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蟬叫 荔枝?

台中 寄塵

  每到荔枝成熟的夏日黃昏,數以百計的雄性臺灣大熊蟬,一隻只趴在荔枝樹枝上,使勁的叫著,一陣又一陣,彷佛要告別這豐收的美好日子,又彷佛在唉歎長達五到十七年,深藏地堛滿u若蟲」期,換來短短的三十天生命周期!

  衆蟬齊聲鳴叫,荔枝樹下是一群群尋覓落果的小孩,因爲,荔枝農戶爲讓收成穩定,幾乎所有的荔枝都被包在紙袋堙A只有少數幾個沒被包到的果子,成熟或風大時才會自然落地,讓嘴饞的孩子們提前享受。

  包荔枝是高難度的工作,家家戶戶具備長梯子,荔枝長到小指頭大小時,幾個沒有懼高症的村民就挨家挨戶的,幫人包荔枝,花開得多的荔枝樹,整棵都是白的,風吹來時一袋袋搖晃著,好象無數的白手套,對人招手。

  農人預估成熟期,先打開幾袋看熟度,接著是整棵全採光,爲了家計,采下的荔枝都全數賣給批發商,孩子們能吃的是袋內的落果,那紅如寶石的心形果,擺在口袋堙A先剝去紅色的粗皮,再剝去中間那層薄膜,然後一口口慢慢的吃,甜甜的汁液,總讓人捨不得一口吞下。  

  隨著荔枝樹上的袋子逐漸減少,一個多月的荔枝産季也到尾聲,蟬聲也越來越稀落,然而荔枝樹下仍有成群小孩追逐,一方面渴望撿到殘存的落果,一方面爲自己賺零用錢,到處可見的蟬殼是中醫治療咳嗽的偏方,每一人拿一個紙袋子,撿樹上的蟬殼,賣給熟識的中藥行,雖然錢數微薄,但也能換幾個「甘仔糖」,讓口齒留甜一段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