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同行之恩

◆台北 陳香吟

確立生命的方向,是最重要的一堂課。

  由於從小別人對我的評價都是非常正面的,造就出我完美主義的特質。這樣的特質曾為我帶來極多的讚美與熱烈的掌聲,也一直讓我陶醉在高度的成就感中,持續在學校做了十四年半既繁雜又瑣碎的行政工作。

  我凡事對自己要求嚴格,同時也對他人要求嚴格,包括共事的伙伴、學生以及家人,總覺得自己的想法才是最棒的,往往以自己的好口才說服他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如果沒有達成目的,心裡就會不舒服。

  為了取得更高的學歷,我擠出時間就讀在職進修班,花了三年半的時間,以極優秀的成績取得碩士學位,頭上的光環一圈又一圈,照得我快樂無比,但也迷失了自己。

  就在那一年,我發現自己的體力、精力消耗殆盡,對於繁瑣的行政工作感到厭煩無趣,甚至已經到了倦勤的地步,於是趁著寒假辭去行政兼職工作。但回到單純教學工作時又發現:「單純的教學工作怎能功成名就呢?」生活太過清閒反而讓我不知所措,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潛藏在內心深處⋯⋯

  此時,我加入學校的生命教育工作坊,並且進入廣論研討班學習。在工作坊,我們有著密集的共學,在一次一次的課程互動中,為了要讓老師們有所受用,自己必須先有體會,於是在不同的主題中做了深度的學習與思惟,經由思惟,反觀檢視自己的內心及行為。我發現往往準備要帶給老師的課程內涵,反而讓自己受益良多。

 

進入「心」訓中心

  舉個例子:當學習到觀功念恩、待人著想時,才比較能深刻地體會到家中老人家真正的需求是什麼,而不是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有一次婆婆出院回家,想吃豬腳麵線去去霉運,我很努力地用我的想法買了豬腳和麵線,準備去婆婆家煮給她吃。沒想到婆婆看到我煮的麵線非常生氣,說不要吃這種口味的,要求公公去買便當給她。

  當時我心裡難過到極點,我不懂為什麼,甚至還辯解說:「我們家吃豬腳麵線都是這樣吃的呀!」婆婆更生氣了。我先是覺得委屈,後來就開始抱怨,內心有一股怨氣。

  透過在工作坊的分享及學習,我找到了自己的盲點──我為婆婆做的,是真的為她著想?還是為了盡自己的義務?我是否真的了解她的需要?不!我只了解我自己的需要,而且想獲取她的肯定與稱讚。最後,因為我無法獲得我所要的,所以我會感到委屈、生氣。

  原來要了解自己的內心是需要透過一個活生生的經驗,才能有一點真實的察覺。當我看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願意面對自己的內心時,委屈、抱怨、生氣都消失了,對於婆婆,只存在著一分感恩,因為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發生,我到什麼時候才能學會這門功課呢?之後我對待婆婆的心態,有了一些轉變,婆媳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好了。

  因為團隊的老師都有自我反省及勇於面對問題的特質,所以我也學會在發現自己有問題時,先接受,再反省、改善的次第。

 

生命方向大轉彎

  在團體中最重要的學習是確立生命的方向,一個人的一生究竟應該追求什麼?學歷、名位、肯定、讚美、掌聲⋯⋯這是以前我認為該追求的東西,這才是人生的成就呀!自從在團體學習到生命無限的概念,透過不同角度的學習與互動,一遍一遍地思惟:「如果生命是無限的,我將帶走的是什麼?我將延續到下一生的又是什麼?」

  我的內心有了另一個更清楚的方向,也是生命中的一個大轉變,我不再認為單純的教學工作不會功成名就,因為功成名就的定義已經不一樣了,我也不想再追求外相上的成就了。

  我也學會真實的因果法則,懂得耐心等待,在因地上種善因,別急求果報,因為一點一滴的善因絕對不會消失的。原來生命的意義可以是這麼豐富,生命的價值可以是這麼高遠。

  兩年多的學習,收穫很多,感覺自己好像換了一個腦袋,變了一個人,一個真正有價值的人,生命的方向似乎從過去的昏暗模糊走向光明清晰。我渴望修正自己、貢獻自己、服務他人,也感到內心充滿著力量,好像蓄勢待發一般。正巧這個時候,學校新年度人事安排,急需找人擔任教學組長,這個職務連續三年換了三個人,可想而知不是那麼好當的;當主任二度邀請我擔任後,經過一番思考及抉擇,在伙伴與家人的支持下,我接下這個重擔,認為可以在這個職務上好好發揮所學,服務全校師生。

 

理想與現實有距離

  沒想到,八月開始正式工作之後,著實感覺這份工作的負擔與壓力,每天都做到八、九點才回家,有時還把工作帶回家做。面對新工作、新人事、新環境,所有的事情都很難掌握,時常感到身心俱疲,痛苦難挨。

  當遭遇挫折時,工作坊伙伴總是即時關心、鼓勵我,為我加油打氣。我經常因此鼓足心力再次出發;但維持不了多久又沒力了,我的心慢慢緊縮,無法開闊,我開始厭煩這樣的日子,越來越不開心。接著反應到身體的不適,開始出現暈眩、頭腦空白、身心分離、無法自主的現象。於是任職二個月後,在痛苦的抉擇下,請辭這個職務。

  事情好像就此結束,我又回到單純的教學工作,也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沒想到真正的困境才正要登場。

  我開始自責:「當初信誓旦旦地答應承擔這項工作,卻在短時間內半途而廢,是不守信;當初以一顆服務他人的心而來,卻不能有始有終,是不慈悲;當初想在這個職務上歷事練心,卻遇難而退,是不勇敢⋯⋯」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情況,自責充塞在胸口,每當與他人目光相會,我就從他們的眼裡看到我的種種不好,於是更加自責。

  接著,我對所有的事物開始恐懼、畏縮、無力、沒信心,甚至懷疑自己的專業能力、教學能力。面對學生上課不守規矩,我竟然束手無策,認為自己是個不適任教師,全然否定自己的存在價值。此時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光明,所有的思緒都聚集在自我否定的黑洞中。有的同事安慰我:「別想太多,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儘量讓自己快樂就好了!」有的說:「沒關係,反正你再幾年就退休了,熬到退休就好了!」感謝同事們的安慰,但這都不是我要的。

 

還好有工作坊

  還好,有工作坊的好伙伴們時時關懷我、陪伴我,不斷地用師父所教的法來安慰我、提醒我,每當與他們互動後,我的心力就會提起一些,但是沒多久就又陷下去,好像用繩子要把我從井裡拉上來一般,上上下下,不停地拉拔。

  他們也請來有類似經驗的老師幫助我,為我解套。然而當我的心被無明所覆蓋時,「我執」是無比的強勁,並非以理智可以克服的。記得有一次,一位伙伴用嚴厲的語氣對我說:「你怎麼像扶不起的阿斗?你就不能讓自己勇敢一點嗎?你知道你這樣起起伏伏的,你的親人有多苦嗎?你的先生有多累嗎?」

  我當然知道家人很苦,特別是我的先生,他容忍我,為我付出的實在太多了,如果可以,我也不願一直這樣!伙伴又說:「由此可知,當大人陷溺時都如此的無法自拔,更何況是學生呢?可見要教導、改變一個學生,是多麼的困難啊!」由自己的情形投射到學生的學習狀況時,便對學生多了一分同理與憐憫──我需要靠同伴不斷不斷地提攜,才能有一點轉機,那麼我們又怎能要求學生在老師一、二次的提醒下就能改過遷善呢?

  這無疑又獲得了一個很好的啟示與收穫。原來觀待事情可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切入啊!同行告訴我:「這件事情一定是師父及佛菩薩的美意,他們是看你的程度夠了,給你的考驗喔!」

  是啊!師父要教我的是什麼?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要給我這麼痛苦的經驗呢?我不是學得很快嗎?學了二、三年,不是已經學很多了嗎?於是我開始認真去思惟,所學到的佛法內涵到底入不入心?我也重新更深入去檢視自己的內在,赫然發現,我的心裡面住著一個傲慢、好勝、愛比較、愛面子、在意別人評價、追求完美的小女孩,這些厚厚的塵垢,讓這個小女孩一直過著很辛苦的日子。當我有了這個重大的發現時,有如撥雲見日、豁然開朗。

 

驀然回首,美不可言

  現在我稍稍清楚師父要教我的是什麼了,他希望我看到自己內心累積多年,甚至多生的塵垢,就是這些塵垢讓我完全無法接受失敗的自己,以及我在別人眼中的不完美,這正是自責以及自我否定的原因,也是痛苦、煩惱的根源。所以我知道,我並沒有不守信、不慈悲、不勇敢,我只是不願面對失敗及不完美啊!想要真正認清自己生命中的缺陷,往往須要付出一些代價,這個經驗得來不易、珍貴無比。

  從生命陷落到內心有一點覺醒,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而這段時間,都靠著學校工作坊及團體中的好伙伴耐心地陪伴才能安然度過,而背後更有著師父、三寶的加持。師父曾說,境無好壞,就看我們如何去觀待。一個可能將我逼向絕處的逆境,在這個美好的團體及同行的關懷、協助與陪伴下,竟然可以轉逆境為向上提升的動力,一個轉身就向上爬了一大階,借用師父的一句話,真是「美不可言」!

  回首來時路,點滴在心頭,內心充滿著無限的感恩,感恩成就這一場經驗的每一個人,感恩這一路走來相伴相隨的人,感恩師父、三寶以及這個團體,更感恩工作坊伙伴們。

福智之聲第176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