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田拾憶

高雄 律薌

  與蓮邂逅時,蓮花約莫三個月大,賞蓮真是心花朵朵開,滌淨了平日在都市堛犒迣牷C輕風飄來,沉醉在搖曳生姿的田田荷葉間,就像成千成百的仙子婆娑起舞,歌詠著最動人的田園樂章!

  再次相遇,農場負責人李春生夫婦已在採收蓮藕,一群人興致勃勃地下田挖挖看。哇!還真是三分辛苦、七分有趣。春生夫婦「大方歡喜」地讓我們體驗,田媢A具一應俱全—大耙子、直形鍬、小鏟子、鋤頭……,大家七手八腳地,就為了把養在深閨人未知的蓮藕挖出來,滿有趣的。置身田中,用力使勁鏟下去,哇,看到蓮藕了!不是「腰斬」,就是「撕裂傷」,出土的蓮藕挖成一個大酒窩,已算是尚好的呢!春生夫婦笑說:「哇,這些蓮藕身價從一百元變五十元了!」原來蓮藕出土之後經過初步處理,分為「完好」的以及「有傷」的,再送到高雄里仁,里仁把挖傷的定為「次級品」,價格跌為一半,以示對消費者的誠信。(蓮藕帶傷後泥土滲入,不易清洗,消費者多不願意買。)

  我也是一般好奇,挖了好一會兒,不得要領,真洩氣!當天,高雄慈心組林組長也去體驗,他說:「唉喲,這(完整的)真難賺,挖得這麼辛苦,怎可以降價?太難挖了、太難挖了,回去要建議!」所以愈顯得完整的蓮藕很難得,而農友採收時是怎麼辦到的?

  因這一批蓮種得晚,採收又比較趕,我提起勇氣去參與了兩天的採收,箇中滋味,很想和大家分享,雖然大家在里仁店購買的蓮藕,早已下肚,然可細細咀嚼一條條蓮藕背後的許多用心。

  話說那天早上從高雄開車到赤山岩農場,春生夫婦開朗又驚奇地問:「你怎敢來?」我也不曉得,想幫忙吧!自己也是想了解、想學習,所以懷著勤勤懇懇的心來了。本來要用力朝田媦A下去的,春生擋住了,一步一步慢慢教,哇!原來學問都在這兒!挖蓮藕莖,要看藕節上長出來的「芽」(尚未長出的嫩葉),由芽生長的排列得知地下莖是橫生還是縱生,再決定下斧。等我了解怎麼看芽,已經是半個小時的光景了,我還只揀簡單的做呢!出大力氣的,是李春生和曾榮滿兩位,他們負責用大耙子劈將下去,再用臂力、腰力,把四、五十公分厚,與肩同寬的泥土「拔」下來,拔去表層後露出葉子的「芽」,判斷蓮藕的走向,再決定小心開挖。且慢!芽離藕莖還有十公分左右的厚泥,有的比較深一些,這時要用小鍬子慢慢挖,儘量耙走芽兩側的泥土,才不會傷到藕莖,若一味地想剝掉上面十公分的泥土,準又是「一百元變五十元」了!

  在挖傷蓮藕時,「啊」的驚叫聲不斷,曾先生笑說:「其實我們人還真在意外表呢,那不就是執著嗎?」起初我的懊惱是真在意那蓮藕的價格跌了,後來再挖,又挖,挖傷時,我感到懊惱的卻是自己的技術,我不是來學挖藕的嗎?該學的,就是用心判斷,要冷靜,兼顧速度,而且不畏泥垢,堅忍做下去。經過半天的工作,拿大耙的姿勢,常半屈彎腰,挖蓮藕時,一路蹲著,腰很痠,撐不住了,起來伸直,彎下去,還是痠啊!就這樣上午四小時,下午三小時,當收工時,整理蓮藕,把它們排排放,有的壯碩肥大,長長的好幾節,有的小巧玲瓏,惹人憐愛,還有一個好奇特,長得很像「老鼠」,還有一根微粗的莖伸出來像尾巴,知道為什麼嗎?那天是春生從很深很深(一公尺吧)的老鼠洞奡M出來的,原來蓮藕長著長著,長到老鼠洞堨h了,還纏得「胖嘟嘟」的喔!

  這一次挖蓮藕因期限較趕,春生夫婦、曾榮滿、黃啟泉數位義工每天馬不停蹄地做,更感謝屏東地區的義工,每天都趁著上班前「透早」六點半就下田去挖到七點半才離開,蓮藕送到了高雄里仁後,經過義工的第二道清理後展開了旅行,北上台南、台中,更到缺菜的台北。

  挖蓮藕的確是很深刻難忘的體會,下次有機會,歡迎您來農場體驗一下,保證您會珍惜那些親手挖出來,「灰頭土臉」的珍寶,而且到了里仁,看到一斤一百元(與市價相當)的有機蓮藕,會大呼「蓮藕不貴!」

  附註:蓮藕含鐵質,水洗後容易氧化變黑,市售的蓮藕乾乾淨淨是因為以水清洗後浸泡漂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