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愛

高雄 吳美瑢
 

  從小父親給我的印象是脾氣不好,很小氣,又很忙的人,我和他很少講話。上大學以後,我就住在外地,就業也在外地,很少回家。

  直到接觸「觀功念恩」的概念後,我才思考父親的恩德在那堙C但對父親的印象實在太模糊了,平常又沒住在一起,無法從生活點滴去體會。生活中唯一與父親有關係的就是父親的汽車。我想到父親雖然很小氣,但是他把汽車給我開,讓我想回家就可以開車回家。

  工作調回家鄉後,父親為了讓我住的舒適,把房間換成原來的兩倍大,還親自油漆,天花板也找工人裝潢,雖然與我想過簡樸生活的構想不一樣,但是我知道他想把最好的給我。

  有一天父親說:「你把這媟礄館喔!」我才想到我的生活習慣一直沒有改過來。以前住外地,下班後老是往外跑,假日活動排得滿滿的,早上一大早出門,晚上十一點才回家。現在住家堙A晚上回家叫一聲爸爸後,又是往房間跑,忙我自己的事,難怪他會說話。以後,我晚上回家,看他在客廳看電視,會坐下來陪他聊幾句,雖然我很討厭看電視。

  看到父親從早到晚都在看電視,我都跟他說:「看電視不好,少看點。」,他常說:「社會新聞多少要瞭解,尤其是你們當公務員的。」我覺得父親簡直惡習難改。直到有一次參加大專營義工,對父親一邊看電視,一邊批評政治人物的看法才有所改變。那次營隊回家後,我對父親說:「你每天關心國家大事,很愛國。」父親開始跟我談政治情勢,我第一次耐心的把他的話聽完,對父親愛看電視的習慣,我比較能接受了。

  每個星期我固定兩個晚上會去高雄上課,開車要一個小時。有一天,我比平常晚三十分鐘回家,一進門,父親坐在客廳,第一句話就說:「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回家,我很擔心你車子是不是在高速公路上拋錨了,我看你去買一隻手機,有什麼事可以打電話回家。」我知道讓父母擔心很不應該,但是又不喜歡用手機,覺得不自由,最後折衷的做法是我去高雄時才帶手機,比較晚回家時才打電話回家。有時下班回家,父親不在,都會看到他留紙條:「開車慢一點,記得帶手機。」父親一直都在關心我。

  父親每次講話老是重覆講他以前如何白手起家,勤儉持家,我聽久了覺得很不耐煩。有一次,聽到一個朋友提到「父母每天對子女叮嚀同樣的話,其實是因為父母已經老了,他能對子女說的就是這些話。」我從來沒有想到父親已經老了,他不再是我印象中天塌下來我都不用擔心的人,我這才知道我對他的依賴有多深。

  年輕時的父親為了養家糊口,忙於事業,沒空與我們互動。現在我們長大,也忙於自己的事業,沒有時間與父親互動,即使在一起談話,觀念也很難溝通。
但我漸漸瞭解,他愛我的心從小到大一直沒變。