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維持熱忱的秘密

◆新營 王秀梅

  曾經有一位年輕的老師問我,教書這麼多年,為什麼對教育還可以保持這樣的熱忱?我自己覺得非常幸運,多年來和校長、同事、學生甚至和家長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平順,因此我對他們一直心存感恩,感謝大家共同營造和諧的校園氣氛,但,這期間也並非完全沒有波折哪!

 

正向思考 母親是我的老師

  記得當年剛畢業,我到國中教書,擔任專任老師,課務非常繁重,加上輔導課,每週將近三十堂課。除了備課工作吃重之外,上課、小考命題、批改考卷,光是這些事情就已經把人累垮了。偏偏學校又把一些沒人要做的事交給我,例如指導科展、段考命題、題目難度分析等等,事情彷彿沒完沒了。看到其他資深的老師,每天輕鬆過日子,心裡非常不平衡,感覺自己被欺負、被不平等的對待。

  我回家對母親吐苦水,她聽完後,慢條斯理地對我說:「你也沒有教書經驗,人家學校就給你練習教,學生也乖乖坐著聽你說,時間到了,又有錢可以領,這樣就很好了。」本來心裡的不平,被母親這麼一講,頓時覺得自己好像佔了很多便宜。同樣的事情,只不過換了一個想法,心情就完全不一樣。母親這樣正向看待事情的態度,深深地影響了我。

  教書第六年,擔任學校兩個A段班其中一班的導師(當時能力編班是合法的)。當教務主任把學生名單交給我,並口頭勉勵我時,心裡非常高興,覺得自己的能力受到肯定,因為另一班的老師是學校的王牌。但,沒多久,就有人來告訴我,我被騙了!我們班並不是什麼A段班!成績好的學生,所謂的「籠面」,早就全部被安排在另一班了,我們班是「籠底」。聽到這樣的說法,我好像從雲端摔了下來,心情從高興變成沮喪──學校處理事情為什麼這麼不公平,欺負年輕老師?也曾想到要去教務處據理力爭,但以自己的資歷,班級又已經公佈了,不太可能再改變事實。開學那天,我就鐵青著臉到學校,接連著幾天,都是帶著不好的情緒去上課。

  人或許都有離苦得樂的本能,經過幾天的沉澱,我開始思索,我要這樣過三年嗎?想起母親當年面對逆境的正向態度,既然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那就接受吧!苦苦惱惱是一天,歡歡喜喜也是一天。但是,怎麼樣讓自己「歡喜做,甘願受」呢?想想,教務處希望以王牌老師來吸引家長,讓家長願意把成績好的孩子送到學校來,為的是學校的招生工作順利,為的是學校未來的發展,並非為個人的考量。但A段班只有一班,沒辦法滿足家長的需求,考慮到學校未來的發展,必須安排一個可以講理、容易溝通,同時配合度很好、有團隊精神的人來接另一班。若不然,這個人如果因為不滿就拿學生出氣,那情況就很難收拾了。我應該就是那個可以講理、容易溝通,同時配合度很好、有團隊精神的理想人選啊!更何況,帶A段班多辛苦啊!家長時時刻刻盯成績、看排名,壓力真的是無所不在。現在,天塌下來有一個高個子願意頂著,我應該感謝他,怎麼反倒生氣?

 

用心造業 學生變成常勝軍

  最後,還是學生的因素讓我釋懷,當看到學生無辜的表情,我的心就軟化了,尤其當我聽說編到我班上的孩子,有些是因為父母沒有社會資源,硬是被一些關說的學生擠過來的,我對他們開始有了一份悲憫的心。我應該是與他們有緣吧!我的心情豁然開朗,當下就做了一個決定:我一定要盡最大的努力,做孩子們生命中的貴人。

  改變想法之後再看學生,覺得他們真的非常可愛。為儘快了解學生的家庭,我利用時間做家訪、個別談話,利用週記傾聽他們的心聲、鼓勵他們,引導他們正確的觀念。因此,很短的時間內我就和孩子建立了很好的關係。另外,為了建立他們對自己的信心,我非常重視學校的各項競賽。我帶著他們一同做打掃工作、練習班際歌唱比賽、球類比賽、佈置教室等等。當獎狀一張張貼在教室佈告欄的時候,孩子的眼睛是發亮的。我知道他們以自己的班級為榮。不過雖然重視競賽,我並不要求他們樣樣得名,我告訴學生,盡力就好。但,班級的向心力和榮譽感,讓他們願意全力以赴,大家都誇我們班是「常勝軍」。

  班上孩子的家庭大部分務農,學生不到學校的時間就要下田,因此段考前幾週的例假日,我會留孩子在學校溫習功課,有一個孩子因此在週記上感謝我,因為這樣,她才可以有時間念書。考完試,我會帶他們「出去玩」──真正的坐公共汽車出去玩。那時根本沒有想到安全問題,只覺得他們的父母連假日都要忙於生計,只有我才有空帶他們出去玩。家長竟然也相信老師,放心把孩子交給我。畢業之後,學生告訴我,老師課堂上教了什麼他們早已忘記,但大家一同出遊的快樂卻讓他們記憶猶新。

 

感謝反對 觀功念恩是法寶

  一點一滴的努力,經過三年,已慢慢地彌補剛入學時的落差。升學成績我們班名列前茅,家長對我感謝有加,學校對我也是刮目相看。回想三年前面對困境的一個轉念,啟發了自己的良知良能,不但避免自誤誤人,還真的幫助了學生。多年以後遇到一位學生,她很激動地握著我的手,感謝我當年的教導,讓她順利考上台南女中,因此帶動弟妹的學習,後來都有很好的發展,家裡的經濟也獲得很大的改善。這位學生就是假日需要到田裡工作的孩子。

  後來我兼職行政工作,面對的是截然不同的問題。兩年多前,我遇到了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大的挫折跟挑戰。當時我擔任教務主任,有一位同事因為私下調課,之後又忘了去上課,在處理過程中彼此有點不愉快。事後,她在我們縣教育局的網路上留言,指名我貪贓枉法,還有一些子虛烏有的罪名。在學校大家都清楚,教務主任不經手錢,哪有什麼錢可貪?面對這樣的公然誹謗,我一開始是痛苦且困惑的。為什麼是她不對,反倒惡人先告狀?同事建議我,把網頁存檔,循法律途徑一定可以討回公道。但是我想起報紙的一則報導:一位麵攤的老闆一碗麵賣七十元,有一個人吃完了麵嫌不好吃,只付了五十元。麵攤老闆氣不過就去法院控訴,結果敗訴,原因是──為了二十元而興訟,浪費社會成本。麵攤老闆自覺正義沒有伸張,生氣而病倒,不僅麵攤生意不能做,還賠上了健康,甚至生命。

  這則消息幫助我省思:如果我也走上法律途徑,我的生活勢必被它牽絆,每天除了重複談論不愉快的話題之外,其他事都不用做了。想起證嚴法師曾經說過:「前腳走,後腳放。」要我們不要執著在一件事情上。當時我已經學習廣論,知道「事出必有因」。她為什麼傷害我?從業果上來看,在無限生命中,我必定曾經對她造作不善的業,因此現在才會有這樣的違緣發生。我應該趁這次機會懺悔,把違緣淨除,不要再造不善業。在團體中也經常聽到師兄師姐說:「先放下,先提升。」儘管網路上人人都看得到這則留言,但認識我的人不相信我會貪贓枉法,不認識我的人要怎麼想,我沒有辦法,也不用在乎。因此我選擇放下,不再執著在「我」所受的傷害,反而感謝他給我這樣的逆境練習,就像柴松林教授說的「感謝反對」──「因為有人反對,可以使你想得更周到,少犯一點錯。」因為有反對的聲音,你才有機會停下來,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是否走偏了?是否自以為是?同時也提醒自己,和人相處要與人為善,不要再造作不善的業。

  身邊的同事對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對這件事就處之泰然,直說不敢相信。但我很清楚,是三寶的加持和師父的教誨及時拉住我,沒有讓我掉入痛苦的泥淖中,對師父的功德我深深感恩。也許我現在可以回答那位年輕老師的問題,一直保持對教育的熱忱,沒有秘訣,就是四個字:觀功念恩。

福智之聲第170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