,也同時關顧這群同修的需求,學習扮演好橋樑的腳色。楊雪師姐很關心星、馬學員面對這次事件的影響,因此她特別用心在整體的關懷。

兩位師兄示現無常,星、馬同修上了一堂真實的無常法。

  賴觀福師兄的告別法會有三、四百位同修參加,許多人在法會上分享亡者的善行。很多人受過觀福師兄的恩惠,他曾鼓勵過不少同學到台灣參加圓根燈會,受皈依、領受師長的加持。有意願但經濟不允許的,他出錢、出力。陳東榮支苑長說:「失去觀福師兄,感覺好像斷了一雙手臂。」平常觀福師兄常躲在房間讀廣論、聽錄音帶,即便外面吵吵鬧鬧,他一點也不在意,為了帶好研討班,他下了很多工夫。有人說他常看觀福師兄的過失,因為他出口就是法,別人常聽不懂,但是他往生後,過去的過失全轉為功德了;也有人很遺憾,來不及向他道歉。

  公祭後,由同修抬靈柩,三百多人一路持誦密集嘛,送行至火葬場,凝聚一股殊勝莊嚴的業力。鄭佩兒師姐說,賴師兄的後事都是靠同行幫忙,她什麼也不用操心,整個告別法會非常圓滿,她很感恩師長、三寶的功德以及同行的關懷與協助。

  接著梁財師兄的告別法會在七日舉行,星、馬同修一百多人參加,梁財師兄的親眷、朋友也有一百多人,法會中誦經、超薦,莊嚴肅穆。法會中,也進行一場對梁財師兄一生善行的追念。梁財師兄從小受到母親學佛的影響,也是虔誠的佛教徒。他的布施心很強,供養很多道場,只要寺廟需要,他總是義不容辭去做義工。三年前開始學廣論,對大師教法和師長非常相應,兒女對父親學廣論之後的改變很有感覺。梁財師兄和朋友合夥開汽車修理廠,他利用工廠的二樓成立研討班,並要求家中五個小孩都要學廣論。梁妙慧說父親沒學廣論之前,每天回家吃晚餐,但是讀了廣論以後,晚飯不再回家吃,爸爸不在家,家人也各忙各的。父親過去在工作上很努力,後來為了準備廣論,下午才上班。雖然父親變得更忙,他的脾氣卻比以前好很多。但是妙慧始終不了解父親為什麼會改變這麼多,直到去年她在福智教育園區住了半年,學會對父親觀功念恩,也體會到父親要她學廣論,是想把最好的東西送給她,這才打開了父女之間的心結。

  梁財師兄的親眷朋友很多,平時他為人樂善好施,他的往生,令很多人不捨。尤其是他的大哥也為他守靈,許雪瓊師姐怕他太累,曾勸他休息,他只回了一句話:「我只有這一個弟弟⋯⋯」梁財師兄的遺孀鄧秀珠師姐了解他們兄弟情深,也最在意梁大哥的感受,直到聽到公祭中梁大哥代表眷屬致詞,表達他這幾天看到團體為他弟弟所做一切的謝意,她才如釋重擔。

  賴、梁兩位師兄為了幫助更多人修學佛法,因車禍意外而結束了生命。果相上看似不圓滿,其實已消了往業,更由於他們今生的努力,因地上建立教法的業力,將隨之相續,又何嘗不是圓滿了佛弟子追求心靈提升的願望!

 

親友的懷思

賴、梁兩位師兄和星、馬同修返台參加法會,在鳳山寺後山繞塔。

  兩位師兄的後事已告一段落,他們的眷屬及星、馬同修面對這次突如其來的強境,內心有很多的感觸,不少人透過文字傳達他們的感言,囿於篇幅所限,本刊謹節錄下文以誌之。

  ◆賴觀福太太 鄭佩兒

  師父曾說生生世世帶我們走增上生道,直到圓成無上菩提。弟子一出事,他就像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般,派了眼目和手來,牽引亡者及其眷屬。師父沒有捨棄他們,也在我最無助、最失落的時候來安慰我,讓我能安穩地度過這段不曾走過的人生道路。

  感謝大家陪我走過人生最失落無依、最艱難的一段路,因為有你們,我才能很快地振作起來。我母親原本很擔心我,但後來她說幸虧有團體的關照,她很放心、很安慰。

  ◆梁財太太 鄧秀珠

  暫時失去他們,當然有很多的不便,但是他們很聰明,先到師父身邊。我資糧未具足,障礙未淨除,師父要我暫時留下多努力。有一天我也會跟到師父身邊學習,這個是肯定的。小樹小時候往哪方面倒,長大到最後一定是倒向那邊。整個過程很感恩上師、三寶、師父的加持;宗大師教法、師父的引導、師法友的重要,一一都呈現在眼前。台北來的法師,資深的學長、老師、幹部及國外的同學,本地的法師,未加入廣論的朋友,我都以非常感恩的心感謝大家。師父!您真的很厲害,把一切都安排好。這就是師父您的引導,您的教法,您的功德。沒有師父您,我會失去方向,我不可能會這麼平心氣靜地面對與處理事情。

  ◆賴觀福大兒子 賴湧梁

  父親出事當晚,往事像幻燈片一樣,一幕幕地在我眼前閃過。十年以前,父親是一個脾氣暴躁、固執、缺乏耐性的人,直到他開始學習佛法,我從他身上看見了他行為與性格上的轉變。他對別人的感受、快樂、健康變得比較敏感些,對自己的決定十分堅持但也樂於接受別人的意見,家庭的氣氛變得比以前來得寧靜而和諧。

  我父親曾是一個固執己見的人,這十年來卻改變了許多。從他的性格轉變說起,他致力追求更有品質的精神生活而非物質生活。他努力地學習佛法,盡心地去鑽研。他一生吃了不少苦頭,經歷了人生的起起落落,更嘗遍人間冷暖,從一個一無所有的十多歲馬來西亞青少年,帶著一個小包包和微薄的儲蓄到新加坡求學,然後在新加坡成家立業。如今,我們多少人能像他一樣做得到這些?我明白這一路走來,他是多麼不容易呀!

  以前,他不僅希望,也要媽媽、弟弟和我一起來學《廣論》。他堅持不懈,而且十分有耐性;然而我十分抗拒,但他卻十分有耐性地等著。這段居喪期間,承蒙父親法友的幫忙,你們在各方面都主動地、竭盡所能去安排,根本不必等我們開口,幫我們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這種不求回報的協助,我們永銘在心。謝謝!

  ◆賴觀福二兒子 賴錦偉

  從這起意外,讓我領悟到任何人,即使是我自己的生命都是何等地脆弱,我們很容易就會死亡。我倒為父親的死而感到高興,因為弟弟(性海師)說父親已經淨除了無始劫來的惡業,我相信他會在未來的日子裡繼續地指引我們,與我們長相左右。

  ◆賴觀福小兒子 性海師

  因車禍而往生不見得好,也不見得是不好,但是我能確定的是這場車禍是好的。這場車禍,消解了他們兩人無始劫來的惡業;這場車禍,把星馬地區的廣論學員與師長的緣拉得更近;這場車禍,使你們更了解到什麼是「無常」。如果沒有這場車禍,你可能窮其一生也無法領略「無常」,那麼《廣論》就無法往上學。難學,成佛自然就慢。

  再細想下去,我真的非常佩服爸爸。雖然失去了父親,但是很多人因此離佛更近了,這樣得到究竟快樂的路途就縮短了。

  去到馬來西亞弘揚《廣論》本來就很困難,所以馬來西亞的同修若能因為這件事而感到幸福難得,而更勤勞精進地修學佛法,那不是更好嗎?少了兩位班長,沒關係,不要就此放棄,加油!

  ◆梁財大哥 梁建木

  這幾晚我守在靈堂前,想了很久、很多,我覺得他這樣子的死亡,從學佛法的角度來說,是一種菩薩的示現,是很偉大,是很了不起的,為什麼我會這麼說,我是從三個觀點來看梁財的死亡。

  第一點:梁財和他的師兄是在行佛法的無我布施,他們放下了工作,抽出寶貴的時間長途跋涉來發揚這部《菩提道次第廣論》。梁財去居鑾和豐盛港帶班,沒去上班,是要被扣薪水的。

  第二點:我相信在他們的潛意識裡,他們是選擇以這個身軀來供養這部《菩提道次第廣論》,來供養他們的師父,他們的祖師宗喀巴大師。

  第三點:他們也同時藉著這種身軀的供養來把他們一些學員的業障帶走,也就是說他們承擔了一些學員的障礙。

  從這三點我很肯定地說,他們這樣的死亡是一種菩薩的示現,是學佛中最偉大的行為,是人類中最有意義的。

  ◆梁財二女兒 梁妙樂

  那晚助念之後,看到了他們安詳的遺容,心裡覺得欣慰,腦子裡也浮現了師父一手拉一人的畫面。憑著他們的行持、對教法、對師長的信心,這樣的畫面應該會出現吧!接下來幾天,看到大夥兒都為他們倆的身後事盡心盡力,原來師法友真的很重要,團體所形成的力量是很強大的,不容漠視。這樣一來,大家都會正面地去看待這起車禍,而不是像一般世俗的想法。

  心裡有好多的話想說,卻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直到今天,車禍是怎麼發生,是誰的錯,這一切的疑問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畢竟我們還是凡夫,看到的也只是表相,對於緣起、業果的種種也一知半解吧?只是沒想到原來父親的事變成大家的事,而不只是我們家的事。大家的那份心,讓我覺得身為她的女兒很光榮,他讓我引以為傲!

  ◆支苑長 陳東榮

  這一不幸事件發生後,許多學員心中現起了疑惑,非理作意:為什麼師父不在現場?為什麼師父沒有加持兩位師兄?其實,這是大家的「常見」,祖師大德早已告訴我們人生是「無常」的,可是我們在對境的時候,依然無法洞悉其中的內涵。後來,在淨遠法師的引導思惟下,帶領我們從業果的角度去看待,讓我們釐清了錯誤的想法,明白他們生前努力護持正法,是在種將來的善因,如今所感只是前世或累世前的惡果罷了。他還語重心長地說:「我不擔心他們的去處,我所憂慮、悲傷的是建立教法少了兩位猛將!」

  ◆支苑長 文傳百

  這兩年來,觀福師兄被委派拓展海外研討班。凡事起頭難,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他卻是非常歡喜、非常法喜,非常樂於去承擔。

  為什麼我說是很難呢?除了「從零到有」的困難,還有就是路途遙遠的舟車勞頓。路途遙遠,一般人都會覺得累,可是他卻能不辭勞苦,甚至樂此不疲地在做,只因他有一顆歡喜的心。

同修追懷賴觀福師兄的善行。

  為什麼我們可以體會到路途遙遠所帶來的辛苦?五月六日我們去柔佛巴魯關懷梁財師兄的家人,返回新加坡的時候到了關卡,大家知道我們花多少時間?車子一關過一關,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然而,我們只是去那麼一次,而觀福師兄呢?他是每星期都去,而且不只一次,除了柔佛巴魯兩次,還要去麻六甲、居鑾一次,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你沒有發心的話,你會這樣堅持下去?可能你會承擔,可是你的歡喜心會生起來嗎?不會,因為你會很累,可是他做到了,這是非常非常令人隨喜讚歎的。

  觀福師兄這次對我們所示現的,就如法師那天的開示,我們不能停在這邊,我們要把觀福的心願不斷地延續下去,我們要效學這樣的精神。

福智之聲第16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