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田美景
不食牛肉

良田美景


  張全義,唐人,治東都。出見田疇美者,輒下馬與僚佐共觀之。召田主,勞以酒食。有蠶麥善收者,或親至其家,悉呼老幼,賜以茶彩衣物。民間言張公不喜聲伎,見之未嘗笑,獨見佳麥良繭則笑耳。有田荒蕪者,則集眾杖之。或訴以乏人牛,乃召其鄰里,責使助之。由是比戶豐實,稱富庶焉。

譯文:

  張全義,唐朝人,奉派治理東都洛陽時,出巡見到綠野平疇,田間農作物綠油油一片,風景十分美麗,就會下馬與幕僚、隨從一起欣賞,並將地主召來,慰勞他們美酒佳餚。若有養蠶、種麥收成很好的,張全義會親自到他們家中,召集全家大小,賜給他們茶葉及美麗的衣物等好東西。

  民間都說張全義不喜歡聽歌看戲,就算看了也不覺得歡喜,唯獨看到麥子、蠶繭長得很好,會高興的笑了。如果看到田地荒廢,就會把地主召來,當眾責罰他們,有的人會申訴:「因為家裡缺少壯丁,人手不足,又貧窮,沒有牛可以耕作…。」遇到這種情形,張全義就召集鄰里鄉親一起來幫忙耕種。因此,他所治理教化的地方,家家戶戶都非常富庶豐饒。

不食牛肉


  某郡僚,暴卒復甦,命請太守群僚至,告曰:「某被攝,見陰司主者,乞命甚哀。主者憫之,謂曰:『汝能勸千人不食牛肉乎?限以三日,敕與再生圖之。』非諸公為我T勸百姓,不可得也。」眾以為妄。過三日,復報某官死矣!守大驚,召僚屬共持此戒。立一簿於通衢,勸百姓願者書姓名。一日得數千人,望空焚之。少頃,報某官生矣!往訊之,云:「復被使者攝去,主者方怒讓,有吏持一籍至云:『是勸戒食牛人姓名。』主者大喜,准延壽四紀;太守與眾,俱受福無量矣!」

譯文:

  某郡有個官員,突然得病死了,不久卻又活過來,命人去請太守及所有的同僚來,告訴他們:「我被抓到陰間,見到陰間的閻王,我向他哀求饒命,閻王很憐憫的對我說:『你能勸一千人不吃牛肉嗎?現在再給你活命的機會,限你三天之內辦成這件事。』這件事如果沒有靠諸位幫忙,為我勸說百姓,是不能辦成的。」眾人都以為他是開玩笑胡說的,不予理會。

  過了三天,又有人通報說那個官員死了,太守聽了大吃一驚,趕緊召集衙門裡所有官員,大家一起戒吃牛肉。並設一本簿冊在百姓來往的馬路旁,勸百姓願意發心「不吃牛肉」的自己簽名,結果一天之內好幾千人簽名,然後對著空中將這本簿冊燒掉。
過了一會兒,有人來報這人又活回來了,大家趕緊去詢問究竟,他說:「我又被陰間使者抓去,閻王正怒斥我沒有辦成此事,這時有位陰差拿著一本簿冊對閻王說:『這是發願不吃牛肉者的名冊。』閻王很高興,特准我延長壽命四十八年,太守與參與此事的人都可得到無量的福德。」

按語:

  我們總是抱怨現今這個世界一無是處,感覺這社會似乎看不到善的、正面的力量,卻很容易找到負面的力量。例如:當有人想要做一件好事,別人往往潑他一盆冷水說:「這很難啦!」「這沒有希望啦!」「這不太可能做得到。」。然而與其從負面去怪「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不如從正向去鼓勵周遭的人。

  從張全義的故事中,他是一個官員,治理百姓是他的職責所在,他看到有人勤奮努力就非常高興,給予獎勵,自然會形成風氣,大家就很樂意做好。同樣地,當人家做了一點點好,我們可以很熱心的去讚美他。譬如:看到掃馬路的人蹲下去掃車底下的垃圾,我們感動之餘,真誠稱讚他:「你好難得!現在很少看到像你這樣認真的人。」他很高興,相信以後一定掃得更賣力。周遭只要看到有些人做得不錯的,多去讚美、獎勵,或者跟別人報導他的好,這樣別人就會感染到他的好。這善的功德可以一直綿延下去,影響很多人。

  某郡僚的故事,可以看到「願」的力量是這麼強盛,他還沒去實踐,只是拿著簿子去勸了數千人發願,就產生很大的功德。因為眾人簽名時,當下那一剎那,就是一個善念:「我決心要那樣做」,大家回家以後也許又擋不住,到時候真正實踐的人可能沒那麼多,可是勸發他人願意發一念善心,當時一個善念就是善功德。

  像福智教育園區的籌設,能夠隨喜認同其德育及生命教育理念,當發這個心的時候,當下就造一個善業了。又如《了凡四訓》中,袁了凡先生發願行善,至誠懇切的去實踐,結果還沒做滿,他已如願得子、延壽。所以願的力量是很不可思議的。

  故事中太守等人發的願是不吃牛肉,這跟佛法講戒的特質相通,像民間有人習慣初一、十五吃素,發這個願就有功德。你發願從什麼時候到什麼時候,有多久的時間吃素,這個功德就很大,因為心心念念就提醒這件事,有人發願初一、十五吃早素,到底早上算到幾點鐘?其實這沒有準則,看他自己界定是十一點或十二點,若他自己界定是十一點,總之在十一點以前,人家拿牛肉乾給他,他會說:「不行,我吃素。」所以這時候心裡面有一個防護的作用,在這段時間他心心念念注意這件事情,這功德就一直在增長,他有用心在這上面,這個就會成一個善業的力量,所以願望跟戒的力量類似。戒有兩個特徵,一是有一個時間範圍,例如盡形壽,或者,在某段時間內,當你發這願繼續持守,這功德就一直增長。另一特徵是對象是無限的,例如:持不殺生戒,針對的對象不是你、不是他,而是針對一切有情,這對象就很多、很廣大了。不吃牛肉雖然只是針對一件事,但如果很認真去持守,盡形壽努力做到,對著境界時,心裡就告訴自己:「我不吃,我不吃。」這一念就是功德,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勸化的化,是化了每一個人的生命,自己真正產生關懷別人、幫助別人的心,讓他的心真正溶化了,如寒冰溶化了。這不是拿道理去要求別人產生出來的,而是你的心真正很喜歡,這樣別人就會跟著你,所謂勸化不是用語言去勸,而是用行動去勸的。

  像張全義、郡僚及太守都能戮力做為導正社會風氣的示範,造福鄉里百姓,所謂「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所以我們勸周遭的人行善,不要以為他們做不到,或者勸了明天又犯,覺得很挫折,他至少在我們勸他、鼓勵他時發一念善心,當下這一念心就很珍貴,就是一個很好的因緣種子。我們的生命不該只管到自己而已,而是怎麼樣為我們周遭的人付出,不是獨善其身消極性的過日子,應該積極地不斷去鼓勵、勸善,讓這個社會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