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過年》

找年味

台北 依依


  朋友說他找不到年味:「去年過年,帶孩子回媽媽家吃飯、給孩子買仙女棒玩,接著要陪孩子做什麼?一籌莫展!」他的無奈讓我有點心疼,不禁思索著什麼是「年味」?他找不到「年味」,我呢?

  記得小時候,最愛念國語課本堙G「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就像討喜的吉祥話,只要在媽媽耳邊輕輕唸出來,十之八九都會實現。媽媽會在百忙之中,撥空帶我們六個小孩出門,大手牽小手逛街買新衣。

  除夕夜,桌上盤盤好料圈著中間的大鍋湯,全家大小再就著豐盛的菜餚開心地圍爐,一邊大快朵頤、一邊閒話家常。接著爸爸媽媽拿出紅包來,一包包放到伸出來的六雙小手上。

  守歲,是姊弟們一個美麗的約定。某一年,我們聽人家說,守歲可以為父母添福壽,自此除夕夜圍爐之後,我們就聚在一起守歲到天亮。

  出嫁後,與各自成家的姊妹們分居南北,少了手足相伴,我還是喜歡守歲,入夜後點燈、抄經、誦經。

  我的孩子喜歡看人寫春聯、請老師寫春聯、自己提筆寫春聯,然後為阿公阿嬤、外婆家挑春聯、送春聯、貼春聯;我陪著他忙進忙出送祝福,不時看到祖孫歡喜的笑靨。

  買新衣、圍爐、收紅包、守歲、春聯……新春即景,歲歲年年不停變換,也年復一年在生命中傳遞著親情和迎新的氣息。同樣的,當友人苦思如何陪孩子過年時,不也正傳遞著對孩子的關愛和迎新的熱情嗎?

  多虧友人「找不到年味」的感歎,我生命中記憶的年味才得以涓涓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