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盡心灌溉 善心滿校園

◆台中 賴奉助

  仁波切曾說:人生遭逢極大困頓和挫折時,乃是生命拓展視野,可以堅定意志,開展智慧最佳的時機。大多數人都希望一生平順,最好日復一日快樂的過;有另一類人雖也希望生活不要有太大改變,但會為無常做好準備。但有智慧的人會預知改變的可能,做最大的準備,甚至會為了想幫助所有的人而祈求困難早一點發生,讓他有足夠的經驗來幫助更多的人。

  我於民國八十四年參加福智文教基金會在高雄市瑞祥國中舉辦的教師營,看到日常老和尚對教育和生命的關懷,深受感動,也被其深邃的智慧所吸引,於是營隊結束後就加入基金會學習。

  兩年後,在基金會的一次會議中,了解到雖然當時福智教師已遍佈全省各角落,但面臨著「點的推動上不遺餘力,但總體的呈現每受質疑」的困難。因為在功利主義和升學掛帥的情形下,老師在推動生命教育時,頗受行政和家長的質疑。當時,內心就生起日常老和尚的身影,想起他的悲心和智慧,因此發願:希望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做一些能利益別人的事。

  在發願第六天之後,就接到台中縣大安鄉大安國中張校長的電話,希望我能幫助他改善學生的生活教育。雖然我樂意前往一試,但想到從我家到大安鄉距離三十二公里,開車來回需兩個小時,覺得很辛苦,所以就想拒絕。但隨即想起自己發的願,於是決定去接任。沒想到噩夢也由此開始。

  濱海的大安鄉是個務農為主的鄉鎮,因人口外流的關係,鄉里大多只留下老人、病人和小孩。這些人大多缺乏互相關照的能力。而且全鄉四分之一是隔代教養,有些是單親,有些是老榮民的小孩。大安國中全校不到二百個學生,一個年級有五、六個班,新生入學後到十月,往往就有十幾位中輟生出現,因此教養問題非常嚴重,每年都有學生因竊盜或傷害罪被判進入少年輔育院,而且學生在校內常不服管教,往往和老師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甚至毆打老師。

  春天時,學生會帶彈弓到校內打樹上剛孵化的小鳥,如果雛鳥從樹上掉下,學生就會把牠踩扁在地。秋天時,就會挖枯木裡的甲蟲,並在甲蟲的腿上綁一條線,像牽小狗一般的拉回家。如果看到蛇,就二話不說的將牠打死,然後很得意的告訴老師:他們終結了一條蛇。

  八十六年到大安國中擔任訓導主任,前兩年每天都必須把車加滿油,到校外追學生,有時一追就是一個上午。因為大安鄉的廟很多,學生逃學往往跑到廟裡躲起來,所以必須一個個土地公廟去找,然後把他載回來。但是,他吃過午飯後,又逃到校外,我又得去找,整天都在玩這種遊戲。好不容易,可以放學了,但因早上我不在,校內學生彼此發生衝突後,就相約放學後私下較量一番,我又必須處理。通常三年級的學生每天都會有一次以上的事件,一、二年級較不一定。如此,像不定時炸彈一般,每天疲於應付。一個事件要處理四小時,兩個事件就必須處理到放學,如果一天發生三個事件就得加班了。通常回到家已晚上九點,疲累不堪地趴著就喪失知覺,第二天醒來又要趕著六點開車出門。

  這種日子持續一年,雖然有心想推生命教育,但現實就是這麼無奈和忙碌,唯一做到的是推薦兩位老師來參加教師營。而學生違規的處理方法,就是要他們抄「弟子規」。

 

同仁用心齊努力 生命教育見功效

  第二年,校長更加重視生活教育。很幸運的,訓導處改組後兩位新的組長和我的理念很符合,再加上兩位參加教師營的老師也在班上推生命教育,並且已有些心得。於是,集結這些志同道合的同仁開始規劃,每天七點二十到四十分為讀經時間,播弟子規、論語、大學、中庸等等的錄音帶,每天播一段,一星期後再進下一個進度,並利用朝會時間闡釋弟子規的內涵,也請學校老師幫忙來介紹如何與生活結合。

  接著,利用段考時驗收成果,鼓勵學生背誦,如果通過即可領到獎狀。除了前三名的學生之外,這些學生平常要拿到獎狀非常不易,現在居然連腦筋不太清楚的學生也會上台領獎,於是就競相仿效。有些老師沒空驗收,就可以到訓導處找我驗收成果,結果來了一百多位學生。有些學生背不熟,就要他們再練習一次,因此一趟下來,總共聽他們背了五百多遍,自己幾乎都會背了。後來,居然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學生能快速背誦弟子規,並得到獎狀。弟子規之後,接著推論語和孝經。

  當時校園流行一首「我是女生」的歌,有一天,一位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學生扭著身體高唱「我是女生,瀟灑的女生⋯⋯」我就叫他過來,告訴他是男生不是女生。他居然理直氣壯的說:「沒辦法,那個歌詞就是這樣⋯⋯」那時才驚覺到流行歌曲入侵校園後,學生完全以其當作價值取向,不知不覺中內心受到汙染。也回憶起王財貴教授曾說:「古典音樂可提升人心性的涵養,而流行音樂則會讓人庸俗不堪。」因此就和組長商量,以播古典音樂代替流行音樂。結果,播古典音樂三個月之後,全校有很大的改變。

  送走了三年級畢業生,九月新生入學時,就發現這一批新生的問題也不少,新生訓練當天就發生三場打架事件,接著是抽煙、逃課。但是,到了十月中旬,這些事情卻都幾乎消失,包括偷竊事件也都不見了。幾個老師討論的結果,發現原來因為從十月段考完,就開始驗收弟子規,學生每天都想辦法要背經,所以不會動腦筋去搞一些花樣。而且他們受到經文內涵的影響,內心慢慢有一個沉澱的力量。這個變化實出乎意料!

  八十八年,校內進一步成立生命教育推動小組,各處室主任、組長都來參加,規模更大了。每月集會一次,推動的內容更多元,配合每個月訂定的主題,同仁主動幫忙編製各式各樣的週記。主題包括:尊師、念恩、孝親、行善、惜福、環保⋯⋯,再慢慢融入新生訓練、校外教學、校慶園遊會、校外教學、母親節、植樹節、畢業典禮等活動。當在校慶或畢業典禮辦成果發表會時,台上朗朗誦出的弟子規聲音,環繞著整個禮堂,會場六、七百人都沉浸在其中,沒有一點兒聲音。學生下臺時,獲得如雷的掌聲,家長都非常肯定這些成果。這一年校長就報名參加了福智校長營。

  八十九年,學生在經典的薰陶之下,不再逃課,中輟生也降到三至五位。有一天下課時,教學組長在辦公中突然問:現在是上課或下課?原來,在那種氣氛之下,學生心靈慢慢的沉澱,所以下課也像上課一樣的安靜。不像三年前,上課像下課一般的吵鬧,下課就更不用說了。

 

生命教育認真推 訓導工作輕鬆做

  從一些事例可以看到學生已漸漸不一樣了:春天時,學生手裡會捧著樹上掉下的小鳥,問老師該怎麼辦?最後決定帶回去認養,等牠長大再放生。看到蛇,會用寶特瓶裝到別處放生,以免牠被打死或別人被牠咬到。

  在快播完《孝經》的某一天打掃時間,我看到有一個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的國三學生,拿著掃把口中背誦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當時,才發現不認識字的人也是可以教育的,而且品德方面可能比某些認識字的人還好。

  有一個學生從新生入學開始就常常打人,並且都指責是因為對方先打人或罵人。如此一直到國三,被罰抄弟子規已抄了幾百遍了。一日,又因打人被叫到訓導處。這次他居然說:「老師對不起啦!因為一時衝動才不小心打人。弟子規不是說:無心非,名為錯;有心非,名為惡。過能改,歸於無;倘掩飾,增一辜。我已經跟他道歉了,『過能改,歸於無』。不然我再抄弟子規一遍好啦!」推動生命教育三年,終於使頑石願意點頭。

  所以,到了九十年,訓導處已經沒有什麼事可做了,只好去勸導走路沒靠右邊、下課時沒靠椅子、騎腳踏車時戴的安全帽帽帶太鬆了⋯⋯。實在很難想像一個打架事件不斷、中輟生很多的學校,後來變成只有一個中輟生,充滿良善氣息的學習環境。

  在整個過程中,我體會到:生命教育對自己和下一代是很重要的,雖然開始推時非常困難,但所有挫折其實是我們成長的內在動力,因為困難可增長我們的智慧;經驗累積可形成激盪,產生新的轉折。而且後來能順利推展,並非靠一己之力,乃是眾志成城所致。所以,一路走來受益最多的是自己,幾年下來,我已會背《大學》、《中庸》和《弟子規》,也發現自己對儒家文化很有興趣,所以繼續進修國文,現在已從一位理化老師變為一位國文老師了。

福智之聲第162期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