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吏身潰D

  明池州邵道,充郡皂。索取財物,滿意則喜,否則拳毆之。官命行杖,極力施刑。立斃杖下者,不可勝數。後得異病,手足窘束,遍體腫決如板痕,片片爛下,痛不可言。因呼曰:「善惡終有報,橋南看邵道。」卒至皮肉俱盡,餘骨在床,方絕。

譯文:

  明朝時,池州有位衙吏名叫邵道,向人索取財物,滿意就很歡喜,不滿意便拳打腳踢。執行勤務時,縣官命他杖刑犯人時,他就很用力的打,所以死在他杖下的犯人,數都數不清。後來他得了怪病,手腳僵硬好像被綁住,全身腫脹好似被木板打過的痕跡,一片片潰爛,痛得說不出話來。因此他覺悟地大聲說:「善惡到頭都會有報應,看看我邵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最後皮肉都爛掉了,只剩下一把骨頭在床上時,才氣絕身亡。

按語:

  執法者須存心仁厚且守法公平,不能因慈悲心而忽略少數人的權益或執法不公正,所以判官並不是一味從寬就好,這是婦人之仁。況且魏釗受賄故意讓殺人者無罪,是出自於私利心,並不是基於慈悲心,對於死者及其家屬沒有同情的心,這是沒有考慮到雙方及整體,此舉將影響人民質疑國家法律的公平性,並造成收賄風氣,以及有錢人就敢殺人,影響的層面是很大的。而死者及其家屬受冤屈無法平復,怨氣很重。因此,這也就是為什麼魏釗所受的果報會這麼重。

  佛法中談造業與否,不能只看動機而已,還要看結果及影響性。舉個例子:高屏溪曾經被有機溶劑污染,去偷倒的人大概也沒想到他闖的禍這麼重,心想倒到河流裡沖下去就沒事了,沒想到河水抽到自來水廠,家家戶戶打開水龍頭,水臭得不能用。雖然他不知道會產生這麼嚴重的後果,不能說他就沒責任了,後面產生的影響很大,果報就變得很大。

  羊道生與邵道他們兩人生命中同樣都有好勇鬥狠的性格、狠戾之氣。本來「起意逃叛」就已經是死罪,羊道生對於舊部屬的求救,生不起同情心,不救他也就罷了,但因瞋恨心及好勇鬥狠的性格,逞一時剛忿,而將之慘虐至死,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兇狠之氣,認為天不怕地不怕,造下的罪業也最大。

  我們一定會認為這麼可怕的事,我絕對不會做,但是人一起瞋心,同情心就消失,通常就會凡事計較到底,到最後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徹底傷害別人。所以平常必須培養這顆心,就是儒家所說的「仁」,佛法講的「慈悲心」。從生活小事去做防範,遇到別人犯錯時,訓練自己生起同情對方的心,可以淨化我們的生命。

  體諒別人、感覺別人的感覺,可以讓我們生起「仁」,而現在社會這點非常欠缺,整個教育常忽略訓練我們去體諒、關懷別人,反倒是電視上充斥著以凌虐人、虐待動物為樂的節目,把人「不忍」、「同情」的心都斷送掉,這對下一代將是反向教育。

  也許有人會問:邵道是在執行任務,為什麼會有這麼重的果報?其實他在執行任務時,若能像楊自懲一樣持心仁厚(詳見上期福智之友),對方就比較容易被感化,但他是索取賄賂不成,還把人痛打一番,極力施刑打死人不計其數,他是酷吏加上貪吏。法是為了維持社會秩序不得已才用的,惟有社會安定才能教化人民,所謂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例如交通警察開罰單的目的,是為了警惕我們注意生命安全,如此民眾違規被抓時,自然生起慚愧之心,達到教化的作用。

  現在的教育強調不能體罰,因為體罰出問題,其實不是體罰出現問題,而是老師教學的愛出問題。如果沒有教育這份心存在的話,威嚇只會讓對方產生瞋恨,若對教育有一份真正的熱忱時,就能達到恩威並施的效果。假使老師看到學生就很討厭、很恨,那就與邵道的作風一樣,狠厲的心一生起,就想讓對方受傷害,因此規定不能體罰是沒什麼效用,真正要從淨化老師的心去著手,教育才會成功,問題才能徹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