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舞台人生

◆台北 慧意

  法人團體每年舉辦各項成長營隊,除了可以接引老師與社會人士契入心靈學習之路,也幫助許多承擔營隊義工的廣論學員藉境練心、淨罪積資。慧意師姐連續四年承擔營隊戲劇組義工,每年都有不同的收穫,為文分享,期盼同修都能大力護持師長志業,依福田門共造和合增上共業。

  「我一生為教育努力,可是為什麼現在什麼都沒有得到?難道我就要這樣過完我的一生嗎?」在教育行政營的戲劇舞台上,我痛苦地嘶吼著,沙啞的聲音一如我被撕裂的心,淚水潰堤而出。

  幕落下,我徐徐退到後台,情緒依舊不能平復,在涕泗縱橫、心情翻攪中,一股覺照醒悟的能量逐漸湧現:我跟劇中人有什麼不一樣?在無明覆蓋中不斷輪迴,在苦中無法透脫出來,這樣的生命有何意義?若沒有遇到師父,何有出期?⋯⋯參與戲劇營義工,我的生命軌道跟著調整方向,重新歸位。

  我的父親曾經是導演,母親也曾演過父親導的戲,從小在耳濡目染下對戲劇有點概念,但說到上台演戲,真的一點經驗都沒有。九十二年,因為很想當義工,就在各方因緣促成下報名了校長營戲劇組的護持義工,沒想到竟意外展開連續四年的學習之旅。

  那時我還在照顧臥病的父親,要出門當義工很不容易,所以心裡非常珍惜上《廣論》研討班和排戲的機會,每次出門前總會殷重地做前行並啟白師長,希望不管碰到什麼事,都能視為是學習的機會。

  穿裙子的不是我

  初次粉墨登場是扮演女校長,也許師父知道我想學,很快就遇到一個「挑戰自我」的機會,那就是「穿裙子上台」!

  穿裙子,這對大多數的女生來說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可是對我來說,卻是極其困難的事。記得最後一次穿裙子還是二十啷噹歲的年紀,那天因為工作到印刷廠取貨,當我捧著一大疊剛印好、還發燙的紙張往外走時,突然一陣大風吹來⋯⋯當時好尷尬,不知道應該遮裙子還是保護印刷品,著實讓我驚嚇住了,久久不敢再穿裙子。時間一長,就不習慣著裙裝了。

  沒想到二十幾年後導演竟要我裙裝登場。「拜託!我的腳要放哪裡,路要怎麼走啊?」我光想就害怕,當下就跟導演反應:「很多女校長都穿褲裝,我可不可以也穿褲裝?」

  可是導演很堅持,一定要我穿裙子。我很不以為然,以前上班的時候,不當老闆也是主管,事事都是自己作主,哪有商量的餘地!面對導演明快地拒絕,心裡開始作意:「難道一定要穿裙子才能演嗎?真是固執!」這時出門前的緣念產生作用:「不論遇到任何事都是學習的機會!」所以儘管不情願,還是勉強答應了導演的要求。

  勉強做的事就是不自然,穿上裙子就禁不住遮遮掩掩,直覺兩條腿冷颼颼的,非常彆扭。一位師姐看了,笑著跟我說:「穿裙子的又不是你!」我想,對呀!穿裙子的是那個校長,又不是我。不過這樣轉念沒有力,一會兒又繞回自己的所緣,每天都很苦惱,不知道該怎麼突破,尤其想到上台那一刻更是坐立難安,於是不斷祈求師長加持,希望可以解除心防。

  有一天,腦袋突然現起一個念頭:「參與戲劇演出為的是承事師長、建立教法,讓六道有情都能得到三寶師長的攝受。如何呈現必有師長最好的安排,我豈有不配合的道理?真慚愧只緣在自己的感覺,太在乎自己了!」想到這裡,整個人頓時輕鬆。之後的日子,不但排演時早早換好裙子,並主動問導演:「需要再加點什麼配件,如項鍊、耳環?」

  進入劇中人的苦樂世界

  「背台詞」對我是另一項高難度的挑戰。剛排演的時候,常常忘記台詞。有一次排演時和我對戲的師姐當場說:「你台詞背不熟會打斷我的情緒!」導演也常糾正我的語氣、動作,我聽多了漸漸覺得懊惱:「選角時你們都說我像校長,為什麼現在處處批評,說我演得不像?」 不過還是要想方法解決啊,於是主動問導演:「我可不可以去拜訪一些和主角特質吻合的女校長,觀察她們的言行舉止?」導演乾脆地說:「可以!不過那不是關鍵,重要的是你要進入她們的生命,了解她們的苦樂!」

  回家後我認真地思惟他的話,捧著劇本細細體會每個角色的苦樂,以及和女校長之間互動的關係,之後又打電話和其他演員互動,希望聽聽他們對女校長的認知和感覺。經過一番努力,台詞很快就背熟了,女校長的神色也能揣摩三分,自然呈現。劇組同修很訝異,為何短短時間前後判若兩人?原來要把戲演好,不只是背台詞、演得像,更重要的是要進入劇中人的生命,確實感受他的苦樂。

  有一次排演時,演我兒子的師兄應該在我面前重重地摔下書本,引起我的不滿而責罵他。可是他摔得很輕讓我沒感覺,就跟導演說:「某人書摔得太輕了,我沒辦法入戲耶!」

  導演冷冷地說:「那是你的問題,不是他的錯!」當著那麼多人面前,我確實相當難堪,心裡非常挫折難過。結行後導演主動找我互動,他很善巧,先誇讚我最近很努力,表現不錯,最後告訴我,很多時候我們都是用自己的觀點和標準衡量別人,應該試著放下自己,學習配合別人。這件事讓我有很深的反省,能遇到這樣願意幫助我成長的同行善友,真的很幸運、很感激!

  在戲劇組當義工的三個月,因為與同行密集互動,大大小小的境界非常多,對境練心就像在做作業,也彷彿是在上一堂又一堂的課,非常緊湊。然而就在大家如火如荼地準備之際,有一天下午我接到通知:晚上的排演不用帶戲服。原來因為SARS,所以行政營停辦了。聽到的時候,直覺這是這次承擔義工的最後一堂課──面對無常!經過三個月密集的排演,期間很努力突破,克服種種障礙,加上導演用心地以法引導我們,所以聽說停演時內心異常平靜、坦然,沒有不捨和難過,卻有滿滿的收穫和歡喜。

  接著第二、三年的教育行政營,我仍然是戲劇組的義工,飾演的角色台詞不多,卻因與飾演同僚的幾位同修常相約排練,分享生活中歷事練心的心得,而培養了非常好的默契,營隊結束後,我們仍像家人一樣親,至今仍常互相打氣鼓勵。這樣的經驗讓我學習到如何關懷同行,共造一個和合增上的學習環境。

  生起真正的莊重感

  去年十月份,戲劇組為了九十五年校長營,再度邀我參與營隊義工。當時我已經全心投入法人事業,業務量頗重,怕無法兩頭兼顧,所以婉謝了他們。沒想到因緣變化,最後還是由我承擔這個工作。

  那時我想:「這是第四次參與了,很多事都駕輕就熟,雖然會比較忙,但應該應付得了。」沒想到事情卻超乎意料:明明在家把台詞背得很熟,可是一排演不是忘詞,就是忘記輪到自己講話,根本無法入戲。慚愧、自責,各種負面情緒一齊出籠,開始變得很怕上台。

  我以為這是因為白天全心投入法人工作、晚上排戲,一時情緒來不及轉換造成的,為了怕影響劇組進度,所以向導演建議換人。但是營隊舉行在即,時間所剩不多,到哪裡去找人?我覺得很苦,演不好又走不了,怎麼辦?

  努力回想過去演戲愉快的經驗,「那時是怎麼辦到的?」原來,現在的我只想用世間的方法快速解決困境,根本沒有前行緣念,安立正確的意樂,更遑論承事師長的心了。內心浮浮泛泛、輕忽怠慢,必定無法承擔師父莊嚴的事業。我慚愧地向師父懺悔,並殷重地祈求上師三寶的加持,讓弟子提起心力認真承擔。當皈依的心提起來後,冗長的台詞居然慢慢記起來了,排練也較前熟練,但仍抓不到角色的精神。眼看只剩一個月了,實在沒有把握屆時能如實呈現。

  我再度到佛堂跟師長三寶懺悔啟白:「祈求師父示現,教誡弟子哪裡不如法,應如何改正,該如何學習。」透過誠心懺悔,內心承擔的莊重感又再度現起,意識到參與演出真的是一件莊嚴的事,需要更多的資糧,淨除眼前的障礙。於是決定就從當下調整自己的生活態度,時時保持一顆莊嚴歡喜的心,特別注意身口意的造作;並且每天誦經持咒,回向劇組順利圓滿成辦、營隊運作得到師父的加持,攝受一切參與的有情,將心所緣盡量深廣。

  這麼做了幾天後,心緒漸漸篤定,懼怕感也逐漸遠離。先前同修見到我若說:「校長好!」心很虛,現在卻覺得非常莊重,因為我在承擔師長的志業,心裡有著和師父相應的感動!

  我不是演戲,是演我自己

  正行演出的那天清早,我異常沉靜,做任何一件事,即使倒一杯水,心裡都清清楚楚,較平常出奇清淨。心中不斷祈求:「祈求師父的加持,讓我展現師長三寶的悲心,讓在場的有情都能得到師長的攝受!」腦中也現起了九十三年如俊法師在後台對戲劇義工的鼓勵,法師說他彷彿看到二十幾個小佛陀將要上台說法了!頓時感覺到自己即將做一件神聖而偉大的事。

  上台前心裡不覺緊張,但雙腳卻不聽使喚直發抖,癱軟得幾乎站不住,口中不停地念密集嘛。當踏上舞台的那一剎那,我好像已經不是我了,所有說出的話都不是背台詞,而是述說自己的生命過往。記得有一幕學生出車禍,教育局的督導來關懷,當他安慰我時,我真的感受到業成熟時無法逃避的苦;當受害家長跪在我面前哭喊時,我噙著淚水說:「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我一定會盡力幫你們的!」是真的感同身受,是真的好想好想幫助他們拔掉心中的苦!

  謝幕之後,我在後台足足哭了半個鐘頭,那不是入戲太深,而是真實感受到輪迴的痛苦:像劇中那樣的角色,在生命的長廊中,不知道已經扮演多少次了!未進法人前,也曾是老闆、主管,想推動計畫,下面的人不肯配合;與工廠、客戶互動,雜沓紛至的挫折、壓力,也一直讓我疲於奔命、無法喘息,跟這齣戲相比,有什麼不同?我的生命就這樣不斷地重複,找不到出口。這一生如果沒有師父,臨終時我也會跟劇中人一樣地吶喊:「為什麼?為什麼是我?我這麼努力得到的是什麼?」

  感謝師父,久久不能自已的淚水是對師父的感恩,也是對過去無知、不肯好好跟著師長學習的懺悔。對比第一次演出的莊重感,第四次承擔的心態卻好輕忽。自以為已是全職,一天到晚都在做法人事業,多少累積了一點資糧,演戲應該不是難事,這全是貢高我慢!透過再度參與演出,深刻看到自己的問題,也慢慢學著「感受」身邊人的苦樂,如果成佛是一個圓滿的圓,現在的自己連一個起頭的點都找不到,如果不能如法當義工,非但集不到資糧,還造下不少新的不善業!

  祈與師長心續相結合

  這樣的省思幫助我現在的工作,我發現,如果照著世間的方法做法人事業,就會出現各種違緣;如果能不斷釐清動機,啟白三寶,多參考、尊重他人的意見,事情就容易圓滿。如果是承擔師長志業,就必須不斷地皈依祈求,將自己的心續與師父的心結合在一起,而不是只靠自己,以為自己很行;我的業績如何輝煌,就像能把台詞背得多熟一樣,對生命一點幫助都沒有。

  什麼叫資糧?當我的心與師長相應就叫資糧!期勉自己要做師父的好弟子,並將對師長的感恩化為無限生命裡努力向上的動力!

福智之聲第169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