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五月天

五月是個感恩的季節,第二個星期日母親節,普天同慶。一束康乃馨,代表子女的心意,多少感恩,盡在不言中。值此佳節,本刊特規畫專輯—推動搖籃的手,有古代賢母行誼,也有現代親子間的互動。母親像月亮一樣,照亮我們心房,不論古今,「她」都是每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恩人……

媽媽的心

彰化 李蘭馨

媽媽是個傳統的家庭主婦,小時候家境不好,小學只讀了兩年,外公就叫她出去工作賺錢來照顧後面的弟弟妹妹,所以沒有讀書一直是媽媽的遺憾。

從小對媽媽的印象是喜歡到處拜拜,什麼宮什麼廟她都喜歡去,遠到台北、台東、花蓮,只要有人邀,她就去,有一次還被騙了很多錢。平常媽媽會跟我說昨天晚上她夢到什麼,一定是什麼神明對她有指示,甚至打個噴嚏,她就喃喃自語說:某某神,你是要告訴我什麼。諸如此類的情況在我的印象中比比皆是。

有一次我看到媽媽像乩童似的手舞足蹈,口中唸唸有詞,手上拿著一張紙在畫符,我害怕極了,覺得媽媽瘋了。在我內心很討厭媽媽這樣,我以媽媽為恥,我覺得她種種行為是沒知識、迷信。小時候不了解,只是不懂爸爸媽媽為什麼常吵架,長大後以自己的認知去看媽媽的行為,越覺得她無知、可笑,難怪爸爸會常和媽媽吵架,哥哥也很討厭跟媽媽講話,二哥甚至銃媽是神經病。家裡種種情況我看在眼裡,對媽媽只有更厭惡,漸漸的也不想跟媽媽講話,只要她跟我講有關神的事,我就不理她。

記得大學聯考前,她拿我的准考證去拜拜,我很不以為然,很順利的我考上花蓮師院,媽媽很高興的對我說:﹁我每天都幫妳求菩薩喔!﹂我聽了非常不屑,心裡想:拜託!考試是我在考,又不是菩薩幫我考的。

八十七年教師營後學了廣論,日常師父教我們要「觀功念恩」,重新去回想媽媽的種種行為,我非常懺悔自己以前怎麼對媽媽那麼壞。她拿准考證去幫我求菩薩,那是她愛我,唯一能為我做的方法,因為她不識字,她不能在功課上為我做什麼,所以她去求菩薩讓我考上好學校。現在想想我可以考上花師也許真的是媽媽為我求來的,因為我是一分不差進花師數理系的,我下一個志願就是私立大學的科系,再加上爸爸那一年剛好退休,以家裡的經濟是負擔不起私立大學一年數十萬的開銷。

用觀功念恩,我接受媽媽那種有神明指示的夢境。八十七年暑假我和學校同事去泰國玩了一星期,回國後沒有馬上打電話回高雄告訴父母,也沒有馬上回高雄,過了兩天才回去,回到高雄媽媽問我什麼時候回來的,我說兩天前,她告訴我:﹁前兩天我就夢見菩薩跟我說妳回來了。﹂以前我一定說她又在亂作夢,那一次我體會到那是她愛我的方法,我就跟她說:﹁菩薩很好耶,幫我跟妳講我回來了。﹂從那次以後,媽媽不管作什麼夢就會跟我講,因為家裡沒有人願意聽她講。媽媽遇到什麼煩惱的事,我也會跟她說:﹁媽,妳跟菩薩講,菩薩一定會幫助妳的。﹂

在媽媽身上我看到媽媽對三寶的恭敬心,媽媽平日不管買什麼東西回來,一定要先供佛,在路上看到僧人也會供養十元、二十元,以前我很不屑媽媽這些行為,心裡會埋怨為什麼我們要吃的東西都要先拜拜後才可以吃;看到媽媽拿錢給出家和尚,我就會跟她說:﹁那些都是騙人的,妳為什麼要給他錢?﹂媽媽總是回答我:﹁不管他是真的、假的,都沒關係。﹂其實從小到大,媽媽都在教我供養和布施,雖然她不會說大道理,但她用身教在教導我種種大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