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豆洋溢古早味-名豐豆類製品

很多客人來到里仁商店,總會買一瓶濃郁的「名豐」豆漿或一盒有機豆花。「名豐」的豆腐、豆干,有自然香純的豆子味。曾經有人拉著「名豐」老闆黃孝誠一直問:「你的豆腐秘方在哪裡?」秘訣是:「好原料加上不加消泡劑、防腐劑等化學添加物」。聽起來和其他品牌的廣告詞沒什麼兩樣,卻是黃老闆花七年的心血,一步一腳印辛苦努力的結晶。

豆腐、豆漿是中國自古的民生食品,做的人得摸晚趕早,汗流浹背的打拼,所賺卻不多。黃老闆的豆類製品口碑好,可是他原先並不是做這一行的,那麼黃老闆以前做哪一行?「彈琴!」啊!彈琴?這麼詩情畫意的行業,怎麼會來做豆腐?

原來他在餐廳駐唱時,偶然間吃到朋友家賣的純天然醃泡的臭豆腐,美味極了,留下深刻印象。之後,這種純酵母發酵、不放防腐劑的臭豆腐,漸漸地在市面上再也買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添加阿摩尼亞的「真臭」豆腐,他不免感慨:「難道社會進步了,好東西卻反而消失了嗎?」

他想只要努力做,不但能找回古早味,而且發展空間應該很大,於是開始了他「手工臭豆腐」的事業。十四年來打響了深坑臭豆腐的名號,生意好得很;目前豆腐事業已達顛峰階段,這應證了教琴老師的一句話:「好好做,不怕沒人要!」這個信念伴他一路走來,堅持正確的方向,努力走!

黃豆製品是他投入最多、鑽研最深的一行,大的小的、圓的扁的、黃的白的豆子,在他手裡摸索多年,付出不少學費。首先,從挑選黃豆開始,品種好壞直接影響產品的優劣。豆腐是我們的國粹,可是日本人卻青出於藍,所以,黃老闆為了精益求精隻身赴日學藝。日本人若有所指的說,台灣人吃的黃豆比他們日本人做飼料的還差,一股民族性的憤慨油然而生,事後查證,果真如此,過去台灣進口的全是散裝級黃豆,作為飼料、榨油等用途。

「難道台灣本該如此遭人訕笑?」

「不!」

於是他開始尋找食品級的黃豆。不久,在美國黃豆協會的引薦下,優質黃豆裝櫃入台了。這些非基因黃豆是用傳統的優生法做品種改良,和用科學方法植入某動植物基因的黃豆大不相同。優質黃豆和一般黃豆有何不同呢?前者是袋裝單一品種,蛋白質含量有百分之四十以上;後者蛋白質含量約有百分之三十五,是散裝混合多品種的飼料級原料。為了保障原料來源,黃老闆還以契作方式,押了一筆資金做階段性支付。

這麼高的蛋白質含量,做出來的豆漿一定香,豆腐、豆干一定Q,口感非常不一樣。這種高蛋白質、含水量高的好東西,不只人喜歡,細菌也很愛,室溫下很容易腐敗,所以豆漿一定要冷藏,否則會酸敗,有的消費者可能沒妥善保存,以致品質變異,消費者受到損失,難免會抱怨。面對這種情況,黃老闆覺得最好的方法,是讓大家了解正確的食品常識。

「我不信神不信鬼,但我相信因果!台灣是我們自己的,同胞也是我們自己人,我絕不做人前人後兩樣的事,我膽子小,但相信只要好好做,產品自己會說話!」

有一回,他逛到自己的店面,聽到一個新客戶在挑剔產品,他默不吭聲地看,倒是旁邊的其他客戶自動出來護衛他的產品,義正詞嚴地說好東西得來不易。顧客把名豐看成他自己生活裡的一部分,許多電話打來道謝,這些來自顧客們死忠的肯定,常是黃老闆精益求精,堅持好品質努力走下去的力量。

談起與里仁的合作,他只有二字來形容:「厚道」。早期里仁評鑑時,覺得他的廠房衛生條件不盡理想,苦口婆心勸他改善,一時無法配合,里仁只好另覓符合條件的產品上架。為了不服輸,他想盡辦法從根本著手,克服財務問題,尋找更合適的地點遷廠徹底改善。

因應里仁的衛生標準及無化學添加物的原則,他用里仁推薦的有機米糠加沙拉油來代替消泡劑,並引進日本全自動氣體攪拌洗豆機,多次換水洗豆;一般人洗豆子是用水泡軟而已;事實上,連浸泡時間也要隨季節、氣溫及豆子的飽滿度而改變呢!高蛋白又不含防腐劑的豆漿非常容易壞,容不得半點疏失,每一環節都馬虎不得。

為確保品質,冷藏車運送當然是基本配備;此外,他的廠內裝防塵棉,以避免外面空氣中的雜物飄落到豆漿裡;為防老鼠和蟑螂,工廠廢水沉澱槽的排水系統也精心設計過,讓廢水變成較清潔的水再排出。他連豆腐板都用不袗的材質,不用傳統木板材質,以防木板縫中殘留物質腐敗作怪,影響產品的安全。此外他堅持「不洗漿」,即豆渣不再拿來回沖,直接交畜牧業使用,讓豆漿的香醇達到更頂點,這種堅持高品質的信念,奠定了他的事業。

里仁又擔心鐵刷殘屑可能會摻入食品,建議不要使用鐵刷來刷鍋;為防範高溫引起化學變化,建議容器不要使用塑膠桶等。他想想是有道理,不能只講究高品質而忽略外在潔淨與安全,了解裡外兼顧的重要,立即著手改善。近來里仁建議他豆子不只要「非基因」,還要改為「有機」,他也從善如流。為了配合里仁的標準,他一路走來,的確不輕鬆,但因深深認同里仁要求「對人體無害」的期許,於是努力克服,結果反而使產品品質更上一層樓。

一個人努力認真,就一定成功而沒有失敗挫折嗎?不一定!黃豆曾因氣候潮溼使蛋白質變性,Q度不對,只好倒給豬吃,損失了不曉得多少!早期豆子選不對,狀況百出。產品也曾在超市上架,但加上「通路」的費用,成本過高,賣不出去、虧損累累;相對之下,「綠主張」〈即現今的「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為他早期市場所做的努力令他深深的感恩,里仁也是透由「綠主張」穿針引線才找上名豐的。

二、三年前,消基會抽驗市面上的非基因產品,名豐被驗出非基因99.975%的高水準,高過其他的大小品牌。也有不少識貨的人,讓他的產品有口皆碑,這些相知相惜的朋友與顧客令他始終感念,他只有更努力來回報大家了。黃老闆期待他自己老實本分的努力做,讓他的產品風格站起來說話,把五十年來台灣錯誤的食品加工觀念改過來,他有這個使命感,也有這份榮譽感。

這就是黃老闆自己譜出的人生樂章,悠揚的樂音,有期許、有深情,他的調子與眾不同,卻能醒人耳目,讓我們一起為他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