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春天

臺北 秋俐

  宜蘭的四月,陽光輕柔,微風拂面,我們一行人來到了李木村的蓮霧農園。正是花開時節,一串串象牙白的蓮霧花朵點綴著滿園青綠,蜜蜂、蝴蝶穿梭於花叢中,忙著采花、授粉。樹底下可也熱鬧繽紛呢,車前草、咸豐草、小金英、苦萵苣及昭和草…等各式藥草,也不甘寂寞,白、黃、紫色的花朵爭相競放,彷佛在向人們傾訴這堣~是它們的天堂。

  隨手摘了片蓮霧的葉子,輕輕搓揉著,好喜歡蓮霧葉的味道,清新的香味滲入腦際,恍惚中,時光似乎又回到了年輕的歲月。那時娘家也有一大片果園,蓮霧開花時節,可真是熱鬧。人們忙著疏花;昆蟲也東西飛舞,採摘花蜜;鳥兒更在枝頭高歌,著實令人感到這是個有情天地。每當蓮霧成熟的季節,我總喜歡利用課餘的時間,幫著家人采收蓮霧,一手提著桶子,一手輕摘著蓮霧,小心翼翼的,深怕一不小心刮傷了蓮霧幼嫩的表皮。一桶桶摘滿後,拿到集中地點再予以分類。最大、最好的放一堆,那是上品,其次中品、下品。望著成堆的蓮霧,好滿足,好欣慰,記憶中那是家人共聚的好時光,我們共用努力的成果。近代知名女作家蘇雪林女士留學法國時到鄉間採摘葡萄的情景不時映入腦際,時、地、物雖然不同,但那種豐收的愉悅是相同的。那時也用農藥,只是沒有現在那麽頻繁,肥料也是化肥,但種類好象沒現在那麽多,化學藥劑更少。地上雖沒有有機天地那麽多的雜草,但至少牛筋草、野覓之類的小草到處都有。

  事隔二、三十年。果園蓮霧依舊開花結果,但是景觀卻不大相同,看不到蜜蜂、蝴蝶;地上噴了大量的除草劑,光禿禿的一片。如今,我終於瞭解春天爲什麽寂靜。蓮霧的産量比以前更多,果實也比前更大,但這些是添加了化學藥劑的結果。可悲的是,即使我們都知道蔬果農藥含量很多,吃進了肚子,身體的毛病會越來越多,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沒有真正去比較有機與慣行農作的差異,無法體會其利弊。想到有機農園的昆蟲尚且擇地而居,身爲萬物之靈的人們,卻無視於地力的耗盡,長不出東西來,牠們是否比人們聰明呢?

  還好在一群有志之士的努力之下,有機耕作漸漸突破了種種困境。現在農友栽種有機的面積愈來愈廣,人數也愈來愈多。我相信只要大家秉持慈心與寬容,總有一天,大地會回復生機,萬物也能夠和平相處,共存共榮。鼻中似乎又聞到昔日的蓮霧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