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1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2gk-is-656.giflink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modules/mod_image_show_gk4/cache/slideshow.slideshow3gk-is-656.giflink

從開始到現在

◆雲林 林格帆

  廣闊的星空,皎潔的白月,寧靜的湖面,斑斕的燈火,和煦的涼風,純淨的大地,永遠堅固的金色城堡,永遠的大寶恩師。

  六年多前,我來到福智教育園區,成了福智中小學的第一屆學子。開學典禮時,個子略為嬌小的我努力地拉長脖子,因為想看清楚師父的臉。然後我聽見,師父用非常喜悅的語氣告訴我們:「各位小朋友,你們知道嗎?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最了不起的一群。」

  第一個學期,每天早晨上學經過師父寮房時,我們一群小朋友總會跳著和師父問早,師父也總是很高興地和我們揮手,對初初來到學校的我而言,每個日子都是非常快樂的。

  然而,從第二個學期開始,我開始變得叛逆,從寫作業到打掃,幾乎凡事都和老師對上,德育成績從全班第一名掉到全班倒數。似乎是一種惡性循環,我自認在老師眼中早已是個壞孩子,也就讓自己無所顧忌地壞下去。甚至,我把讓老師傷心當作是一種驕傲,把批評老師當作一種樂趣,背書、寫字成績因此頻頻下滑,課業也從全班第一名落到十名外,但,我從來不知道,這樣的自己,有什麼錯誤。

 

一連串的受不了

  就這樣,毫無目的上了福智國中,一樣渾渾噩噩的三年。我受不了園區的種種規矩,受不了老師對我所犯錯誤的指正,受不了每天那麼密切的人際互動,受不了永遠糟糕的自我評價⋯⋯生活幾乎可以用一個字形容──苦。於是,我每天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考好成績,離開這裡。

 

一心只想換學校

  國三那年,大家都忙著唸書,我卻一邊讀書,一邊忙著對在園區任教的父母做疲勞轟炸,努力試圖說服他們讓我到別的學校就讀。我有時咆哮,有時哭泣,不斷地告訴爸媽:「我不適合這裡,真的一點也不適合這裡!」禁不起我的苦苦哀求,終於,爸媽點了頭。

  猶記得那個飄著小雨的夜晚,如證法師按照慣例對我們國三生開示。我寫了一張未署名的字條告訴法師,我不打算待下去了!法師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是他的孩子,他不會希望我們離開,然後法師說了一句話,讓我至今印象深刻,法師說:「一個沒辦法過團體生活的人,是沒辦法有什麼大成就的。」

 

醍醐灌頂一句話

  一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就這樣一直哭到深夜。我又何嘗不希望造就自己一個輝煌的人生?當初不就是為了這個夢想才到這裡的嗎?可是我真的辦不到,我沒辦法快樂,沒辦法好樂園區的學習,五年來,看不到自己一丁點的成長。未來的日子,到底該在哪裡過?一方面放不下對外面的執著,一方面又不甘心放棄這個學習的機會,感性與理性反覆在我的內心交戰著,幸賴有法師們及家人的勸導,理性的一方終究還是佔了上風,於是,我留下來了。

  上高中後,原以為能夠過得較平順,卻沒想到,沒突破的障礙還是會再遇到。一直以來對穿著和髮型的執著,對習勞的厭惡⋯⋯讓我不只一次後悔當初的決定,也不只一次生起想離開的念頭。

  記得,第一堂廣論課,如華法師帶我們唱「祈禱」:「孤獨的靈魂,可曾聽見那深情呼喚,苦澀的夜晚,可曾發覺那永恆的陪伴,睜開智慧雙眼,凝望著陰雲背後,是你悲智月輪的容顏,息卻六塵紛擾,傾聽那風雨之中,有你亙古不變的期盼⋯⋯」

 

有苦就向師父求

  我又哭了,句句像打進我的心坎裡,這麼多年,我忘了還有師父可以當我的依靠,一個人覺得委屈、孤獨,卻沒發現,其實師父一直都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傾聽著我,永遠不曾放棄對我的期盼。

  在那之後,我便常向師父祈求,只要遇到什麼挫折、困難,我就會往小佛堂跑,想把一切的委屈都告訴師父,卻總是一看到法照上師父的笑容,眼淚就流了下來,原本那滿肚子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也無須再說了,可我總會反覆向師父問著:「師父,您真的沒有弄錯嗎?我真的應該來這裡嗎?」「師父,我知道我要學,可是好難,怎麼辦?」

  甚至,我會任性的想:「師父,您不要只是笑嘛!您要來教我啊!」但師父的眼神和笑容,總是像在告訴我:「孩子啊!你這樣學習我很高興,要好好的努力堅持下去!」神奇的是,幾乎每次祈求後的隔天,我就會從老師、同學的話中得到力量,支持我繼續走下去。

  記得有一次,我因為某些事耽誤了原本晾衣服的時間,所以想在睡前去晾衣服。結果老師說不行,我覺得很不平,我做的事又不是為了自己,又不是去聊天才耽誤的,為什麼不行去晾衣服?對老師的態度也很不恭敬,沒等老師說完我就走了。後來走到小佛堂和師父哭訴,看著師父,突然有種念頭:「如果我去和老師道歉,師父應該會很高興吧?」卻又實在拉不下臉。最後我仍鼓起勇氣向老師道歉,因為我很想做讓師父歡喜的事。一次次的困難,似乎也就是像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突破了。

 

原來我「知道」耶

  高一的這個暑假,我在家鄉的圖書館遇見一個以前國小時很要好的同學,和他聊起我的志向及對未來的規劃,他告訴我:「我也想要不平凡,但不知道怎樣不平凡,所以就一直在平凡裡。」我很驚訝,他的成績很好,人也不錯,但他的困難竟是「不知道」!這才發現園區教給我們許多概念,讓我們在無形之中對自己的生命甚至是無限生命變得有目標、有方向,知道生命的價值,而不只是盲目的補習、考試,追求更完美的成績而已。

  收假時,我依然不想回來,但因為法師、老師和同學的鼓勵,以及種種因緣下的觸動,我開始試著在對境時調整自己的情緒,不要一直沈在觀過中。

  收假後不久的一個禮拜天,我們去剪頭髮。原本請理髮的義工老師幫我剪某種造型,但剪完後負責的老師認為不合格,又把我叫去剪一次。那時我既難過又生氣,覺得頭髮都這麼短了,有一點造型又會怎樣?為何如此不通人情?

  我嚎啕大哭起來,不停大吼大叫:「這裡不是屬於我的地方!」就這樣非常強烈的告訴自己。但一邊擦眼淚的同時,我想到前一天廣論課的內容,想到自己該學習密勒日巴尊者依師的精神,未來才能禁得起極好的師長的教導。我該把這一切當作是師父對我的訓練啊!這樣想了以後,心便比較能轉過來了,之後也不斷對那位老師觀功念恩。透過這件事,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觀功念恩」四個字,是如此的不容易,如此的重要。沒有觀功念恩的我,看不到那些我不喜歡的老師是多麼努力地為我付出,還要默默承受我的不諒解;生活中,我受用的每一分一毫,是那麼多人為我辛苦成辦的,明明有這麼多需要感謝,但我卻因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忽略他們對我大大的奉獻!

 

苦熬迎得喜悅來

  凝望著廣大的校園,內心忽然澎湃起來,每一寸草地,每一棵綠樹,每一個角落都傳遞著師父對我們這群人殷切的期盼。突然發現,過去自己只記得自尊心,卻遺忘了謙下;只記得表現,卻遺忘了學習。突然,發現每一個對境,自己都在突破、在成長;突然,發現自己能學習這麼多的概念,是多麼的幸福;突然,好慶幸自己雖是這般苦撐苦熬,但依舊沒離開這座金色城堡,所以能等到喜悅的今天。

  師父啊,是您的包容,融化了我心中的高牆,是您的加持,讓我變得勇敢,是您的數數宣說,使我感受到廣論的殊勝,是您多生多劫的拉拔,讓我得到今世的暇滿!師父啊!雖然我看不見您,但我看得見法師對我耐心的等待與關懷,看得見老師對我細心的照顧和教導,看得見同學們努力陪伴我學習成長,而我知道,這一切,皆來自於您,我的大寶恩師!

  五年了,師父示寂已經五年了,但師父留在我記憶中的身影,依然如此的鮮明,那明亮的雙眼、慈悲的笑容,曾走過校園的足跡,一直深深地刻劃在我心裡。

  「你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最了不起的一群人!」師父說的這句話,六年前的那個小女孩不懂,但是現在開始懂了。每每回首這六年的放蕩日子,常會不知不覺掉下淚來,那是一種恨,恨自己的無知,恨自己的蹉跎,恨自己辜負了師長的期望,但也正因為這份懊悔,讓我更篤定地向前邁進。

 

永遠的大寶恩師

  雖然,我知道在未來的茫茫大海中,一定還會出現許多大風大浪,我知道自己在挺身迎向風雨時,還是會灰心、會迷惘,但我已不再害怕,因為師父是我的舵手,他的法將引領我航向正確的方向。

  曾經,我渴望逃離這個團體,但現在,我願追隨師父的腳步,成為建立教法的悍將。曾經,我忘了拉緊師父的手,但現在,我不會放開了。

  浩瀚的藍天,燦爛的旭日,綿延的青山,潔白的露珠,悅耳的鳥語,成蔭的綠樹,永遠堅固的金色城堡,永遠的大寶恩師!

福智之聲第192

Back to top
《福智之聲》搬新家囉,內容超精彩,手機、平板都能看得很輕鬆,讀取速度也更快了呢!

邀請您到 http://www.blisswisdom.org/publications/bwvoice
閱讀我們最新文章!

或點選您想閱讀的期數,我們將導引您前往該網站:

60期~159期

1996.10~2005.01

160期~230期

2005.03~2017.04

231期~最新

2017.07 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