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生命中的小天使

◆台北 慧賢

  話說三年前任教一年級,開學前輔導組長拿了一份資料說:「老師,你的班上有一位小天使喔!」仔細一看,是一位輕度智障的孩子,母親是外籍新娘⋯⋯面對這樣的個案我沒有經驗,內心有些惶恐,但一想這正是我成長與學習的機會,我應該可以為這孩子和這媽媽做些什麼吧!

  學校為了這孩子入資源班召開親師會議,從母親口中感受到她在婆家受到家暴的痛苦,而智障的先生也無法協助她,她尚需扶養兩個領有殘障手冊的寶貝。

  我能為她做些什麼?當我知道她三餐是吃白稀飯或泡麵時,便將營養午餐吃不完的乾淨飯菜打包,請她到校帶回家,因此與她的互動更頻繁,也傾聽了她如何從大陸被騙嫁到臺灣後,與婆家、先生、乃至於小孩相處的種種辛酸,讓我想幫忙她的心愈加急切。

  其實這孩子滿可愛活潑的,雖然知識性的學習無法如一般孩子,但和同學相處還不錯。在班上我和他常有的對話是「你尿尿了嗎?」「你要尿尿嗎?」因他常會不自主的尿褲子,為了讓他不尿濕褲子,我安排同學擔任善行小天使陪他上廁所,也親自帶他如廁而發現他的自理能力沒問題,但孩子貪玩,當我一忙忘了問:「你要尿尿嗎?」他就在上課中尿下去了。上課只好停頓,打電話請媽媽來校換褲子,這種日子延續了一年半,到了二下才減少。因為不忍媽媽隨時得拿褲子到校,所以我請孩子每天多帶一條褲子來,再商請啟智班的愛心媽媽協助訓練他自己換褲子,他也做得非常好。但這孩子有一個不好的習慣,當他想要的東西得不到時,就耍賴、甚至躺在地上不起來,有一次就因為不高興躺在校門口不願起來,把媽媽氣回家後,由我把他抱回教室。我想,愛應不是一味的溺愛,總得讓他知道規範,偶爾也可以透過恩威並施的方式來引導孩子吧!

 

生命的考驗開場囉

  某個下午,孩子去資源班上課,這位母親提早到學校等孩子下課,遇見我時,開始向我訴苦,說孩子不聽話,她快受不了了。我除了不斷鼓勵她,也提出了一些我的看法。當資源班下課,任課老師也充滿挫折的描述孩子不願學習的狀況,我又好言規勸孩子要向資源班老師道歉,孩子不聽,最後索性躺在地上不起來了。我觀過的心不自覺地增長,耐心漸漸失去,我想換個方式試試看對他有沒有效,所以手拿掃把假裝很兇的樣子說:「如果再不起來老師要處罰人囉!」這個新方法不僅沒效,也讓我進入教書以來從未有的生命體驗!

  第二天校長就來關懷,說這家長向教育局告狀,說我恐嚇孩子,不適任教職。緊接著她還不時打電話到學校控訴,說孩子被我嚇到不敢上廁所;如果她看到我與資源班老師互動,就認為我們在說孩子的壞話。

  我真的很委曲,我該怎麼辦?仔細反省,雖然我想幫孩子的心是真的,但在做法上可能勾起這母親生命中的不安與痛苦吧!這是我的智慧不足、方法不善巧,我應該向她道歉。所以輔導室安排親師再度溝通時,我真誠地向她致歉。

 

用愛化解對立

  但是,事情並未因此而落幕。那位母親的心情好時,會說:「孩子好愛你,老師,謝謝你!」情緒不好時,就落入他所認知的世界,不斷傷害自己和別人,不停的告狀。

  這種一直被告的心情實在不好受,受不了時我會找同事吐吐苦水。有一次吐苦水時,突然發現,我現在的動作和這母親打電話到處申冤的情形好像!她對我觀過,我也對她觀過,如果當老師的不是以「真的想幫助孩子的心,而是以一種觀過的心」在向人訴苦時,不正是和她一樣,到處在向人告狀嗎?而且如果她申告的對象是別人,不是我,那麼她說的話聽起來,也不會感覺這麼強烈啊!想到這裡,我不禁莞爾一笑,其實我和那位母親差不多啊,只說別人如何欺負我,卻從未見到自己也傷害到別人。

  我想這個境界一定有我要學的功課,是什麼功課雖然內心並不很清楚,但既然無法阻止家長的控訴,平時也常跟學生說「冤冤相報何時了」,解決之道唯有從自身修改起了!我苦時可以向師父祈求、跟法師、學長、同修訴苦、請益,轉過為功,生命可以不斷改善提升;而她呢,一個人從大陸來到臺灣,嫁一個弱智的丈夫,生了兩個弱智的孩子,被婆家家暴,又遇上一個她認為不好的老師!換我是她,我也一定苦水一堆,好不到哪去,再說她並未像其它外籍新娘一樣,遇人不淑就遠走高飛,還苦苦守住這個家,照顧這兩個孩子。想到這裡,對她觀過的心,竟然就化解許多,我想,她是認為老師不夠愛她的孩子而告我,而愛孩子本是我的初衷,目前我沒有能力改變她對我的看法,唯一能跨越這道鴻溝的方法,便是更愛這孩子,並不斷的祝福他們。

  帶這孩子兩年,家長也告了我兩年,期間,很感謝輔導室的支援,派專人輔導她,安撫她的情緒,還有資源班老師共同努力,找到方法讓孩子想去學習;這孩子從一個字都不認得,到會寫自己的名字、全部注音符號、國字、簡單的數學加減,看簡單的故事書、背上幾句弟子規⋯⋯還會發作業,偶爾幫忙管秩序;二下時,也已經學會忍住尿尿衝出去上廁所、和同學起爭執時不再像以前一樣躺在地上不理人,甚至還會清晰的向老師告狀呢。

  二年級下學期,這位母親讚美我越來越了解她的孩子,孩子也越愛老師了。但她又開始擔憂三年級換導師後怎麼辦,我安慰她:學校每個老師都很有愛心的!

 

生命的大考正式上場

  原以為孩子升上三年級後,我就沒事了,但事實卻每況愈下、越演越烈。有一天,他在資源班上課,媽媽也在,我正好有事去資源班,順口對孩子說「要加油喔!」不知道是這句話或是某個動作又觸惱了她,從此以後,她又開始不斷控告我,說我又再給孩子壓力;孩子因為不適應,又開始尿褲子、躺地上,還學會攻擊別人,這母親便向孩子的班導說,孩子不想學習是因為低年級老師太兇造成的,只要孩子一出狀況,這母親就認為是我的過錯,所以又開始打電話向教育局控訴、到學校投訴。

  一波波的毀謗不時從同事口中得知,讓我一路撐過來的力量是師父、法王、三寶的加持。過去被否定時就易陷入低潮不能自拔,但這個苦境對我來說實在太強,時間也太久了,也因如此讓我有不斷對境練習皈依祈求、調伏內心的學習機會。每當又聽到她莫名的控訴時,就會想起師父、老師、法王曾被毀謗、傷害的事情,心想,連這麼殊勝的聖者度眾生都會遭遇這些苦難,何況我這個凡夫呢?讓內心忿忿不平的心緒得以穩定;或者不斷憶念師父或法王的法語及學長的引導,讓自己從一次次的困境中透脫出來,學習從對立中不斷轉化成愛與祝福。

  當那位母親不斷肯定現在的老師有多好,對比我有多差時,內心難免會不平,尤其看到她和某些老師有說有笑,或某些老師因看到這孩子出狀況主動協助時,內心不自覺現起被比下去、被瞧不起的痛苦,這苦在內心深處隱隱發酵,讓我非常不自在。

  「我為何不快樂?我以前不是一直很努力希望他能成長嗎?而今有人肯幫助他,又得到家長的信任,不是很好嗎,我怎會不舒服?我應該更感恩啊!」經過思惟,內心的不自在稍微化開一些,不再介意其他人是如何看我,別人怎樣說我,所以在校園遇到那些幫助這位母親及孩子的老師時,以前會不自覺的避開,後來練習主動地打招呼,並感謝她們對這個孩子的協助。這樣的練習讓我深刻體會到很多的痛苦常因自己非理作意而產生的,當我以比較、對立之心去看待外面的是非時,是非便揮之不去;但當我以愛和感恩的心看待外在的人事,似乎每個人都是我的伙伴、值得讓我感恩的人,這不就是師父常說的「境無好壞,唯心所造」嗎?想到這兒,內心不自覺又開心起來。

 

生命的苦難是利益眾生的前行

  輔導室長期關懷這個個案,為了避免這位母親在家胡思亂想,請她到學校做義工,還帶她去看心理醫生,證實她有躁鬱傾向。沒想到,看完心理醫生後,我的罪狀又加了一條──她之所以精神有問題,都是我害的,我必須為他們一生的不幸負責;她有時還會嚷嚷說活得太苦了,不如死了算了,請輔導老師認養她的小孩⋯⋯。雖然校方了解我與這位家長互動的歷程,但面對一位如此特殊的人,為了保護我,學校決定開一個教評會,由這位母親與我各自表述,並請相關證人說明,藉此評定我是否如她所言,是一個不適任的教師而予以解聘。這似乎是唯一的一條路了。

  在教評會接受校長、同事的考評,對我來說是生平第一次,雖然校方是基於保護我的立場,但對我其實造成很大的衝擊。當時正逢北縣好幾所學校老師被家長告而鬧得滿城風雨,我也在其中飽受莫名之苦,常會不自覺地陷入不安與焦慮中,甚至影響到我與其他家長的互動,深怕一片好心,又會弄到被告的地步。這樣的感受,讓我對被媒體報導的被告老師多了一份同理心,也擔憂許多老師的熱誠會因此減弱,以至一些本來可以被救的孩子失去被拉拔的機會。這樣的苦我從未承受過,但又逃不掉,唯一的路──向師父祈求,祈求他加持我,讓我對人性不失去希望,讓我對孩子的愛不要有任何的虧損,讓我對現在的家長還能相信、不恐懼,並為所有天下的老師祈福,願親師生關係良好,老師對孩子的愛源源不絕。這樣的祈求後,本來的不安與焦慮,突然變得莫名的感動與勇氣,只緣著自己苦樂的我,竟然可以如此真誠為這麼多人祈福!這是從未有過的經驗,這種感覺讓自己很感動,也策發自己要更勇敢地走下去。

  除了向師長祈求請益外,我也向生命教育工作坊夥伴請教,從互動中我發現,當我很苦時我要的只是「耳朵」,讓我把內心的苦悶全部宣洩;但當對方不讓我宣洩,而我對他的信心又不夠時,就會出現像下面的場景:有一次,我向某個夥伴提出我的問題,當他劈頭問我:「妳真的關心妳的學生嗎?」我的內心不禁吶喊,難道我這麼努力還不夠嗎?雖然對方非常認真的分析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困局,並傳授豐富的經驗,但我發現他的話我一句也進不去,只讓內心越發苦悶。事後,我仔細思惟:「這要教我什麼?我為何那麼苦悶?」「喔!因為我認為他不了解我,而且他怎可質疑我不關心孩子呢?」當我覺得沒被對方接受,對方所有的關心、道理都看不見也聽不到,留下的只有壓力。

  那麼兩年來我好心的一直告訴這位母親怎麼帶孩子,對她來說可是無比的壓力和傷害啊!她長久生活在暴力的家庭中,而我沒這體驗,她不是更苦嗎?我第一次真正對她感到抱歉,也謝謝她讓我學習到:唯有受苦的人才知道受苦的人需要什麼?謝謝她不是我剛畢業時就來找我,而是等我教學二十年、還學了「觀功念恩」時才來。她是來驗收我的觀功念恩是否練好?因為一直沒學會,所以陪我學了三年多。

 

我的功課和她的功課

  所以後來在教評會時我沒為自己的對或錯爭辯,而是表達這母親真的很需要幫忙,請大家幫助她。後來,教評會的決議是:因無法達到解聘老師的條件,故不予以處置。這樣的結果讓她很不滿意,繼續告到教育局,我必須再寫更詳細的報告,再和家長當面溝通。這樣的結果讓我的不耐煩的心又現起,繼而轉念想,這母親才讓我苦三年,而她的先生及兩個孩子卻讓她受苦一輩子,相較之下,我的功課比她輕鬆多了,心念一轉,就努力配合學校寫了十四頁的報告。

  這位家長表相上造成全校許多人的不便和困擾,但也成就了許多人的善心和祝福。最令我感動的是一位老師說:「我在暑假努力幫助這家長,不是幫她來對付你,而是想幫助她離開她自己所設定痛苦的世界,但一直沒辦法。」有人還利用暑假定期帶她去看心理醫生;有人說:「你打前鋒,幫學校受苦,其他的老師因你擋在前面,而免於被告!」有人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覺得自己猶如一顆蚌,這母親是那粒沙,剛開始把我刺得又痛又難受,但因一路上師友的陪伴、觀功念恩的法寶、學校同事的協助扶持⋯⋯大家一起分泌愛,將這粒沙轉化為珍珠。

 

我的功課什麼時候才了結

  我的功課什麼時候才了結呢?就在孩子升上四年級,再被這位母親臭罵一頓,又有一群人關懷安撫她後,她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而暫時畫上句號。不過我想,我的功課是不會那麼快了結的,因為在無限生命的長河裡,一定會再遭遇到許多不同的境界來考驗,若沒學會,一定會再重覆出現,直到我學會為止,這聽起來有點辛苦,但一想到有師友陪伴,一起學習觀功念恩、代人著想,我一定可以從困境中透脫出來,慈悲與智慧也會隨之增長,那是一件多麼令人歡喜的事。我想無限生命中,我與這位家長一定會再碰頭的,希望到時候我能更有智慧、更有愛心、更能耐心地關懷她、幫助她。

福智之聲第168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