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

台北 采燕


  公車上。

  貼著幾根亂髮的耳邊有點癢,我不敢動手抓,因為有幾次只是輕輕搔抓,細小的螞蟻就死在我手下。

  約兩秒鐘沒動靜,我伸手要撥頭髮,一舉手,耳邊又騷動了──肯定臉上有小蟲蟲路過了,只是感覺不像螞蟻。我不敢動「粗」,只好以我可以使上的最輕力道,用兩根手指將牠請下來。一看,是隻約三公分長的小蜈蚣。

  我坐在公車最後排,正好順勢讓牠沿著我的手,爬上後頭寬敞的一方平台。看著牠在平台上移動,慶幸牠沒有因為我的粗心而被傷害。

  平台上,牠快速爬行,一會兒靠近人起人坐的椅背,一會兒靠近緊鄰冷氣機、密不透風的窗緣。小蜈蚣就在窗緣和椅背之間的夾縫,不停地來來回回,形色匆忙。

  「牠會不會嚇到乘客?牠如何避開乘客無心的擠壓、踩踏?牠該去哪堻V食?強力的冷氣,牠覺得舒服嗎?牠像是剛出生沒多久的baby……」

  思緒紛飛,我決定帶牠下車,且必須立刻下車。

  我從背包內取出一張小紙、舖平,等牠一走上來,將紙捲起,按鈴下車。這時聽到車上廣播:下一站,華山公園!

  真好,有綠地。牠可來到適合牠的地方了!

  看著我臉上這位過客,終於在花草間行進,我放心地轉身搭下一班公車,一如牠生命中的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