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友誼

高雄 鄭小文


  記得剛上國一時,班上有一位女同學她很喜歡表現,在選舉班上幹部時,都希望自己能佔有一席之地,平常遇到小考如果有人偷改分數,她就會去報告老師。半年下來,全班同學都非常討厭她,甚至還排擠她,不和她做朋友。而當時的我雖然並不很討厭她,但深怕班上同學會覺得我是和她同一夥的,因此也開始排擠那位女同學。

  又過了半年,那位女同學漸漸地改善她的所為,因此很快的又融入了班級。只是當時的我並不覺得她這麼做有什麼不對,不按規定本來就該罰呀。恰巧的,那一陣子盛行帶漫畫來學校,而老師怕我們看了漫畫之後功課會落後,就規定我們不能帶漫畫到學校,只要抓到一律沒收。當時我很聽老師的話,只要看到同學帶漫畫來學校,就馬上報告老師,甚至連同學傳情書給我,都會拿給老師看。從此我在班上成為被唾棄的人物,有人說我是「報馬仔」,甚至還傳言說只要碰到我的東西,皮膚就會爛掉,因此班上沒有人敢跟我在一起。

  我的心堸ㄓF難過,還增加了怨恨,心想:這樣做到底有什麼不對?老師規定的事本來就要遵守啊!也因為這件事,我開始一個人獨自做事、獨自玩耍,不喜歡外來的任何一個人,也很少和同學出去玩。回到家更不會告訴爸媽,因為怕會免不了一頓訓話。原本在這國中三年當中,還有一位知心朋友,每當她了解狀況時都會告訴我「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每天不僅陪我一起上下學、還陪我一起補習,但是在畢業前我們為了一件小事吵架,甚至斷絕了友誼。

  升上高中後,在媽媽的半強迫下我參加福智的營隊,接觸了「觀功念恩」這門課程,聽過來人分享經驗,回想國中生活的點點滴滴,才發覺到從前的我並沒有去感受別人的想法,只是一味看見別人的過錯、缺點,認為自己才是對的。反過來想,假如我是他們,其實我也不願意有人這樣對待我。我開始看到那位打報告的女同學的功德,看到她是為了讓我們不要有「不勞而獲」的心態,所以才打小報告;再看帶漫畫的同學,他們在上課時也都很認真聽課,只有下課時才會休閒的看漫畫;最後看國三畢業前斷交的同學,每當心情不好鬧脾氣時,她總會禮讓我、安慰我,然而我卻為了一件芝麻小事而斷送這得來不易的友誼。每當回想這些往事,總會不禁嘲笑自己的無知,心想他們並未做錯什麼罪不可赦的事,我又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營隊結束後,我寫信真誠的向她認錯,每逢新年或是她的生日,我會親自把卡片和禮物送到她家,一年又一年的,現在我們又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至今仍保持聯絡。

  升上大學後,我繼續參加福智大專班,有一年要舉辦一場露營活動增進同學之間的友誼,在策劃過程中,難免總會有不同的意見,然而因為我覺得有位同學的意見實在太多、太鑽牛角尖,就不理會她的看法,只堅持自己的想法。辦完活動後,開檢討會,也沒有專心傾聽她的意見,只覺得何必為小事這麼斤斤計較而多此一舉。此後每當看到她時,總像一陣風般的快速通過,甚至連看都不看一眼。但我發覺自己並沒有快樂過日子,反而陷在痛苦中,因為看到的只是她的缺點。

  事後在老師的引導下,開始回想她的功德。記得在我高中時,每當遇到困難,像是功課的問題,甚至感情等不如意的事,第一個就是先找她,告訴她我的處境,而她總是不厭其煩的不斷鼓勵我,為我打氣加油,有時還會為我打抱不平,並且不求任何的回報。當然,剛開始要回想她的功德面是件很困難的事,但我相信只要不斷努力,這座高牆一定能穿破的。於是我主動找她聊天,關心她的課業及生活狀況,多和她溝通而了解她的用心,至今我們又恢復以往的友誼,快樂的生活。

  學了「觀功念恩」不僅讓我心胸打得更開,人際關係也愈來愈好,我知道這並非壓抑自己,而是從中去了解、體會別人的感受,去看別人的功德,自己也真的越來越快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